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水性漸熟 第八十三章 云州花朝

小說: 笑攬七夫 作者: 紅粟  更新時間:2015-02-10 07:10:48 字數:2254 閱讀進度:85/121

第八十三章云州花朝1

待得她們下船,真正地將身心融入到一片絕麗的青山秀水中間,方才越發體味到,這南邵州真真是一個四季如春的好去處。

大楚新年,她們是在船上度過的。又恰逢司徒溟月大病未愈,又要沿途查訪各處的稅賦諸事,忙亂不堪之下,新春之日,也不過潦草添了幾個菜了事。楚泠月本還想著辜負了一年春時,卻不想,這南邵州竟是四季如春。而且,待她們在南邵州首府云州尋了一處安靜的客棧安置了,她們才知道,這南邵州越族的新年與大楚不同,竟是二月二日,不過還有四五天的時間。

越族的新年,叫做花朝節,也叫花神節,據說是花神的誕辰。這一日,不但大街小巷擺滿鮮花,年輕的女子頭簪茶花,少年男兒則會簪一枝迎春杜鵑,更是會穿上最艷麗漂亮的衣服,頭簪鮮花,頸掛花環,成群結隊地涌上街頭,在花海里徜徉、歌唱、舞蹈。而這其中,也不單單是歡慶節日,更是年輕男女尋覓伴侶的日子。白日里在游戲活動中,年輕的女子若是看中某個男兒,就會將自己頭上簪著的山茶送給對方,若是雙方一見鐘情、情投意合,則男孩子就會將自己的杜鵑花回贈,若是男方已經有了心上人,或者并不喜歡女孩子,也很簡單,不接受那只茶花,卻會送上一個自己編的小香囊就好了。這樣子,無論成敗,雙方都不會有什么尷尬。

當然,因這里的民風開放豪爽,男孩子看到中意的女子,也可以主動示意。但男孩不是送花,而是向中意的女子要她的茶花。同樣的,女子給了,就表示同意對方的示愛,不給,則需將身上最值錢的飾物送上,以表歉意。

楚泠月和司徒溟月經過一個多月的路程,雖說時間久,卻因大部分時間坐船,比較舒適,加之二人都不是那種嬌滴滴的人,故而,在客棧休息了一兩天,就都沒什么感覺了。相對的,二人放下了心事,特別是楚泠月拋掉了思想上的包袱,反而越發神采熠熠起來,于是隨意地游玩了兩天,正好遇到這內地難得一見的越族新年,自然欣然的一起上街去領略一番。

二月二,一大早,楚泠月接過小廝送上的一件袍腳精繡點點梅花的長袍時,也沒怎么注意,及至看到內室中走出來的司徒溟月衣服上那一整枝的,頓時了然,望過去的目光不自覺地含了笑,被司徒溟月看在眼中,狠狠地嗔了一眼,別扭的轉回頭去,只是,那臉頰上飛騰起的,卻泄露了主人的心情。

楚泠月心里暗笑,平日里再怎么大方,處處獨當一面,一肩負起整個司徒家族偌大產業的人兒,也有這樣的小兒女姿態,卻也怕他真的惱羞成怒,面上也不敢太過,微微一笑,很自然地挽起他的手,相攜而出。

她們租住的是客棧后的獨立小院,離大街較遠,在院子里還沒覺得什么,待她們走出客棧,這才發現,到處早已經成了一片花的海洋。

鳳凰花如火,三色堇如霞,更有成片的杜鵑和一株株怒放的茶花,當真是滿目繁花似錦,遍地姹紫嫣紅。

滿目芬芳,楚泠月目光回轉,就見懷里的人兒微微張著嘴,完全被眼前的景色吸引,往日那般清冷孤傲的人,一旦收起保護色,居然也可以露出這般小兒女情態,那微微染就一層薄暈的容顏,亮晶晶滿是欣喜歡悅的眼睛,竟足足令周遭的繁花春色淡下去,化成了襯托這份美麗的背景。

手臂忍不住微微用力,攬緊這份美麗。

她正要俯到他的耳旁,說句悄悄話兒,幾名隨行官員卻恰好走出客棧,看到站在門口的二人,急忙笑著上前問好。

戴靜華干練沉穩,只是含笑問候。戶部的賦稅司長官歐陽靖明年紀較輕,又是個慣會插諢打科的,見了楚泠月二人你儂我儂,忍不住打趣道:“下官可是聽說,這云州地界可有個搶親的風俗,楚大人今日攜美同行,可要緊了上心看好了,免得被人家搶了去。”

司徒溟月一路上也與這些人熟識了,此時被打趣,雖說羞窘,卻只是強自鎮定扭過臉去。楚泠月佯怒瞪歐陽靖明一眼,轉身自帶司徒溟月出門。

見到二人一身素凈,客棧的伙計急忙趕上來,笑著將一籃鮮花遞到面前,讓她們攢花帶花。楚泠月和司徒溟月同時伸手,拿起來竟都是為對方挑的,相視一笑,楚泠月將手中的一枝白色嫣紅鑲邊的杜鵑給司徒溟月攢上,一旁的伙計很有眼色的贊道:“這位大人眼光好,這可是鳳冠杜鵑,又稱絕代佳人。最是名貴稀有的。整個云州也只有我們店里搶了這么幾枝,來給客人戴。嘖嘖,也就鼠郎君這樣的人才來戴,才能配得上。”楚泠月明知道伙計是為了拉攏生意,卻也忍不住高興,順手將花籃里余下的幾枝鳳冠杜鵑一起要了,自己取了腰上的一段絡子,攢成一個小小的花球,給司徒溟月佩在衣襟之上。

司徒溟月手里拿的也是一枝白色帶著幾絲兒嫣紅的茶花,楚泠月微微低頭,讓他給自己簪進發間,目光瞥到伙計笑嘻嘻地又要說話,不由開口笑虐道:“這枝花兒,姐兒不必說了,我知道它的名兒,想必這也是什么珍貴品種,還有個名兒叫做:抓破美人臉,可對?”

伙計一臉的膩笑僵了一僵,又被她生生地將那份愕然掩住,擠出幾絲尷尬的笑意,咳了一聲道:“這,這位大人著實是目光獨到,一眼就能看出花兒是珍本。咳咳,只是,這花兒的名兒叫眼兒媚。不叫那個什么抓破臉……嘿嘿,嘿嘿……”

楚泠月被她這一番話惹得哈哈大笑,司徒溟月也是抿嘴兒笑了一會兒,見那伙計還欲賣乖,眼風兒一掃,他身后跟著的司徒家的一個掌事早走上來,付了花資,打了賞。伙計手里沉甸甸的,自知道賞錢豐厚,忙不迭的躬身送上一串兒恭維之詞,及得她直起腰來,卻見,那神仙眷侶般的一雙人兒,早已經相攜相伴地步入熙攘的人流之中。

那周遭的姹紫嫣紅,越發襯地風姿如畫,麗影雙行。

.

通過導購(.減肥品,.

免費拿幣看VIP小說

湖北快乐十分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