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嫂的葬禮

小說: 明星系列 作者: x 更新時間:2015-05-06 13:16:02 字數:6090 閱讀進度:148/177

明星系列在線閱讀跟TXT下載!

我表嫂是我這一生見過的最漂亮最性感的女人,她叫徐小惠,生前在一家銀行工作。她在99年冬天不幸死于煤氣中毒,年僅29歲。我第一次見她是在93年,那時我剛16,我就被她深深吸引了,她1。64的身高,勻稱的身材,美麗的臉龐白如凝脂,精致小巧的高鼻梁,鮮紅的小嘴,大大的眼睛,長長的睫毛。烏黑的披肩發,穿著一件米色的短袖女式襯衣,一條黑色女式長褲,腳上是一雙精巧的女式黑色高跟皮鞋,鞋口露出半透明白色絲襪裹著的小腳背,我特別鐘愛她穿著白色絲襪的小腳。后來我和她熟悉了,我常去她家玩,我表哥常出遠門,就我和她單獨在一起,我和她脫了鞋在地毯上逗她小女兒玩,我能碰到她穿絲襪的腳,她也沒太在意!我甚至能用手短時間觸摸她的絲襪腳……>>>

99年冬天的一個周末傍晚,我表哥出遠門了,我姨媽把我小外甥女送回她家,打開門聞到一股煤氣味,忙打開門窗,去廚房發現煤氣灶上有壺水,火熄了,氣閥沒關。我姨媽慌忙到臥室找小惠嫂子,只見她合衣躺在床上,枕頭邊還有本打開的書,她的神情很安詳,很像睡著了,只是臉色很紅,嘴角有些白沫。姨媽慌忙去求鄰居把她送去醫院,又打電話通知我家到醫院去幫忙。等我們趕到醫院,遠遠就傳來哭聲,又見急救室圍著好多人,我們走近一看,只見幾個護士正在勸我姨媽,說人死不能復生,叫她節哀!我的小外甥女也在旁拉著她奶奶的衣服哭。一旁的輪床上用白布從頭到腳蒙著一個人,我媽很激動,連問姨媽怎了?>>>

我姨媽也不回答,只是哭!護士問我爸是不是死者家屬,叫他去辦手續。過了會,姨媽哭了會,我和我媽扶著她到輪床邊看小惠嫂子的遺容,我媽輕輕撩開蒙在表嫂臉上的白布,表嫂靜靜的躺在那里,她美麗的面龐有點紅暈,雙目緊閉,長長的睫毛,高高的鼻子,鮮紅的小嘴,烏黑的秀發挽在腦后。就像畫中的人兒,好似睡著了。看到死去的小惠嫂子如此安詳,姨媽平靜了些,說表哥不在家,家里就出這樣的事,怎么告訴他!我媽說既然發生了,就好好料理她的后事吧!我看還是把小惠她弄回去,把她一個人放在太平間里,我們心里也不好受等明明回來見上她最后一面,我們也好說。這時,我表姐也趕來,哭著看了她嫂子的尸身,也說要把小惠她接回家,在家里設靈堂停放。我去叫了救護車,等我爸把手續辦好后,用副擔架把小惠用白布遮著運回了表哥家。>>>

回到家中,姨媽叫我爸去通知表哥和其他親屬,我幫忙把擔架抬進臥室,姨媽和表姐就商量著布置靈床,我媽找了床白色的新床單鋪在靈床上,我表姐拉開蒙在單架上的白布,露出表嫂的全身,她穿著一身淡黃色的女式上衣一條黑色的細筒女褲,腳上穿著雙白色的絲光短襪,沒穿鞋。她們叫我去打水,說要給她擦洗一下,再給她換身衣服。我打來水,她們已經把她的外衣全脫去了,我媽叫我出去找她的相冊,其實是想叫我回避!我見她們關了門,就站在沙發上從門上的窗子往里看,我第一次見到表嫂的**,她太性感了,她的身體很白,腳上的白色絲光短襪被我表姐褪下來,她的小腳上竟然還涂著紅色的指甲油。她一絲不掛的躺在擔架上,我媽細心給她擦洗臉,**,私處和腳。我表姐打開她的衣柜取出她穿過的白色真絲內衣,給她穿上。又問給她穿什么衣服,我姨媽先說要給她按規矩穿七件套的長衣長褲和高跟鞋。可我表姐說要讓她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走,最后還是給她換的她只穿過一次的一件純白色的女式短袖襯衣,黑色細筒女褲.表姐又從她衣柜中拿出一雙新白色的玻璃絲光短襪,為她套在腳上。我下來,叫開門。

說相冊沒看到!我表姐叫我幫她們把她抬到床上,我看著睡在擔架上的表嫂,說小惠姐她真漂亮。惹得她們三人都又哭了,我表姐說小雷,咱快讓她上床呀!我抱著表嫂的腳,表姐抱她的雙臂將她的香尸移到床上,我能摸到小惠嫂子的腳,很滑很涼,讓我很難受!我紅著眼睛看著我媽在床邊整理她的頭發,表姐給她的臉抹了粉底,描了眉,涂眼影上睫毛膏,最后為她涂了口紅。姨媽從鞋柜里找出兩個鞋盒說這是兩雙她沒來得急穿的新鞋,挑一雙給她吧!表姐挑了雙黑色鞋口帶細鞋絆的高跟鞋為她的絲襪小腳套上,我媽問家里還有沒有沒用過的緞子被面,姨媽說有很多,說著打開抽屜拿出幾條緞子被面,有紅的,黃的,紫的,白的,我媽說一般都是蓋大紅的。表姐說小惠姐身前喜歡穿白色的衣服,我看就給她蓋床白色的吧!說著打開那條純白色的緞子的被單從她穿著尖尖的黑色高跟鞋的腳上一直拉到她的胸前,折疊好!我看得出神,我媽怕姨媽難過,上去給小惠嫂子蒙上臉,把姨媽扶出臥室……>>>

靈堂已經設在表哥家的客廳里,雪白的幔帳將靈堂隔開成內外兩間,外間擺滿了吊唁的花圈和花籃,靈前是一供桌上是香爐,白燭,靈牌上寫著愛妻徐曉惠之靈位,桌上方的白幔上是斗大的奠字,下邊掛著一幅纏白紗的相框相片上是一位美麗端莊的年輕女人,燙齊肩短發,水汪汪的大眼睛,長長的睫毛,精巧的小鼻子,動人的櫻桃小嘴,微笑著眉目含情。靈堂的白幔后,是一張沉香榻,榻上鋪著柔軟的米白色絲光被褥,表嫂小巧的尸身被我姨媽和我表姐輕輕的抱上靈床,表嫂那嬌小玲瓏的尸身穿著一件雪白色的絲光女式短袖襯衣,露出一雙裹著白色透明短筒絲襪的小腳,腳上套著一雙尖尖的黑色女式高跟鞋。

姨媽拿過一個銀白色絲織方枕頭墊在表嫂烏黑的波浪式披肩發下,表嫂的額頭上勒著根白絲帶,腦后戴著發網,透出女性的成熟美。表嫂的尸身被規正好,仰面直挺挺的平臥在潔白光滑的靈床上,一雙精巧的的黑色女式高跟鞋后鞋絆下露出白色絲襪裹著的小腳跟。這時表嫂娘家來的人要看曉惠嫂子,表姐忙為小惠嫂子的尸身蒙上白絲被單。表嫂的母親坐在小惠嫂子的靈床旁,邊哭邊看死去的表嫂的遺體,表姐已經用白絲緞子被面將小惠的臉蒙上,勸老太太說:人死不能復生,您好好保重身體!小惠姐她年紀輕輕就這么去了,我哥怎么還不回來奔喪呀?再過兩天,小惠就要入殮了,入殮后送去火化,就再也見不到了!我哥這么疼小惠姐,不見曉惠姐最后一面他會難過一輩子的。可憐小惠姐才三十歲,人又長得漂亮,又賢惠,就這么去了!

小惠姐在她們單位里人緣最好,又是公認的最漂亮的女同事。表姐給小惠嫂子的尸身蓋好白絲緞子被面,掖好女尸尸身兩側的白絲被單。扶著老太太去了,靈堂里就留下小惠的尸首和我,我望著靈床上用白絲緞子蒙著頭蓋著腳的表嫂的尸身發呆。我輕輕掀開蒙在尸身側的白絲緞子,看到小惠嫂子潔白的女式絲光襯衣短袖下白皙的手臂無力的垂放在尸身側的白褥上,纖纖的手指涂著鮮紅的指甲油,戴著一枚白金戒指,手腕上是一條很精致的金手璉。打扮得如此漂亮,只見雪荔正靜靜的平臥在如雪的鋪著厚厚的白色錦褥上。她那嬌小玲瓏、窈窕美麗的尸身上蒙著一床輕薄的白色絲緞子殮衾。我顫抖著掀開蒙著小惠嫂子面容的白絲緞子,只見表嫂美麗的面容略施粉黛,烏黑的波浪式披肩發,一根紅色的絲帶勒在額頭上,一方黑色的發網包裹著腦后的烏黑秀發,成熟而性感,一幅美麗少婦的妝扮,撩人極了!她雙目緊閉,長長的睫毛上還掛著不愿離去的淚滴。

櫻桃般的小嘴,被精心涂過鮮紅色的法國口紅,臉龐上涂過淡淡的香粉和胭脂,這是我表姐和我媽花了一個小時為她的遺體整容,給她的遺體用的化妝品全是進口的,包括她腳指和手指上涂的的玫瑰色的指甲油。我看著死去表嫂的艷尸,不禁想看小惠嫂子的小腳上穿的鞋襪,我忍不住又去摸表嫂那雙穿著白色絲光襪子的小腳。我一摸到表嫂那冰涼的裹著白色絲襪的尖尖小腳。先將表嫂尸身上的白絲緞子揭開,細細的看表嫂的遺體上穿著白色的絲光女式短袖襯衣,黑色女式褲裙,腳上是一雙精巧的黑色女式高跟皮鞋,鞋口露出白色絲光襪子裹著的纖纖小腳背。我在房里找出一雙嶄新的精巧的黑色女式高跟鞋,在抽屜里找出一雙新白色短絲襪走到床邊,掀開蒙著腳的白絲被,顫抖著捉住女尸的冰涼的裹著光滑米白色光襪的纖纖小腳,忍不住揉捏,為表嫂脫下高跟鞋,褪下她穿的那雙白色絲襪,這是我最喜歡她穿過的一雙白色的短絲光襪子,上面綴米粒大的小白花,不能讓她穿走,何況我給她換的一雙也很漂亮,是一雙精巧的繡著白色小朵梅花的半透明米白色女式絲光襪子。

一雙精巧的黑色女式高跟鞋后鞋絆下露出繡著白色梅花的半透明米白色女式絲光襪子裹著的小腳跟露出輕薄的白色殮衾的絲被外裹著的小腳跟露出輕薄的白色殮衾的絲被外迅速蓋上白絲被,我看著小惠嫂子高高聳起的白絲短袖襯衣的胸部,那對豐腴飽滿的**頂著瘦小的絲質衣服,脹得如兩座白色的小墳包,白色的乳罩在半透明的絲衣下依稀可見。靈堂里沒別人,我表姐她們出去聯系冰棺去了。我壯膽解開小惠嫂子胸前的衣扣,那白如凝脂般的**,戴著米白色鏤花的胸衣。我扒開乳罩,看到她的**很白很圓,雖然不是特別大,可比例合適。就象一對圓饅頭,粉紅色的**顏色有些發烏畢竟她是結過婚的人,我埋頭去親她的**,聞到她尸身上談談的沐浴露的花香,我吮吸著她的**,抬頭看的遺容就象活著一樣美麗,如同睡了一般安詳!

我一不做二不休,拉開她尸身上的白色緞子,解開她下身穿的黑色女式長褲,只見她的白色真絲小內褲閃著白色的絲光,我也一同扒開……我到抽屜里找出一雙她穿過的肉色玻璃絲襪,揉成一小團塞進她的嘴里,尸身被規正好,仰面直挺挺的平臥在潔白光滑的靈床上。蓋上白絲被,又緩緩拉起疊在胸前的白絲被單蒙上小惠的臉龐。看著表嫂美麗的遺容被潔白的絲光緞子遮蓋,潔白的絲緞子被單覆蓋在小惠嫂子的尸身上,從頭到腳把小惠嫂子遮蓋得嚴嚴實實,只顯出蒙在白絲被下女尸起伏的輪廓。>>>

表哥從深圳趕回來,一進靈堂便嚎啕大哭,小惠嫂子的母親拉著女婿的手,哭泣著說:你可回來了,小惠她已經去了,你快去看看她的遺容吧!我陪表哥來到死去小惠嫂子的靈床前,只見表嫂正靜靜的平臥在如雪的鋪著厚厚的白色錦褥上。她那嬌小玲瓏、窈窕美麗的尸身上蒙著一床輕薄的白色絲緞子殮衾。表哥顫抖著掀開蒙著小惠嫂子面容的白絲緞子,只見表嫂美麗的面容略施粉黛,烏黑的波浪式披肩發,一根紅色的絲帶勒在額頭上,一方黑色的發網包裹著腦后的烏黑秀發,成熟而性感,一幅美麗少婦的妝扮,撩人極了!她雙目緊閉,長長的睫毛上還掛著不愿離去的淚滴。他將小惠尸身上的白絲緞子揭開,細細的看小惠嫂子的遺體上穿著一件雪白的絲光女式短袖襯衣,黑色的女式長褲下露出一雙裹著白色半透明絲襪的小腳,腳上套著一雙尖尖的黑色女式高跟鞋.

表姐說:哥,人死不能復生。我們好好料理嫂子的后事吧!就等你回來,小惠嫂子該入殮了。說著,叫我們上前從靈床上,將小惠連裹著白色殮衾的絲被一同抱起放入一口鋪著厚厚的柔軟金黃色錦緞的玻璃冰棺中,死去的小惠嫂子裹著白色半透明絲襪的小腳套著一雙尖尖的黑色女式高跟鞋的尸身被抱著,她穿白色的絲女式短袖襯衣,黑色女式長褲,腳上是一雙精巧的黑色女式高跟鞋,鞋口露出白色絲光襪子裹著的纖纖小腳背先被緩緩放入棺材中,表嫂的香尸被隨后平放在柔軟金黃色錦緞上。那床柔軟輕薄的米白色絲光被單一直覆蓋到她高高聳起的白絲旗袍的胸部。靈堂內香煙裊裊,白紗纏繞,只有雪白的燈光和一口盛殮著香尸的透明冰棺。

在敞開棺蓋的棺材里是小惠嫂子的遺體蓋著白的絲緞。表哥扶著棺木往里看,小惠靜靜的平臥在如雪的鋪著厚厚的白色錦褥的棺材里。心中萬分憐惜,深情的吻了死去愛妻那櫻桃一般鮮紅的小嘴。止不住哭了會,仔細看過表嫂的香尸,又掀開蒙尸的白被,發現小惠已穿戴整齊,一雙小腳露在潔白的絲緞子下,裹著白色半透明的絲光襪子,一幅入殮時的打扮。又緩緩拉起疊在小惠嫂子胸前的白絲被單蒙上小惠的臉龐,全家人紛紛把準備好的鮮花撒在棺內,覆蓋在白色的如雪般的緞子殮衾上。蓋上棺蓋。隨著一聲起靈炮響,盛殮著表嫂尸身的棺材被六個人抬起。放到門口的靈車上靈車緩緩開動,駛向殯儀館……>>>>>>

殯儀館內,候化大廳里人山人海,大家都要給小惠嫂子送行。盛殮著小惠尸身的靈柩被送到焚化爐前,兩名火化工打開棺木,將女尸連裹著白色殮衾的絲被一同抱起放到托尸板規正好,小惠仰面直挺挺的平臥在托尸板上,一雙精巧的的乳白色女式高跟鞋后鞋絆下露出繡著白色小朵梅花的半透明米白色女式絲光襪子裹著的小腳跟露出輕薄的白色殮衾的絲被外。托尸板上鋪著厚厚的金黃色真絲錦褥,小惠的上身穿一件純白色的絲光女式短袖襯衣,白色薄薄的絲光被一對渾圓飽滿的**頂著,下身穿一條黑色絲光女式踩腳褲,腳上是一雙精巧的黑色女式高跟鞋,鞋口露出白色絲光襪裹著她那雙白嫩如蓮藕般精致小巧的腳。表哥在火化前再在火葬場為她化次妝,換一次白絲襪,穿上一**白色女式高跟鞋,再用米白色絲光殮衾蓋上她的尸身,親自用平板小推車送進焚尸爐,把骨灰盒里墊一方米白色絲光殮衾和一雙半透明的米白色女式絲光短襪,將骨灰盒鑲上她的遺照放在家里,供點鮮花就行了。小惠的母親含淚掀開蒙著小惠面容的白絲緞子,只見表嫂美麗的面容略施粉黛,烏黑的波浪式披肩發,一根紅色的絲帶勒在額頭上,一方黑色的發網包裹著腦后的烏黑秀發,成熟而性感,一幅美麗少婦的妝扮,撩人極了!

她雙目緊閉,長長的睫毛上還掛著不愿離去的淚滴。接著將蓋在小惠尸身上的白色絲光殮衾全部掀開,只見小惠那較小的尸身穿著米白色的絲光女式短袖襯衣,黑色絲光女式踩腳褲,一雙精巧的的黑色女式高跟鞋后鞋絆下露出繡著白色小花的半透明米白色女式絲光襪子裹著的小腳跟。小惠的丈夫找出一雙嶄新的精巧的黑色女式高跟鞋,走到托尸板邊,顫抖著捉住女尸的冰涼的裹著光滑米白色絲襪的纖纖小腳,忍不住揉捏,為小惠嫂子迅速換下黑色女式高跟鞋,蓋上白絲被,又緩緩拉起疊在胸前的白絲被單蒙上表嫂的臉龐。看著小惠美麗的遺容被潔白的絲光緞子遮蓋,潔白的絲緞子被單覆蓋在表嫂的尸身上,從頭到腳把表嫂遮蓋得嚴嚴實實,只顯出蒙在白絲被下女尸起伏的輪廓。小惠的丈夫看看死去的妻子裹著白色透明絲襪的小腳套著一雙尖尖的黑色女式高跟鞋的尸身被規正好,仰面直挺挺的平臥在潔白光滑的靈床上,一雙精巧的的黑色女式高跟鞋后鞋絆下露出透明絲襪裹著的小腳跟。

小惠的母親哭著說她年紀輕輕就這么去了,按風俗,年輕女人死了是不能停放的,應馬上入殮。小惠的尸身本應按風俗直接從太平間送到殯儀館火化,可殯儀館的殯葬工說:這么年輕漂亮的少婦又漂亮,供人吊唁,瞻仰遺容女艷尸端莊安詳,美麗動人。這時,殯葬工走過來含著淚對小惠的母親說:人死不能?生,馬上就要下班了,這死的是您女兒吧?她真漂亮,死后還這么安詳,咱們好好伺侯她入爐吧!說著,便輕輕的撩開蒙著小惠面容的白絲緞子,四名工人把小惠從輪床上抬下,按動電鈕,傳送帶動。小惠的嬌小的尸身向爐口移動。由于傳送帶的顫動,小惠一只腳上的黑色高跟鞋鞋松脫。

表哥上前,把鞋給小惠嫂子的白色絲襪的小腳穿好。小惠嫂子的頭部進入白布簾,隨后整個進入白布簾消失。我去火化室看火化的過程,一般是不允許死者家屬在旁觀看。觀察窗鐵門,里面是一塊透明的耐高溫玻璃。小惠嫂子裹著潔白的絲光殮衾躺在爐中。美麗的面容露在白色殮衾外。爐內已經預熱升溫。突然只見蓋在小惠尸身上殮衾的像被一股看不見的風抽走,剎那間不見一絲火苗就消滅得無影無蹤,一具膚色慘白的**美麗的少婦的身體只三秒鐘就變成了一具焦黑的遺骸,一個小時后,小惠嫂子的美麗尸身變成了一盒骨灰。只有骨灰盒上的鑲嵌的小惠嫂子的美麗的遺像的相片。

湖北快乐十分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