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零六章 感動

小說: 逍遙醫少在都市 作者: 孤雁 更新時間:2019-10-23 04:16:07 字數:3495 閱讀進度:1390/1443

看莫大師滿臉狼狽的躺在地上,口吐鮮血,趙大福和馬路也嚇了一跳,忙躲到一旁的車后面。

莫大師倒地之后,身上原本結實的肌肉,瞬間消失不見,恢復了原有枯瘦如柴的模樣。

“秦澤,沒有想到你這么厲害,太牛了。”

霍夢琪激動的直接蹦了起來,連連拍手稱贊。

“秦先生,沒有想到你竟然是一個高手,佩服佩服。”

張隊長對秦澤佩服的五體投地,忍不住夸贊了起來。

原本,莫大師在他們心中,就是無人能及的強者,但沒有想到,秦澤不費吹灰之力就把他給擊敗了,這才是強者。

眾人瞬間對秦澤刮目相看。

在眾人的矚目下,莫大師咬咬牙,很快便站了起來。

他滿臉怒色的瞪著秦澤,不可置信的說道“你……你竟然是古武高手?”

吞吞吐吐說了一句,嘴里突然發出一陣凄慘的叫聲,然后雙眼一翻,腳下幾個踉蹌,可倒在了地上。

很快,他的身子便腐爛了起來。

這種場面,圍觀的眾人都是第一次看到,心中滿是疑惑。

只有秦澤知道,這是莫大師剛才使用的降頭術沒有釋放出來,所以自己遭到了反噬。

在遠古時代,巫術是一種人類與外界溝通的途徑,只要祈求神靈幫助的愿望,都可以通過巫術來溝通。

但隨著社會的發展和進步,與神靈溝通的是逐漸被社會上層所壟斷,成為了一種獨享的權利。

這種法術一般人很難駕馭,駕馭不了,反噬可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不是人人都能使用的。

莫大師在地上掙扎了片刻,慌忙從懷里取出一條青蛇,囫圇吞棗的吞了下去。

吃下青蛇之后,莫大師痛苦的表情這才停止。

他兇神惡煞的瞪了秦澤一眼,一個骨碌從地上爬了起來,轉眼間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看著他逃走,秦澤并沒有準備去追,將手中的骨頭捏碎,然后扔在了地上。

因為他知道,這個莫大師遭到反噬之后,命不久矣。

即便他法力高強,僥幸活下來,從此以后也是廢人一個。

他已經得到了應有的下場,自己若在動手,那就是多此一舉。

看莫大師落荒而逃,躲在車后面的趙大福和馬路滿臉緊張,相互對視一眼,轉身就準備逃跑。

豈料,剛一轉身,卻發現秦澤站在他們的身后。

“你……你……”“你什么你?”

秦澤淡淡一笑,面無表情的說道“想知道,接下來我準備把你們怎么樣嗎?”

對于這對仗勢欺人的狗男女,秦澤自然不能輕易放過。

看秦澤突然出現在身后,馬路夫婦嚇得渾身一陣顫抖,連連后退了數步。

“你,你到底想干什么?”

雖然很緊張,但依舊嘴硬的威脅了起來。

“臭小子,我可告訴你,現在是法制社會,你胡亂來,是要付法律責任的,我鐵哥們可是新區分局的王副局長,你敢傷害我們,他一定不會放過你的,等著把牢底坐穿吧!”

就連法力高強的莫大師,都被秦澤打的夾著尾巴落荒而逃,他們一屆凡夫俗子,怎能不害怕秦澤。

看著他的目光中,充滿了恐懼和不安。

此刻,夫妻兩人后悔的,腸子都青了,若知道秦澤這么厲害,他們怎么也不敢惹他。

秦澤扯了扯嘴角,寓意深重的說道“兩位請放心,我可是遵守法律的好公民,一定不會胡來。”

聽秦澤這么說,夫妻兩人這才松了一口氣,趙六福強裝鎮靜,清咳兩聲,清了清嗓子說道“你小子還挺識趣的。”

夫婦兩人以為,秦澤之所以這么說,是害怕他們的鐵哥們王局長了。

畢竟他身手再厲害,身處這大都市之中,都是要受到警察管制的,長點腦子的人,都不敢得罪他們。

就在兩人暗自竊喜之時,秦澤詭異一笑,笑呵呵的說道“我雖然不敢殺人,但可以讓你們生不如死,這樣就不算殺人。”

隨著話音落下,秦澤身上散發出一股陰冷的氣息。

感受到秦澤身上散發出的殺意,夫婦兩人嚇了一跳,撲通一下可跪在了地上。

“秦大哥,不,不,秦大爺,我們知道錯了,千不該,萬不該,不該惹到你們,求求你高抬貴手放我們一次。”

“是啊秦大爺,都是我小肚雞腸,羨慕夢琪的美色,所以才起了歪心思,我不該和她作對的,求求你千萬不要打我們,對不起,對不起。”

夫婦兩人哭喪著臉,鼻子一把,淚一把的,苦苦哀求了起來。

“像你們這種狗仗人勢的狗男女,就是欠揍!”

秦澤冷冷的說了一句,隨即眉頭一皺,抬起腳可踹了上去。

“啊……”隨著一個慘叫聲響起,馬路夫婦兩人可躺在地上,抱著肚子慘叫了起來。

看到這解氣的一幕,一旁的霍夢琪笑的合不攏嘴,心里別提多高興了,蹦著可叫了起來。

“好,秦澤打的好,太解氣了。”

如果不是圍觀的人多,此刻霍夢琪一定毫不猶豫的上前,狠狠踹這兩個畜生幾腳。

對著兩個王八蛋拳打腳踢之后,秦澤來到了霍夢琪身邊,微微一笑,說道“夢琪,事情已經解決,咱們走吧?”

“好。”

霍夢琪開心一笑,點了點頭。

車上,霍夢琪坐在副駕駛,雙目一瞬不瞬,滿臉好奇的望著秦澤,目光中滿是崇拜。

“怎么了?

為什么一直盯著我看?”

秦澤捏了捏她的鼻子,笑問“還是因為我變帥了?”

“不錯。”

霍夢琪點頭如搗蒜,滿臉花癡的說道“我突然間發現,你是全世界最帥,最好看的男人。”

秦澤眉開眼笑,哈哈哈大笑了起來,“夢琪,沒想到我在你心中地位這么高,謝謝。”

“客氣了。”

霍夢琪笑笑說道“秦澤,你什么時候身手這么厲害了?”

“一次偶然,跟著被人學的。”

秦澤淡淡的說。

秦澤不和霍夢琪說紫菱傳承的事情,不是不信任她,而是這件事太離奇了。

一是說了她未必會相信,二是他擔心走漏風聲后,那些強者會來搶奪紫菱傳承。

“現在這社會實在亂,流氓混混滿大街都是,學點功夫也好,最起碼可以防身,不錯不錯。”

霍夢琪隨即又看著秦澤問道“什么時候也教我點功夫唄?”

“女孩子還是要有女孩子樣,習武不適合你,還是算了吧!”

秦澤笑說。

“有道理。”

霍夢琪笑笑,深情的說道“秦澤,說真的,我怎么也沒有想到,在有生之年,我們還能相遇,謝謝你為我做了這么多。”

秦澤微微一笑,嚴肅的說道“夢琪,應該說謝謝的人是我,謝謝你和阿姨,能給我一次補償的機會,讓我心里不再遺憾。”

“我父親的事情也不是你造成的,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

霍夢琪淺淺一笑,淡然的說。

看霍夢琪徹底放下了心結,秦澤臉上的笑容更燦爛了。

“時間不早了,我送你回去。”

“好,忙了一天,的確有些累了,我先休息一會兒。”

說完,霍夢琪將頭靠在椅子上,輕輕的閉上了眼睛。

半個小時后,車子在霍夢琪的小區停了下來。

當霍夢琪正要打開車門之時,秦澤突然拉住了她,微微一笑說道“夢琪,你等一下。”

“怎么了?”

霍夢琪回過頭問。

“先把眼睛閉上。”

“你這是干嘛啊?

神神秘秘的。”

雖然不知道秦澤這是要干嘛,但霍夢琪還是乖乖的閉上了眼睛。

看霍夢琪閉上眼睛,秦澤笑了笑,隨即拿過后排的一個手提袋,遞到了霍夢琪的手里。

“好了,可以睜開眼了。”

“這是什么?

你送我的嗎?”

霍夢琪睜開眼睛,滿臉好奇的問。

“嗯,趕快打開看看。”

秦澤笑說。

霍夢琪點點頭,然后小心翼翼的打開包裝盒,只見里面放著一對精致的耳環,心中頓時又驚又喜。

“好漂亮的耳環。”

“喜歡嗎?”

霍夢琪笑笑說道“眼光很好,這副耳環很獨特,我非常喜歡。”

“只要你喜歡就好。”

看霍夢琪愛不釋手,秦澤也很高興。

激動過后,霍夢琪疑惑的問道“好端端的,為什么要送我禮物?

今天又不是我的生日。”

秦澤歉意一笑,說道“上周你的生日,我沒能到場為你慶祝,實在不好意思,還望你原諒。”

“這副耳環我早就挑選好了,本想這幾天抽空去送給你,你今天卻過來了,剛好。”

本以為,秦澤早就把自己的生日忘得一干二凈。

沒有想到,他一直記在心里,還這么精心的準備了禮物,一時間,霍夢琪心里滿滿的都是感動。

雖然不是第一次收到男人送的禮物,但這次她發自內心感到開心,喜極而泣,哽咽著說道“秦澤,謝謝你記得我的生日,我還以為你忘了呢。”

秦澤拿過一旁的紙巾,溫柔的將她眼角的淚水擦去,眨了眨眼睛,笑呵呵的說道“從小到大,對于你的生日,我銘記于心,怎么會忘記呢?”

“在你離開的幾年里,每到你生日這天,我都會買一個小蛋糕為你慶祝,一年都沒落下,只是你不知道罷了!”

。6

湖北快乐十分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