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震驚

小說: 最強人皇之路 作者: 紅米脆腸 更新時間:2019-10-23 09:47:08 字數:2702 閱讀進度:336/450

“你們到底想要怎么樣?要知道,這里可是曼城!”華爾茲無法,只好色厲內荏的說道,扯出了全宇宙最安全城市曼城的招牌。

“是的,我知道這里是打造‘全宇宙零犯罪率城市’的曼城。”對方語氣依舊清淡,卻是最大的諷刺。這個宇宙中,只要有一天存在著貧富差距,就不可能阻止人們心中的羨慕嫉妒等等情緒,而這些負面的情緒,真是犯罪的導火索。諷刺的是,在星盟舉行**期間,光是曼城就發生了不下100起的犯罪事件,其中情節較為嚴重的入室搶劫就有10起。

“我的目的很簡單。只是想要你站出來,說幾實話,就可以了。”

這時候,華爾茲已經看到,發聲的是一個通訊器,對方僅僅是通過通訊器就知道自己之前想要拔qiāng的行動,一種可能,對方十分了解自己,另一種可能更可怕,對方在自己的房子中裝了攝像頭,自己現在的一舉一動都在對方的眼皮子底下。而這個男人使用通訊器和自己交流,這說明對方十分的謹慎。

華爾茲搖了搖頭:“抱歉,我不能滿足你的要求。而且,我想你并不敢殺了我。”華爾茲猜到對方是沖著考察團遭受東帝**人qiāng擊的案件來的,雖然自己也很看不慣那些大少的做法,但是卻不可能這樣站出來。這個不但關系到他的前程,還關系到他和他家人的生命安全。

“哦!我還沒有說,先生就猜到了我要說什么嗎?”那個聲音卻一點都不好奇,顯然他覺得以華爾茲的智商,應該一下子就能夠想到了,再怎么說,最近這件事最火了,作為親眼目睹了整個過程的考察團成員之一,不想到那真的是豬頭了。

華爾茲看說到這里,對方還沒有動強,信心再次回到了他的身上,挺起了胸:“我還知道,你并不敢真正的動我。我是考察團的人,在這個節骨眼如果出事了,對你們一定會很不利的。”他已經可以肯定對方是東帝國的人,既然不是無腦的尚武者,那么自己的生命安全就可以有保障了。

沒想到對方深深的嘆了一口氣:“先生,我對你很失望。”

不等華爾茲回嘴,通訊器中再次傳來那男人清冷的聲音:“我聽說先生和你夫人結婚已經10年了,最近才剛剛喜得貴子,實在是恭喜恭喜啊!”

華爾茲一聽,暴怒,手伸向了自己的腰間,就要拔qiāng威脅,一只穩定有力的大手抓住了他的手腕,只聽他發出“哎呦”一聲慘叫,手腕上的劇痛幾乎讓華爾茲痛暈了過去,隨即的shēn yín卻被另一只手硬生生的捂到了肚子里去了。

“哎,你這樣做,實在是不明智。”對方等到華爾茲徹底被制服了,才幽幽的說道,“不過也好,手受傷了,到了鏡頭前更能夠博同情。”

黃豆大的冷汗從華爾茲的額頭流了下來,他現在可以肯定對方在自己家中安放了攝像頭。

“放心,我們不會讓你白做的。”

“哼!”華爾茲一聲冷哼,不屑道,“你或者你身后的人能夠給我什么?錢?你今天給我,明天曼城官僚考核體系就會發現貓膩。權?你給得了的話,也不用我出來替你們的人說話了,直接就可以影響到高層的決定了。”

雖然不是一個正統的軍人,但是華爾茲現在卻表現的極為硬氣。一方面,是個人的原因,一個能夠在李東這種大流氓手里面占便宜,讓后者去救考察團隊員的人,自然是意志堅定且極為聰明;另一方面,是愛德華聯邦的制度,嚴苛的官僚考核體系,中下層官員想要有些貓膩,實在是很難的事情。

“兩個,我都可以給你。你可能不知道,我們的目的,并不是想要救出雷克雅先生那么簡單的。”

華爾茲眼中閃過疑惑之色。他實在是有些莫不清楚對方到底想要干什么?

只聽通訊器中的男人示意黑衣大漢,把通訊器移到了華爾茲的耳邊。

“……”

如同呢喃的輕輕幾句話,讓華爾茲震驚的睜大了眼睛,眼中是震驚和不可置信。

“你們這群瘋子!”半晌,他才開口說道。東帝國的人都是瘋子,那個敢向星盟考察團成員開qiāng的營長是,現在通過通訊器威脅自己的那個男人也是。

“承蒙夸獎。”對方不以為許,語氣溫柔,反而好像華爾茲的話是對他最大的褒獎。

就此沒有了聲息,如果不是通訊器那頭還有呼吸聲,還讓人以為對方結束了通訊呢。

無聲。

安靜。

月光爬上了窗頭,看到是一副奇怪的場景:華爾茲被身后的黑衣大漢雙手反扣在背后,而另一名大漢則恭恭敬敬的拿著一只通訊器湊到前者的耳邊,如果僅僅只看他的動作,還以為這是在伺候老板的馬仔呢!

“好,我幫你們!”華爾茲咬牙,終于打破了這壓抑的沉默氣氛。

“好的,具體時間地點我會稍后通知你的。”那個男人喜悅的說道,發自內心的喜悅,這是他從談話以來第一次表露自己的情緒,“華爾茲先生,我只能說,十分的感謝你最終的決定。不久之后,你將會發現,你做了一個多么英明的決定。你不只是幫了我們,更是幫了你自己。”

接下去,詳細交代了有小半個鐘頭,說明了種種注意事項之后,通訊器才被掛斷了。黑衣大漢如同潮水一樣退出了華爾茲的家,僅僅十秒鐘,偌大的屋子中就只剩下他一個人了。

華爾茲咬牙忍痛站起來,來到梳洗室,看著鏡子中的那個人,熟悉而陌生:因為冷汗濕了又干,干了又濕的緣故,一頭原本得體的發型亂糟糟的如同是雨林中的敗葉一樣,一整塊一整塊的蓋在頭皮之上,雙眼通紅,五官因為疼痛而扭曲。最嚴重的是右手手腕處,不但被扭成了一個不自然的角度,而且手腕上一圈有著深深的烏青。

用尚且完好的左手捧了一些涼水,潑在自己臉上,隨手一抹,任憑剩余的水順著脖子流到衣服中去。

看著鏡中狼狽的自己,華爾茲苦笑,又瞥了一瞥受傷的右手,沉默,半晌,忽然高高舉起,狠狠的摔倒了洗手臺上,那力度,就好像這只手已經不是他的了一樣。

如同zhēn cì一般的疼痛從右手傳來,華爾茲再次冷汗直冒,五官更是縮成了一團,但是,那表情看來,他分明是在笑,狂笑。

“狗*娘養的東西,老子終于也要上位了!”

絕對不要再如同螻蟻一般茍活了!

……

像華爾茲那樣的事情,在這個黑夜之下,并不是只此一家,考察團中,一部分人都受到了一對黑衣大漢以及一個聲音冷淡的男人的訪問,或威脅,或利誘,目的都只有一個,當適當的時間,適當的地點,說實話。

目標如同華爾茲一樣,妥協了。

在曼城的某一個角落,一個聲音冷淡的男人,撥通了今夜最后一個通訊,等待了大約十秒鐘后,對方接通了電話,男人一改冷淡的口氣,帶上了無比的熱情而略帶拘謹的說道:“公主殿下,您吩咐的事情,都已經解決了。”

“嗯,不錯。”對方輕柔的簡單回答道。

男人看起來好像還想要和對方那個女人多料一會,或者說他還想要為多方再多做一點,試探的口吻問道:“殿下,我并不是懷疑您的判斷,但是我覺得您還有一個人沒有找。那個考察團的老教授,在業界和民間都很有聲望,我想……”22

湖北快乐十分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