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級乳牛列傳--若帆

小說: 明星系列 作者: x 更新時間:2015-05-06 13:15:46 字數:4762 閱讀進度:128/177

明星系列在線閱讀跟TXT下載!

若帆從歇始,就有很多人想干她,但是都沒有機會!一直到她高中時,已經變成一個又漂亮,身材又好,**又漂亮的小女人了!

在她高一的時候認識了大鳥、慶仔和閉哥三個富家子,而其中大鳥追到了若帆,兩個人成為男女朋友。

然而,他們三個人卻有一個陰謀,就是想要強暴若帆。雖然大鳥已經是若帆的男朋友,但是就是沒有機會干她!

三個人想盡各種辦法,終於有一天,大鳥用迷昏的方法控制了若帆的意識,使若帆自己簽下合約,成為A級乳牛。

A級乳牛的標準,除了要夠漂亮,更重要的就是要耐干,然而,為什麼乳牛公司能知道若帆的耐干度而讓她成為A級乳牛呢?因為透過檢查!

那一天,大鳥三個人把若帆迷昏後,把她帶到乳牛公司的檢查單位,負責管理的人一看到若帆就說∶「嗯!你長的很漂亮,一看就知道是A級乳牛的美質良材!」說完將若帆帶去檢查。

負責檢查的是專門屠宰乳牛的大廚,因為他們對A級乳牛的身體構造和肉質最為了解,對於A級乳牛的鑒定也最為專業!

兩個住首先幫若帆脫掉外套,再幫她脫掉?恤、裙子,脫掉後就只剩下胸罩和內褲了。

這時,若帆完美無瑕的身體幾乎已經顯露出來,大鳥三人看了忍不住口水直流,接著助手又幫若帆脫下胸罩和內褲。

這時,一對漂亮渾圓的**,和兩腿之間濃密柔順的**立刻露了出來,大廚走向若帆,將她的雙手吊在墻上,接著用手撫摸若帆那對美麗的**,若帆的**一受到挑逗,**立刻挺了起來,大廚摸了一陣子,不住點頭∶「┅┅嗯,好一對**!」接著開始愛撫若帆的下體∶「嗯,**很漂亮,**也很美。」

說到這,若帆受到愛撫的下體開始流出了**,大廚又手指一沾,往舌頭一點∶「嗯┅┅**的質和量都很好,最重要的是還是個處女!」

接著大廚檢查其他地方┅┅

「小腹柔軟而結實。背部線條也很美,還有一雙修長的**,另外還有附有彈性的屁股┅┅」

大廚連聲贊好,後來,若帆就接受了開乳腺的手術,正式成為A級乳牛。

有一天,若帆在乳牛公司碰到當時還沒有被宰的阿珠,若帆看到了阿珠,便向她問好,因為阿珠是富有盛名的A級乳牛,所以幾乎所有的A級乳牛都視她為典范,阿珠看到了若帆,便蹲著吸了若帆的奶┅┅

「嗯~若帆,你的奶真好喝,正式成為A級乳牛後,你就要多學一些被干的**技巧羅┅」

若帆得到阿珠的贊賞感到很高興,阿珠將若帆的頭壓到自己胸前,讓若帆吸她的奶,若帆突然覺得,阿珠果然是優秀的乳牛,雖然**不是非常大,但是里面所蘊藏的奶汁卻是如此香濃!

若帆才第一天上工,就立刻被通知已經被買下了,所有知道的人都感到很驚訝,因為從來沒有A級乳牛一開始就被買下的,就算是從小培養的**乳牛,也沒有任何一個會在她們上工的第一天就被買下的!

若帆自己當然也感到非常驚訝,心想,難道是有人一直想干我?

若帆雖然還不是成名的乳牛,但是因為她是處女,加上檢查的大廚對她的評價極高,所以也賣了很高的價錢┅┅

被買下的A級乳牛,也同時意味著這頭A級乳牛隨時要被屠宰┅┅

這一天,買主來了,若帆被帶到一個和式的房間,身上穿著漂亮的和服,跪在房中的榻榻米上,等著買家來干她。

當門一打開,走進來三個男人,若帆抬頭一看,赫然發現竟是大鳥等三人。

「啊!是你們!┅┅為什麼~?為什麼要干我??」若帆不禁流下淚來。

大鳥趕緊過去抱住她∶「我們都是因為很喜歡你,想干你、想喝你的奶、想舔你的**、想吃你的肉┅」

若帆聽了很感動的說∶「嗯┅┅我們A級乳牛的職責,就是要讓干我們的人高興,讓吃我們的人開心┅┅」說完,向三人拜了下去∶「請各位好好地享用我吧~」

三個人一聽,立刻便走上前去,開始脫掉若帆的衣服。若帆躺著,腰帶被解開,身上的和服一層層被剝掉。最後,當掀開她身上最後一層包布時,一對漂亮的**和濃密的**立刻露了出來。三個人開始輪流愛撫她,若帆第一次就被三個人玩弄,一開始就被搞的很爽,不禁發出嬌聲。

慶仔用指頭輕輕順著若帆兩只大腿間的曲線摩擦著,接著就去愛撫她的**和**,被弄得很爽的若帆已經有點迷迷糊湖,興奮的陰器開始流出大量**,慶仔看了更是加倍愛撫。

而閉哥和大鳥兩個人也沒閑著,一個人和若帆**,不斷和若帆的舌頭相接觸,另一個開始吸若帆的奶┅┅

「嗯┅┅好好喝喔┅┅!」

吸著吸著,若帆的有也些流到了床上,大鳥撫摸著若帆的右**,嘴里吸著的是若帆的左乳。

把若帆弄爽了後,他們要若帆幫他們三個人吸,若帆雖然是第一次經歷**,但是在這之前,阿珠等幾個A級乳牛都有指導過她一些可以讓干她的人更爽的技巧,所以若帆顯得很老練,三個人脫下了褲子,露出了老二。

閉哥的大概只有8公分左有,慶仔的大約有11公分,至於大鳥的真是名副其實,約有18公分吧!

「ㄟ!好好吸啊,把我們弄得爽一點!」閉哥吆喝著。

若帆坐在三個人中間,三個人都把老二對準了她,若帆只好輪流幫他們吸!

但是沒兩下子,閉哥居然早泄,在若帆幫她吸的時候忍不住**都噴了出來,射的若帆滿嘴都是,閉哥很不好意思,先溜了,跟大鳥和慶仔說∶「我出去抽根煙,要干再叫我!」

若帆把**全部吞下去,繼續幫兩人吸,兩個人都已經被弄爽了,於是開始輪干若帆,大鳥對準了趴在榻榻米上的若帆,將老二慢慢地往若帆還留著**的**插了下去,一舉突破了若帆的處女膜。

若帆第一次被干,處女膜一被突破,立刻痛得發出慘叫∶「啊~~啊~~」

大鳥將他的老二慢慢往深處插,若帆痛得很厲害,說著大鳥開始用力抽送,若帆的處女血從**中汨汨流出,痛得哭了出來。而慶仔此時跪在若帆面前,要若帆繼續幫他吸,若帆受到前後夾擊,又痛又爽。

大鳥越干越快,剛走進來的閉哥看到若帆那對漂亮的**,正隨著被干的節奏而搖擺著,大鳥猛然往若帆的**捏了下去,剛剛才被愛撫過的**,充滿了奶,一被捏,當場流出了乳汁,沾濕了榻榻米上的被縟。

閉哥一看到那對正在流著奶的**,立刻亢奮了起來,剛剛才因為早泄而軟掉的老二,又立刻站了起來,他也加入輪干若帆的行列,將頭埋到若帆**正下方,一手握住她的**,吸了起來!

三個人就這樣和若帆干了一個下午,干完後,若帆整個人累的躺在已經**的墊被上喘息,被子上到處充滿了血跡,也充滿了奶香!

若帆還沒休息夠,就伺候三個人吃晚餐,三個人只要口渴了,就把若帆喚過去,捧著她的**吸了起來┅┅

連續一個禮拜,若帆就被三個人這樣干來干去,三個人都爽極了,但是,三個人也同時都有一種干膩的感覺,所以決定把若帆屠宰來吃!

若帆知道自己快要被宰了,心里忽然有點高興,想到自己的**將要被活生生的割下,那種快感和瞬間的痛苦,心里就一陣期待,想著就不自主的將手靠在墻上。

這時若帆全身**,美麗的長發垂在肩上,一直飄逸到那對漂亮而豐滿渾圓的**前,結實的小腹再往下是濃密而柔順的**,接著是一雙修長的**。想著想著,若帆嘴角浮現出一絲微笑,陰部不由自主的流出了**,順著雪白的大腿,一直流到了地上┅┅

要被屠宰的那天,大鳥突然想要在好好干若帆一次,因此要求大廚直接在宴客廳屠宰若帆。

大鳥抱著**的若帆,將她放在柔軟的被窩上,接著脫去自己所有的衣服,露出那根大**,他低下身去,一邊和若帆**,一邊撫摸若帆的**和下體。

若帆的下體很快又流出了**,整個**都濕了,**也更加豐滿了起來,若帆一邊和大鳥**,喉嚨中發出想要被干的聲音,大鳥知道已經進入狀況,可以狂干一番了,就沒有再叫若帆幫他吸。

接著,他從若帆的後面開始干若帆,一邊用力的抽送,一邊去用力擠那對正輕松垂著的**,若帆發出被干得很爽的聲音∶「喔~~喔~~」奶汁被這麼一擠,弄得滿床都是,奶香到處飄散。

那些受邀而來,大鳥等三人的狐群狗黨,每個人的老二都癢了起來,於是他們也要求要干若帆。

大鳥一邊干,一邊對大家說∶「好!今天賓主盡歡,等我干完了,你們也還輪干她吧!」說完又捏了若帆的**∶「嗯┅┅她這對**又漂亮又有彈性,等一下你們盡量把它捏爆吧┅┅!哈哈哈!!」

閉哥一聽完,很緊張的說∶「ㄟ┅┅不行啊,稍稍捏捏可以,捏爆了,等一下怎麼吃啊?!」

說完大家哈哈大笑,若帆自己也在昏沉中笑了起來!

所有人都干完後,大廚將若帆綁到轉架上,開始幫若帆清洗身體,若帆的身體真的很漂亮,幾乎沒有任何瑕疵,連腋毛也沒什麼長,并且刮除了**┅┅當場有人要求收集,打算回去制成毛筆當紀念。

大廚幫若帆洗凈了陰器,把干若帆的人剛剛射到若帆體內的**全部洗凈,接著,將若帆全身捆綁,雙腿張開,露出晶瑩剔透的下體,大鳥等人和所有賓客都坐在四周,等著吃好吃的料理!

大廚開始愛撫若帆的下體,因為若帆是有史以來最年輕就被宰的A級乳牛,因此也引來一些記者采訪。

記者問大廚∶「您覺得若帆如何?」

大廚回答∶「若帆雖然是我宰過中最年輕的乳牛,但是她的肉質,不論是**、大腿、或是陰部┅┅都不會輸給最昂貴的阿珠,而且因為若帆很年輕,一切的身體機能都非常活潑,稍稍挑逗一下就很容易敏感┅┅」

說完正在挑逗若帆下體的手已經被若帆的**給弄濕了,若帆的**流了滿地,接著大廚一只手又去愛撫若帆的**。

若帆的**很快被逗弄的起來,若帆已經達到**,不止流出了**,連**自己都滲出了奶水。

大廚眼看時機已到,趁著若帆達到最**的那一刻,拿起刀子猛然往若帆的**割了下去,若帆正沉浸在**中,突然感到一陣劇痛,大聲慘叫了出來。

大廚的刀鋒一直從**割,連著原本長**的部位整塊割了下來,若帆的下體頓時鮮血直流,慘叫聲越來越凄厲,大廚也不去理會,只見他的手一搓,向若帆的下體內一伸,當場拖出了子宮、腸子┅┅等等。

因為在剛剛清洗時,就去色色已經連帶的將若帆的腸胃洗乾凈,所以若帆的腸胃中并沒有任何穢物。

若帆已經慘叫的聲嘶力竭,助手在若帆後頸打下少量嗎啡,讓若帆不至於立刻死去,而助手也沒閑著,有的幫忙料理已經割下的部位,有的繼續幫忙愛撫若帆的**。

雖然若帆的下體已經被割掉,但是她的**卻在不斷愛撫下仍然豐滿尖挺,奶汁還不斷滲出。

若帆因為失血過多,臉色慘白,身體不斷抽,慘叫聲中伴隨著的是顫抖個不停的,那對漂亮無比的**!

這時大廚開始割取若帆的**,只見刀鋒從小腿下半一落,鮮血噴了出來,刀子立刻滑順的往上割取,一直到膝蓋,立刻將兩塊表皮肌膚白嫩,里面卻結實的小腿肌取了下來,若帆已經痛得又哭又叫,喊叫聲中已經沙啞,不在有平常美妙的聲音。

接著割下大腿,就去色色助手又打了一點嗎啡,若帆一雙**,現在只剩下一雙白骨了!

大廚接著將若帆的身體平吊,使若帆正面朝下,展露出豐滿了**,接著動手去將她**中的奶全部擠了出來,若帆已經痛得無可言喻,**雖然被捏的如此用力,但也顯得微不足道了!

若帆的乳腺還真是發達,大廚從她一只**上所擠下的奶,居然快要700CC,擠完奶後,若帆的**依舊尖挺。於是大廚一把握住了若帆的右**,略略撫摸後,乳腺又受到刺激正要開始產奶,大廚快刀一下,若帆右邊的**已經被平切了下來,鮮血立刻噴涌而出。

大廚將剛剛割下的那只**放在容器後,又立刻握住若帆的左邊**,也是略略愛撫後,又一把割下了若帆的左**!

若帆的臉色已經極度慘白,口中吐出鮮血,叫聲已經微弱,但是大廚還不立刻了結她,將她的手臂上的肉也割了下來。

若帆那張漂亮的臉隨著頭低了下去,就去色色柔順的長發垂在肩上,大廚一手伸進若帆已經失去**的胸膛,用力將若帆的心臟掏了出來。若帆發出最後一聲慘叫,在大廚割下她心臟的同時,叫聲也停止了!

若帆原本美麗的身體,如今只是殘缺的被放在料理臺上,助手取來大刀,一個人拖住她美麗的長發,另一個人拿著大刀往若帆頸子上一砍,將她的頭砍了下來,另外準備以高級技術制程展覽品,送到被宰乳牛的陳列館做紀念!

大廚開始忙著料理剛剛割下的部位,有些助手則忙著用剛剛擠下的奶調制成飲料,一道道料理做好了後,紛紛送到大鳥等人面前┅┅

當大鳥等享用著若帆鮮美的肉時,一面回想之前干若帆時的爽勁,一邊吃著一邊想,老二也跟著站直,想到∶下次要買哪一只漂亮的乳牛來干和吃?

湖北快乐十分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