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藥

小說: [還珠]血色梨花 作者: 風雨琉璃 更新時間:2015-03-14 23:25:21 字數:3801 閱讀進度:23/76

無論玉梨蕊怎么驚奇,怎么想不透,這一次的選秀還是結束了,不單是各家宗室開始熱熱鬧鬧的準備婚禮,就是宮里也多了好幾個年輕的答應,常在,值得注意的是這一次入宮的大多都是旗人家的女孩子,別人或者沒有多注意,而那些對于宮闈內情比較注意的可就一個個開始抓耳撓腮了。

事情不對勁啊!不是說皇上已經沒有選人的意思了嗎?這一次怎么來真的了?上一次選秀的時候,萬歲爺可是只是象征性的選了幾個人,還都是漢八旗的,其他的都分到各府里去了呢。這一次什么意思?

宮斗經驗豐富的更是立馬就和前面的那幾起寶親王和熹妃弄出來的事情連在了一起,開始思索這是不是皇帝對于四阿哥不滿了,想要換儲君啊?這宮里要是皇帝多活些年,再加上宮里在出幾個滿八旗女子生的孩子,那可就是真是說不定了呢。

一時間好幾家沒有指婚的人家暫停了家里小子閨女的婚事咨詢探查。一個個謹慎起來。很簡單,這本來是想拐著彎子和寶親王府聯姻的,就是那個高氏的家里也有人詢問,如今卻是好些人家開始偃旗息鼓了。想著再多看看。

倒不是有多勢利,而是教訓太多,看看奪嫡失敗的那些個阿哥的遭遇,在看看他們那些姻親的遭遇,那可是很能說明問題的,這要是這寶親王失敗了,還不知道會不會牽連到自家呢,怎么也要多想想不是!

玉梨蕊這個時候,驚也驚了,想也想了,最后得出一個結論,目前,不管這局勢怎么變,反正也不會影響到她家,所以她目前最重要的事情還是就一件,那就是提升自己家里的實力底蘊。

不但是她這樣想的,就是薩氏如今也是這個意思,這一次的選秀,因為她的積極參與,知道了不少的事情,算是半只腳踏上了上流社會了,一下子眼界也開了好些,那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啊!知道的多了,這才發現,自己以為還不錯的家產,在人家家里那就是個零頭都不到啊!

做了幾次的比較后,薩氏有些郁悶,再想到自己以往給閨女攢的嫁妝,那就更是怎么看怎么不順眼了,終于在幾次琢磨后決定,重新攢。至于家里的收入,也要想法子繼續開源。

“閨女,你說說,咱們家開個什么鋪子比較好?”

這樣的事情在當家的不在的情況下,薩氏下意識的和自家閨女商量起來,一點也沒有池嬤嬤的份啊!這就是親疏遠近,絕對是沒有法子改變的。

娘倆在繡房,一邊整理繡線,一邊嘀咕著。

“咱們家什么拿得出手?”

玉梨蕊其實也沒有什么大的思路,不過反正不過是有商有量的討論,她倒是也有興致起來,慢慢的想著,順帶,問問老娘的意思。

“咱家?咱家除了種地,還有什么拿得出手的?這些年,家里的地倒是有多了些,不過,就算是如今有了所謂的千畝地,說起來,其實也不過是好壞各半的地,要不是你阿瑪能干,這收成可就說不得了,額娘也不瞞你,如今這一年能有兩,叁千兩的收入,這都是你阿瑪弄的什么高產,什么套種的功勞了。“

一邊說,一邊把手里的線盒子給丟到了床榻上,嘆著氣,原來,她也覺得如今這日子那是絕對的富裕了,家里開銷不多,就算過年過節禮多些,一年也能結余上一千多兩,這絕對是以前不敢想的,如今家里存款都有了近五千了。薩氏一直是美的很呢。誰知道到如今才知道,自己的想法有多小家子氣。聽說,好些人家的姑娘一個鐲子都要千,八百兩,要不是自家姑娘好說話,估計早就妒忌鬧上了!

玉梨蕊看著自家額娘的樣子,心里慢慢的盤算著。老實說,這些銀子還真是不多。可是比起前世,一家子一個月幾十輛的收入,已經是很不錯了。只是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這是常理,也不能不讓自家爹媽進步不是。

再說了,(玉梨蕊看看身邊躺著午睡的小包子,還有另一邊正在專心寫大字的大包子,心里一暖。)自己如今又兩個弟弟了,怎么也要讓弟弟多些本錢不是?不說家大業大,好歹也要多些根底,以后他們的路也好走些。

想到這些,玉梨蕊收回視線,抿了抿嘴,說道:

“這些年,阿瑪種的糧食是不錯,不過這幾年,各地的收成都上來了,在研究也就這樣了,還不如家里的地里種些別的東西呢。“

她這樣一說,薩氏倒是有些想不通了。

“種地不種糧食,還能干嘛?“

“種菜也好,種西瓜也行。聽說那些西瓜價錢還是不錯的,再不行,上回我不是說過,可以買一塊帶溫泉的地,在冬天種些瓜果蔬菜,那時候送些上進的,剩下的賣些出去價錢也高。“

溫泉種菜其實早就有了,不過大多都是宗室親貴什么的,這樣的大戶人家自己吃還差不多,誰會想著往外賣啊,所以具體做這個生意的還真是沒有,而一般人家更是沒有這個腦子,所以這一片還是一片空白。玉梨蕊那是早就有這個想法了,也說過好幾次了,奈何薩氏那個時候,覺得沒有人家賣,自己做這個有點沒有底氣,實在是沒有膽子。

“啊,這個啊!乖寶,不是額娘說啊!一是咱們沒有溫泉的地,二是,這東西,額娘真的沒有這個膽子啊!“

薩氏說的自己都想嘆氣了。玉梨蕊眼珠子一轉,笑了笑,說道:

“您就不會拉著別人?聽說和親王福晉最近在抱怨,這連著好幾家的親戚成婚,添妝都好幾次了,你去說說,咱們出技術,出鋪子,找人種菜也是咱們來,他們家出地,出買賣人手,這樣一來,他們得大頭,咱們沾點光,占個小頭,就和親王的脾氣,估計能成。“

玉梨蕊一說,薩氏眼睛就亮了,還真是的,這還真是可能成呢。和親王是個好說話的,架子也不大,對于這些開源的事情也敢做,肯做,真是個辦法呢。

看到薩氏意動,玉梨蕊繼續說道:

“咱們家還能在開個藥鋪,山上的地有些還能種些草藥,就是家里空出的那幾分地,也能種藥材,這多好,也不用在京城和人家搶生意,咱們就在周邊那些縣城,咱們家自己有地的那些地方開,既不惹人注意,又能掙錢。“

這個主意其實玉梨蕊是為了自己的那個空間準備的,那個空間里藥材可是多的數不清呢,而且,為了避免顯眼,好些藥材,一到了差不多的年份,玉梨蕊就直接拔了,都不敢讓他們多長。這樣要突然出來一個什么千年人參,玉梨蕊害怕這東西送出去,好處沒有,倒是把不該惹的都惹來了。

不過即便是這樣,她空間里一些什么五十年,一百年的,還是不少的,就是別的一些普通藥材也種了好些,沒辦法啊!那些所謂的糧食作物她真是不敢多種啊!就怕堆積成山呢。只好種些需要年份的東西了。

說道這里,玉梨蕊,想了想,實在是忍不住,看了邊上一眼,看著沒有人,就給薩氏使了個眼色,帶著薩氏轉身走進了自己的閨房,從床底下拉出了一個大大的箱子。等她打開薩氏一看,差點驚呼出來,要不是玉梨蕊手腳快,捂住了薩氏的嘴巴,估計這時候整個府里都要雞飛狗跳了。

你當什么?這一箱子都是滿滿的藥材,還都是些上年份的好東西,什么靈芝,什么人參,什么何首烏等等,一個個看著就知道是有錢沒處買的。雖然玉梨蕊已經很小心的在空間做了炮制,風干,用紅紙包著,可還是讓薩氏瞪了一眼。

“作孽啊!這樣的東西,你居然就這樣放?也不怕折壽,太浪費了!“

雖然說話很小聲,但是這語氣里的激動還是讓玉梨蕊感受到了,心里大大的送了口氣,就知道是這樣,自從小時候玉梨蕊弄出的什么神仙爺爺,什么祖先顯靈之后,薩氏對她好像就特別的信任,就是玉吉哈對于這些也從來沒有懷疑過,只覺得的是自家孩子有福。

“什么時候得到的?“

薩氏激動的很,這些東西說明了什么?說明祖宗還記掛這咱們家,說明自家這抬旗的事情祖先很滿意。這薩氏還沒有問明白呢,自己就已經有了答案了。而玉梨蕊看著薩氏的表情,立馬很是識趣的說道:

“有一陣子了,有時送來幾個,有時十幾個,這都是攢出來的,我一直不敢說出來,這不是家里多了個池嬤嬤嗎。怕弄到上面去,給家里招禍,后來,一直收著就沒想起來,要不是今天說道了藥鋪,我都快忘了,額娘,這東西很值錢嗎?“

裝傻啊!這個時候絕對要裝傻,玉梨蕊表情略帶迷蒙,好奇的樣子,把薩氏唬的一愣一愣的。伸手在玉梨蕊的臉上掐了一把,說道:

“那是自然,這是最值錢的,可是保命的好東西,你說好不好?等你阿瑪回來,咱們告訴他,讓他處理,自家留下些備用就成了,多了招禍,換了銀子,咱們買地,買鋪子,給你攢嫁妝。”

薩氏本就是個咋呼的,一個興奮,說話也有點癲狂了,對著女兒就說出了攢嫁妝的話,玉梨蕊臉立馬就紅了。

“額娘,您瞎說什么啊!不理你了!”

說完合上箱子,放回原處,轉身就走,還外帶給了一個俏皮的白眼,襯著紅紅的臉頰,煞是好看。薩氏在后面笑的那個歡暢啊!連玉潤知都忍不住探頭張望,看看出了什么事情,正好被玉梨蕊抓個正著,吃了栗子一個。

其實玉梨蕊的心情也很好,東西交出去了,后面的事情可就不歸她管了,自己的空間算是清空了一些。這空間是好啊!可要是用不上,那可就太浪費了,如今這樣才算是物盡其用呢。

想來依照玉吉哈如今的本事,那是絕對能處理好的,不管是送人,還是走禮,不管是外賣,還是內銷(同僚間走貨),總能帶動些人脈,順帶多些銀子。

至于之后家里能多出多少銀子,多少地,多少鋪子,玉梨蕊如今還不管家,也不清楚,反正按照薩氏的說法,按照如今家里的這些家產,到了過年的時候,一年收入可以向五千兩邁進了。

藥鋪也開始陸續開了起來,至于那個菜的事情,玉吉哈根本就沒有考慮,直接告訴了和親王,自己一點都沒有參與,讓和親王很是不好意思,交情又上了一個臺階,讓玉梨蕊不得不承認,自家阿瑪雖然人看著老實憨厚,其實還真是做官的料啊!

湖北快乐十分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