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級乳牛系列之華姐

小說: 明星系列 作者: x 更新時間:2015-05-06 13:15:45 字數:9244 閱讀進度:127/177

明星系列在線閱讀跟TXT下載!

A級乳牛平常都是有各自的職業,但她們的正職都是A級乳牛。像是阿珠,平常是老師,但是下了課後,她就變成一只被人干的A級乳牛!

藝華,大家都習慣叫她華姐,她算是A級乳牛當中,把正業跟副業合而唯一的一個。她的耐干本來就遠近馳名,而且更重要的,是她的身材真的很好,而且甚至比其他A級乳牛更為結實健美,因為她本來是個韻律舞蹈老師!

在成為A級乳牛之前,她就已經是知名的韻律舞教練,常常在電視上出現,在她自愿成為A級乳牛後,她接受了許多**的訓練,學到很多**的技巧,也因為這樣,她知道怎麼樣被干最爽,怎麼樣讓干她的人也爽!

有一天,她想到了一個主意,不但可以賺錢,而且可以教導其他人**的技巧,於是,她開設了一間**教室,以後,她就不教韻律舞,而把原來的韻律教室改成**教室。

**教室一開始營業,就有很多夫妻和情侶,因為華姐的名氣萊報名學習**技巧,或是一些平常就有光顧她A級乳牛生意的嫖客,也會來多學一些技巧。

教室當中的地板,放滿了柔軟的床墊,供給來學習**的人可以在上面一面干一面學習技巧。華姐一開始的教學方式是先要來學的人先干一遍給她看,然後動作需要調整時再加以指導,而有些獨自來學習的男人或女人,因為沒有攜伴,華姐就會親自下去示范,一邊被干,一邊講解。

為了讓**課程的效果更好,華姐決定要招募助手。助手需要三男兩女,而他們的工作就是示范**的各種姿勢,以便讓學習者觀摩。

以華姐的名氣,自然吸引很多自認很有力、很能干的人來應徵,而華姐選擇的標準,首先要求外貌要有一定的水準。男的要夠大,看起來要夠雄壯;女生臉蛋要漂亮,身材要好,**要夠豐滿,要有彈性,顏色要漂亮。

對於女生的審查,華姐委托平常負責檢驗和屠宰A級乳牛的大廚們幫忙,而男生就由華姐親自和他們「面試」來判定。

第一個被錄取的男生是暉,他外表瘦弱,但是卻不小,華姐跟他是先約好了時間,等著他來「面試」。

暉來到了面試的房間,里面布置得很舒服,有柔軟的床和棉被,華姐穿著寬松的連身套裝坐在床上等他,暉進門後,華姐輕輕對他說∶「嗯,把門關上吧!」

暉關上門後,坐到床上,華姐對他說∶「等一下你可以用盡各種方法來干我,讓我爽┅┅反正,發揮你的全力和技巧來干我吧!」

暉問∶「那┅┅我可以直接在你體內**嗎?」

華姐回答∶「當然可以啊!」

於是暉把華姐弄躺在床上,然後開始和她接吻,并且愛撫她的全身┅┅暉隔著衣服和奶罩不斷挑逗她的奶頭,并且把手伸到她的外,隔著內褲愛撫華姐的。華姐略略受到挑逗,開始有點興奮,發出淫聲。

暉慢慢脫掉了華姐的衣服,接著一邊繼續挑逗她,一邊脫掉他的內褲和奶罩,露出了漂亮的**和柔順的**,還有那片已經被干過幾千次,但是依然色澤鮮艷、富有彈性的。

暉把華姐的內衣褲丟到一邊,然後繼續愛撫她,接著開始用中指去挑逗**華姐的,不斷刺激她的?點。暉另一手也沒閑著,不斷去撫摸華姐那對豐滿而圓潤的**。

華姐被搞得很爽,口中不斷發出嬌喘,當她被逗弄到**,開始**∶「我不行了┅┅快去了┅┅喔~~喔~~」接著暉感覺插在華姐中的中指一股熱流°°華姐泄了┅┅

華姐已經經過一次**,暉開始脫掉自己的衣服,露出他那根已經干過無數女人的**,對準床上渴望再有幾次**的華姐,往她的慢慢了進去,華姐感到一陣疼痛,叫了出來。暉突然把推到華姐的最深處,猛然再用力一干,華姐又痛又爽的叫了出來。接著暉開始用各種不同的姿勢干著華姐,把華姐弄得很爽┅┅

暉總共對華姐射了4次精,干完後,他吸飽了華姐的奶,華姐疲憊的躺在床上說∶「嗯!你真的很棒,我會通知你來上班的時間~~」

暉知道自己被錄取了,很高興地想和華姐再干一次,但華姐說∶「你饒了我吧!你可能今天只和我一個人干,但是我一天要被好幾個人干啊~~一天最多要被干幾十遍,你讓我休息一下,順便讓我的乳腺趁機產點奶吧┅┅呵呵~~你看,我的奶都被你吸光了┅┅」

暉只好作罷,但隨即又說∶「那┅┅可以再幫我吸一次嗎?我好想再讓你幫我爽一次!」

華姐答應了,於是,暉那根**,又在華姐櫻口的吹吸下,把濃稠的**射了出來┅┅

這一天,華姐總共用這樣的方式和5個面試者干┅┅由於第一天只有錄取一個暉,所以第二天繼續面試。

這天來了一個叫黃勛,他外表黑瘦精干,一看就知道是個耐操的貨色。華姐坐在床上等他,黃勛一進門,華姐就告訴他∶「來~~我想試試,看你一次最多能撐多久,只要對我射一次精就夠了,但是我想看看你的持久力,可以嗎?」

黃勛說∶「那還有什麼問題!」一說完,就上前脫下自己的衣服,只剩下內褲,然後讓華姐躺著,右手開始撫摸華姐的**,左手去挑逗她的陰部。

黃勛慢慢的摸索,接著脫去華姐所有的衣服,左手繼續撫摸她的**,右手則輕撫著華姐的秀發,開始和她接吻。他用舌尖和華姐的唇慢慢的接觸,左手則不停搓著華姐的**,華姐敏感的**立刻硬挺了起來,**更顯得豐滿,口中開始發出淫叫。

黃勛停止了接吻,嘴巴開始去舔華姐那對漂亮的**,華姐豐滿的**已經充滿了奶汁,於是黃勛一邊吸,右手繼續在挑逗華姐另一只**,左手已經伸出了中指,開始對著華姐肥嫩的**挑逗,華姐開始進入陶醉的狀態。

黃勛接著拿出挑逗棒,插進華姐的**,一邊又撫摸她的**,他慢慢的抽動著挑逗棒,讓華姐進入第一次**,華姐很快沉醉在其中。黃勛看時候到了,抽掉挑逗棒,直接用兩根手指繼續挑逗,華姐已經爽不可言,開始叫著∶「我要去了┅┅要去了┅┅」接著黃勛感到手指一股熱流,華姐泄了┅┅

華勛抽出指頭一看∶「哇!好濕啊~~」他知道華姐的**已經夠濕潤,不等華姐還沒退出剛剛的**,就脫下自己的內褲,把他那根長約13公分的一把插進了華姐的中,華姐只覺得一陣痛楚,接著又是**中被往來摩擦,一種無法形容的舒服┅┅

黃勛調整著干華姐的節奏,時快時慢,華姐為了要測試黃勛的耐力,也一直配合著黃勛。干得快時,華姐那對漂亮的**就在黃勛面前不停的抖動;干得慢時,那對**也會隨著率動慢慢的搖晃┅┅

黃勛中間不停的變換姿勢,有時坐在華姐身上干她,有時從華姐後面干,一面撫摸她的**┅┅

就這樣干了快一個鐘頭,華姐認為他的耐力已經通過考驗,於是帶著淫聲告訴他∶「喔喔~~你被錄取了~~啊~~可以對我射了┅┅」

黃勛問她∶「啊~~我的┅┅力氣和┅┅技巧怎麼樣?」

「嗯~~好棒~~啊~~喔~~我要去了┅┅」

黃勛也說∶「我也要射了┅┅一起吧~~」兩人一起進入了**,黃勛**的一剎那,感覺到上有一股熱流┅┅

黃勛把所有的**射在華姐的**內,抽出老二後,華姐還沉醉其中,用滿足的眼光看著黃勛∶「太棒了~~吸一點我的奶吧┅┅你太辛苦了,要喝一些奶來補一補┅┅」

黃勛笑著先吻了華姐的唇,然後對著躺在床上的華姐,開始吸她的奶┅┅

最後一個被錄取的,叫做邱鈞,他外表肥胖,但是看起來就是一副精力過剩的樣子。

華姐這天穿著浴袍,浴袍里只裹著一條毛巾,坐在柔軟的床鋪上等邱鈞。邱鈞進門後,一看到漂亮的華姐,老二就立正了!他心想∶「好漂亮的乳牛啊!等一下我一定要狂干她一番,給她一點顏色瞧瞧,這樣以後我就有機會天天和她干了。」

邱鈞迫不及待自己脫掉了衣服,露出了他的,一步沖上前去,把華姐的臉埋到自己前,讓華姐幫他吸,他一邊脫掉華姐身上的浴袍和毛巾。華姐全身被脫光後,邱鈞的老二也在她的吹吸下,已經顯得雄壯無比,而邱鈞的手也沒閑著,開始去摸華姐尖挺的**。華姐一邊吸,一邊輕輕撫摸著邱鈞的睪丸和身體┅┅

不一會兒,邱鈞的老二已經被吸到**,於是濃濁的**噴射而出,噴在華姐嘴里┅┅**一路從口中溢出,順著頸部溜到了**上,邱鈞立刻把華姐壓倒在床上,用雙手把剛剛的**涂抹在華姐的身體上。

邱鈞剛剛射過一次精,還是很有力,立刻又開始挑逗華姐的下體和**。他將中指伸進華姐的**中,開始快速的**,另一手輕輕捏著華姐的奶頭,或著揉捏他的**。

華姐很快又進入**∶「啊~~好爽~~好強~~我不行了,快丟了~~」接著邱鈞感到指頭上一股黏稠的熱流,華姐泄了┅┅

邱鈞問她∶「怎樣,爽不爽?」

華姐露出很感激的神情∶「太棒了!我好想被你干┅┅請進入我吧!」

邱鈞於是立刻騎到華姐後面,開始狂干她,一邊用力干著,一邊從後面撫摸她搖曳的**,一下換了姿勢,但是邱鈞的仍不斷在華姐的**中**。華姐一邊被干,發出淫蕩的聲音,邱鈞一邊干,一邊低下頭去吸她的奶┅┅

一個半小時內,邱鈞總共對華姐射了3次精,吸了好多她的奶!干完後,兩個人躺在濕答答的床上,到處布滿了華姐的**、奶水,還有兩人的汗水┅┅而華姐的子宮中還充滿著邱鈞射的**,多馀的,還汨汨地從**口流出來。

華姐對邱鈞說∶「嗯!你很棒,你被錄用了!」

邱鈞發出淫笑∶「嘿嘿~~那我們以後就要天天一起干羅?」

華姐說∶「對啊!以後要加油羅!」

邱鈞聽完後又發出淫笑,然後一轉身,把頭埋到華姐的胸前,又開始吸她的奶┅┅

而華姐,三天內被一堆面試者干了近百次,這時已經累得沉沉的睡著了┅┅

華姐休息了兩天後,**叫是正式重新開張,許多老學員都回來上課,同時也有許多慕名而來的新學員。

一開始上課,華姐自己并沒有先示范,而是先讓兩個女助手先和暉以及黃勛表演**。

兩個女助手都是A級乳牛,她們對**技巧也都非常擅長。而她們原本都是華姐韻律舞的學生,之後跟著華姐一起成為A級乳牛┅┅兩個乳牛--小莉和小鳳。

現在,暉和小莉干,黃勛和小鳳干。兩組人運用不同的**姿勢,在臺前示范給學員看,許多男學員看到小鳳和小莉漂亮的臉孔和豐滿的**,老二都直挺挺地站了起來。

兩組人馬在臺上干了起來,小莉和小鳳都被干得很爽,不停發出爽聲。臺下的學員們有許多男女結伴而來,早已按捺不住,一邊看著臺上兩組示范干,一邊也在臺下開始干了起來┅┅

兩組示范人員都干得很爽,暉和黃勛在小莉與小鳳**中,在她們**中射了精。兩個A級乳牛被干完後,還沉醉在**中,躺在臺上的墊被上喘氣┅┅臺下的學員們,耐力與體力當然不如示范人員,早在臺上干完前,全部都完成第一次**了!

這時,穿著白色浴袍的華姐和邱鈞出場了,華姐等一下要親自示范被干,并且要在**中一邊講解技巧。

華姐向臺下學員問好∶「┅┅各位學員大家好,很高興又再度見到各位,歡迎大家再次來到我們**教室!以後,我們會教導各位各種最新最好的**方式和技巧┅┅今天,我就先來為各位示范『後干式』。這種干法,非常普遍,就是以往大家常用的姿勢,但是也是最難掌握訣竅的┅┅如果做得好,可以讓男方得到最大的滿足,也可以將女方弄到欲仙欲死,請各位先仔細觀看,等我示范完畢後,大家在開始實際練習┅┅」

「一開始,男方先從後方抱住女方,輕輕透過衣服撫摸女方的**┅┅」

邱鈞順著華姐的口令,一邊從後方抱住華姐,一邊輕輕撫摸華姐在浴袍下的**。

「這樣子,先挑逗女方的**,用指尖搓揉乳蒂,讓女方可以進入舒服沉醉的狀態┅┅喔喔~~」華姐一邊說著,一邊也被邱鈞弄到爽得叫了起來。

「接下來,男方的右手可以繼續撫摸**,另一手,可以開始撫摸女方的大腿和下體┅┅喔~~女方可以緩緩轉頭,和男方接吻親熱,男方可以趁這時慢慢脫掉女方的外衣┅┅」

邱鈞照著做,他先解開系在華姐腰上的系繩,接著緩緩褪下了華姐的浴袍,華姐先露出了雪白的肩膀和頸子,接著露出了胸前漂亮的**,浴袍一瞬間掉落地上,華姐美好的身材立刻讓臺下的學員一覽無遺,包括她那撮柔順的**和雪白修長的雙腿。

「脫下女方的衣服後,男方一手繼續在女方身上撫摸,另一手可以女挑逗女方的下體┅┅喔~~好爽~~喔~~」

邱鈞一手揉捏著華姐的**,一手不斷在華姐**內外抽送著,將華姐弄得爽不可言。

「男方的挑逗可以由慢而快,這樣可以讓女方**更加潤滑┅┅喔~~」華姐的下體都濕了,把邱鈞的手弄得濕潤潤的。

這時,華姐泄了,身體一陣抽搐,邱鈞的手也同時由最快速停了下來。

「當女方達到**泄出來的時候,男方可以把手指上的**讓女方用舌頭舔乾凈┅┅這樣可以增加┅┅喔~~情趣┅┅」

緊接著華姐幫邱鈞吸∶「為了讓男方有更多的體力干,在幫男方吸的時候,并不一定要吸到**┅┅」

邱鈞的老二被華姐吸得很爽,而邱鈞的手一邊撫摸著華姐的秀發,臉上露出非常爽的表情。

「當男方的已經被吸到一定程度後,就代表可以開始干了┅┅」

這時邱鈞從後華姐後面抱住她。

「男方從後方抱住女方,然後一手握住一只**,一手摟住女方的腰,這樣可以方便讓老二進入女方的中┅┅喔~~喔~~」一邊說著,邱鈞已把老二塞入了華姐的中。

「插入後,男方可先慢慢將老二推到女方**的最深┅┅最深┅┅喔~~男方的腰可以慢慢前後推動,或開始快速**┅┅喔~~啊~~另外手可以從後面握住女方的**,然後輕輕的撫摸┅┅」

邱鈞一邊從後面干著華姐,一邊拉起華姐的左手,讓臺下學員可以清楚看到華姐那對漂亮的**,正隨著被干的節奏而搖晃著。

「這時男方┅┅喔~~可以隨著女方的**層度,一邊干,喔~~一邊玩弄**┅┅」華姐一邊說,其實一邊已經是一股**。

邱鈞用力抓住華姐的左**,幾乎捏出了血痕,華姐一邊被干的很爽,一邊**被用力的玩弄,又痛又爽,發出了淫蕩的嬌喘。

「女方如果感到痛又爽,可以大聲叫出來,讓男方感受到┅┅喔~~激烈的感覺,也可以┅┅喔~~增加男方的信心┅┅喔~~」因為華姐是A級乳牛,她的**在邱鈞不斷擠壓刺激下,乳汁被擠了出來。

「喔~~」邱鈞發現華姐的奶已經流了出來,用手掬了一把,放到嘴邊用舌頭舔食著。

就這樣,華姐一邊解說一邊被干,到最後**時,幾乎是上氣不接下氣的喘息著解說,一邊發出淫聲┅┅

當邱鈞在華姐體內**完畢,老二抽離華姐身體的瞬間,華姐整個人香汗淋漓的趴在墊子上喘氣,從她的**中,還汨汨流出邱鈞的**┅┅而床墊早已經**一片,上面布滿華姐的奶香、汗香和**┅┅

華姐在臺上喘了一下氣,邱鈞已經先退場。過了一下子,華姐坐了起來,口中還喘著氣,臉上有著剛剛**過的馀意。華姐定了定神,對臺下的學員解說∶「這就是我們今天要練習的動作,各位可以開始操作┅┅沒有男女同伴的學員,我們的示范員會和你們一起練習┅┅」

接著黃勛、暉和剛剛干過華姐的邱鈞都走到學員席中,小鳳小莉也都下去和那些沒有攜伴同來的學員練習,一邊干,一邊教學員怎麼運作。

華姐在臺上看了一下,披著浴袍,也走到學員席中,看到學員有不正確的動作就幫忙指正,或著教學員怎麼愛撫┅┅

當華姐一邊看著,卻發現有一對夫婦卻只看別人干,兩人卻不練習。華姐有點納悶的問∶「劉先生,你們怎麼不練習呢?」

劉太太回答∶「ㄟ┅┅這個┅┅老師,真是不好意思,我那個剛剛好來,不能讓我先生練習┅┅這個┅┅可不可以請老師和我先生練習一下?」

華姐笑了一下說∶「好啊!不要跟我找這種藉口啦,我知道,你和你先生串通好,想讓他趁機干我,對不對啊?」

劉太太不好意思的笑說∶「呵呵┅┅沒錯啦┅┅」

華姐笑著回答∶「呵呵┅┅這有什麼問題!」

說著,就當著劉太太的面和劉先生干了起來,一邊也指導劉先生怎麼干會讓女方舒服。

劉先生照著華姐的指示,不斷用力地干華姐,把握這個難得的機會。當最後要到**時,問華姐∶「老┅┅師┅┅我可以射在你身體里嗎?」

華姐一邊**中,回答∶「嗯~~可以~~喔~~」劉先生和華姐一起進入了**,同時,華姐也引導劉先生在她體內射了精┅┅華姐又爽了一次,而劉先生也非常滿足。

華姐這個合法的**教室,吸引了許多**生活不美滿的男女前來學習,在華姐調教下,都在**生活上獲得很大的改善,也因此,華姐的**教室規模越來越大,甚至還有電視臺和錄影帶,都有錄制播放華姐的**教學┅┅

然而,來學習**的,也有很多是純粹想藉機會干華姐而來。

有一個黑道大哥,看過華姐的節目帶後,也親自來過華姐的**教室,迷上了華姐,於是也屢次包租下華姐和她共度良宵。於是大哥告訴華姐,希望華姐能當他的情婦,但華姐一方面不想和黑社會有糾葛,一方面她找理由,告訴大哥她還有**教室要經營,并且還有A級乳牛的工作┅┅所以不能答應這個叫做羅扶助的黑道大哥。

大哥非常不爽,惱羞成怒,於是想到一個最極端的方法--向A級乳牛公司買下華姐,將她干完後屠宰,這樣她就用遠不會和別人在一起了!大哥出了非常高的價碼買下華姐,華姐雖然不情愿,但是A級乳牛的契約既然已經簽訂,而且A級乳牛天生的職責,除了被干,最後就是要接售屠宰食用┅┅華姐只好把**教室交給小莉和小鳳經營。

當羅扶助看到華姐時,華姐必須表現出非常雀躍的模樣,讓羅扶助擺布,因為┅┅伺候主人是A級乳牛的職責。羅扶助為了炫耀,於是他決定要把屠宰和食用的地點設在**教室,他要讓所有的學員一起來品嘗華姐美味鮮嫩的肉。

在買下華姐後的幾個禮拜內,大哥天天都干華姐,干得爽不可言!

而要屠宰的這天終於來到了┅┅大廚將她帶到廳中,廳中已經準備好軟墊,準備讓大哥用力地干華姐最後一次,旁邊都坐滿了觀眾°°里面有**教室的學員、大哥的一些道上兄弟,還有記者┅┅

因為華姐畢竟是非常有名的A級乳牛,加上羅扶助又是有名的黑道大哥,所以華姐要被屠宰食用的新聞,這等大事可不亞於當初阿珠被宰的新聞。

華姐全身一絲不掛的躺在軟墊上,對著大哥說∶「請您好好享用我,因為您是我最敬服的人┅┅我好希望您能用您雄壯的,來欺負我卑微的小┅┅還有玩弄我的**┅┅」

羅扶助說∶「好!我今天就用你平常教我們的**技巧,好好跟你狂干最後一次!」

於是羅扶助當著所有賓客和記者的面前,和華姐干了一個多小時,中間射了4次精,每次都狠狠的射在華姐的**和子宮中。

當羅扶助干完後,華姐已經累得躺在床墊上動彈不得。

這時,華姐要準備開始被屠宰了┅┅

華姐被大廚在清洗槽中將全身洗乾凈,身體里的穢物和剛剛羅扶助射入的**也都被清洗掉┅┅華姐接著清洗完後被大廚擦乾身體,準備下個步驟。由於羅扶助要求一定要品嘗華姐最美味的肉,所以肉質一定要緊,為了這樣,大廚將華姐放在冷藏柜中,因為這樣可以讓她的肌肉緊縮些。在冷藏柜中待了半小時,華姐雖然平常就因鍛煉身體而身體好,但也凍得全身發抖、嘴唇發白。

華姐被帶了出來,被固定在轉架上,準備接受屠宰┅┅

干完華姐的羅扶助趁機去洗了個澡,這時也回到廳中,和賓客們談笑風生,等著看華姐被活宰并接著享用她的美肉。

大廚開始挑逗華姐的**和**,旁邊的助手則忙著準備工具,也一邊幫忙挑逗華姐。生理機能非常靈敏的華姐,一下子就被挑逗到**,下體已經不由自主的流出了**,助手趕緊拿了容器來裝盛華姐美味的**,以便等一下當作湯的調味料。

那對漂亮豐滿的**也在不斷挑逗下尖挺了起來,**因為受到刺激,開始大量的產奶,整個**顯得十分豐滿┅┅華姐的下體在不斷挑逗下,已經接近**,大廚也一直注意她**的階段,華姐的意識已經進入到沉醉的狀態,模模糊糊的階段了。

當**快要接近頂點時,她大叫∶「要去了┅┅我要去了┅┅」

當華姐射出她**的同時,大廚非常迅速的拿起細刀,往華姐的**一刀割了下去。華姐還在**的馀韻中,猛然下體受到被切割的痛楚,又痛又爽之下,她不禁大聲的哀嚎,而這種哀嚎卻讓在場每個男性的老二都站了起來。

華姐的下體噴出大量鮮血,血量從激噴而出一直到流速漸漸緩慢,而助手早就拿了容器裝住華姐下體流出的鮮血,準備要做血糕┅┅華姐兩片剛剛被切下的**,被大廚放在料理臺上處理,準備等下要放到精美的餐盤中做成拼盤中一道美味的**生魚片。

助手一面還讓華姐保持著意識,因為只要華姐一昏迷,很可能就會直接死掉了,而死掉的A級乳牛,肉質就不夠新鮮了。大廚從華姐失去**的下體,用手掏進那個血洞中,一把抓出了華姐的子宮、卵巢、腸子┅┅華姐再度大聲慘叫,下體又一次大噴血,華姐已經痛得全身發抖、臉色慘白。

大廚知道動作要快,所以動作更加俐落。大廚接著很快的將刀鋒落在華姐結實圓潤的臀部上,將屁股上的肉割了下來,這時已經可以看到華姐白灰色的骨盆了┅┅大廚接著往下切割,將華姐的大腿以及小腿上的肉全部割除下來。

大廚刀工精湛,肉切得非常乾凈,華姐的骨頭卻完好無缺。這時華姐意識已經不太清楚,只是還沒昏迷,她全身顫抖,包括她那對漂亮豐滿、仍不斷被挑逗的**。

這時這對**因為不斷受到挑逗,充滿了乳汁,此時竟然自己滲出了奶來,助手拿來容器,盛裝華姐美味的乳汁,一邊也開始用手用力擠出華姐的奶,雖然**被擠得如此用力,雪白的**上,助手擠奶留下的血痕清晰可見,但是比起已經被切割掉部位的疼痛,根本算不了什麼。

大廚又迅速切地割下華姐修長的手臂上的肉,接著拿出割刀,在華姐臂上一劃,將臂上整塊肌肉迅速輕巧的揭了下來。華姐鍛煉已久的美妙身軀,幾乎已經被切割完畢,只剩下上半身的肉,尤其是那對珍貴的**,還沒有被割下來。

華姐這時已經快要不行了,慘叫聲越來越微弱。大廚知道差不多了,而助手也將**中的奶都擠光了,兩只**都各擠出超過600CC的奶。這些奶非常有用,因為是華姐最後產的乳汁,所以特別珍貴,加上最營養的成份都在這最後的乳汁里。

華姐雪白的**上布滿了血水,很多是從其他部位濺過來的血水,不斷的從華姐面朝下方的**,那漂亮纖細的奶頭下滴到放在下方的容器中。這時大廚拿過利刀,用手微撫摸一下華姐的右**,華姐的**再度受到刺激,輕輕一抖,大廚動作快速,右手拿刀,左手握住華姐的**,將**由下往上「唰」的一聲平切了下來。

華姐漂亮的右**已經從她的右胸移位到桌上的盤中,華姐右胸噴出鮮血,意識已經非常微弱,發出一聲微弱的慘叫┅┅大廚將華姐那只肥乳放到盤中後,很快的又轉身握住華姐的左**,同樣的動作「唰」的一聲,華姐的左**也和身體分了家,胸前兩個血洞不斷流出最後的一點血。

這時華姐慘白的臉龐布滿了血水,口中不斷流出微許的鮮血,大廚一手插進華姐沒有**的左胸中,掏出了華姐的心臟,拿出刀子,將血管割斷,華姐最後的慘叫,也隨著這一刀的落下而消失。

助手將華姐已經殘缺不全的身體搬到料理臺上,將華姐美麗的頭顱割下,并將身體剩下有肉的地方全部割下來。華姐全身的肉都被做成美味的料理,除了頭顱之外的部份都有用處,骨頭被拿來熬湯,而身體各部位都有各自不同的料理。

大廚和助手們很快的料理出各種美食佳肴,而華姐全身最精華的部分--**和**,當中也是最精致的部分,也就是乳腺和乳葉所組成的脂肪部分。大廚手藝極佳,**雖然經過蒸煮,但是里面最美味的脂肪部份并沒有融化掉;而**最美味的部份在陰蒂,但一只A級乳牛只有一個陰蒂,所以理所當然,成為非常隆重的一道餐點,供給羅扶助享用。

羅扶助一邊品嘗,一邊卻突然大笑∶「哈哈哈!你這騷婆娘,這只賤乳牛,到最後還不是只有我一個人才能享受你!吃你最美味的部分!」

在場的賓客聽到大哥說的話,都大聲叫好,表示贊同,同時一邊吃,一邊贊美大廚的手藝。當然,最被贊美的,還是華姐那一身美味無比的A級乳牛肉。

華姐美味的肉一下就被吃完了,尤其銷路最好的,就是**的嫩肉,一下就沒了,最後留下的,只有華姐的骨骸。而羅扶助也沒有把這些骨骸浪費掉,這些骨頭熬過湯後,依然充滿了香味,於是羅扶助把它拿去喂他所飼養的一群看門的獵犬狼狗,這些犬類好像也知道這骨頭非常珍貴,一下下就吃光了┅┅

大哥羅扶助還在一直想著∶下次要去哪找一個這麼棒的A級乳牛?

湖北快乐十分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