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6 五味雜陳

小說: 盛寵小辣妃 作者: 雁門清高 更新時間:2019-10-23 14:53:15 字數:3470 閱讀進度:206/206

聽了楚遠澤的話謝菀倒是微微一愣,隨即心頭暗自欣慰,這個弟弟她倒是沒白疼,如今半年沒見居然這般的有追求。

不過在楚悅看來,楚遠澤就是普通班里的那個頂級學渣,即便是再怎么頭懸梁錐刺股后,也頂多就是個中等生。

楚悅對自己的這個弟弟的要求沒有太高,這一遭春闈只要中了明經科,花點兒錢謀個一官半職也就罷了。

大周朝選官進士科是很難選中的,明經科倒是好取,只要死記硬背做文章扎實一點兒也是可以的。

現在楚遠澤居然有這樣大的報復,管他怎樣想,只要有志氣便是。

“咳咳咳,澤哥兒來了,怎的不讓他進屋子里來?”一邊看著的陳墨川心頭莫名的醋意頓時涌了上來,咳嗽了一聲卻是走上前來。

他淡淡掃了一眼楚悅,隨后將她的肩頭輕輕攬著,若不是自己出言,這個女人不曉得要和這個便宜弟弟說話說到什么時候去?也不顧及一下自己的身體,這么冷的天兒站在了外面豈不是要凍壞了。

楚遠澤忙沖陳墨川行禮道:“世子爺!”

他之前不曉得規矩,隨隨便便對陳墨川胡亂喊姐夫,如今曉得姐姐僅僅是陳墨川的一個侍妾,他倒是哪里敢對陳墨川稱呼一聲姐夫。

況且楚遠澤對陳墨川多了幾分不一樣的懼怕,既尊敬這個將他們姐弟兩個從危難中解救出來的男人,又對這個人存著幾分害怕。

陳墨川沒想到眼前的這個臭小子這般的上道兒倒是神情微微一頓,隨后咳嗽了一聲道:“怎的在外面游歷了這么久后竟然連一聲姐夫也不喊,什么世子爺,著實的不知禮數。”

陳墨川的話音剛落,楚悅和楚遠澤齊齊愣怔在了那里,隨后楚遠澤眼底掠過一抹喜悅。

陳墨川這般一說莫非是要給姐姐名分不成?之前姐姐身份低微,可是這一次姐姐是拿命換來了一個南康縣主的封號,這樣的封號再做妾可就說不過去了,不過這都要取決于陳世子怎么做。

之前陳世子喜歡的是楚家大小姐楚鈺,這件事情整個京城人盡皆知,但是這些日子里楚遠澤看的清清楚楚,陳世子對自家姐姐倒像是用了些別樣的心思的。

他一時間心頭七上八下,隨后還是沖陳墨川恭恭敬敬再一次行禮道:“姐夫在上,受小弟一拜,這些日子多謝姐夫照顧我長姐。”

什么嘛,楚悅原本以為自家弟弟歷練了這么久,為人處世上該是拿捏的的,沒想到還是這般的不著調,跟著陳墨川瞎起哄。

自己如今依然是府里頭那些人死死盯著的對象,但凡一點點的錯處被人抓了把柄便不好了。

現下里她也僅僅是陳墨川的一個小妾,卻是上桿子讓自己的弟弟喊他姐夫,與禮不合啊!

“嗯,這便對了,”陳墨川之前僵硬的臉色微微緩和了幾分,卻是點著楚遠澤道:“你現在過來,我要考教你學問。”

楚悅一愣,她剛和楚遠澤見面還未曾說上多少話兒,陳墨川就要將澤哥兒喊走,這事兒她倒是有些無可奈何。

“世子爺,澤哥兒剛回來,這……我們姐弟還有些提己話兒要說。”

“男子漢大丈夫,何必在乎這些兒女情長,過來,有書要讓你背!”

陳墨川的臉色沉了下來,楚遠澤下意識的跟了過去,他是對這個姐夫有些懼怕的。

楚悅本想和自己弟弟說說話兒不想被陳墨川這般一打岔也是有些無話可說,只得由著陳墨川去。

正午時分陳家舉辦家宴,宮里頭給蕭穆的慶功宴要在三天后的瓊華殿辦理,永寧候府倒是提前慶祝了起來。

家宴擺在了花廳,永寧候府各房各院掌家的主子都到齊了,還有陳家族里頭的幾位族公也敢了過來。

這樣宏大的場面之前還未曾見到過,上一次如此大規模的家宴,請了族公,還要祭祀祖先,那還是之前陳侯爺打贏了柔然部族后才有的場面。

如今陳墨川一己之力幾乎扭轉了南疆的戰局,這份兒氣魄和能耐可是比當年陳墨川的父親永寧候爺陳擎蒼都要厲害幾分。

畢竟當年陳侯爺僅僅是一介武夫,可是如今的陳墨川卻是不光武功卓越,軍事才能超然,還提出了許多治國的方略,這些可是陳侯爺所不能比擬的。

如今陳墨川年紀輕輕便是得了承平帝的器重可謂是前途不可限量,故而前來捧場的人著實的多。

雖然說的是家宴,可是那些凡是能和永寧候府攀上血緣關系的人一個個搶破了頭來討好。

楚悅跟在了陳墨川的身后走到了花廳的時候倒是被這個陣勢狠狠嚇了一跳,黑壓壓的一群人。

楚悅之前還和陳墨川并肩走著,此番看著眼前的這個陣勢下意識的退后一步躲到了陳墨川的身后。

陳墨川腳下的步子微微一頓修長的眉頭挑了起來:“怎么了?”

楚悅低聲道:“雖然私下里咱們關系不錯,可是現在這么大的場合,我覺得我還是低調點兒好。”

陳墨川唇角勾起了一抹嘲諷看著楚悅壓低了聲音道:“呵呵,你上回去南疆回來后哪里是那種能低調得了的人?走吧,過去瞧瞧,好得有你愛吃的桂花糕。”

說罷陳墨川將楚悅的手牽著,卻是將她重新拉到了他的身邊走著。

楚悅腳下的步子微微一個踉蹌,她好吃這個事兒表現的這么明顯嗎?

陳墨川遠遠便看到正廳中正位上坐著的父親陳侯爺,身邊站著的云氏還有永寧侯府的庶長子陳洛川,這些人的臉色好像不怎么好看。

今天是陸家的家宴,甚至動用了族里的宗親參加,之前因為犯錯被囚禁在莊子上的陳洛川也回到了主宅。

他此番穿著尋常的玄色錦袍,看向了陳墨川的眼眸中掠過一抹銳利之色,隨后卻是歸于了平淡。

云氏也是臉色難看到了極點,她雖然是永寧侯府的側夫人,可是也明白這一遭陳墨川這個小畜生去了南疆斷然是回不來的。

宮里頭的那些皇子們一個個可不是吃素的,哪里肯讓他活著回來,肯讓他將穆王爺從南疆救回來?

可是現在這個小畜生居然回來了,而且得了這天大的榮耀,她只覺得這一出出的戲碼顯然沒有按照她之前設想的去唱。

陳墨川從小到大,她拼命的想要將他養成一個廢柴,卻不想在最后關頭卻是功虧一簣。

云氏暗自磨了磨牙,早知如此當初老爺將他抱給自己撫養的時候就該將這個小畜生使一個法子殺了便是。

云氏暗自狠狠吸了一口氣卻是上前一步迎了上去沖陳墨川笑道:“世子爺回來了,不曉得這些日子世子爺吃了什么樣的苦,妾身倒是心疼得很。”

云氏說罷抬起手擦了擦眼淚,倒是臉上多了幾分心疼之色,倒是襯托出她嬌弱的面容越發的梨花帶雨。

一邊看著的楚悅不禁狠狠打了個哆嗦,這都大媽級別的人了,玩兒起來這出子梨花帶雨來,倒是讓人嚇得慌。

陳墨川卻是漠視了云氏的表演淡淡笑道:“我好與不好不勞煩姨娘心疼,姨娘自然有你該心疼的人。”

云氏的臉色瞬間變白,這無形的一巴掌被陳墨川狠狠抽在了她的臉上,她頓時下不了臺面。

一邊的陳侯爺頓時沉下了臉看著陳墨川道:“怎么和你姨娘說話的?固然你……”

“父親,固然姨娘是您的愛妾,可是……”陳墨川搶過了陳侯爺的話頭淡淡道:“但是她僅僅是個妾罷了,這么大的場面,又是為了孩兒設宴,一家之主還沒有說話兒哪里輪的到一個小妾上前來表演?知道的人曉得這是您的愛妾頑皮不懂規矩,不知道的還以為我永寧侯府什么東西都能出來埋汰朝廷命官?”

云氏頓時向后踉蹌了幾步,陳侯爺也是被自己兒子的幾句話嗆白的無話可說,此番當著這么多人的面兒他也是覺得云氏今兒算是越了規矩了。

他身為一家之主,這家宴他還未曾說什么,云氏便湊了上來,這些年倒是他有幾分寵她寵得厲害了些。

“你退下!”陳侯爺的聲音中顯然帶著幾分責備之意。

“侯爺!”云氏的眼淚在眼眶中不停地打轉,一邊的楚悅卻是暗自搖了搖頭,這個云氏也是太把自己當回事兒了。

庶長子陳洛川一直都未曾說話,只是縮在了袖間的手一點點的握成了拳。

他如今已然是明白了一點,當陳墨川從崇文門款款走進來接受整個京城百姓的歡呼聲,接受了皇恩浩蕩,與穆王爺結成了盟友的時候,他就知道他在這個家里過去那么多年的籌謀統統化作了烏有。

不,他不甘心,此間的一切應該是屬于他的才是,陳墨川這個紈绔豎子根本不配!

陳洛川深邃的眸子一點點的瞇了起來,緩緩抬眸看向了意氣風發的弟弟,眸色間卻是染上了一層殺意。

陳墨川卻是沒有注意到自己親哥哥對他的恨,反手牽著楚悅上前一步給陳侯爺行禮道:“孩兒給父親請安!”

楚悅此番倒是心頭微微有幾分忐忑,畢竟她以小妾的身份還是與陳墨川并肩給家族里的長輩行禮,這事兒怎么覺得有幾分別扭。

陳侯爺倒是沒有在意這些,這一遭他也是懵了的,本以為這個行事荒唐的兒子會死在南疆卻不想給永寧侯府帶來了這么高的榮耀,此番看著面前的小兒子倒是心頭五味雜陳了起來。

湖北快乐十分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