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魏氏反擊

小說: [還珠]血色梨花 作者: 風雨琉璃 更新時間:2015-03-14 23:26:11 字數:3117 閱讀進度:63/76

“啪,嗒。”

一陣陶瓷類東西碎裂的聲音響起,在這個寂靜的小院里分外的分明。

“該死的,都是混賬,混賬,居然敢這么對我,我是主子,是主子,混賬東西,等著,總有一天你們會后悔的。”

魏氏帶著一絲的瘋狂,一身白色的中衣,躺在一張相對比較簡單的床榻上,看著就不是什么好房間的屋子,光線更是有些暗淡,襯得魏氏臉色更是不好看。一個茶盞被掃落在地上,那是一個粗糙的東西,根本就不是一個主子改用的,不用說,這一定是那個奴才被什么人授意,故意給她難堪了。

這是一個僻靜的小院子,就在整個府邸的嘴北角,已經是下人的住所邊上了,這里就是魏氏被關押的地方,她原來住的院子,那個和高氏一起的院子,可是整個院子里第二大的地方,比側福晉都要好些,高氏死了之后,雖然還有幾個侍妾住過來,可那時候,自己是住上了正屋的,用著和弘歷一起懷念高氏,自己是多么的得寵啊!

可是現在呢,魏氏望著窗外剛開始發芽的綠柳,咬牙切齒。自己不會甘心的,自己一定可以往上爬的,這個后宅最后一定是自己的囊中之物。想到這里她忍不住挺直了背脊,可惜立馬腸胃一陣的抽搐,提醒她,如今她還是病人,要好好的休息,想到這個腸胃的病癥,她又咬牙了,只覺得自己渾身都要氣的發抖了,魏氏用手在自己的腹部輕輕的揉動。想要減輕病癥,這時候外頭傳來了一陣的腳步聲。魏氏立馬回復了柔弱的姿態。

“主子,該吃藥了。”

進來的人赫然是原先高氏的貼身婢女臘梅,誰也不知道為什么富察氏會把她調到了魏氏身邊,甚至很多人想要看魏氏的笑話,想看著這個頗得高氏真傳的婢女踩著魏氏往上爬,可是,大家都失望了,這個臘梅并沒有這么做,就是魏氏還特別的信任她,這讓很多人都有些大跌眼鏡。

其實很簡單,那就是這個臘梅其實是魏氏家里的表姐妹,是她外祖家的表姐,雖然關系有些遠,可畢竟是血親,魏氏這時候沒有經歷過宮里的那種斗爭,相對防備之心不是很強,對于這這一心想著到自梳,以后做一個教養嬤嬤過活的表姐,還是很憐惜的,覺得她不容易。

可是她可能沒有發現,這一次她會以為自己懷孕了,并作出當眾暈倒之類的事情,其實都是這個表姐慢慢的不斷的引導的功勞。

是的,就是這個臘梅,誰都不知道,這個時候,這個臘梅已經是富察氏的人了,原因很簡單,富察氏答應只要幫著她除去魏氏,那么魏氏一家子徹底倒臺的時候,會把他們家拉出來。

臘梅不是魏氏,這么些年她看的多了,什么不知道,特別是高氏的經歷,更是讓她明白了有沒有家族的重要性,可以說,這高氏倒臺這么快雖然有她自己太過囂張,導致成了后院所有女人的眼中釘,肉中刺的緣故,另一方面其實多少也有他家里已經沒落的緣故。

她對于魏氏的境遇看的更是明白,別看前些時候魏氏看著不錯,可是她依然是格格,根本沒有升上去的可能,如今爺已經是個貝子了,就是側福晉都已經是很尷尬的存在,畢竟按照規矩,親王可以有四個側福晉,但是實際上卻是一直講究一正二側四庶的規格。再多就有喜好魚色的名頭,即使是郡王的側福晉雖然可以有3個,但是從來都是不超過兩個的,更要命的是連貝勒都沒有側福晉這個位置,只有側室的說法了,到了貝子這里直接連側室的位置都沒有了,這樣一來,如今的舒穆祿氏其實很尷尬的。

在連側福晉都估計保不長的情況下,魏氏以后還能升上去?要知道如今庶福晉上可是有三個已經有人在了。反正臘梅是不看好她的,真是不知道她還在做什么夢!以為可以母以子貴?母以子貴之前還有一句呢,那就是子以母貴。沒有地位的母親生下的孩子,地位能高到哪里去?

既然臘梅已經看透了魏氏的前程,自然更要為自己打算了,她在高氏死后,很快就接過了富察氏的橄欖枝,同時在這段時間很多事情她也慢慢的知道了,比如這魏氏,估計一輩子都不會有孩子了。在這樣的情況下,突然魏氏有了懷孕的跡象,還有什么不明白的?所以她很好的配合了一下,順著魏氏的心意,慢慢的不聲不響的引導她,讓她明白如果不是直接暴露在弘歷的面前,她這個孩子估計是剩不下來的,后宅死的孩子太多了,莫名流產的更是容易。

于是魏氏一下子就忘記了,這還是在孝期,忘了曝出她懷孕會惹來什么樣的風波!只顧著欣喜自己有了立足的根本了。

雖然最后是腸胃的不適,但是她這時候還有什么不明白的?如果自己真的懷孕了,估計現在自己就是個死人了。除了慶幸自己逃過一劫,她立馬就把懷疑的目光射向了臘梅,可臘梅做的無可挑剔,連這些癥狀一開始的時候,臘梅都不知道是怎么了,畢竟高氏是沒有懷過身子的,還以為是的了什么了不得的病癥,心急下,偷跑出去,找大夫去詢問才得的消息。

從這一點來說,陷害她的還真的不可能是她。最要緊的是,臘梅關心她的身體一如既往的周到,要知道這一次不但是她被禁足,就是臘梅也吃了杖刑,可是臘梅不顧自己的身體,堅持著親手幫她熬藥,即使到了這個地步,仍然沒有一絲的怨言,還幫她找人買藥,貼了不少的私房,求爺爺告奶奶的從廚房找到些補身子的東西,也都留給了自己這個主子,這才是她消除疑惑的關鍵。

“主子,您的腸胃不適一向很好嘛?這次怎么這么巧?”

臘梅知道魏氏在懷疑自己,雖然只剩下了一點點,但是她還是很機靈的感受到了,作為宅斗精英,她自然知道怎么辦,才能消除自己的危險,于是,她立馬給了魏氏另一個方向,是吧,你一向身體好的,這次怎么會腸胃不好了?還是懷孕的癥狀!這里頭絕對的有問題,你是不是被人下藥了?一切皆有可能啊!

她這一說,魏氏也皺起了眉頭,徑自躺了回去,連一邊的湯藥也沒有心思看了,揮了揮手,讓臘梅出去,她要自己想想。魏氏沉浸在自己的思緒里,沒有看到臘梅退出去的那一瞬間,眼中一閃而過的嘲弄。

還真是當自己是主子了,對著自己一副不耐煩的樣子,可惜啊!你這個主子是個永遠都不會出頭的主子了,爺只要看到你,就會想到自己被罰跪的恥辱,被指責不孝的羞辱。你還有什么可以翻身?

魏氏很快想到了懷疑的目標,那個就是珂里葉特氏,因為就在她感覺有孕的前幾天里,她只在珂里葉特氏那里喝過一杯茶。她懷疑,就是那杯茶里放了什么東西,才讓她入了套。

有了懷疑,魏氏自然不過就這么算了,她要讓人知道她也不是好惹的。

想到這里她立馬就行動了,當然作為目前為止還算是心腹的臘梅是執行人之一,所以她也很榮幸的知道了所有的計劃,玉梨蕊在府外也知道了,負責給魏氏聯系魏家的那個人正好就是玉梨蕊的人。

看到手里的消息,玉梨蕊都忍不住為魏氏的狠辣而心驚。然后就是一聲嘆息,自己當年栽在她手里還真是不冤呢,這樣心狠手辣的心性,自己是怎么也不會有的。看看這一招,這是要讓整個府邸都卷進去啊!她想的真的是不錯,只要真的如她所愿,那么她魏氏將會隱藏在最后,成為最后的勝利者。

玉梨蕊不禁有些發呆,這事情到了這一步,她又該怎么做呢?告訴富察氏!也許可以呢,反正,這富察氏其實也已經活不長了,身上中的那些毒素雖然已經解了,但是她的身體已經沒有幾年的壽命了,今生沒有了皇后的尊榮,她已經得到了最好的懲罰了呢。這件事要是她知道了,估計能運作的很不錯呢!也可以算是她死前最后的瘋狂了呢!

想到了這里玉梨蕊站了起來,想要讓人去透露些消息,不過才把桃子吩咐妥當,讓她出去,突然她又想到了什么,連忙讓人把桃子喊住了,在屋子里走了幾步,又停下了,從頭到尾再想了一遍,才重新喊來了桃子,在桃子的耳邊嘀咕了幾句。這才揮了揮手,自己坐了回去。

等桃子走后,玉梨蕊閉上了眼睛,把事情再想了一遍,又一次嘆了口氣。還是讓他們自己查出來的好,自己能少摻和才是最重要的,這一次的事情太大了,要是真的翻了天,估計到時候雍正的粘桿處也會出動的,自己還是小心為妙啊!

湖北快乐十分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