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病床春色

小說: 山炮香艷鄉村 作者: 竹簫待吹聲悠揚 更新時間:2016-01-26 23:41:49 字數:3178 閱讀進度:56/339

{)}山炮跟田二妮被護士誤會成孩子的爸媽,這讓二人十分的尷尬,田二妮急忙紅著臉從山炮的懷里掙脫出來,然后擦了擦嚴重的淚水,停止了哭泣,并且用紅腫的眼睛看著病床上的自己的孩子。

山炮則悄悄走到護士的旁邊,詢問起小孩子住院期間的注意事項。值夜班的護士是一名年輕的小姑娘,由于天氣炎熱,穿著一套護士裙,小護士的身材非常好,一張粉白迷人的瓜子臉,亭亭玉立的身材,高高凸起的胸部散發著迷人的青春氣息,而護士裙下面裸露的一截雪白的小腿,更是讓人浮想聯翩。

小護士耐心的解答者山炮的詢問,而山炮的注意力卻早已經集中在小護士潔白的護士裙下高高隆起的胸部。而小護士身體上散發的淡淡的迷人的體香,更是讓山炮的胯下突然感到一陣混亂。

過了好一會兒,小護士終于順利的給小孩子扎完針,然后在山炮貪婪的眼光中轉身離開,田二妮的小孩兒也開始安靜的睡了過去。病房本來是雙人間,但由于另一個病床沒有病人,所以空出了一張床,可以供病人的家屬休息。

山炮讓田二妮先在床上睡一會兒,他自己則看著小孩兒的輸液情況,有什么異常情況,隨時準備呼叫護士和醫生。田二妮這幾天為了照顧自己的孩子,好幾個晚上都沒怎么睡好,聽完山炮的話后,她便躺在病房中空出的病床上睡了過去。由于有了山炮幫她看護小孩兒,所以田二妮很快便睡了過去槊。

山炮一邊看護著小孩兒,一邊將目光轉向了平躺在另一張病床上睡覺的田二妮。田二妮睡的很香,粉白的俊臉上一雙緊閉的眼睛,不大不小的堅jian挺飽滿的胸部隨著她均勻的呼吸有節奏的起伏,兩條修長的大腿雖然隔著衣服,但也能感覺到它的雪白誘人。

如此迷人的景色,幾乎看的山炮兩眼發呆,胯下迅速有了反應,于是他輕輕地站起身,打開病房門并朝四處看了看,確定四處無人后,重新關好門,慢慢來到田二妮的床前,俯下身,忍著劇烈的心跳,伸出嘴,在田二妮粉白的臉上親了幾下。田二妮睡得確實很實,被山炮親完之后,竟然沒有絲毫的反應。

于是,山炮伸出手,并將手慢慢的移向田二妮堅jian挺飽滿的胸部,由于田二妮沒有穿乳罩,而且上衣很薄,所以,隔著衣服,飽滿胸部上端鑲嵌著的黑色葡萄幾乎看的清清楚楚。山炮將手輕輕地放到田二妮的黑葡萄上之后,迅速地將手抽離,然后觀察了一下,田二妮依舊沒有任何反應,便壯著膽子將整個手掌壓在她飽滿的胸部上,見田二妮依舊沒有任何反應,他的手開始輕柔的撫摸揉搓柩。

突然,田二妮的身體有了反應,只見她突然抬起手,迅速將手壓在了自己胸前,而山炮剛剛放在她胸部的手還沒來得及抽回,便被田二妮的手壓在了下面。

山炮摸著田二妮飽滿胸部的手還沒來得及抽回,便被田二妮的手壓在了下面,這讓山炮的心幾乎跳出了嗓子眼兒,他的手就那么放在田二妮的胸部,不敢有任何細微的動作,生怕驚醒正在沉睡的田二妮。

過了還一會兒,見田二妮在沒有別的反應,山炮才將田二妮的手輕輕地抬起,然后將自己的手慢慢抽出,再輕輕地將她的手放在她的胸部,之后山炮才躡手躡腳的走到病床的另一面,然后捂著自己快速跳動的心臟,呼呼的喘著粗氣,好長時間之后,才慢慢平息了快速的心跳。

山炮坐在田二妮家小孩兒病床的邊緣,不再看平躺在床上的田二妮,而是盯著輸液器中的藥液一滴一滴往下落,不知道過了多久,輸液瓶中的藥液還剩一些時,山炮便將田二妮喊醒,讓她看護小孩兒,自己則快步來到護士值班臺,一來可以透透氣,二來可以喊護士去拔輸液器。

來到值班臺,可能是由于晚上病人少,很少有人來呼叫護士,剛才為田二妮家小孩兒輸液的漂亮的小護士,竟然背靠在椅子上,兩條腿搭在前面的另一條椅子上睡著了。由于小護士靠著后面的椅子很低,而前面搭著兩條腿的椅子很高,所以,透過搭在前面椅子上的護士裙的開口,可以清晰地看到年輕小護士雪白的大腿和大腿根部粉紅色小內褲。

山炮的眼睛緊緊的盯著小護士雪白的大腿和粉紅色的內褲,胯下頓時能量十足的挺了起來,山炮開始慶幸自己提前來到值班室。山炮四下看了看,整片區域,除了他自己,再也沒有別人,而漂亮的小護士睡得依舊很死。

黑土包躡手躡腳的走進值班室的屋子,輕輕地蹲在小護士的兩腿間,近距離的觀察小護士雪白的大腿和鼓鼓的紅色內褲。

“鎮上的小護士皮膚“百度搜索本書名+聽潮閣看最快更新真他媽的白,這兩條大腿,簡直迷死人。”山炮一邊死死地盯著小護士的雪白大腿,一邊在心中暗自說道。本來山炮想伸手摸一把小護士的雪白大腿,但手剛一伸出去,又收了回來,畢竟這里是醫院,萬一小護士被自己摸醒了,肯定會有大的麻煩。

山炮的胯下早已入鐵棍般堅硬,他一伸手,被褲子束縛的高高挺立的胯下便徹底獲得了解放,山炮一邊盯著小護士雪白的大腿和粉紅色的小內褲,一邊不停的用手在胯下運動,沒過多久,極度刺激的感覺迅速傳來,刺激的山炮差點喊出聲音。

山炮忍著極度的刺激,躡手躡腳的走出值班室,然后快速來到廁所,洗了把臉后,重新回到值班室外面,再一次欣賞了一會兒小護士雪白的大腿跟粉紅色的小內褲后,才戀戀不舍的敲敲窗戶,將熟睡的小護士喊醒。

小護士見到自己極為不雅的睡姿被山炮看了個清清楚楚后,臉上一紅,然后急忙站起身,跟著山炮來到田二妮孩子的病房,將小孩兒額頭的針管兒拔掉后,再次回到值班室。

小護士收拾完輸液管和輸液瓶后,回到值班室值班,病房內又剩下已經熟睡的田二妮的小孩兒,和瞌睡連連的田二妮及山炮。山炮讓田二妮睡床上,自己則趴在小孩兒病床的邊緣打瞌睡,田二妮過意不去,喊山炮去床上睡,而她則想自己趴在小孩兒病床邊緣睡。二人爭執了半天,誰也沒說服誰。“山炮,要不咱們一起背對背在這床上擠擠。”爭執到最后,實在沒辦法,田二妮突然開口說道,她認為山炮是大半夜陪自己來給孩子看病,如果不讓他睡床,自己心里實在過意不去,而兩個人擠在一個床上,被人知道了肯定會風言風語。最后一咬牙,反正大半夜的也不會有人過來,不可能有誰看到,于是便招呼山炮一起到床上擠擠。

山炮一開始還沒有同意,但在田二妮再三的要求及堅持下,山炮才慢慢地走到田二妮床前,然后背對著與田二妮一同躺在床上。當山炮的后背突然貼到田二妮的后背時,二人的身體全都突然一陣,兩個人同時呼吸急促,心跳加速,“砰砰”的心跳聲,幾乎用耳朵都能聽見。

兩個人身體都那么在床上僵著,誰也不敢亂動一下,生怕會引起對方誤會。二人不知道在床上僵持了多久,突然山炮一轉身,從后面將田二妮抱在了懷里,山炮的兩個胳膊抱得很緊,任由田二妮掙扎數次,也沒有掙脫。

“山炮,你要干嘛。”田二妮的臉早已經變得通紅,她轉過頭,用帶有恐懼的聲音低低的說道,似乎對山炮的突然的行為難以置信。

“田嫂,我想抱你一會兒,就一會兒。”山炮依舊緊緊的抱著田二妮柔軟的身體,高高挺立的胯下緊緊的貼著她的后背,田二妮成熟誘人的體香強烈的刺激著他的大腦,無論如何,此時他也不會松開自己的手。

田二妮再次掙扎了幾下,見仍然沒有效果,便放松了自己的掙扎,因為山炮寬闊的胸膛,堅強有力的臂膀和強烈的男人氣息,死死貼著自己屁股的巨大胯下,同樣讓田二妮有些心神恍惚,她的內心似乎也很享受這種被緊緊抱著的感覺,雖然她平時比較靦腆,但當這種感覺來臨的時候,她同樣無法抗拒。

山看最快更新炮見田二妮停止了掙扎,又緊緊的抱了她一會兒后,便伸出一只手,從田二妮的腹部衣服朝上,撫摸田二妮早已經堅jian挺飽滿的饅頭,田二妮的一只手頓時按住了山炮的手,制止他繼續的撫摸。

“山炮,別,嫂子害怕。”田二妮按住停在自己飽滿饅頭上的山炮的手,卻沒有將他的手移開,同時用極小的聲音對山炮說道。但她的語氣中,卻沒有絲毫的抗拒,似乎只是為了維護自己作為女

人的表面的尊嚴。

“田嫂別怕,我會很溫柔的。”山炮同樣用極低的聲音回答著田二妮,同時他放在田二妮飽滿胸部的手,再一次輕柔的撫摸田二妮飽滿的饅頭,而另一只手,則同時放在了另一個飽滿的饅頭上。

更多精彩內容請登錄:

湖北快乐十分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