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八章 下一個

小說: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作者: 一起成功 更新時間:2019-10-23 08:53:07 字數:2633 閱讀進度:468/573

“啊——”嘴角淌血的慕容飛雄向后暴退,但是葉凡比他更快,他以驚人速度朝慕容飛雄壓過去。

急沖鋒的姿勢,就如同一把出鞘的寶刀,尖銳而鋒利。

全場觀眾全都瞪大了眼睛,宮素琴下意識驚呼一聲:“少爺,小心。”

“嗖!”

慕容飛雄見到葉凡再度貼近,眼神瞬間凌厲起來,腳步一挪,連退六步,隨后反手往背部一摸一把短槍出現在掌心。

“咔嚓……”沒等他扣動扳機,葉凡就刁住他的手腕,毫不留情一扭。

“咔嚓!”

一聲脆響,慕容飛雄的左手也被葉凡扭斷,短槍也當一聲落地。

“啊——”慕容飛雄遲滯一秒后,發出一記痛苦悶哼,瘋狂搖晃腦袋,五官扭曲,像是發癲的瘋子。

好好一只手,被這樣硬生生扭成麻花,無論是心理和肉體都難于承受。

“啊——”這個歇斯底里態勢,嚇得不少男女紛紛退后。

不少女賓的俏臉很是難看,也無比憋屈,本想看葉凡怎么受虐,結果他卻重創了慕容飛雄。

那份沖擊和無法接受,讓她們心里很是難受,也讓她們對葉凡討厭到了極點。

“再受我一拳。”

葉凡眸子不帶半點感情,一拳破空!慕容飛雄一臉絕望:“不——”“住手——”鷹鉤鼻老者他們臉色巨變,紛紛喝叫葉凡住手。

只是沒等他們趕至阻止,葉凡已經一拳轟中了慕容飛雄。

不過慕容飛雄也算了得,生死關頭,身子挪開了一半,避開了致命的心臟。

“咔嚓!”

肩胛碎裂。

慕容飛雄慘叫一聲跌出去,重重砸碎一張茶幾。

滿地狼藉。

慕容飛雄噴出一大口鮮血,在從杯盤中翻滾出來時,葉凡已經站在他面前,一腳踩住慕容飛雄脖子:“怎么樣?

你要我來殺你,我真的來了……”“現在,你是不是做好死亡的準備了?”

他目光淡漠看著這個該死的人。

“住手!”

“住手!”

此時,殘存的幾個執法堂弟子握著武器沖了過來。

鷹鉤鼻老者他們也掙扎著起身。

宮素琴下意識張望門口,卻發現外面的執法堂子弟,全被獨孤殤殺的干干凈凈。

而且外面來了不少白衣漢子,手里一個個拿著魚槍。

儼然是江橫渡的人來了。

看到慕容飛雄死狗一樣倒地,還有從額頭不斷滴落的汗珠,不少女賓一個個神情復雜,也很憤怒。

“你沒資格傷害慕容少爺……”“你怎么能傷害慕容少爺,他可是慕容先生的侄子……”在幾個跟慕容飛雄交好的女人義憤填膺時,鷹鉤鼻老者也厲聲喝道:“葉凡,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嗎?”

“你是待罪之身,你膽敢傷害慕容少爺,你會罪加一等的。”

“慕容長老絕對不會放過你。”

“慕容長老明天就從龍都回來,到時我看你怎么向他交待。”

盡管葉凡身手比他們想象中厲害,但他們覺得,敗過給宮本的葉凡絕不是慕容長老對手。

而且傷害慕容飛雄等于跟執法堂作對,葉凡會成為整個武盟公敵。

葉凡淡淡一笑:“好像我不殺他,慕容老匹夫就會放過我一樣。”

他有點遺憾,慕容三千不在南陵,不然就可以趕盡殺絕了。

對他身邊人下手的主,葉凡是絕不會放過的。

慕容飛雄忍住疼痛,艱難獰笑出聲:“葉凡,你爛命一條可以破罐子破摔,但你就不想想你的家人,薛如意他們?”

“你現在可以為他們復仇,但明天決戰你死了之后呢?”

“還有誰可以保護他們?”

“你得罪的我越深,他們往后日子越痛苦。”

慕容飛雄提醒著葉凡:“有些后果不是你能承擔的。”

宮素琴也嬌喝一聲:“葉凡,不要一意孤行,不然你會后悔的。”

鷹鉤鼻老者還拿出了手機,第一時間打開視頻,投放到大廳的投影儀上。

上面清晰顯示出慕容三千的面容,他顯然已經知道事情,正一臉憤怒看著葉凡:“葉凡,我是慕容三千。”

“我告訴你,你已經給武盟捅了簍子,讓武盟即將成為武道笑話,現在趁著我不在南陵,又算計我侄子。”

“我命令你,馬上放開慕容飛雄,不然老夫回去,定讓你三刀六洞。”

“哪怕你死了,我也要把你挫骨揚灰,聽到沒有?”

慕容三千吹胡子瞪眼,倚老賣老:“立刻,馬上,放人。”

“慕容長老,放人容易,不過你先回答我一個問題……”葉凡笑容玩味:“武盟第七十二條,子弟欺男霸女,對無辜女人霸王硬上弓,該怎么處置?”

“我現在不管什么七十二條,九十二條,霸王硬上弓。”

慕容三千裝聾作啞:“我現在只知道,你殘殺同門子弟,劫持慕容隊長,罪大惡極。”

“慕容長老,我控告慕容飛雄,拿我爹性命威脅我就范。”

沙發上的王詩媛忽然掙扎著起來喊道:“如果我不答應,他就會慢慢折磨我爹,一根根手指頭剪掉。”

“我還有錄音……”她拿出手機,播放了兩段偷錄的視頻,正是宮素琴和慕容飛雄威脅她的場景。

慕容飛雄他們臉色微變。

“這視頻看不清,還有可能是剪輯的,甚至有可能是你聯手葉凡,故意對慕容飛雄設局。”

慕容三千完全不聽王詩媛控訴:“葉凡,別浪費時間,給我放人,不然我怒了。”

葉凡看著慕容三千重復一句:“武盟第七十二條,子弟對無辜女人霸王硬上弓,該怎么處置?”

“輕者三刀六洞,重者立殺無赦!”

門口,忽然響起了一個女人聲音。

薛如意、黃天嬌和王東山他們坐著輪椅現身。

“我宣布,慕容飛雄觸犯武盟第七十二條,后果嚴重,影響惡劣,依照家法……”葉凡聲音一沉:“殺。”

慕容三千怒不可斥:“你敢!”

“咔嚓!”

話音落下,葉凡腳尖一點,喉骨斷裂。

“你——”慕容飛雄身子一挺。

他眼睛凸出,口鼻冒血,臉上有著說不出的不甘、憤怒、震驚。

他怎么都沒有想到,葉凡真敢下死手。

最后一點生機,讓他殘存理智,感受著生命離去,開始流淚,在這臨死前剎那,他心中有了一絲悔恨。

他真不該招惹葉凡的。

看到慕容飛雄死去,宮素琴歇斯底里喊叫一聲:“不——”幾個女伴把嘴唇都咬破了,才勉強壓住那聲到喉嚨的尖叫。

全場已不是死寂了,而是從頭到腳涼了,誰都沒有想到,慕容飛雄死了,更沒有想到葉凡敢當眾殺他。

慕容三千氣的也摔倒在地。

“豎子——”鷹鉤鼻老者悲憤不已,下意識要沖前圍攻,只是話到一半,一支黑劍就洞穿他的心臟。

獨孤殤二話不說就出手,干脆利落把黑衣老者也刺翻。

沈東星也叫人把在場男女全部拿下。

葉凡一腳踹開慕容飛雄軀體:“下一個,宮本但馬守!”

湖北快乐十分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