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五章 搞吧,山炮 (今天一更,下周補更)

小說: 山炮香艷鄉村 作者: 竹簫待吹聲悠揚 更新時間:2016-01-27 00:37:22 字數:3896 閱讀進度:308/339

夕陽如血,慘照西邊靠近地平線的半邊天,將整個鄉巖鎮渲染的一片慘紅,漫無目的的行走在鄉巖鎮鎮邊一條不知名的偏僻小路上,孟大蠻的心在滴血,他的心如同被刀割破了般,鮮紅的血液從他的心里一滴一滴的滴落,極大的刺痛著他的身體,讓他走起路來都歪歪扭扭,隨時都可能倒在不知名的小路的某一處。愛睍莼璩

心愛女友的背叛,頂頭上司的欺瞞,突然而至的雙重打擊幾乎擊垮了他原本頑強的意志,使他的頭腦變得空空蕩蕩,他的整個世界也一瞬間變得空無一物。他沒有了目標,沒有了動力,沒有了理想,沒有了方向,他幾乎一瞬間失去了所有,他不知道以后的路該怎么繼續往前走。

偏僻的小路,孟大蠻孑然一身,血紅的夕陽將他偉岸的身影拉的很長很長,更凸顯了他的落寞與孤寂。

淚!

兩行清淚,在眼眶里打轉,迷糊了前方的視線,不知道以后的路在何方攴。

不!

一只巨大的手背輕輕一抹,模糊的視線再次變得清晰,那個生他養他的小山村清晰的出現在他的腦海里,小山村里,還有一個跟他一小長起來的兄弟。

沒錯弭。

兄弟。

最好的兄弟。

還有最好的兄弟。

一瞬間,孟大蠻的眸子一亮,腦子里出現了一個跟他一般大小的小伙子的形象。

女友背叛就背叛了,大不了再找一個更好的;頂頭上司欺騙就欺騙了,大不了不再跟著他混;事業沒有了就沒有了,反正他早就不想干了,至少我還有兄弟,有兄弟可以一起奮斗,一起拼搏,一起闖蕩。

想到這些,孟大蠻的內心不再迷茫,雙眼也不再看不清腳下路的方向,朝著土堆兒村,孟大蠻的眸子突然比夜晚天空的星辰還要閃亮。

....................................................分割線..........................................

“媚兒,明天你就回縣里,把我手下的兄弟都叫過來,老子一定不能放過孟大蠻這個忘恩負義的畜生,哎----喲。”鎮醫院住院部骨科病房內,打了鋼板弄了石膏夾板,躺在病床上打著點滴的真不善,滿臉的憎恨與痛苦,他猛然從病床上坐了起來,沖著坐在他旁邊半邊臉紅腫高起,臉上帶著淚痕的看護著他的胡媚大聲的喊道,由于情緒極為激動,他被孟大蠻一腳踩斷的打著石膏護板的胳膊猛地朝上一抬,一陣鉆心的疼痛頓時從斷臂處傳遍全身,疼的立刻大叫了起來,同時胯下被山炮猛踩過的軟綿綿的小東西和兩顆肉丸也劇烈疼痛起來。

“善哥,算了吧,看在以前他跟了你這么久的份上,看在他以前對我也很不錯的份上,這件事就這么算了吧。”聽完真不善的話,胡媚臉上的表情一陣復雜,猶豫了一下之后,開口對真不善說道。雖然她挨了孟大蠻極為用力的一巴掌,并且被打昏迷了過去,但她的心里并不怎么痛恨孟大蠻,因為孟大蠻平時對她十分的嬌寵,她知道他對她是真心實意,而自己卻沒有經受住真不善的誘惑,背著孟大蠻跟真不善發生了令人不齒的齷齪的事情,她認為是她對不起孟大蠻,所以當聽到真不善要叫人來對付孟大蠻時,胡媚猶豫了。

“屁話,尼瑪老子被他弄成這樣兒,怎么能說算就算了呢!再說,他都這么對你了,你還這么維護他,圖啥啊!媚兒,善哥跟你說,以后你就跟著善哥,善哥包你吃香的喝辣的。聽話,明天一早你就動身。”聽完胡媚的話,真不善臉上的表情變得更加的陰沉,他用那只好手摸了摸胡媚那半邊高高腫起的臉蛋兒,然后說道。

胡媚沒有說話,只是兩眼迷茫的看了看滿臉傷痕的真不善,木然的點了點頭,然后低下頭,兩只眼盯著病房的地板,不知道心里在想著什么。

“孟大蠻,尼瑪算你狠,老子平日里對你這么好,不就玩了玩你的女朋友嗎,竟然跟老子翻臉不認人,還尼瑪把老子胳膊弄斷了,尼瑪你等著,這件事絕對沒完。老子不弄斷你的胳膊腿兒的,老子就不姓真。哼!”真不善看了看低頭不語的胡媚,又看了一眼自己被石膏夾板固定著的被孟大蠻一腳踩斷的胳膊,心里惡毒的說道。

........................................................

分割線....................................

“咦?這是什么?山炮的口袋里怎么會有個大藥丸呢?”山炮藥材收購站的里屋,張寡婦拿著山炮已經換下了幾天的衣服想去幫他洗洗,在整理他衣服的時候,猛地發現他的口袋里有一個精致的小藥盒,打開小藥盒,里面放著一顆帶著特殊香味的大藥丸,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所以張寡婦滿臉驚奇的自言自語道。

“噢,對了,一定是上次去翠蘭表姐家,王三嘎送給他的大補藥,山炮忘了吃或者不想吃,人家王三嘎送的,肯定都是上等的東西,就這么放著都可惜了,一會兒我讓山炮把它吃了吧。”想到這里,張寡婦拿著大藥丸走出里屋,來到外屋倒了杯水后,拿著大藥丸來到山炮身邊。

“山炮,來,把這個大藥丸吃了,對你有好處的。”張寡婦一邊將手里的水杯和大藥丸遞給山炮,一邊滿臉笑容的說道。

“啥玩意兒啊,張嫂。”看著張寡婦手里拿著的大藥丸,山炮一臉疑惑的問道。

“別問那么多了,趕緊吃了就是了,嫂子還能害你啊。”見山炮對自己手里的大藥丸有些抗拒,張寡婦繼續說道。

“可是,張嫂我也沒啥病,好不樣的干嘛要吃藥啊?我最不喜歡吃藥了。”山炮依舊十分不解的問道。

“讓你吃你就吃嘛。”張寡婦見山炮仍然不同意,便將捏著藥丸的手送到了山炮的嘴邊,然后繼續催促道。

“那好,我吃,我吃就是了。”見張寡婦如此的堅持,山炮知道張寡婦肯定不會對自己有壞心眼兒,于是一張嘴將她手里的藥丸吞到了嘴里,接過她手里的水杯,喝了一大口水,一仰脖兒,便將大藥丸連同一大口水全都吞咽到了肚子里。

“呵呵呵,這就對了嘛。”看著山炮終于按照自己的要求吞吃了大藥丸,張寡婦的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大藥丸剛一咽進肚子里,山炮突然感到一陣口干舌燥,渾身血液頓時如開了鍋般的沸騰,臉上頓時如蒸熟了的螃蟹般,眼珠變得通紅,眸子中幾乎噴射出旺盛的紅色火苗,渾身燥熱難耐,讓他急忙來到水缸前,舀起一大瓢涼水,張開嘴便全都灌了進去。

一瓢冷水似乎根本不起作用,渾身燥熱的山炮急忙朝里屋奔去,到了里屋迅速的脫自己的衣服,他全身的血脈迅速的擴張,巨大的能量在血管內劇烈的激蕩,幾乎將全身的血管脹開撐破,巨大的能量如決堤的洪水般迅速朝他的小腹處匯集,他胯下那根本來就很粗大的很是傲人的小伙伴兒頓時如燒紅了的鋼鐵般粗大堅硬火熱,他小伙伴兒身上的青色的血管條條暴起,整根小伙伴似乎蘊含著無窮的力量,抬頭間便將他的內褲挑出一個大洞,就連外面的秋褲毛褲都差一點被他的小伙伴兒撐破。

山炮光著身子躺在床上,小腹處聚集的炙熱能量越來越強盛,越來越猛烈,他的小伙伴兒變得越來越堅硬越來越火熱,而且明顯感覺到他胯下的小伙伴兒逐漸的變粗變長,似乎在進行二次發育。而他的腦海里早已經出現了自己跟很多女人激情碰撞的畫面,強烈的***和難以遏制的沖動,讓他不自覺的握住自己血液在激蕩,***在燃燒的小伙伴兒,開始擼動了起來。沒等他擼動幾下,鼻血突然從他鼻子里涌了出來。

“山炮,你怎么了?你怎么了?”自從山炮吃下那個大藥丸,張寡婦就被他接下來的一系列的怪異的舉動徹底弄蒙圈了,她隱隱的感覺到一定是大藥丸出了問題,但具體出了什么問題,她也不知道。見山跑進里屋,她急忙也跟了進去,見山跑進屋之后就脫衣服,并且渾身上下燃燒著旺盛的***火焰,張寡婦似乎明白了一些,于是她急忙沖出里屋,來到院子里將大門鎖好,然后又回到屋子里,將外面的門鎖好,緊接著再次沖進了里屋,正好看到山炮趴在床沿上,鼻子在朝外淌血,她急忙沖了過去,遞上手里的紙巾,滿臉疑惑的問道。

山炮顧不得回答,用紙巾擦拭了鼻子上的血,并將紙巾卷成兩團,塞到了鼻孔之中。然后不顧一切的沖床上跳下來,奔著張寡婦沖了過去,然后猛地將她豐滿的身體抱住,嘴里發出野獸般的低吼,并且開始胡亂的撕扯她的衣服,似乎立即就想把張寡婦按到地上一通猛搞。

“山炮,山炮,別急,嫂子滿足你,嫂子陪你,別急。”見山跑亟不可待的脫光了自己的衣服,而且猛地抱住了自己,張寡婦突然明白了,那個大藥丸肯定是強烈的催cui情藥之類的大補丸,因為她早就聽說翠蘭表姐家是以賣金槍不倒丸起家的,如今看到山炮服用了大藥丸后的反常表現,張寡婦更加確定了這一點,于是開始有些后悔貿然的讓

山炮將大藥丸進行了吞食。看著山炮滿眼噴火迫不及待的沖動樣,張寡婦知道他今天必須要把身體里的火全都發泄出去,不然肯定會被巨大的藥力傷害,所欲張寡婦想都沒想,便開始脫自己的衣服,并且在山炮耳邊極為溫柔的說道。

山炮似乎什么也聽不到,他的腦子已經被巨大的***之火所填充,他仍舊胡亂的撕扯著張寡婦的衣服,眼神中滿是原始的放縱與***。

很快,張寡婦便將自己的衣服全部脫了下去,頓時她雪白的豐滿的身體赤chi裸裸的呈現在山炮的眼前。她白里透紅略帶嬌羞的俊臉,弧度完美的光滑誘人的脖頸及鎖骨,雪白光滑的胸脯及上面兩個微微顫動著的高高聳立無比柔軟的大白饅頭,平坦光滑的小腹,高高鼓起無限誘惑的黑色三角地帶,雪白修長的大腿、圓鼓鼓肌膚彈性的大屁股讓已經深陷***火焰中的山炮更加的難以自持,挺著變得更加粗壯挺ting拔的大伙伴兒,原地按住張寡婦雪白的豐滿的身體,就要在地上搞。

“山炮,山炮,上床,到床上去。”由于地上太冷,張寡婦掙扎著,一邊朝床的方向移動,一邊壓低了聲音對山炮說道。

“搞,我要搞你,我要搞你,我要搞你。”山炮的意識似乎已經變得模糊,他的嘴里反復重復著這句我要搞你,如燒紅了的鐵棒般堅硬火熱的大伙伴兒硬硬的頂著張寡婦的屁股,隨著張寡婦奮力朝床前移動的無比誘人的身體慢慢地移動著步子。

費了很大勁兒,張寡婦終于移動到了床邊,然后她用力的朝床上一爬,整個人便趴在了山炮的床上。

緊接著,張寡婦主動將自己雪白的豐滿的身體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反轉,然后將兩條雪白的大腿朝兩邊一分,用手掰開自己的神秘洞穴的大門,滿臉緋紅的對山炮說:“搞吧,山炮。”

湖北快乐十分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