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熹妃病重

小說: [還珠]血色梨花 作者: 風雨琉璃 更新時間:2015-03-14 23:25:35 字數:2332 閱讀進度:35/76

寶親王府里鶯鶯燕燕的在那里爭寵不休,弘歷沉浸在紅粉陣里,只想到了自己受到了誤解什么的,根本沒有想到這一次的事情對于他在皇帝心中的印象會有怎樣的污點,而熹妃卻是想到了。

自從被雍正訓斥,她又遭受了皇后收回權柄,齊妃等人落井下石的一番打擊,整個人去除了自入宮以來慢慢生成的浮躁,驕奢,一點點的又開始恢復當年在潛邸時沉穩的樣子。

后宅從來沒有什么單純的女子,熹妃能在這樣的皇家后院一聲不吭的坐收漁翁之利,也是個有手段的,要不是看著自己兒子坐穩皇位已經成了定局,她也不會被這潑天的尊貴迷糊了心智。

如今眼看著一盆涼水下來,她醒悟了,只要沒有到了自家兒子正真做到那個位置的一天,自己就沒有驕傲的資格,如今的一切都是她自大的代價。

有了這樣的醒悟,再去看這一切的變化,她心里多了幾分的清醒。可惜到底是晚了,如今她唄禁足,只差沒有說要她去冷宮了,身邊的人一個個不是被換走了,就是莫名的不頂用了。還有一些機靈的,看著風色不對,開始敷衍了。熹妃心里驚慌不已。開始慢慢的重新分析自己如今的局勢。

不想不知道,一想嚇一跳啊,這細細的想了一圈,才發現自己其實很不妙啊!除了弘歷身上的滿族血脈,其他的居然什么都不占優啊!

皇后身體好了不少,宮里的事情自己插不上手了,那也就是說不能給兒子幫多少忙了,最起碼這個給兒子探聽皇帝的心思,弄些銀錢賞賜什么的是越來越難了。自己上一次讓富察氏在宮里產女,使得自己的名聲也有了瑕疵,想來外頭朝臣也有意見的,對于兒子拉攏臂助也有影響的。

在一個重要的是,皇帝的身體近些年似乎好了不少,似乎有了前些年剛登基時的樣子,這樣一來,豈不是說這下一個皇帝接位還有的等?如今兒子已經二十多歲了,要是再來個十來年,豈不是也要到四十歲才有機會?自己等得到嗎?

后宮新晉的秀女滿族大姓的也有好些個,只是什么意思?皇帝準備另外生小阿哥,好到時候幼子登基?

還有那個六阿哥弘瞻,謙嬪可是選秀進宮的,雖然不是滿人,不過也是漢軍旗,是漢八旗,也能算得上是八旗秀色的。自家兒子到處都是威脅啊!

熹妃越想越多,越想心里越是沒底,再加上長時間思慮過多,睡眠不行,食欲不振,心思郁結,還有其他對頭時不時的刺激,熹妃華麗麗的病倒了。

就在她一心等著兒子媳婦來侍疾,順帶好和兒子商量的時候,又傳來了內務府的大案,最要命的是那個高氏的父親也在其中,還是私扣貢品的大罪名,熹妃有點傻眼了,因為這個高氏是自己給弘歷的,其中的意思很明確,那就是看中了他們家上三期包衣的身份,和內務府的關系,想要給兒子在這宮內多一條路子。

這要是查出來和自己有關系怎么辦?要是牽扯到自己頭上怎么辦?要知道這高家可是給自己的娘家送了不少的東西呢,里面也是有不少好東西的,自己雖然不清楚到底有些什么,不過能讓家里來的嫂子什么的一個個都很滿意的情況來看,必然是好東西,而這樣的好東西,能從哪里來?如今一想還有什么不明白的?估計就是這些被扣下的貢品了。

這樣一想,熹妃渾身冷汗淋漓,她在雍親王府這么多年,對雍正的性子還是知道的,這要是讓皇帝查到自己娘家的頭上,估計誰也討不了好,自己怕是又要受到訓斥了,就是兒子也會受到牽連。

想到這些,熹妃更是一心等兒子來,想多叮囑幾句,可是左等等不來,右等等不來,拍了好幾個人去問,這才知道,高斌被判了斬刑,抄家了,兒子那里,高氏正鬧騰著呢,就是富察氏也壓不住,府里亂哄哄的,他們根本就沒有心思來管自己是不是病了,

打擊太大了!熹妃突然有一種這個兒子白生了的感覺,一會兒又想到這個兒子是裕妃養大的,心里又遷怒到了裕妃頭上,覺得是裕妃教壞了自己的兒子,心里難過,后悔,痛心等等一股腦的情緒都上來了。

這一下子病更重了,連床都下不來了。皇后烏喇那拉氏聽說了以后,一個人在寢宮偷笑了很久,笑的眼淚都出來了,對著身邊的嬤嬤說道:

“瞧瞧,我們熹妃娘娘也有今天,她不是一天到晚拿著那個好兒子說話嗎?如今她這個兒子可是陷在脂粉堆里,怎么都指望不上了呢。真是好兒子,什么人生什么種啊!”

說話間咬牙切齒的,臉上表情溫柔,聲音確實透露這徹骨的寒意。邊上的嬤嬤也忍不住打了一個寒戰,

“娘娘可別這么說,這話可不好讓人聽見,畢竟是萬歲爺的血脈。”

“知道,不就是你這里說說嘛!血脈,這樣的血脈不要也罷!眼里除了美人,就沒有別人了,連自己親娘都不關心,這樣的血脈可真是讓人開眼了,就他這樣的,我在對他好,估計也記不住,還以為應該的呢,還能指望他照應我娘家不成?算了吧!我是早就看透了,好在我還能活幾年,看看吧,誰笑到最后。”

說著重新拿起了宮里的賬冊,一點點的對著賬,邊上的嬤嬤欲言欲止。想了很久,終于忍不住,說道:

“娘娘,如今宮里新人不少,是不是找個滿洲大姓的承寵,生個阿哥抱過來?”

這嬤嬤是真的為烏喇那拉氏著想,倒不是一心想著弄個嫡子出來,哪怕是跑過來,不記在名下,好歹這個宮里多點生氣。

皇后眼光一閃,似乎有些動心,不過隨后又嘆了口氣,說道:

“算了吧,別費神了,這么多年了,萬歲爺也沒有這個意思,本宮何必多事,就是抱過來又怎么樣,平白的讓萬歲爺多想,以為我們有心奪嫡弄權,說不得對娘家反而不好。”

宮里的事情可不是想怎么樣就怎么樣的,哪怕她自己沒有這個意思,別人也會弄成她的意思,這么多年了,弘暉都沒有了,自己何必苛求!順順當當的就行了。

烏喇那拉氏想得開,她無子又如何,依然是皇后,只要她活著,誰也邁不過她去,至于以后的事情,說穿了,她早看明白了,自己怕是沒有皇帝長壽的,按個太后的位置誰愛爭就去爭,她看戲就行了。看看鈕鈷祿氏,不就是個好戲子嗎!

湖北快乐十分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