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永現和永珣

小說: [還珠]血色梨花 作者: 風雨琉璃 更新時間:2015-03-14 23:26:26 字數:4298 閱讀進度:72/76

“額娘,額娘,三弟又尿了。”

胖墩永現顛著一身的肉,快步往里頭走,手里還拿著一個大大的蘋果,邊走邊啃,順帶告狀,只是那個被害是個才幾個月的奶娃,這一點實是讓無語。玉梨蕊忍不住翻了一個白眼,收拾著手里的賬冊,順嘴回到:

“知道了,嬤嬤不是給換了干凈的衣裳了嗎?急什么,都是大小子了,怎么老這樣,二弟的時候,是頭一回當哥哥,所以不知道,大妹妹那里,是緊張妹妹,保護妹妹,這到了三弟了還這樣一驚一乍的。真是不穩重。”

心里不住的念叨:這孩子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都上學好些年了,怎么對著家里的奶娃還是這么有熱情呢?不是應該開始和同齡,甚至是大些的孩子混一起,不稀罕和奶娃玩了嗎?這孩子可真是怪胎,戀家的厲害啊!

“什么?不穩重?哪里有?額娘,兒子是大哥,大哥唉,不是說長兄如父嗎?兒子自然是要盡心的。”

永現被鄙視了,他憤怒了,開始自辯了,他可是為了家里好,是很負責任的表現,想要多關心弟弟妹妹們,沒看見,自家額娘每天有很多事情做嗎?沒看見自家阿瑪一天到晚都外頭嗎?他是這個家的長子,自己對于教養弟妹是有責任的。他很負責,自然要讓他們從小就養成好習慣。

(永現,其實是怕弟妹們代替吸引了父母的注意吧!不然,怎么總是告狀呢?居心叵測啊!好吧,嗯,其實永現也是不錯的,最起碼他找東西吃的時候,會給弟妹們留一點,別欺負他弟弟的時候,也會站出來。嗯,勉強算是好哥哥了。)

“混小子,說什么呢?長兄如父?爺還沒死呢,就惦記著爺的位置了?真是混賬羔子,怎么不說長嫂如母?媳婦還沒影子呢?要不要把額娘一起替代了?等什么時候有了媳婦再來想這句話。”

闖禍了,這長兄如父的話讓弘曉聽到了,差點沒把弘曉給氣個半死,才是個豆丁一樣的小,居然想著長兄如父了,把他這個當老子的放哪里?

還穿著朝服的弘曉一路走來,臉都氣紅了,虎著臉往正位上一坐,順手拿過玉梨蕊的茶盞,喝了一口的涼茶,被玉梨蕊拍了一下。算是緩了一口氣。不過他那口沒遮攔的話,還是讓玉梨蕊感到頭疼,這父子倆就像是前世的冤家,一碰到一塊兒就免不了斗嘴,這說的都是什么啊!

“兒子又不是不想娶媳婦!是您沒給兒子相看的緣故!不是兒子不好!小爺見愛,花見花開!”

永現眼珠子滴溜溜的轉,立馬就找出了回嘴的話,還自得的仰著腦袋,一臉自戀的表情,玉梨蕊看著他們父子說話,連插嘴的欲望都沒有。自顧自的收拾東西,順帶給他們倒茶,積攢戰斗力。

“得了吧,就那一身肥肉?誰看著都不想找做女婿。”

果然,弘曉喝了熱茶,攻擊力立馬上升,一開口就是永現的死穴。只是您這么埋汰自己的兒子有意思嗎?沒看見永現立馬跳腳了嗎。那眼神嚴肅的,憤怒的,頭頂心都要冒煙了,小臉氣的都紅了,都能點著柴火了。

“那是福肉,福肉,太上皇伯祖父說了,是福肉。”

家永現也不是好欺負的,立馬找了一個大帽子,弘曉啞火了,這小子別看他一身肉,可偏偏就是討喜歡。這些日子雍正生病了,一幫子兒子,孫子,侄孫子都輪流的進宮侍疾,外帶逗老爺子開心,(這個是弘晝想出來的法子,照他的話說,這老了,就稀罕孩子,多些小孩子眼前晃悠,老爺子心情會好些,說不得身子也能好些。不求別的,要是能順利讓老爺子熬過這一個關口,每個孩子都有賞,永現有點財迷,聽到消息,立馬往圓明園跑的恨不得一天三趟。貢獻出他的肉肉,娛樂了一幫子老頭老太們。)

“快,該洗手吃飯了。”

看著差不多了。玉梨蕊上前收拾殘局,外帶給了弘曉一個臺階。父子兩個大眼瞪小眼的終于熄火了。天大地大,吃飯最大!

……………………………………………………………………………………………………………….

“老二,過來。”

小書房里,永現一步跨進了里間,又轉頭對著后面磨磨蹭蹭的永珣喊了一聲,還用他的大腦袋往里頭一晃,示意永珣跟他往里走。

永珣如今也是四歲的年紀,雖然沒有永現胖的那么夸張,但是也是個十足的胖小子,只是少了永現的幾分機靈,多了一分憨厚的樣子,簡直就是愛新覺羅家的異類,他們家居然還有憨厚?少見啊!一個個的,那個不是機靈的和狐貍一樣?所以永珣開始時被不少評價為表里不一的典型,但是偏偏,這孩子還真是個直腸子,有什么說什么,常常弄得下不來臺。十足憨貨。讓大跌眼鏡。

不過這孩子有一點很是讓無語,那就是這小子特別聽永現的,永現說一他絕不說二。聽話到了令發指的地步。連弘曉都只能排第三,說第二?不好意思,是玉梨蕊同學。

至于永現?按照家的說法還真是長兄如父。那是外頭護的嚴嚴實實的,因為永現早上要去上書房上學,這永珣作為新一代的超級哥哥拖油瓶,死活也要跟著。于是雖然不是什么正式的開蒙,卻也每天跟著去感受一下上書房的教育氛圍。作為本不該出現的小孩子,那些上書房的孩子們多少有些看不順眼,或者是羨慕妒忌恨,反正有些排斥他,不過家有個好大哥,上書房那個不開眼的想要欺負永珣,基本上都要吃上永現的拳頭。別看家胖,可家力氣也大啊!打架還是很有威力的。

“大哥,能不能別叫老二。”

憨貨居然也有要求了?永現很是驚奇,立馬滿臉興趣盎然的看著永珣,樂呵呵的問道:

“咦,為啥?排行第二,不是老二是什么?難不成還想爬到哥哥頭上去?還是想和老三換換?”

知道永現不是生氣,只是隨便說說,永珣一點都不介意,可是臉上有些扭捏,絞著手指,吶吶的說道:

“他們說,那個老二不是好詞。”

不是好詞?這什么意思?永現一下子也有些迷茫了!

“嗯?怎么不好了?”

“那個什么萬年老二啦,還有,那個,那個,那個小JJ也叫老二。”

說道這個永珣臉都紅了,自己居然成了那個啥啥啥了,真是的,太丟了。永現一聽也有點傻眼,這還有這說法?倒是沒有聽說過,不過他既然知道了,自然不會讓自己的弟弟為難的。立馬爽快的說道:

“好吧,是爺的弟弟,爺給面子,那就叫二弟。成了吧!那個嘴巴不干凈的想出來的昏話,真是找死。”

雖然考慮到永珣的面子,他可以不叫,但是這想出這一出的卻是讓永現記恨了,這什么東西,這不是笑話自家弟弟嗎?太過分了,等著,等小爺找著,有的好看。爺小心眼,爺傲嬌!

“對了,大哥,找干嘛?”

一聽永現答應了,永珣立馬開心的呵呵一笑,然后開始正題。

“問,上次讓打探的事情怎么樣?大姐的幸福可就要靠咱們了,阿瑪那里小爺看著,不怎么可靠的樣子。”

永現一直讓才四歲的永珣充當超級密探,打探著各家的小子的情況,畢竟他年紀大了些,有點扎眼,永珣家都以為是小孩子,沒心眼,很多事情都不避著,能得到很多隱秘消息。幾乎京城各家的小子的情況都這兩個孩子的掌握之中。

嫣兒六歲,永現想過了,按照年紀上來說,從五歲到九歲的小子都是合適的范圍,也就是說都是他們打探的對象。挑妹夫實是一件很辛苦的活計啊!

“哦,都打探過了,說的那幾個,都挺會玩的。”

永珣一聽,立馬收起了憨厚的表情,一臉認真的說。這可是大事,哥哥都和他說大事了,那就是說自己也是大了,要有大的樣子。

“會玩?嗯,以后陪著妹妹玩倒是不錯,性子好不?要好欺負點的,咱們的姐妹,只能欺負別,不能讓給欺負了。”

永現用肥爪子摸著自己的三層下巴肉,很有主意的說著自己的選妹婿的條件。

“這個看不出來。”

永珣有點糾結,老實說他真看不出來,他看來一個個都不好欺負,他就不敢欺負他們。(都比大,要是敢欺負才怪!什么邏輯啊!真是悲催。)

“對了,這回任務加重了,不是不到七歲,還能進后院嗎。記著再觀察一下各家的姑娘。”

永現突然想到了自己阿瑪面前說的這個媳婦問題,是不是也要準備起來了?雖然以后是要指婚的,但是自己也要心里有數啊!像自己這樣的,還是有很市場的,別看他總是和阿瑪斗嘴,可是該他知道的,阿瑪都會教他,比如該怎么做不讓眼紅,該怎么避諱宮里的,該怎么做符合身份的事情。

甚至連那個額娘看各家后院的笑話,也會告訴他一些,所以永現對于娶一個好媳婦還是很執著的,決不能讓自己以后成為別的笑話。

“看姑娘干什么?那些小姑娘有什么好看的?”

永珣不懂,他們不是男孩子嘛?那不是就該和男孩子玩嗎?怎么和女娃招惹上了?額娘不是說除了自家姐妹,不讓他們和別家的女娃多接觸嗎?

“笨,這不是給找嫂子嗎?知己知彼,百勝不殆,兵書這么說的。”

永現敲了永珣一下腦袋,手背到后面一陣的揉揉,真是的,這敲頭一點都不好玩,手疼死了,阿瑪怎么就這么喜歡敲他呢!真是奇怪。

“大哥,真沒意思,成親有什么好玩的?”

永珣一聽,疑惑了,往書房里的小木馬上一坐,一晃一晃的,順手從果盤里又抓了一個果子,小米牙慢慢的啃著。

“看看真是沒見識,要是小爺有了媳婦,那以后,額娘就能多出很多功夫陪們了。看,家都說,娶媳婦可以管家理事,伺候婆婆,還能帶來嫁妝,多掙錢的生意。多一個才多幾口飯?穩賺不賠啊!”

聽聽,這什么邏輯,這孩子財迷到了這個程度還真是少見。不過他的說法卻得到了永珣的支持,因為這個也是個不吃虧的主,聽得眼睛都亮了。

“咦,大哥,真聰明!”

嘴角還流著口水,真不知道是果子的汁水,還是聽到不吃虧興奮的。

“那是,也不看小爺是誰!”

永現又傲嬌了,還假模假式的拿了本書冊子往手掌心輕拍,做出一副盡掌握的樣子,怎么看怎么可愛,可惜有看了不覺得可愛。這不,立馬就有出聲的了。

“行啊,這個小爺算計的真好,那,這樣的話,以后娶媳婦的聘禮自己出了。總要自己出本錢是不!”

略帶調侃的聲音一想起,永現立馬就站了起來,略帶惱怒的喊道:

“啊,阿瑪,怎么又偷聽了。”

弘曉掀了簾子,慢悠悠的走進來,一把抓過了永現,自己往書桌后頭一坐,順帶檢查起永現的功課,頭都不抬的直接回嘴到:

“什么叫偷聽,這小子!爺這是正大光明的聽,這是爺的家,那里爺不能去?爺還沒老呢!小子什么意思?嫌棄了?”

看到弘曉再查看功課了,這時候永現想了起來,今天回來光顧著折騰了,功課還沒做呢,這下子完了,眼珠子一轉,立馬想到額娘那里求救兵去。

“那里,呵呵呵,哪里敢啊!二弟,快逃。”

永現一邊傻笑一樣的敷衍著,一邊往門口渡去,等到了門口的時候,轉身對著永珣大喊了一聲,自己往門口竄去。

永珣是個聽話的孩子,他一聽大哥讓他跑,自然下意識的就準備聽話,可惜他忘了自己是木馬上,也忘了自己的分量了。

“嗚嗚嗚,大哥,等等,嗚嗚嗚,屁股,屁股,屁股卡住了。“

湖北快乐十分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