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二章、不一條心

小說: 庶門風華 作者: 千年書一桐 更新時間:2019-10-23 08:19:54 字數:2170 閱讀進度:672/762

聽到顏彥和陸呦說要走,陸老太太又眼巴巴地看著他們,想要出言挽留他們,可又怕被拒絕。

可巧這時陸靖發話了,說是大晚上的,也不好折騰顏芃夫妻兩個。再則,馬上就該宵禁了,這個時候不讓顏彥他們走,晚了就沒法走了。

陸鳴更是巴不得他們夫妻兩個離開,他也有許多話想要問清楚,因為他也不太相信祖母會對母親下毒手,這里面肯定還有什么內情,而這個內情多半是陸家無法承受之重,所以老太太不得不用自己的聲譽來挽回,左右她也到了風燭殘年,且又拖著個病體。

從陸家出來,顏彥和陸呦開始逐句逐句推敲陸老太太的話,越推敲越覺得這個幕后之人不像是陸老太太,盡管顏彥之前也懷疑過她,可她這么一站出來,顏彥反而覺得不可能是她。

“好了,這是別人的事情。”陸呦顯然不希望顏彥還在為陸家的事情傷神。

“是別人的事情,我只是好奇而已。莫非真正的兇手就是朱氏自己,是她想害顏彧不成,所以只能害自己嫁禍給顏彧,也或者說,是有人發現了什么,朱氏害怕了,所以想出了這么一計禍水東引,以此來掩蓋自己的罪行?”顏彥越想越覺得有這個可能。

要知道,朱氏這人可比陸老太太和馬氏之流的女眷心狠多了,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完全可以不顧他人死活的。

不過有一點顏彥沒有想明白,既然陸鳴都說了這件事要等陸端回來再定,陸老太太這么急吼吼地把事情往自己身上攬又是為何呢?

“糟了,老太太該不會想不開做傻事吧?”顏彥電光閃念中想到了一種可能。

只是這話很快被陸呦否了,因為陸靖也說了今日太晚,不宜請顏芃和馬氏夫妻,因此,就算是撐,陸老太太也會撐到明天的。

饒是如此,回到家里的顏彥仍是有些心神不寧,陸呦給她端來一杯牛乳,又拿了一本器械類的書籍,顏彥翻了兩頁,果然就有了困意。

次日一早,陸呦依舊照常去上朝了,顏彥見沒什么動靜,索性也懶得出門,在家陪著孩子們做風箏玩。

誰知風箏剛做到一半,太后打發人來找顏彥,顏彥只得跟著來人進了慈寧宮。

原來,陸老太太昨晚并沒有聽進陸靖的勸,顏彥和陸呦離開后,她到底還是差人去把顏芃和馬氏請來了,原本還想叫上顏彧,顏芃沒讓她跟著。

而另一邊,朱氏也早就被陸鳴拉到了老太太屋子,最后,陸老太太當著所有的人的面把方才對顏彥等人說的話大致復述了一遍,可能是因為過于疲倦的關系,她只挑了些重點說,那些細節部分是讓陸靖和陸鳴兩個補充的。

不過最后,陸老太太非常誠懇地向朱氏和顏芃夫妻兩個認錯,希望他們能消除誤會,重歸于好。

顏芃聽了是斷然拒絕,刨去這個朱氏因素,他覺得陸鳴也不是顏彧的良人,陸家也絕非良善之家,因而,不論何種緣故,他都絕不會同意顏彧再回陸家,除非顏彧非要一意孤行,不認他這個父親。

可馬氏卻不這么想,她覺得目前的主動權在顏家手上,顏家可以向陸家提條件,顏彧可以趁機接管陸家,再不濟,至少可以接管一部分內務。

當然了,馬氏這么想也是看在孩子們的面上,三個孩子均這么小就要從陸家搬離出來,這對他們將來的婚配也是大有影響的,還有顏彧也是,年紀輕輕就合離,后半輩子的日子可怎么過?

難不成真帶著三個孩子去嫁人?

說實在的,若沒有這三個孩子再嫁倒不是不可能,可帶著三個孩子是絕無可能,陸家也不會答應,也沒有男人敢娶!

因而,待顏芃去上朝后,馬氏進宮去求太后了,目前也只有太后能說動顏芃。

此外,顏芃對馬氏下了禁足令,原本是要把她送往莊子里的,可因著陸鳴還沒有離京,顏彧這邊也沒有了結,需要一個人幫著照看顏彧和三個孩子,這么著,顏芃才暫時把馬氏留在家里,不過他也發話了,若是馬氏再敢背著他做什么手腳,他絕對不會輕饒,直接休妻。

有這話擱著,馬氏也不敢輕易做什么,思前想后的,只得進宮來見太后,她還想順便為自己求求情,畢竟偌大的顏府也不能沒有一個女主人,而顏彰娶親還得兩年呢。

再則,顏彰娶親也是需要人張羅的,因此,馬氏想拖個兩三年再說,或許到時丈夫的火氣下去了,她也就能慢慢哄得他回心轉意。

而太后得知這一切是陸老太太在背后搞的鬼,第一反應也是嚇了一跳,細思一會,命人去見陸老太太,本想把陸老太太請進宮,可陸老太太以身子不好怕給太后過了病氣為由拒絕了,倒是說,事情的詳細經過她已經告訴朱氏和馬氏了,太后若有什么疑慮,可以問她們兩個。

朱氏倒是很痛快地承認地這些年她和婆母之間的這些不睦,也很痛快地承認自己冤枉了顏彧,不該逼著兒子合離等話。

可太后聽完之后也覺得哪里不對勁,得知顏彥昨晚也進過陸家,她命人把顏彥喊進了宮。

而顏彥見朱氏這么快認同了陸老太太的話,更覺得疑惑,于是,她出了個主意,請皇城司的人再次進駐陸家,這次可以把陸家的人隔開來,隨后按照陸老太太的供詞,逐一逐一地核對排查,顏彥不相信這里面會沒有漏洞。

“這主意倒是不錯,只是你確定能查出東西來?”太后是怕皇城司的人再次撲個空,弄出這么大的動靜以后想遮瞞也沒法遮瞞了。

顏彥沒想到都這時候了,太后居然還想著和稀泥,這種生死之仇哪是輕易能解的,就算朱氏相信了陸老太太的話,那也是權宜之計,是為陸鳴的前程和陸家的聲譽著想。

而等這段風聲過后,以朱氏的手段想收拾顏彧絕非什么難事,說句不好聽的,以顏彧的智商去挑戰朱氏,只怕顏彧怎么死的都不清楚。

湖北快乐十分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