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婦幼醫院

小說: 山炮香艷鄉村 作者: 竹簫待吹聲悠揚 更新時間:2016-01-26 23:41:49 字數:3362 閱讀進度:55/339

{)}田二妮撅著屁股在院子里生火熬藥,由于山炮從來沒有熬過湯藥,所以他也插不上手,只好抱田二妮的孩子,在旁邊看著她忙活。田二妮的屁股雖然沒有張寡婦及劉春梅的屁股那般圓潤豐滿,但彎著腰撅起的屁股同樣將褲子撐得鼓鼓的,隔著緊繃繃的褲子,里面的三角內褲的邊沿清晰可見。山炮的眼睛直勾勾的盯著田二妮的屁股,恨不得上去摸一把嘗嘗是什么滋味。

田二妮一邊熬藥,一邊回頭看著山炮懷里抱著的孩子,不經意間發現山炮竟然直勾勾的盯著自己的屁股發呆,頓時臉上一紅,但此時還得需要他的幫忙,所以也不好發“百度搜索本書名+聽潮閣看最快更新作,只好將身體的方向轉了一百八十度,將屁股沖向了相反的方向。

但田二妮似乎忘記了自己為了喂奶便利,穿的是寬松的上衣,當她彎腰查看熬藥的火候時,自己雖然不太大但依然飽滿的可以搖晃的兩個雪白的饅頭,便透過自己寬松的脖領,映入了山炮的眼簾。

這下山炮的眼睛更加一刻不停的盯著彎下腰的田二妮,胯下也隱隱有了要抬頭的沖動,由于自己懷里抱著孩子,所以他也不敢太過張揚,于是努力壓制著自己強烈的沖動,憋得滿臉通紅。

大概一個小時左右,田二妮的中藥終于熬好了,她將中藥藥湯倒在碗里,端到屋子里后,一把將自己的孩子從山炮懷里接了過來,臉色很復雜的看著山炮,其中既有因為山炮幫她送藥看孩子的感激,也有山炮趁機非禮自己,吃自己豆腐的惱恨槊。

“謝謝你,山炮,我自己可以照顧小孩子了,你如果有事就可以走了,嫂子也不耽誤你的時間了。”田二妮看了山炮一會兒后,臉色一紅,聲音很輕的對山炮說,此刻她靦腆的性格再一次展現了出來。

“那好吧,田嫂,如果有什么事,你隨時可以到我住的地方找我,我隨叫隨到。”山炮見田二妮已經將中藥熬好,而且今天他也大飽了眼福,所以她一聽田二妮委婉的下達了逐客令,便很識趣的起身告別。臨走時,還不忘在田二妮堅jian挺的胸部再補上幾眼。而這幾眼正好又被田二妮發覺,她的臉色變得更加紅潤,顯得更加的嫵媚動人,看的山炮胯下一陣翻騰,于是趕緊起身,告別離開田二妮的家,朝自己住的地方走去。

本來他還想去張寡婦家看看,但害怕自己的行為給張寡婦帶來麻煩,于是便打消了那個念頭,此時他心里對張寡婦的感覺,已經明顯的比當初好了很多,竟然會主動地為她考慮一些事情柩。

山炮一邊低著頭走路,一邊回想著昨晚跟張寡婦的大戰,女人的**給他帶來的巨大的刺激和歡愉,似乎讓他非常享受,整天沉浸其中。

男人天生就是生理性動物,頭腦受到生理需要的支配,為了滿足生理需求,男人會采取多種辦法,而尋找各種不同的女人,卻是目前年輕的山炮的選擇。

此事過后,山炮平靜的在自己家睡了一天,除了正常的夜巡,哪里也沒有去一直老老實實的呆在自己家里。但第二天的晚上剛吃完晚飯,意外的事情又發生了。

“山炮在嗎?在的話趕緊出來,我是你田嫂,我有急事找你幫忙。”晚飯過后不久,山炮正準備去夜巡,院子里突然傳來了急促的腳步聲和焦急的喊聲。

山炮趕忙打開門,來到院子當中,迎面碰到了滿臉焦急的田二妮。

“山炮兄弟,幫幫忙,我家小孩兒感冒一直不好,今天晚上又突然發燒,需要到鎮啦啦文學更新最快上的醫院,可你看嫂子一個人…”田二妮一見山炮從屋子中走了出來,趕忙焦急的懇求道,說到最后,聲音中似乎帶著哭腔。

“田嫂你別著急,你需要我做什么你就說,我一定幫忙。”山炮看著田二妮俊俏的臉上帶著萬分的焦急表情,竟然感到絲絲的心疼,一向靦腆的田二妮,能夠大晚上來求自己,這也讓山炮心里感到一絲甜意。

“時間緊急,需要找一臺拖拉機,拉著咱們一起去鎮上的婦幼醫院。”田二妮見山炮一口答應了下來,臉上頓時現出了感激的表情,然后將目前的需要說了出來。

“田嫂沒事的,你現在立刻回家看著小孩兒等我,我去找拖拉機,馬上就到。”聽完田二妮的話,山炮趕忙讓她先回家看著小孩兒,然后他帶上這個月剛剛領取的夜巡費,快速出門去找拖拉機。

由于土堆兒村屬于山村,村里除了山上有些草藥外,基本沒有太多的經濟來源,所以村們大都很貧困,要說拖拉機,整個土堆兒村也沒有幾臺,但巧合的是,村民于傳富家正好有一臺,而且山炮跟于傳富個人關系還不錯。因為于傳富在土堆兒村做糧食生意,自己在村邊建了一個糧庫,收來糧食后,再用拖拉機拉著交到鎮上的糧食站。而山炮也巡視,曾經幾次發現并攆走偷糧食的小偷)2c為于傳富避免了不小的損失,所以為了感激山炮,于傳富對山炮很是照顧。

如今遇上田二妮的急事,山炮決定去求于傳富幫忙。山炮到達于傳富家之后,簡單的說明了來意,于傳富二話沒說,便讓山炮上車,然后發動拖拉機,直奔田二妮家開去。

還沒到田二妮家,遠遠的就聽到了小孩兒撕心裂肺的哭聲,由于小孩兒不會說話,所以只能以哭聲來表達自己的難受,哭聲越大,說明承受的痛苦也越重,如此撕心裂肺的哭聲,足以說明,小孩兒的病情有多嚴重。

來到田二妮家大門口后,于傳富沒有熄滅拖拉機,而是踩下離合器,讓山炮跳下車,去田二妮的屋里接田二妮上車。山炮跳下車后,快速的走進田二妮的房間,見田二妮正坐在床沿上,抱著大哭不止的小孩兒掉眼淚。田二妮粉嫩俊俏的臉上梨花帶雨般的滾動著晶瑩的淚珠,看的山炮分外憐惜,竟然不由自主的走到她的身邊,伸出胳膊,將田二妮摟在了懷里。

被山炮堅強的臂彎摟住的田二妮愣了一下,然后猛然從他的胳膊下跳了出來,掛著淚珠的羞紅的臉上,一對淚汪汪的大眼睛十分無助的盯著山炮。“田嫂,車來了,咱們趕緊上車吧。”山突然炮也感覺到了自己的失態,趕忙一臉尷尬的跟田二妮說道。

山炮幫田二妮抱著哭泣的小孩兒,待田二妮鎖上門后,便一起登上了于傳富的拖拉機。為了趕時間,于傳富將拖拉機開的很快,由于山路不平,巨大的顛簸,讓坐在車斗中的懷抱著小孩兒的田二妮幾乎彈起來,根本沒辦法穩穩地坐在那里。于是,山炮走過來,坐在她的旁邊,一直胳膊搭在田二妮的肩膀上,一只手扒著車幫,這才讓田二妮的穩穩地坐在了車斗中。

被山炮胳膊搭在肩膀上的田二妮起初來有些不習慣,抗拒性的躲了好幾次,但每當她躲開山炮的胳膊,巨大的顛簸都幾乎讓她摔倒在車斗中,最后,她乖乖地讓山炮將自己的胳膊搭在自己的肩膀上,不再進行任何抗拒。

就這樣,山炮幾乎將田二妮摟在了懷里,而田二妮最后竟也累極了般倚靠在山炮寬闊的胸膛上,山炮寬闊的胸膛和堅實的臂彎,突然讓田二妮感到了一種前所有為的安全感,想到這些,田二妮的臉上突然泛起了一陣紅暈。

于傳富的拖拉機開了大概一個小時,然后慢慢地停在了鎮上的婦幼醫院旁。山炮急忙扶著田二妮下了拖拉機,然后簡單的跟于傳富交代了幾句后,便快速的走進婦幼醫院。

在山炮的幫助下,田二妮順利的掛上了急診,并且很快的為小孩兒進行了診斷。診斷結果,小孩兒是由于感冒引起的急性肺炎,并且醫生說,幸虧小孩兒送診及時,只需要住兩百度搜索本書名+看最快更新天院就可以出院,如果再遲幾個小時,那就只能去縣里婦幼醫院救治。聽完醫生的診斷結果,田二妮抱著懷里的孩子,滿臉感激的望著一臉疲憊的山炮,心里充滿了深深的感激。

診斷完成后,田二妮帶著孩子去進行病房登記,而山炮則抽空去跟于傳富說明了這里的情況,并讓他先回去,等小孩兒出院了,山炮在鎮上找臺車,拉田二妮母子回去。于傳富聽完山炮的說明后,從兜里掏出一些錢塞到山炮手里,山炮也沒有拒絕,只是感激的看看于傳富,然后便目送于傳富開著拖拉機離開了鎮婦幼醫院。

山炮再次回到醫院中,田二妮已經

登記好了病房,并將小孩兒安置在了病房中,護士也開始給小孩兒重新測量體溫,并且準備為小孩兒輸液治病。

聽著自己的孩子仍然不停地大聲哭著,田二妮的臉上再一次流出了點點的淚滴。

“田嫂,沒事的,過兩天小孩兒就能出院,你不用但心了。”山炮看著滿臉都是淚水的田二妮,心中一陣憐惜,于是輕聲的對田二妮說道。

“山炮兄弟,這次多虧了你,不然嫂子都不知道該如何是好。”聽到山炮的安慰,田二妮似乎感到更加的委屈,竟然嗚嗚的小聲哭了出來。

山炮急忙走到田二妮身邊,伸出胳膊將她整個人摟在懷里,這次田二妮沒有拒絕,將整個身體都靠在山炮的懷里,但她的哭聲卻沒有停止。

“孩子的爸媽,你們的孩子沒事的,不要哭了。”看著病床邊田二妮倚靠在山炮懷中小聲的哭泣,為小孩兒測量體溫的護士突然轉身,小聲地對他們說道。

更多精彩內容請登錄:

湖北快乐十分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