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七章 同歸于盡

小說: 武會諸天 作者: 夜半癡語 更新時間:2019-10-23 06:21:25 字數:2190 閱讀進度:227/236

轟!

張角十分驚險的躲過了蘇白的這一刀,這一刀險險從他身側劃過,直接劈在一旁的祭壇欄桿上,將祭壇欄桿轟的粉碎。,

此刻,祭壇的最高一層只剩下他們兩人存在。張寶張梁與關羽張飛的戰斗也同樣打的十分激烈,四人你來我往,從祭壇最頂層現在都已經打到了第三層去。

蘇白再次出手,破虜刀狠狠的砍下,內氣灌輸與破虜刀之中,勢若雷霆,動若閃電一般,朝著張角殺來。

他的動作十分迅猛,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張角也是臉色大變,他費了很大的精力也難以發現蘇白的身影,在他的眼眸中只能夠看到無數的刀光閃爍。

不過張角也毫不退縮,手中長劍猛然一丟,朝著蘇白直刺而來,逼得蘇白不得不去攔住這把長劍。

而就趁著這個時間,其人一個閃身來到放置九節杖的地方,瞬間拔出九節杖,手腕一轉,手中的九節杖徑直迎著蘇白劈來的破虜刀。

鏘!鏘!鏘!

蘇白手中破虜刀不斷飛舞,只見萬萬千千的刀光縱橫,刀氣四射,幾乎將整個祭壇都籠罩住,破虜刀劃破空氣那種嗤嗤的聲音不斷傳出。

而張角手中九節杖也不知道什么材質鍛造的,竟然可以和蘇白手中的破虜刀不相上下,將蘇白所有的攻勢都擋了下來。

“該結束了。”蘇白看著眼前的張角,心中暗道。

他身上的氣息豁然一變,身上氣血沸騰,直沖云霄,這其實就是所謂的精氣狼煙,是武道修煉到一定程度的體現。,

猛然揮刀,由上斜著向下劈出,張角躲避不及,只能夠硬生生的舉起九節杖迎了上去。

轟!

兩人再次碰撞,爆發出劇烈的氣浪,將整個祭壇上以兩人為中心,四周的東西全部被震飛或者化為齏粉,至于那些欄桿早已經被毀壞,再也沒有絲毫的阻攔。

而緊接著,張角就倒飛而出,直直的砸在地上,滑行了數丈,一直到鄰近祭壇邊緣的地方才止住了身子。

“咳咳!”

剛剛這一招,張角身受重傷,其人直接咳出血來。他慢慢的撐著九節杖,站起了身子,不過臉色蒼白,衣衫襤褸,頭發凌亂,看起來狀態很不好。

兩人相距不過十幾步的距離,蘇白倒提著破虜刀,身后的戰袍被風吹得獵獵作響,他冷眼看著有些狼狽的張角,一言不發。

該結束了,蘇白什么話都沒有說,只是緩緩的抬起了刀。

到了這個時候,卻是沒有什么話需要說了,什么都沒有意義了,倒不如干凈利落的了解這一切吧!

看到蘇白的刀緩緩揚起,張角的眼神中沒有絲毫的恐懼,只是帶著些許的遺憾,還有一些反些解脫的意味。

對于張角而言,從最開始創立太平道,想著為天下萬民求一個公道,建立地上神國,創建一個太平盛世的時候,對于今天的結果他早已經有了心理準備。

所以,現在看到蘇白揚起刀,自己即將身死,張角的心中卻是異常的平靜,沒有絲毫的恐懼。只是有著一些的遺憾,遺憾沒有真正完成,真正的為天下萬民求一個公道。

他身上肩負的責任太重了,時間太長了,身上肩負著這么多人的期望,讓他幾乎都難以喘氣,不敢有任何的懈怠,不過現在也終于是解脫了。

“滅蒼天,黃天至神在上,今日張角愿意已己身永生沉淪,為天下萬民留下一絲希望。”

張角忽然仰頭開口,身上的氣息開始毫無掩飾的釋放了出來,沒有任何的防守,不過奇怪的是他的氣息并非是針對蘇白,反而是刻意的沖向蒼穹。

而原本晴空萬里的蒼穹突然還是烏云密布,正片蒼穹變得異常的壓抑,仿佛有什么東西在孕育似得。

這是蘇白忽然瞳孔一縮,仿佛想起了什么。

這是天劫!

曹操之前說過,因為煉制道兵之法被列為禁忌之術,所以修煉的時候會出現天劫的征兆,而奇怪的是張角煉制黃巾力士的時候好像沒有經歷天劫,所以他們才不確定張角似乎真的成功。

剛才看到張角已經可以煉制黃巾力士,他們都已經遺忘掉了這個事情,現在看到張角釋放出自己全部的氣息,蒼穹中陰云密布,這是天劫的征兆。

想必之前那張角是用了什么秘術將天劫壓制下來,現在其人在絕望之際,才開始引動天劫,想要同歸于盡。

不過這個時候蘇白已經沒有任何的想法去考慮這些東西了,站的越高越能夠感受到此刻蒼穹密云中蘊含的壓力,蘇白哪怕在自信,也不會狂妄的認為自己現在的實力可以抗的下這個天劫。

所以,他現在已經顧不上張角如何了,因為以其人現在的狀態看來,已經難以在天劫下逃生,是必死無疑了。若是對方真的可以再次活下來,那就不是命大,是真的命運之子了。

既然張角已經必死無疑,蘇白現在唯一的想法就是跑,迅速的離開這里,留在這里多一秒,就危險多一分。

“不好,撤退!”

他爆喝一聲,然后迅速的朝著祭壇邊緣沖過去,想要離開。

底下的曹操和劉備雖然在指揮戰斗,但是對于祭壇上的蘇白也一直在關注,早在陰云出現的時候,他們就有了察覺,現在聽了蘇白的話,毫不猶豫的下令漢軍撤退。

“想跑,晚了!”

張角其人必死無疑,但是卻不愿意讓蘇白這么輕易的離開,其人猛然朝著蘇白奔來,想要阻止蘇白離開的步伐。

鐺鐺鐺鐺!

蘇白和張角一邊打一邊撤,可是張角已經抱著同歸于盡的想法,哪怕寧愿受傷都不愿意給蘇白離開的機會,幾乎是用命在攔著蘇白。

“晚了,貧道令教眾盤踞廣宗,建造這座祭壇的時候,早已經做好了同歸于盡的準備。”

他哈哈笑著,繼續向著蘇白殺來。

就這這一瞬間,蒼穹上的陰云已經匯集到了一個極限,恐怖的波動從天空中爆發。

轟!

一瞬間,產生,無數的雷霆由天空劈下。11

湖北快乐十分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