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九章 賈大傻見鎮長(第一更)

小說: 山炮香艷鄉村 作者: 竹簫待吹聲悠揚 更新時間:2016-01-27 00:37:13 字數:3167 閱讀進度:291/339

“賈大傻,今天剛接到鎮里發下來的通知,讓我帶著你先到鎮上去見見鎮長,有些話我得提前跟你交代下,到了那里你可不要亂說話,聽到了嗎?”看著賈大傻哆哆嗦嗦的坐在沙發上的戰戰兢兢的樣子,方遠氣就不打一處來。愛睍莼璩

“尼瑪就這逼樣,到了鎮里還不得露餡兒啊,哎!沒辦法,魚跟熊掌不能兼得啊,我還是提前教教他怎么說吧。”方遠看著蔫啦吧唧的賈大傻,一邊不住的搖頭,一邊在心里說道。

“尼瑪瞧你那狗狗索索的樣兒,就不能把頭抬起來坐直了啊。抬起頭來,我教你幾句話。”方遠繼續沖著賈大傻說道。

“村長,我真的不行,你就饒了我吧。”聽完方遠的話,賈大傻慢慢的抬起了自己扎在褲襠里的幾乎幾年沒洗過的長著雜亂不堪的卷頭發的腦袋,滿臉茫然的望著方遠,然后告饒道。

“尼瑪沒完了是吧。再說一次不干,現在就收拾你,聽好了,到了鎮上,如果鎮長問你是干嘛的,你就說是做藥材生意開收購站的,問你生意怎么樣,你就說生意越來越好,準備往鎮上發展了。如果再問你其他的,你就照著山炮的情況說,別給我說漏了就行,把這次應付過去,以后就沒你什么事了,聽到了嗎?”見賈大傻再一次說不想干,方遠氣的沖著他揮了揮手舉起的拳頭,然后才繼續說道攴。

“那你干脆讓山炮自己去說得了唄。”賈大傻一邊朝沙發的角落里躲著本來就瘦小佝僂的身子,一邊沖著方遠小聲的嘟囔了一句。

“我擦你麻痹,你真傻了還是故意跟老子裝傻,給老子滾出去。”見賈大傻爛泥扶不上墻的狗嗖樣兒,方遠真的氣急了,抄起辦公桌上的幾張報紙,團吧團吧弄成一個圓球,用力地朝賈大傻丟了過去,然后大聲的罵道。

“好,好,我滾,我滾,我這就滾。”被紙團打中腦袋的賈大傻,非但不惱恨,聽了方遠的話,反而像得到了特赦一般,騰地一下從沙發上站了起來,拔腿就想逃跑逵。

“你麻痹給我站住,我話還沒說完呢,誰讓你走的。”賈大傻剛跑到門口,方遠又大聲的喝止道。

“不是你讓我滾嗎?”賈大傻急忙停下了腳步,扭過頭,一臉無辜的沖著方遠小聲嘀咕道。

“剛才我跟你說的你都記住了嗎?明天去了鎮上,鎮長問你的時候,你就照著我教你的說。不知道的就照著山炮的情況說,聽到了吧。明天一早到村委會來,我跟你一起去。現在滾吧。”方遠喝止住賈大傻后,又補充了一句,然后才讓他離開了。

“尼瑪希望這次能順利過關吧,只要這次過關了,獎勵款一到手,以后就都好說了。”賈大傻離開之后,方遠靠在自己的辦公椅上,一邊琢磨著明天但鎮上見到自己的岳父時該怎么說,一邊在心里暗自說道。

“村長,我剛去了賈大傻家,那個貨家關著大門,我敲了半天也沒人應聲,好像沒在家。”賈大傻沒走多一會兒,張存糧便從外面風風火火的推門走了進來,對方遠說道。

“什么?賈大傻剛從我這里走,他不是你找來的嗎?”聽完張存糧的話,方遠滿臉疑惑的問道。

“啥?那個悶貨自己來了?這尼瑪見鬼了。”聽完方遠的話,張存糧有點難以置信的回了一句。

“好了,別管咋樣,他來了就行了。對了,明天我到鎮上去,可能要住一晚上,村兒里的事情你照應著點,別出啥亂子啊。”方遠繼續對張存糧說道。

“放心吧,指定不會出什么事的。”聽完方遠的話,張存糧的眼睛一亮,然后一臉莊重的答應道。

“去吧,去吧,多去幾天才好呢,尼瑪終于又有機會跟馮娘們兒玩玩兒了,老子可是好久沒嘗過肥肉味兒了。肥娘們兒,我就要來了,哈哈哈。”在他十分嚴肅地回答方遠的同時,張存糧的心里幾乎樂開了花,心里不停的想著明天怎么跟方遠的胖老婆馮春紅快活。

..............................................分割線...............................................

時間過得很快,半個白天加一個夜晚轉眼而過,第二天一早,方遠在村委會等了好久也沒見賈大傻過來,沒辦法,他親自去賈大傻家從他家屋子里把他揪出來按到摩托車上,然后連唬帶嚇的讓他做好,之后才開著摩托車一路奔向了鎮里。

鎮政府,布

置講究的鎮長辦公室,頭發花白、精神矍鑠的鎮長馮海明表情復雜的坐在自己的辦公椅上,辦公桌前的沙發上,剛從鎮醫院出院回來的王全福大大咧咧的坐在沙發上,眼神中透著無限深意的望著鎮長馮海明。

“全福,你怎么就改不了你那個不玩兒女人就活不下去的毛病呢。你說你這次搞成這樣,弄的整個鎮里都風言風語的,還把自己弄進了醫院,影響多不好啊。如果再這么下去,鎮里一旦決定更換合作伙伴,我可幫不了你。”沉默了好一會兒,鎮長輕輕地搖了搖頭,略帶不滿的沖著翹著二郎腿,不停的顛著腳的王全福說道。

“呵呵呵,馮叔,這件事不是你負責嘛,我有啥好擔心的啊。”王全福用手玩弄了下手里的墨鏡,滿不在乎的說道。

“不管怎么樣,你還是注意些影響比較好,這些天你也低調一些,別再惹出什么亂子,畢竟涉及到鎮里的臉面問題,如果你還想跟鎮里合作,那就好好的,別弄些幺蛾子。”馮海明聽完王全福的話,略微沉吟了一下,然后繼續說道。

“放心吧,馮叔,那些鄉下賣藥的,巴不得在鎮上找一個靠山呢,有這個機會,他們還不得高興地蹦起來啊。馮叔,這次合作,一定讓你掙足面子。”王全福將墨鏡腿兒在自己的手上轉了一圈,然后信心十足的笑著說道。

“哎!在鎮長位置上忙了這么多年,馬上就要退下去了,這也算退下去之前為鎮里做的最后一件大事了,萬事開頭難,結尾也難,這個尾,我一定要給他結好,最后風風光光的退下去。”王全福說完后,鎮長馮海明陷入了短暫的沉默中,他用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有些無奈和落寞,同時對自己任上的最后一件事充滿了期望。

“叔,如果沒有別的事,我先回去了,這住了好幾天的醫院,有好多事情等著我去處理,我先走了啊。”見鎮長似乎沒有再繼續聊下去的意思,王全福識趣兒的主動起身告別。

“砰--砰--砰”

正當王全福起身要走的時候,鎮長辦公室的門外響起了一陣敲門聲。

“爸,我么來了,現在能進你來嗎?”敲門的正是方遠跟賈大傻,方遠一邊敲門,一邊無比恭敬的在門外喊著。

“全福,你先別出去,你去那個屋子坐一會兒,等他們走了你再走。”聽到門外的喊聲,鎮長稍一遲疑,然后擺手對王全福說道,王全福笑了笑,聳了聳肩,走到了辦公室的休息間里。

“進來吧。”見王全福走進了旁邊的休息室并關上了門,馮海明才沖著門外喊了一聲。

“呵呵呵,爸,我來了。”聽到自己的岳父喊自己進來后,方遠硬拽著想要臨陣逃脫的賈大傻推門進了鎮長辦公室,然后一邊惡狠狠的瞪了一眼紅著臉低著頭佝僂著腰的賈大傻,一邊笑著跟自己的岳父招呼道。

見自己姑爺生拉硬拽帶進來一個人,馮海明不禁仔細打量起了賈大傻,看著他雞窩般雜亂的頭發,緊張的幾乎擠到一起的扭曲的五官,本來就瘦弱的身體還弓著背佝僂著腰,身體由于極度緊張還不停的發抖,腳上穿著一雙露著大腳趾頭的破鞋,整個人形象跟個能動的問號(?)似的,看的鎮長馮海明面色陰沉,嘴角直撇。

“就這形象能當土堆兒村的致富帶頭人?真的是人不可貌相啊。”馮海明心里暗自說了一句。

“尼瑪還不打招呼,你真傻了啊。”跟鎮長打完招呼之后,看著自己岳父有些怪異的表情,方遠急忙回過頭,用手一扯賈大傻的胳膊,壓低了聲音說道。

“哦,爸,我來了。”已經緊張到幾乎昏厥的賈大傻聽完方遠的話,下意識的張開了嘴,但由于他不知道該說什么,猛然想到了剛才方遠打招呼的話,于是便原封不動的重復了一遍。

聽完賈大傻的話,鎮長的臉色突然變得很難看,嘴角不禁抽搐了兩下,嘴巴動了動,想要說些什么,又忍了下來,然后臉色陰沉的望著方遠。

而坐在休息室里的王全福,聽到外面的動靜后,跺著腳,捂著嘴差點沒有笑出聲音。

“擦,你他媽叫啥爸,你應該叫鎮長。”聽到賈大傻哆哆嗦嗦的跟著自己叫了鎮長一聲爸,再看看鎮長陰的跟黑鍋底似的臉色,急忙回頭對賈大傻說道。

“擦,你他媽叫啥爸,你應該叫鎮長。”聽完方遠的提醒,不知所措的賈大傻以為方遠在教自己怎么說,于是不假思索的又重復了一句。

湖北快乐十分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