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送上門的田二妮

小說: 山炮香艷鄉村 作者: 竹簫待吹聲悠揚 更新時間:2016-01-26 23:41:48 字數:3180 閱讀進度:54/339

{)}“張嫂,昨晚讓你受苦了。”山炮從床上坐了起來,然后抱了抱剛剛穿好衣服,依舊揉著酸疼的大腿的張寡婦,用極為曖昧的語調對張寡婦說道。

“山炮,你別那么說,嫂子心里有數。”張寡婦一邊輕輕地回抱了著山炮,一邊低著頭,小聲地說道。

“張嫂,本來今天想陪你去鎮上賣草藥,可是昨晚…”山炮一邊穿衣服,一邊尷尬的說道,但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張寡婦制止了。

“草藥有的是機會賣,一會兒我弄點吃的,你吃完后小心點離開這里,免得別人風言風語,對你的名聲不好。”張寡婦好像改變了心性一般,在山炮面前,變得極為溫柔體貼,也許女人一旦與男人有了**上的關系后,情感上的關系也會隨之升華吧。

“知道了,可是張嫂你呢?”山炮似乎感覺到了張寡婦對自己態度的巨大變化,她開始處處為自己著想,而他自己也因為張寡婦對自己的好,而在他尚未完全成熟的心智中對張寡婦產生了點點說不清楚的情愫槊。

“我沒事,這兩年風言風語都聽慣了。到時你,年紀輕輕的,生活才剛剛開始。不過你放心,嫂子絕對不會成為你感情上的累贅的。”張寡婦已經穿好了衣服,并簡單的洗了把臉,她一邊說,一邊開始做吃的東西。

這一次山炮沒有說話,因為他確實如同張寡婦所說,感情上不想有任何的牽絆,因為他自己知道,他的內心中依舊只有一個人,那就是王佳慧。雖然有時候他會感覺對不住張寡婦,但至少目前,山炮認為,他們之間相互需要的成分居多。

“張嫂在家嗎,我找你有點急事。”正當山炮跟張寡婦坐在飯桌前想要吃點東西時,張寡婦家的大門口突然傳來陣陣急促的敲門聲和焦急的喊叫聲柩。

張寡婦示意山炮坐在屋里繼續吃飯,而她自己則整理了整理頭發和衣服,快步的走出門,來到院子里。大門口站著一個身材苗條,胸部堅jian挺,屁股翹挺的年輕女人,這個年“百度搜索本書名+聽潮閣看最快更新輕女人正是土堆兒村的村民田二妮。

“二妮啊,什么事急成這樣,快進來。”張寡婦一邊將大門打開,一邊將田二妮讓到院子里。

“田二妮,正愁沒有機會接近她,她卻自己送上門兒了。”正在張寡婦屋子里吃東西的山炮,一聽來的女人是田二妮,心中不禁暗自說道。

山炮聽到外面來的女人正是他計劃中的目標田二妮,于是趴到窗戶前,偷偷地觀察站在院子里的田二妮,腦子里突然出現了那晚田二妮白嫩細膩的皮膚、小而飽滿的前胸,堅實而挺翹的屁股、白玉般晶瑩的大腿的畫面。于是他一邊在心里暗自歡喜,一邊豎起耳朵聽院子里的講話。

“我家小孩兒感冒咳嗽,醫生給寫了個中藥方子還缺一味草藥,張嫂你總到山里挖藥材,我想問問你這里有沒有剩余的給我拿點。”田二妮滿臉期盼的望著張寡婦,焦急的說道,她的臉色由于著急而變得紅潤,顯得格外的美麗動人,看得山炮火氣在身體中一陣翻騰。

“二妮,真的不好意思,你要的草藥我這里剛好沒有,要不你到別處看看,小孩子的病可耽誤不得。”張寡婦聽完田二妮的話,略作沉吟,仔細的想了想自己家草藥的存貨,然后面帶抱歉的跟田二妮說道。

“我都問了好多地方,不巧全都沒有這種草藥,急死人了。”田二妮一聽張寡婦家也沒有自己想要的草藥,一臉的無助,急得眼淚都快掉下來。

“二妮別著急,你先回去,一會兒我讓人將草藥給你送過去。”張寡婦看著幾乎要流眼淚的田二妮,知道他家男人在外面打工,她自己在家帶孩子不容易,所以,無論如何,她也要將田二妮需要的草藥弄到手,并給她送過去。

“那就多謝張嫂,我先回去了。”田二妮聽完張寡婦的話,滿臉感激的看了啦啦文學更新最快看張寡婦,然后連連道謝,并快速轉身回家。

張寡婦雖然脾氣暴躁,但本人極為熱心腸,如果誰家確實有需要,她都會熱心的盡量幫助別人。

“山炮,一會兒你去山里跑一趟,去挖一些田二妮需要的草藥給她送過去。”張寡婦等田二妮離開自己家后,急忙走進屋子,對正坐在飯桌前,假裝吃東西的山炮說道。

“張嫂,我吃飽了,我現在就去。”山炮剛才將張寡婦與田二妮的對話聽得清清楚楚,所以他早就打定主意,去山里挖一些草藥,然后親自給田二妮送過去,這樣便有機會接近田二妮,自己的計劃才有可能盡快的實現,而張寡婦的提議,正符合他的心意。

在張寡婦詳細的交代了一下草藥所在的位置和挖取草藥的方法后,山炮小心的觀察了下四周沒人后,快速的從張寡婦家院子里走了出去,然后朝著土堆兒村旁邊的山林走去。

剛從張寡婦家走出來沒幾步,迎面走來一個身材不高但小巧玲瓏,前凸后翹、曲線異常撩人的中年婦女,她一見到山炮急匆匆的從張寡婦家走了出來,便快速走到山炮對面,截住了山炮的去路。山炮抬頭一看,正是昨天在村委會會計室遇到的會計李淑華。

“山炮,這里可是張寡婦家大門口,昨晚是不是對張寡婦做什么了。哈哈哈。”李淑華正在因為昨天被山炮反調戲的事情而惱火,如今這個大好的反擊機會李淑華才不會輕易放過,所以她詭異的笑著說道。

“李會計,我現在沒空理你,改天咱們還在會計室仔細的聊聊唄。”山炮由于著急到山里挖草藥,所以面對李淑華的惡意挑釁,他只是稍稍反擊了一下,便急忙繞過李淑華,快步朝山里走去。

“尼瑪山炮這是怎么了?不過早晚有一天我會讓他好看。”李淑華看著急匆匆離開的山炮,一臉的費解自語道。

山炮急匆匆的來到山里,按照張寡婦的指點,很快便找到生長在灌木下的田二妮需要的草藥,然后挖了足夠用的數量后,很快便朝田二妮家奔去。剛一到田二妮家大門口,就聽到屋子里有小孩子的哭聲,山炮急忙推開大門,來到院子里,緊啦啦文學更新最快接著推開田二妮的房門,進入她家的屋子。剛一進屋子,山炮的眼睛立即直了,胯下也迅速地變的活躍。原來田二妮為了哄孩子不哭,此時正將上衣挽起到胸口以上,露出雪白平坦的小腹及不大不小卻很堅jian挺飽滿的一對兒饅頭。

田二妮一見山炮沒有敲門就闖了進來,而且正好撞見自己如此的情形,立刻滿臉通紅的將孩子放在床上,將挽起的衣服重新放下。

“山炮,你怎么這么沒禮貌,進屋也不敲門。”田二妮的臉上依舊很紅,惡狠狠的瞪了山炮一眼后,然后低著頭冷冷的說道。

“田嫂對不起,我是因為急著給你送草藥,所以…”山炮見田二妮因為自己撞到她裸露胸部而怪罪自己,趕忙解釋道,然后急忙將幾株草藥拿給了田二妮。

“尼瑪看一下兩個饅頭有什么大不了的,你的全身老子都曾經看到過。”山炮一邊將草藥送到田二妮手里,一邊在心里暗自說道。

“山炮,謝謝你,剛才我有些錯怪你了,可是你再急也該敲敲門啊。”田二妮看著手中的草藥,嘴角的肌肉稍微上揚了一下,跟山炮說話的語氣也變得柔和些許,但話語中依舊充滿了責怪,臉上的表情依舊有些冷。

“田嫂你趕緊熬藥吧,你聽這小孩子哭的。”山炮見田二妮似乎對自己抱有很大敵意,于是急忙轉移話題,提醒田二妮趕緊熬藥。

“這…山炮,嫂子求你件事,你幫嫂子照看一會兒我的孩子,我去生火熬藥。”經山炮一提醒,田二妮突然回過神來,雖然山炮的無禮讓自己很惱火,但畢竟孩子才是第一位的,而且,她還得需要山炮的幫忙,所以田二妮的臉色頓時變得溫暖了很多,語氣中也飽含了央求的意味。

“好,

沒問題,田嫂你教我怎么看著這孩子,他不停的在哭。”山炮見田二妮對自己的太多有了些許的變化,便一口答應了田二妮的請求,但他從來沒有看護過小孩兒,所以還得讓田二妮教他如何看護。

“就這么抱著他,然后偶爾的晃一晃就好。”田二妮一把將放在床上的自己的孩子抱在懷里,然后讓山炮伸出兩只胳膊,到自己懷里接孩子,不知道山炮是故意的還是無意的,在接孩子的時候,他的手很輕的摸了一下田二妮胸前柔軟的饅頭,由于仍然處于哺乳期,所以田二妮沒有戴乳罩,山炮的手正好摸在田二妮的饅頭上,田二妮感覺的清清楚楚,這讓她的臉上立即泛起了紅云,但又不確定山炮是不是故意的,也不好意思發火,急忙一轉身,到院里生火熬藥。

黑土包抱著懷里的孩子,看著滿臉通紅的田二妮走出屋子,臉上露出了一絲得意的笑容。

更多精彩內容請登錄:

湖北快乐十分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