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八歲

小說: [還珠]血色梨花 作者: 風雨琉璃 更新時間:2015-03-14 23:25:06 字數:2519 閱讀進度:11/76

轉眼間,已經是雍正九年,玉梨蕊虛歲已經八歲了,這些年來,玉吉哈的仕途可以說是一帆風順的很。首先是種出了高產的玉米,編寫了新的玉米種植手札,生了一品,成了正七品的官職。后來又將從福建人那里得來的土豆種子,種出了新的高產種子,還分析出來很多種吃法,成了耐饑的作物。又升了一品,成了六品官職,最后又把番薯從新提高了產量,也一樣做了新的種植手札。

這些作物其實在明末都已經傳入中國了,只是一直以來,都沒有什么人重視,以至于這樣好的作物,都沒有大力的推廣,如今 ,玉吉哈不但種植成功,還寫出了吃法,藥用價值等等,可以說是讓那個整個國家的糧食翻了近一倍。

在這種情況下,玉吉哈屢屢被升官,雖然讓人眼熱,但是他的本事卻也讓那個很多人佩服,當這一年新的恩賞下來,玉吉哈成為從五品的戶部員外郎的時候,大家已經很鎮定了,不少人把他們一家子從來到京城就一直管皇莊,研究糧食算起,這都已經九年了,升到這個位置倒也不算是太過分。

這個時候,玉梨蕊家房子沒有變,但是家產卻是翻了好幾倍了。不說外頭的莊子已經有了四個,合起來也算的上是千畝田地的地主了。就是家里的下人也已經達到了30個,外頭還有兩個鋪子,租出去吃租子。玉梨蕊身邊也開始有了教養嬤嬤。一切的一切,都展示出了新一代中產階級的興旺樣子。

當然,弟弟也已經三歲了,雖然實際上才兩歲,不過已經說話很是利索,會走會跑,機靈的很。能不機靈嗎?玉梨蕊可是給這個弟弟喝過泉水的。身體絕對是一流的,就是玉吉哈和薩氏也是健康的很,今年薩氏又一次有了身孕,把玉吉哈樂的,眼睛都快成了一條縫了。

“阿瑪,這次我和你一起去吧!”

玉梨蕊想著自家砸坡地上種植的花生,就是一陣的激動。這花生說來傳入中國其實挺早的,在元末明初賈銘所著《飲食須知》中就已經出現了,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這東西在種植上就是慢,一直到當年乾隆時期,還是宮宴上少有的東西,被叫做長生果,或者是什么萬壽果之類的。不過從空間的種植書上說,這東西可是可以榨油的,比菜籽油更高檔,比動物油更健康。

玉梨蕊想著吧這東西種出來,好讓玉吉哈再多些資本。就把自己看過的那些種植的介紹什么的,都默寫了出來,玉吉哈一連好些日子都沒有睡好,天天埋頭苦讀。在自己家的后院折騰了很久,連家里的弟弟,這么小就已經認得很多的農具了,不少的旗人都有些嗤笑他們,說他們就是個泥腿子。

玉梨蕊一家子都沒有在意這些話,開玩笑,這可是咱們家立足的根本,是升官的要訣,怎么能丟?你們該不是什么妒忌羨慕吧!自己不會,弄不來,這才說這樣的話,沒看見如今就是那些來京里述職的官員都一個個帶著禮物來拜訪玉吉哈嗎?為的是什么?還不是想把他的種植手冊抄上一份,或者直接問問經驗什么。要知道弄好了,糧食上去了,稅賦多了,百姓生活好了,他們的日子也好過不是?這可是大大的政績。關系著前程的大事呢。

也就是這樣,玉吉哈善農事的名頭已經擴展到了全國皆知的地步了,這要是他到哪家的地里去看上幾眼,都能把那些個人高興壞了,誰會和錢過不去?誰不想收成好?至于其他,說實在的,這玉吉哈再部里那就是個憨子,爭權奪利?不會!搶功勞?不會!排擠人?更不會!那就是占著位置,只管著自己一畝三分地的老實人。誰的利益都沒有妨礙,于是人家也就不折騰他了。還時不時的請他幫著看看自家的莊子,有沒有不合適的,該怎么改動!人緣蹭蹭的漲。

玉梨蕊雖然有了嬤嬤,女紅什么的由于前世的積累,很是不錯,于是也有了時間去莊子里走走,順帶繼承一下自家的淵源,看看地里的東西,說些建議什么的,比如如今山坡地上的一些果樹就很不錯,這也是玉梨蕊最大的成就了,其他的都是屬于玉吉哈的。

玉吉哈聽到女兒的建議,就知道這孩子想看什么,老實說這個時候他也想到了那些花生的事情,想了想,說道:

“也好,我也正想試試這東西榨油后怎么樣呢,正好去看看。要是可以,還能帶些回來,咱們家先試著吃上一段時間,要是不錯,我好些折子。”

因為玉吉哈再農事上的絕對權威,這時候,他已經有了可以單獨直接上奏的權利,有了什么新的進展,他都會給雍正上一道折子。

雍正是一個勤勉的皇帝,對于康熙晚年相對貪腐的朝政,一直是兢兢業業的,對于百姓更是上心,一直想著要做實事,讓別人看看,選他做皇帝,是最正確的選擇,為了這個每一個對朝廷好的建議,每一個新的成就,他都看的很重。對于玉吉哈這些年的成就,雍正也是很滿意的。對于自己這一朝能把糧食問題解決了,更是信心十足。想著讓史書好好的記上一筆。所以對于玉吉哈那是非常的重視。一般折子上去,不到三天就會有消息,絕對的高效率。

玉梨蕊看著玉吉哈的樣子,心里不禁的嘆了口氣。

這雍正皇帝要是多活幾年,說不得自家阿瑪還會過得更好,畢竟算起來,這雍正是自家阿瑪的伯樂呢。要是換了乾隆,那可就說不定了,這孩子是個喜歡奢靡的,對于這種實在人估計不會有太多的喜歡呢。

可惜啊,自己遇不上雍正,不然要是給他來上幾滴泉水該有多好,不說別的,單是讓他多活幾年也是好的。看看怡親王,那個有名的俠王,十三阿哥,愛新覺羅允祥,原來就是在雍正八年的五月就要死翹翹的,不過他命好啊!有一回去莊子上視察,喝了自己給阿瑪準備的濃茶,第二天,拉稀拉了一天,太醫查了三天都沒查出是怎么回事,還以為有人投毒呢,連自家也被查了個底朝天,愣是什么都沒有啊!身體還變得更好了,連他的鶴膝風都好了很多,走路也順當了,驚呆了一群人。

最后歸咎于受涼什么的,反正就那么回事唄,太醫總是說得出理由的,不是嗎?反正如今那人士好好的活著,還比以前更健康了。多好!

你說那茶?那里面可是有靈泉水的。雖然不多,本來就是個擔心阿瑪太過勞累準備的,能有多少?不過是這個怡親王的身體實在太差了而已,這才有這樣的反應。不然也就是拉上一頓的事情。

玉梨蕊得到玉吉哈點頭,可以去莊子后,立馬準備起來,別的不說,單單是小子的衣裳就要準備好,八歲了,男女七歲不同席,雖然滿人沒有漢人那么講究,不過,這多少還是要忌諱些的,穿著男孩子的衣服,多少也就是那么個意思了。

玉梨蕊不知道,她這一次的出門,又一次開始改變了歷史的進程。

湖北快乐十分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