第113章 大戰,一觸即發

小說: 至尊萌寶:毒醫王妃 作者: 夜雨青城 更新時間:2018-10-02 12:40:14 字數:3822 閱讀進度:113/225

龍玄羽最后將信直接用一個長方形木盒裝了起來,里面還放了一朵從營地外摘來的‘花’,慎重的‘交’到一個‘侍’衛手里,還很嚴肅的吩咐了一句。[棉花糖小说网Mianhuatang.cc更新快,網站頁面清爽,廣告少,無彈窗,最喜歡這種網站了,一定要好評]說

“這東西若不能安全送到王妃手里,你就自我了斷不用回來了!”

龍玄羽這話毫無疑問的讓那‘侍’衛瞬間就提心吊膽了,看著手中的木盒就像在看自己的命,這盒子如今可就是他的命啊……

待那‘侍’衛騎著馬走遠了,龍玄羽還一直望著他離去的方向,劍眉時而緊皺時而放松,讓不遠處的劉尉等人見了,都紛紛議論起來。

“你們說說那木盒里到底裝了什么?”劉尉微縮著頭,視線落在龍玄羽那方。

“是給王妃的,那就肯定就是什么‘玉’佩之類的信物啊!”吳忠猜測道。

“‘玉’佩哪用得著那么大的木盒子!不是不是!”劉尉反駁道,不同意他的說法。

“那你說是什么!”

“其實……屬下今早看到王爺在外面摘了朵野‘花’……”

這時一道弱弱的聲音傳來,劉尉吳忠不禁震驚道。

“野‘花’??”

興是兩人太驚訝了,一時聲調沒‘弄’好就過高了,于是就傳到了龍玄羽耳中,然后眾人便收到了他冷冷的一瞥。

眾人后背一涼,然后打著哈哈就散了,而劉尉和吳忠卻還在不怕死的聊著那朵野‘花’的含義……

這一日,龍玄羽將眾將士都集合了一次,清點過后便開始了‘操’練,而發兵進攻的日子也在最后確定為三日后。

為了能快速的解決,給敵方一個出其不備的攻擊,龍玄羽將發兵的時日是保密只對幾個將領講過的。

可在當日,當龍玄羽帶著人馬趕到天順國與草原的‘交’際地帶時,敵方的人馬卻已經早早在那里侯著了。

“哈哈,王爺,你這是想好了,打算帶兵投降于本小王嗎?”

敵軍前頭,哈木格拉齊坐于馬匹之上,囂張的聲音傳的很遠,讓龍玄羽劍眉緊皺。

“齊王真會癡人說夢,怕是早上還沒睡醒吧!”

龍玄羽低沉著聲音,冷冷的看著對面的一批人馬,隨后不留生息的撇了一眼周身的幾位將領。[看本書最新章節請到UPU小說網www.upu.cc]

看來他們這軍營里有個內‘奸’!

“呵,既然如此,那本小王就不客氣了!”

哈木格拉齊冷冷一笑,手微微抬起,龍玄羽這方的人見了便個個打起了十二分‘精’神,準備開戰,可卻不想他們等來的不是哈木格拉齊一聲令下眾人來打,而是一陣幽遠流長的笛聲。

就在眾人皆疑‘惑’之際,一道黑影自敵軍后方飛身而出,落在了敵軍發軍旗桿上,黑‘色’的衣擺隨風在空中揚著,身后是烈陽,那場景看上去十分詭異。

龍玄羽等人皆都微瞇著眼看著立在風中的他,心里升起一股警惕,而李將軍則是微微勾了勾‘唇’。

笛聲清脆悠揚,眾人聽不出一絲的異常,那曲子也是極普通的調子,半餉下來,不禁讓劉尉等人再耐不住‘性’子。

“‘奶’漢子,要打就打,叫個娘娘腔來吹笛子是幾個意思!”

劉尉一聲怒吼過去,身后的士兵們也皆都跟著起哄,詆毀起哈木格拉齊等人,龍玄羽卻覺得越發的詭異起來,心里不知為何有些滲滲的。

就在此刻,旗桿之上的洛嘴角微微勾起一抹邪魅的笑,低垂的眉眼微微上抬對上龍玄羽的視線,可由于光線角度的問題,龍玄羽根本看不清他的模樣,只是能從他的視線里微微感覺到有些不妙。

笛聲在劉尉等人的高呼聲中陡然變急,就好像是戰場上的戰鼓一般,竟讓兩方人馬變得興奮‘激’動起來,可龍玄羽卻覺得心口位置狠狠‘抽’痛了一下,里面似乎有什么東西在聽到這‘激’昂的笛聲后開始不安分的鉆來鉆去,想要從他身體里出來。

“王爺,你怎么了?”

緊緊守在龍玄羽身旁的暗衛看著有些異常的龍玄羽緊皺著眉頭,其實他此刻心里也急躁的很,很想向前大打一番。

“捂住耳朵,不要聽,笛聲有鬼!”

與此同時,也已經察覺到笛聲不對勁的凝雪高聲喊到,冷冷的聲音猶如寒冰一般讓眾人從笛聲中微微‘抽’回一絲意識,可還不等他們有所動作,笛聲已經驟然降下。

一瞬間高昂的戰斗‘激’情化為悲憤,士風大跌,可敵軍的將士卻一點反應也沒有,反而更加的澎湃起來。

“兄弟們,將天順王爺拿下!本王重重有賞!”

忽而,哈木格拉齊的聲音在這變幻莫測的笛聲中陡然響起,一聲令下,所有‘蒙’古兵都舉著武器沖了過來。

“將士們,保家衛國的時候到了,沖!”

這一刻,龍玄羽還未發令,李將軍已經高舉武器大喊道,龍玄羽頓時臉一冷,可還不待他說話,將士們已經沖了出去。

龍玄羽劍眉緊皺,手緊緊的撫著‘胸’口,冷冷的撇了一眼李將軍,卻見他只是一笑,可那笑明顯肆意的很。

他自覺得,反正今天龍玄羽的命是不管誰來了都救不下的,他又何必再想那么多呢。

龍玄羽在看過他后并沒有說什么,將腰間的佩劍拔出,兩‘腿’緊緊的夾了夾馬匹,馬兒便飛一般的沖了出去,龍玄羽所到之處,皆是刀光劍影,每一起一落之間便倒下一個身影,濃濃的血腥味四處蔓延開來。

這里,千軍萬馬奔騰,刀光劍影,即便烈陽高照,卻遍布了一種濃濃的死亡氣息,帶著攝骨的‘陰’寒。

鮮血四處噴灑,可龍玄羽的身上卻是一滴都未染上,銀白‘色’的盔甲在太陽下散發著耀眼的光芒,一路奔去殺敵無數,馬兒卻不曾停過步子。

直到前方出現了哈木格拉齊的身影,龍玄羽這才勒住了馬匹,如鷹般的眸子死死的看著他。

“戰神王爺名不虛傳,如今便讓本王來領教領教!”

哈木格拉齊先語,嘴角帶著一抹戲謔不屑的笑,語落便拿起手中的彎刀朝龍玄羽攻了過去。

兩人很快便打的難分難舍,那晚本是一招就被龍玄羽制服的哈木格拉齊今天身手卻出奇的好,竟跟龍玄羽不相上下。

一直立在高處看著這一切的洛,嘴角帶著嗜血的笑,眼底是滿滿的殺戮。

“這么多人,正好可以喂喂爺的寶貝們”

洛的聲音很小,自言自語間手中已經多了一個小小的白瓷瓶子。

而正在這時,一個剛好打到這邊的士兵在仰頭看見立在高桿上的人后,揚起刀就朝那旗桿砍去,可刀鋒未至旗桿,便哐當一聲從他手中掉落了。

“啊!”

伴隨著一聲慘叫,士兵頓時揚起爪子在自己身上抓撓,身子搖搖擺擺腳步很不穩,最后直接在地上打起滾來,沒有片刻,慘叫聲便消逝匿跡然后那整個人便只剩下一堆白骨。

這一現象很快就蔓延了開來,本是刀劍碰撞將士吶喊的聲音一瞬間就變成了眾人如鬼泣般的慘叫聲。

正打的‘激’烈的龍玄羽兩人也注意到了這突發的情況,同時停下手中的攻擊,‘欲’帶著自己的人先撤離,可就在這時,洛又再度吹起了笛子。

哈木格拉齊身子一僵,眼里劃過濃濃的殺意,手中彎刀刀刃一轉又再度朝龍玄羽攻去,有點沒反應過來的龍玄羽有些吃力的擋下他的彎刀,隨之被直接‘逼’下了馬。

“王爺!”

一直關注著這邊的凝雪一見龍玄羽突然處了下風,隨即沖了過來,‘欲’幫他一起對付哈木格拉齊。

可如今的哈木格拉齊已經完完全全被洛所控制了,每一個攻擊都是用了十成功力,凝雪也是招架不住,很快就敗下陣來,而洛放出來的蟲子們此刻正如風一般朝這邊襲卷而來。

“快帶著他們撤!”

龍玄羽一聲高喊,一把擋住了哈木格拉齊朝凝雪砍去的刀,用內力將凝雪提上了馬。

“可是王爺”

“快撤!”

凝雪還想再說什么,龍玄羽卻已經朝她吼道,凝雪緊皺著眉,看了眼正被哈木格拉齊打的連連‘逼’退的龍玄羽,又看了眼那以極快速度在朝這邊蔓延的毒物,最后還是忍住,一聲大喊帶著將士們往回撤去。

龍玄羽死命的抵擋著哈木格拉齊不要的命的攻擊,臉‘色’開始有些泛白,額頭的汗珠如雨滴般從他臉頰劃過。

“龍玄羽,明年的今日怕就是你的忌日了!”

旗桿之上,洛嘴型微張,可聲音卻是由哈木格拉齊嘴中發出,他那雙帶著狠意的眸子里卻早已是空‘洞’無神了。

“本王沒這么容易死!”

龍玄羽抬眼望向高處的洛,似是已經知道了這幕后人就是他,那拿著劍的手一緊,腳一儲力便更奮命的朝哈木格拉齊奔去。

可終究,被洛控制的殺人玩偶是不會感到疲憊的,而龍玄羽是有自己意識的,他會累,幾個回合下來,已經微占上風的他再次被壓了下去,心有余而力不足的他被哈木格拉齊一腳踹中‘胸’膛,身子頓時飛了出去,可他的嘴角竟勾起了一抹笑。

就在洛正凝神關注著這一幕時,一支利箭帶著滿滿的力量從空中急速奔來,朝著洛直直‘射’去,而拉弓之人正是李將軍。

待洛發現那道箭時,箭頭離他就只有一尺之遠,洛急急翻身而下,可箭卻還是傷了他的臂膀。

朝著那箭的源頭望去,洛眼底劃過一絲殺意,可還不等他去想別的,他竟看到龍玄羽從懷里拿出了一顆炸彈!

一時他的第一反應就是轉身離開這里,可那炸彈在此刻已經從龍玄羽手中拋出,細細的引線像是牽著他們‘性’命的線,嗖的一聲燃到了底。

“砰!”

一道驚天的響聲響起,炸彈爆炸的那一刻大地都震動了,四周的塵土都被席卷而起,到處塵沙一片。

凝雪等人一臉驚恐的看著龍玄羽那正奮命奔來的身影,可最后,竟是親眼看著他一點點被身后的塵土吞噬。

“王爺!!”

...

湖北快乐十分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