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級乳牛前傳--阿媚的大螢幕初體驗

小說: 明星系列 作者: x 更新時間:2015-05-06 13:15:42 字數:9753 閱讀進度:124/177

明星系列在線閱讀跟TXT下載!

前記:這篇「A級乳牛前傳」的故事來源,是根據「A級乳牛系列─慧敏」當中所提過的角色「阿媚」來作為題材。其實寫出這篇的時間還在「A級乳牛系列」之後,只不過作為原有題材當中的提示,因此把本篇命名為前傳——

A級乳牛原本只是供應**與食用的特殊群種,大部分都是由A級乳牛公司挑選自愿成為乳牛的女性而來。因為A級乳牛的身價是相當昂貴的,所以平常能夠包租或購買的都是富有之人,一般的民眾頂多只能消費「品質」比較差的B級乳牛。

A級乳牛第一次公開在大眾面前,起因於一次電影的拍攝和上映。

在競爭日益激烈電影界,新秀不斷出現,電影的劇情也必須不斷的翻新,或者以各種創意或突破來刺激票房。許多的女明星擔心過氣,所以在電影當中突破過去形象而有大膽的演出,然而這一切都比不上A級乳牛成為電影主角來的轟動!

阿媚是選美出身的演員,進入演藝圈後,便以清新的氣質和柔美的外型而紅了好一陣子,但是在新人輩出競爭激烈的情況下,演藝生涯面臨了過氣的危機。

劉老板的劉氏電影公司原本以拍攝三級片等限制級電影為主,在三級片當紅的時候賺了好一陣子的錢,但是在觀眾失去新鮮感之後,整個公司的營業狀態開始走下坡,劉老板為了重振公司的聲威,因此想盡各種辦法,但是都徒勞無功。最後劉老板想到了─以A級乳牛在電影當中為主角來當作噱頭。

因為一般的女明星,就算叁與電影演出,當中遇到有激情戲或者**畫面的時候,頂多也只是做做樣子,或者乾脆使用替身。但是如果以A級乳牛來擔任角色,卻可以接受任何的劇情安排,不管是各種**、鞭打、甚至犧牲性命,而且絕對不會有一般女演員排斥裸露的情緒。

因為這個緣故,劉老板和阿媚一拍即合。劉老板先是安排阿媚接受乳牛公司的檢驗,而阿媚原本就是選美小姐,身材、臉蛋方面根本都不是問題,因此非常順利的通過了A級乳牛的檢測標準。因為阿媚沒有懷孕過,因此阿媚也順便接受了成為A級乳牛必經的「開乳腺手術」的程序,讓阿媚的**可以生產奶汁。

劉老板先安排阿媚演出一部激情電影,當中阿媚不僅全裸演出,還有毫無遮掩的**鏡頭。阿媚「清純女星」、「選美小姐」的形象,在電影當中毫無掩飾的露奶、露**、**┅.的豪放演出,果然吸引了前所未有的觀眾。劉老板的公司終於起死回生,因此付給阿媚大筆的酬勞。阿媚也因此重新拉高了自己的知名度。

劉老板見到以A級乳牛當作電影賣點相當有搞頭,加上想到A級乳牛遲早有一天必須宰殺的規定,於是和阿媚簽下協議:阿媚在新片當中不只需要被干,最後還得被宰殺,代價是劉老板會在電影開拍前付給阿媚天價的酬勞。

新片「皇后之死」終於開始拍攝了,劇情是描寫中國在五代十國時的一個小國家─馀,開國君主娶了被征服另一個國家─香,的公主為后,不久候皇后為君主生下一子為儲君,但君主不久後卻駕崩,馀國變成了由皇后代替年幼的小皇帝主政。皇后心中其實對於馀國當初消滅自己的香國懷恨不已。皇后生性淫蕩,在代替小皇帝主政後,為了鞏固自己的權力,用自己年輕美麗的身體來勾引有權勢的將領和外國的王公貴族,讓他們來為自己消滅異己。馀國的一群忠臣擔心國家滅亡,於是派了一個勇敢的年輕將軍,讓他刻意接近討好皇后,最後在床上趁著他和皇后**的時候將皇后殺掉。

阿媚在片中飾演淫蕩的皇后,在看過劇本後對於劇本的安排十分滿意,對於導演的指揮也都相當服從。第一場**的戲是馀國君主與新婚的皇后洞房的戲。

阿媚飾演的皇后是在不情愿但又不得以的狀況下嫁給馀國的君主,所以新婚之夜說穿了其實是霸王硬上弓的戲。

所有的劇組工作人員都在摒息以待等著看第一場戲的拍攝,雖然當中有不少是阿媚前一部電影的工作人員,但是前一部電影是屬於規模較小的電影,所以動用的工作人員并不多,而新片卻是號稱「古裝激情大片」,片子一開始還有馀國大軍攻陷香國國都的屠城場景,為了那幾幕屠城的片段,劉老板還特地購買了好幾個B級乳牛在「屠城」的撟段當中扮演被馀國士兵強暴殺害的香國婦女。當然,在那幕戲拍完之後,被殺的幾個B級乳牛立刻被劇組人員當成了晚餐,做成燒烤給吃了。

導演特別叮嚀阿媚和扮演君主的男演員,「新婚之夜」這段要演的像強暴的樣子,因此阿媚特地穿上了容易撕扯的衣服。

「ok!開麥拉!」導演大喊了一聲,正式開始上戲。

婚宴上喝的微醺的君主搖搖晃晃的走進豪華的寢宮,醉蒙蒙的看了一眼靜坐在床邊的新娘。「啊~哈哈~真美啊~」君主一面掀掉新娘的紅罩紗,喃喃自語的說著。皮膚白凈細嫩的皇后在燭光照耀下,秀氣的五官透露著一些哀怨的表情。

「嗯?~今天是我們大婚之日,你怎么一臉哭喪?來來來,給你親一個喔~」君主說完一手托住新娘的下巴一股腦正準備朝新娘的嚶唇吻下去,不料新娘卻猛然把臉一甩的躲開了君主的嘴。這個舉動惹怒了君主,「哼~敢拒絕我?!你的國家現在已經變成我的土地了,你的身體現在也是我的了!你最好給我安分一點!」說完雙手捧住了新娘皇后的臉頰,用力吻了下去。皇后仍然掙扎著,兩個人順勢往床上倒了下去,皇后的力氣哪里比的過會帶兵打戰的君主,拳打腳踢用力的掙扎仍然被壓的死死的。君主見他的新娘仍然不聽話,兩手拎住皇后身上新娘服的領口,突然粗暴的用力向下一扯,衣服瞬間被撕裂,皇后身上遮掩身體的僅剩一條薄薄的肚兜。皇后嚇了一大跳,顫抖的說:「你┅你想要做什么?」,緊張的緣故,使得皇后呼吸急促,只見到單薄的肚兜掩蓋不住皇后曼妙的身材,

隆起的胸部高低起伏著。君主一手握住隔著肚兜的**,用力揉捏了兩下,「**真是又軟又有彈性啊!」接著用力扯掉皇后身上僅存的一件肚兜。扮演皇后的阿媚,這時一對白晰精致的**抖了出來,配戴著上頭兩個小巧粉紅的奶頭,君主忍不住來回的在上頭撫摸。皇后歇斯底里的尖叫了起來,但是這更激起君主的征服欲,手腳并用的將皇后壓在床上,然後脫掉原來穿在皇后下半身,那件要掉不掉的裙子,接著是一塊擋在**上頭的小小擋布,露出了皇后長的烏黑但希松的**。君主把皇后的兩條**用力張開,一手開始強硬的在皇后的陰部上撫摸。

皇后仍舊想要掙脫君主的壓制,稍微一滑動,立刻又被君主拉回來。君主猴急的脫下了自己的衣褲,露出一條又長又挺的老二,突然間從後頭用力擒抱住皇后,然後巨**往皇后的陰純里頭用力一插,瞬間沖破了皇后的處女膜,皇后發出了尖銳的哀嚎。

由於阿媚原本已不是處女,但是為了配合這部電影的劇情,在拍攝前早將處女膜以手術的方式重新建立了起來。

皇后的處女膜一被突破,加上君主的老二不停的在皇后的**內**,皇后的處女之血在君主老二的一進一出之間灑在金黃色的床單上。

攝影師特地將鏡頭拍攝在阿媚被**的**上,一下又對準阿媚被干而來回抖動搖晃的一對**,或者照阿媚被干時臉上痛苦與歡愉交雜的表情。

現場的工作人員個個看的目瞪口呆,每個人一秒都不敢錯過的看著這場阿媚被干的戲。

阿媚的淫叫聲不止催動著扮演君主的演員更賣力的干阿媚的嫩**,一旁所有的男性工作人員也都感受到阿媚被干的**,褲檔下個個撐起了小帳棚。

君主一手用力的捏住皇后的右乳,左手緊緊的摟住皇后的纖腰,越干越快,

在皇后一長聲尖叫後,君主的**噴進了皇后的子宮和**當中——

連續十幾個工作天,阿媚每天都要拍攝被不同人干的戲,在拍戲之馀,幾乎所有的男性工作人員都干過了阿媚。

導演形容「阿媚的身材算是比較高挑的,一對**雖然不算挺大,但是形狀相當漂亮,乳暈、**和整個**的比例大小十分完美。皮膚也保養的很好,雖然已經年過三十,可是細致的找不出什么瑕疵。豐臀配上一雙美腿,看了就讓人**大增。而**的形狀是外窄內寬,敏感而又緊實有彈性┅┅」

阿媚在電影劇情後段已經是個生過小孩的少婦,因此在成為A級乳牛時所開的乳腺手術,這時在劇情上派上了用場。

淫蕩的皇后除了公然勾引有權勢的文武官員,天氣炎熱時,在王宮大殿上,還脫去罩衫,只穿了薄薄的肚兜和輕紗。除此之外,甚至還公然在議政大廳上幫哭鬧不止小皇帝喂乳。

導演有時拍到這種戲,還會拿扮演小皇帝的嬰兒開玩笑:「唷~這小伙子還真有口福啊!小小年紀就享受到A級乳牛珍貴又可口的奶~」阿媚也會回應這種玩笑著說:「導演心理不平衡啊~不然我也讓你吸兩口我的奶吧~」

一群馀國朝廷的忠臣們認為君主的早死是皇后所害,朝綱大亂是皇后的亂政和**的挑逗造成一些權臣被皇后所蒙騙勾引而互相攻訐,以致被皇后利用後,皇后隨便羅織一些罪名將他們殺害等等因素所引起。於是找來一位年輕英俊,對馀國又忠心耿耿的軍官,共同密謀要推翻皇后的亂政。

為了讓皇后信任這名青年軍官,因此忠臣們策動了一次「假造反」,故意派了幾個刺客,趁皇后在王宮後花園散心乘涼時沖進去擊殺皇后,而這名青年軍官再帶著救兵趕來護駕,讓皇后以為這名軍官對自己效忠,之後再讓這名身懷武藝的軍官找機會除掉皇后。

導演為了找尋適合演出這個青年軍官的角色人選,特別向A級乳牛公司借將,找來一名平常在A級乳牛公司專門負責屠宰乳牛的大廚,因為這個角色在整部戲最後有吃重的演出外,大廚對於A級乳牛的身體素質、構造、和敏感度又是最懂得掌控的人,因此特地找來這名「傭兵」助陣。

這場「後花園」的戲開拍,阿媚飾演的皇后正和幾名宮女在後花園當中的涼亭乘涼。

「唉呀~天氣真是熱啊~幫我把外衣脫了吧~」皇后命令身旁的宮女道。

脫掉了外衣,皇后上半身僅穿著一件單薄的貼身襯衣,下半身僅穿著一條輕薄絲裙。身體的玲瓏因為躺臥在臥椅上而曲線畢露,盡管有宮女為他扇風卻仍香汗淋漓。這時不遠處傳來一聲宮女的尖叫「啊~~~有刺客~~」,這個尖叫聲隨即消失,原來是發現刺客的宮女已經被刺客給解決。皇后還沒來得及搞清楚狀況,幾個身穿黑衣的刺客已經殺到皇后面前,為首的一名刺客一馬當先沖進涼亭,揮劍將皇后身邊的幾個宮女逼開,一個箭步奔到皇后面前,大喊:「淫婦!你殺害忠良,今天我要挖你的心當祭品!」

皇后還一臉錯愕,刺客出手如風,已經一手扯下皇后身上的貼身襯衣,一對美麗勻襯的**抖露了出來。刺客右手持劍,正對準著皇后的心窩準備刺下去時,這名刺客突然哀嚎了一聲,倒在地上,抽慉了兩下,然後再也不動。驚嚇過渡的皇后這時才發現這名刺客後頸中了一鑣,幾乎刺穿了刺客的頸部,鮮血流了一地都是。

一名軍官帶著一隊禁衛軍從後方迅速的沖往涼亭,其馀的刺客一看帶頭的被殺了,互看一眼,喊了聲「逃!」,立刻施展輕功,往四面八方各自逃竄。帶頭的軍官指揮禁衛軍追殺,皇后這時叫住了正準備要發足狂追的帶頭軍官。

軍官一回頭,一眼瞥見皇后上半身居然一絲不掛,雪白的肌膚還有一對極其漂亮的**,驚的趕緊跪倒在地上,兩眼直視著地板不敢抬頭。皇后發覺軍官的詭異,望了自己身上一眼,才發現上半身已經完全**,旁邊嚇得差點暈過去的宮女這才趕緊拿來剛剛皇后拖嚇得外衣,幫皇后套上。

軍官低頭說道;「微臣救駕來遲,請皇后娘娘恕罪!」皇后鎮定了下來,對軍官說:「平身吧~」軍官這才站起,但頭仍低垂不敢抬起。

皇后說:「你抬起頭吧!你是那個單位的?叫什么名字?」

軍官這才微微抬起頭,仍不敢正視皇后,低聲答道:「回皇后娘娘,微臣乃是東城禁衛軍隊長方萬,剛好巡邏至附近,聽到有人喊刺客,便直接沖了進來~」

皇后看這名叫方萬的禁衛軍隊長身材高大,相貌英挺,淫蕩之念又涌上心頭。

於是說道:「嗯!好!你忠心耿耿,護駕有功,剛才若不是你武藝高強急發一鑣,我恐怕已經命喪黃泉,今天哀家命你為貼身護衛,以後你就專門保護我,好讓那些刺客小人無法對我下手!」——

忠臣們的計謀成功,他們事先找人藉口支開原本守衛王宮後花園的護衛,好讓幾個刺客溜進去,而帶頭的那個早已立下決心,充當替死鬼,其他的又溜的夠快,禁衛軍後來連追都追不上,所以皇后對於刺客的身份根本無從查證。加上皇后現在身邊又找來一個讓他認為是忠心耿耿的方萬當護衛,因此再也沒去追究刺客的下落。

淫蕩的皇后很快的勾搭上年輕英挺的方萬,讓方萬每天伺候他,在他的**當中**,享受著方萬又粗又硬巨**給他帶來的快感。

影片拍攝到此,已經接近尾聲,最後將是皇后被殺死的戲,而阿媚的**到時將要被活生生的割下。想到這個,阿媚就非常的興奮,因為他將是第一個在電影螢幕上被宰殺的A級乳牛,而且將是死在刀割的痛苦與**的**當中。

導演這時宣布:「電影殺青之後的慶功宴,將要用阿媚的肉來當作慶功宴的主菜,另外飾演軍官方萬的大廚,將特地為我們料理阿媚的肉!大家趕快想一想到時候要吃什么吧~」

在場的工作人員們聽完之後無不興奮,一群人圍著剛剛拍完一場**的戲,正坐在椅子上休息,全身脫光的阿媚高興的討論這件事情。

阿媚高興的笑道:「好啦~等一下我被宰殺之後,你們就可以吃到我的肉了!A級乳牛的肉,平常可不是那么簡單可以吃的到喔~我這陣子幾乎都和你們每個人**過了,有的還偷吸了我的乳汁,接下來你們還要吃我的肉,呵呵~~我真的是完全屬於你們了~~~趕快想想你們想吃我的哪個部位吧?~」

場記先開口:「嗯~我想吃你屁股上的肉耶~你的屁股彈性真好,如果做成紅燒肉一定很美味~」

造型師接著說:「我比較想嘗嘗看你那雙**,特別是大腿的肉,你的腿真的太美了~」

布景師也說話了:「我想吃你的子宮、**等一些性器官,有人跟我說,采陰補陽,這些性器官大概是最陰最補的了┅┅.」

一群人嘰哩咕嚕的說來話去,有的還一邊摸著阿媚的身體說出自己想吃的部位。卻發現工作人員當中最年輕的燈光師從頭到尾都只是楞楞的站在一旁傻笑沒說話,阿媚也發覺了,於是開口問燈光師:「你最想吃我哪個部位啊?」燈光師很害羞的說:「嗯┅┅.我不好意思講耶┅」,旁邊的其他工作人員鼓噪著說:「講嘛!講嘛!大家都想知道你最喜歡阿媚的哪個部位啊?」

燈光師於是吞吞吐吐的說:「ㄟ┅這┅.我┅,我最想吃的是┅.你的乳**耶~~」話一出口,所有人都起哄:「吼~~真是好厚的臉皮啊!大家都不敢說的你竟然就這樣講出來!!」燈光師一臉無辜的說:「是你們要我講出來的啊~~」

阿媚這時微笑道:「呵呵~不用不好意思啦,其實我自己也知道,這對**,是A級乳牛全身上下最好最珍貴的一塊肉了!外面賣的乳牛肉,每個乳牛最貴肉幾乎也都是**羅~如果沒有這對**,也就不會有奶汁,沒有奶的話,就不能稱為乳牛了啊~是不是啊?」

副導演聽完阿媚的話,不禁嘆氣道:「唉呀~這么漂亮的一對**,等一下就要這樣一刀割下來,想想還覺得真可惜啊~」

攝影師接口說:「我看你是恨不得阿媚身上不止兩個**吧~哈哈哈哈哈哈哈~~~~」

眾人聽了也跟著笑了起來,阿媚也一邊笑著,一邊又低頭看看自己的一對如玉筍般的美乳,不禁自己撫摸起**來了~~

這時飾演方萬的大廚也走了過來,看到阿媚愛撫著自己的**,對阿媚說:「你放心吧!我的技術好的很,等一下保證讓你在**當中看見自己的**被我割下來!」

阿媚抬頭看了看大廚,笑著回答:「嗯~~等一下你可要小心一點喔,我的**只有這么一對,如果割歪了,可沒有辦法NG喔~」

眾人聽了阿媚這么一說,又繼續狂笑了起來┅┅┅——

最後這一場戲,內容是皇后和貼身護衛方萬正在寢宮當中瘋狂**,而大臣們早已事先聯絡方萬,并且做好兵力的調配,趁著皇后身邊沒有其他侍衛在的同時,帶兵殺入皇后的寢宮,一舉擒殺亂政的皇后。

因為阿媚最後將要被宰殺,而導演又不想浪費了阿媚**上的乳汁,因此在最後一場戲開拍前,就先讓大廚不斷挑逗阿媚的**,讓阿媚的**受到刺激而可以擠出許多的奶水,因為這些奶水,在待會兒慶功宴上可是最好的飲料!

大廚讓阿媚像狗爬一樣的跪在地上,然後兩手用各種巧勁先是不停的撫摸、揉捏阿媚的**,乳腺受到了刺激,開始生產奶水,不久,阿媚的**就因為蘊藏了越來越多的奶水而變的豐滿了起來。大廚一看已經有奶水,於是放了個大盆在阿媚的**下方,用手把阿媚**當中的奶一點一點的擠出來,從一兩滴,變成涓涓細流,等到快擠完的時候又變成了一滴一滴,大廚於是再愛撫阿媚的**,等到有了奶水後再又把奶水擠出。阿媚的**非常的敏感,一下被挑逗,一下又被用力的捏擠,不禁發出了爽聲和**,聽的在場的工作人員心癢不已。這奶一擠下來,盆里的奶水從一點點變成了快要滿滿一盆,擠到了阿媚已經疲憊不已,再怎么愛撫擠壓也擠不出什么奶水時,大廚才停手。接著由A級乳牛公司的保養師幫阿媚全身清洗了乾凈,才開始拍最後一場戲。

方萬從背後抱住皇后的腰,又一次的將他的巨**緩緩插進皇后的嫩**。飾演皇后的阿媚知道,這將是他生命中最後一次被干,因此特別的來勁,不只是被干,自己也搖動著身體增加被**的激烈程度。飾演方萬的大廚也知道這個狀況,因此也干的特別用力,跨下的巨**幾乎頂到了阿媚的子宮頸,阿媚臉上沈醉在**的表情,還有被**的正厲害的**,這時也全部都被攝影師捕捉了下來。隨著被干的節奏,阿媚美麗的長發批散在雪白骨感的雙肩,胸前的美乳也劇烈的搖曳著。

寢宮外突然傳來一陣混亂的喧嗶,可是正沈醉在被干快感的皇后卻毫無察覺,騎在皇后身上的方萬知道大臣們的起義部隊已經快要沖進來,於是更用力的將**捅進皇后的**當中,皇后的淫聲越叫越大,已經快要**了。

皇后閉著雙眼,口中喃喃的嗚咽著┅.「喔~喔~~~我快要**了~~我┅我快要**了~~~」,正當皇后感覺體內的**即將噴發,張口叫著說:「啊~~~啊~~~我要去了~~~」的時候,房間的門卻「砰!」的一聲猛然被撞開,

幾個朝廷當中的大臣率先沖了進來,後面跟著大隊人馬,每個人手上都拿著利刃武器。

皇后一時**從**當中噴發而出,卻猛然看到一群大臣手持兵刃闖了進來,後頭干他的方萬也正對著皇后的**內射出**的男精,噴發之際,皇后頓時**與眼前的錯愕并存於腦海,正想轉頭叫方萬看看眼前的情形┅.:「方┅」,

卻沒料到方萬手上已經多了一把短刀,明晃晃的閃過皇后的眼前,皇后根本還搞不清楚方萬手上的短刀是否要對著闖進來的大臣們丟擲時,卻發覺方萬一面還將**插在自己的**內,一邊自己**噴發的**還與方萬的**互相激蕩的同時,方萬的左手握住了自己的右乳,眼前銀光一閃,方萬手中的刀子居然對準自己的前胸揮了下去。

頓時間,皇后感到胸前一陣刺痛,接著鮮紅的血花隨著還沈醉在**當中搖擺的身體噴灑在面前的床鋪上,皇后過了一兩秒才感覺劇痛,而下半身的**當中還在噴發著剛剛**的**。皇后原本**的爽吟聲頓時夾雜著痛苦的尖叫,臉上的表情也混合著痛苦與**的歡愉,一時之間皇后腦中空空蕩蕩,正想要從原本的趴跪設法站立起來,後頭的方萬卻用力的將他的下半身頂住,讓皇后動彈不得。

皇后痛的慘叫,低頭瞄到自己胸前一片血紅,這時方萬左手上頭似乎拿著某樣東西,伸到了皇后的眼前,方萬怒罵道:「你看看這是什么?!」

皇后只見到一只尖碗狀的東西,尖部有著小巧渾圓的粉紅點,往上是白晰但混雜著鮮紅水珠的表面,最後看到整個底面部一片鮮血淋漓,皇后痛苦的尖叫聲中擠出幾個字:「這┅┅」

方萬繼續怒罵道:「這是你的**!」

一群大臣這時已經圍到了皇后面前,只聽到一陣陣的咒罵:「就是你這個臭婊子!害死了皇上!┅」┅「這個騷奶不知道害死了多少忠良?!┅」「賤人!今天我們就要殺了你來替天行道!┅.」┅┅.

這時方萬高聲說道:「諸位大人,害死皇上和許多忠良的不只是這對**,還有他底下的這個臭**!」說完一邊將自己的巨**抽出了皇后的**,一邊將身體挪移到一邊。接著隨手將左手還拿著剛剛從皇后身上齊根割下的右乳放在身旁一個陶盆當中。

被割掉一個**的皇后,鮮血已經染紅了眼前一片被縟,血水沾在自己的前半身和右手臂,他想用雙手支撐著床面,仍想掙扎著爬起來,然而下半身仍然被方萬制住。方萬用力撐開了皇后的兩條大腿,只見到剛剛自己射進皇后體內的**,伴隨著皇后**反射回來的**汩汩的從**當中流出。

方萬更不遲疑,右手持短刀,用力的刺進了皇后的陰部。由於剛才皇后正值被干的**,陰部仍是處在興奮狀態,這短刀一刺,鮮血頓時激噴而出。皇后再度痛的慘叫。方萬不理會皇后痛苦萬分的尖叫,手上勁道一使,活生生的將皇后整個**給挖了下來。皇后痛的聲嘶力竭,陰部被割而噴出來的血灑了方萬一身,方萬卻如染血的惡羅剎,惡狠狠的踹了皇后的側腹一腳。

方萬怒罵著:「臭婊子!今天我就連同你的**都給割下來,讓你做鬼也不能再用這騷玩意兒陷害忠良!」說完又將手上拿著皇后帶著**的整個陰部放在身旁另一個陶盆中。

一群演員看著阿媚飾演的皇后,從**當中被割下一只**,又被割下陰部,原本一個大美人這時上下身都鮮血淋漓的在面前哀嚎掙扎,但是每個人的心里都不會有一絲同情,因為大家都知道,這也是劇情的一部份。大家反而都將阿媚痛苦與**并存的一舉一動當作藝術品來欣賞。

影片還沒拍完。帶頭沖進皇后寢宮的大臣這時大喝:「好!我們現在就把這個賤人綁在先皇的靈位面前,挖出他的心來祭拜!」所有的大臣都齊聲呼應。

幾個士兵把皇后連拖帶架的扛出了皇后寢宮,往先皇帝牌位的大廳走去。這時方萬起身,拿起床邊皇后在和他**前脫下來的貼身衣物擦了擦自己沾滿鮮血的上半身,以及除了沾有鮮血另外還有剛剛干皇后時,附著在他老二上的皇后的**和**。幾個大臣們點頭向方萬致意稱許,接著一起走向先皇帝的牌位大廳。

阿媚被割下來的一只**和陰部現在擺放在他的身邊,而阿媚則整個人全身**的被雙手張開整個人呈一個大字狀的綁在木架上,影片拍攝仍未結束,但中間有短暫幾十秒的換景卡機時間。阿媚身體上下布滿鮮血,大廚走到他的身邊問道:「如何?還滿意吧?」阿媚臉上充滿著痛苦的表情,哀嚎聲仍然不斷,不過聽到大廚的聲音,勉強擠出了幾個字:「好┅激烈┅好┅.爽┅┅┅」,大廚點頭示意了解,阿媚剛剛確實是在**當中被割下了右邊的**與陰部,割下來的右乳割的十分整齊,乳根被整個從身體上平切下來,就連用雷射刀也不見得能割的這么完美。

大廚接著說:「好了!最後一幕了!好好表現你最後的美麗吧~我會先割開你的腹部,把你的腸胃還有子宮、卵巢取出來,然後割下你的左**,最後摘下你的心!」阿媚痛的無法言語,只能微微點頭示意,

攝影機再度開鏡,朝廷大臣們全部跪在先皇帝的牌位前,而方萬已經把皇后開腸破肚,內臟和腸道都已經擺放在一旁的盆子里。這時方萬輕輕的愛撫了一下皇后僅剩的左乳,接著用嘴靠近,輕輕的吻了一下皇后的**,左手緊跟著握住皇后的**,右手持短刀,割了下去┅皇后的左乳同樣被齊根切下,跟右乳擺放在同一個陶盆當中。方萬左手搓進皇后失去**的左胸當中,用力的撐裂了皇后的胸骨,將一顆還在微微跳動的心臟血淋淋的取出。皇后美麗的臉孔已經變的蒼白而無神,只剩下微弱的喘息聲。當短刀切斷大動脈的時候,血液從當中猛烈的噴散出來,灑到了先皇帝的牌位上┅┅.皇后已經失去了性命,方萬手中的刀子卻還沒有停止揮動,他將皇后身上的肉一塊塊、一片片的切割下來,擺放在四周的容器當中。攝影機對著每個被割下的器官和部位做了一個特寫,所有大小官員面對著先皇牌位以及供桌上擺放著皇后的**、陰部、心臟、頭顱┅.和每個部位的肉跪拜┅┅.電影到此終於大功告成。

電影一拍攝完成,所有的工作人員和演員立刻迫不及待的在拍攝現場準備慶功宴的工具和材料。而阿媚原本美麗的身體,這時幾乎只剩下一副森白的骨架吊放在木架上。

大廚以最快的時間換裝,開始料理所有從阿媚身上割下來的肉,幾個鐘頭後慶功宴正式開始,桌上一盤盤由阿媚的肉做成的美味料理讓所有辛勞的工作人員食指大動,而稍早從阿媚身上擠下來的奶水這時也調配成了爽口的飲料。阿媚身體的每一部份都讓大家贊不絕口,那對美麗**做成的一道「香蒸媚乳」是最受所有人歡迎的一道菜;兩條**的大腿部分分別做成了「煙熏火腿」與「蜜汁火腿」;小腿以及足的部分以油炸方式做成「香酥腿」以及「蟹腳玉足」;脊椎附近的肉以糖醋方式做成「糖醋肉」;脊椎部分則作為清淡爽口的「粉脊排骨湯」的材料;臀部的肉則依場記先前的建議,分別做成「紅燒肉」與「沙朗乳牛排」;

內臟的部分各有不同的料理方式,可以說從頭到尾阿媚在戲中裸露、被干、為戲犧牲,在戲外也滿足了許多人對於A級乳牛的****,拍完戲後又滿足了大家的口腹之欲,實在是一點都沒有浪費到!——

而這部超限制級的電影「皇后之死」,上映之後不僅造成了轟動,創造了前所未有的電影票房收益,同時也讓許多人見識到A級乳牛的美麗與超人一等的性能力。阿媚開A級乳牛在電影拍攝上「全身投入」的先河,同時也造成此後許多電影片商爭相購買A級乳牛來擔任電影的主角來創造話題。所以說,阿媚─這個美麗的A級乳牛,雖然他的生命已經結束,但卻是A級乳牛興盛的開始!

湖北快乐十分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