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靈

小說: 明星系列 作者: x 更新時間:2015-05-06 13:15:15 字數:3342 閱讀進度:89/177

明星系列在線閱讀跟TXT下載!

“我要成為超女冠軍!”胡靈對著鏡中的自己發誓。

梳攏微微凌亂而又可愛的短發,補上薄薄細粉和亮紅唇膏,胡靈喜歡活潑利落的感覺。

拉拉身上花色的鮮艷衣裳,她給自己一個自信的微笑。

是的,自信!做一個歌手就是要有自信,要能調動起舞臺的氣氛,她可以的,一定可以的。

自從參加超女比賽,海選,預選賽,五十進二十,二十進十,胡靈每一關都贏得輕而易舉,她相信一定會在十進七的比賽中取下勝利。

今天,她要與查娜進行PK賽來決定留下還是離開,胡靈自認會是留下的那一個。

不過,她想要的不僅于如此,她還要拿到前七的入場券,奪得2006年度的總冠軍,走上比超女更大的舞臺,將激情四射的舞姿和優美動聽的歌聲奉獻給廣大歌迷,成為家喻戶曉的大腕明星。

胡靈從小就很要強,這回,在人生最重要的轉折點,她絕不允許自己失敗。

她一定要贏。

走出化妝室,胡靈加入其他參賽者。

經過幾輪的淘汰,僅存的十人當中,她們的水平都不比自己差,有的甚至更好,但胡靈有足夠信心,能夠過關斬將,一直走到最后的終點。

抿起唇,胡靈悄然微笑,沒有加入她們的談話。

靜靜的,胡靈的視線在一干女孩身上滑過,首先,落在左手邊的女孩身上。

她叫黨寧。

黨寧很漂亮,潔白如雪的肌膚上浮現著自然的紅暈,淡淡的微笑里吐露著靦腆不安,彎彎的柳眉,靈動活潑的眼睛,小巧的嘴巴,一看就是那種南國少女型的美女。

整個人可以用一個詞來形容:溫柔。

眼光掠過黨寧,移向正在她身旁輕笑的女孩-厲娜。

她是那種很斯文干凈的女孩,個子高高的,一百七十公分左右,聽別人說話時,總是帶著微笑和專注的神情。

雖然她很少開口,但聽她的聲音,酷似當年的王菲,連氣質也幾乎如出一轍。

她是那種很容易博得旁人好感的女孩,就連女孩子也喜歡與她親近。

從那一堆圍在她身邊的女孩兒身上,多少可以證實她的想法。

比起其它女孩,她的網友支持率顯然要高上許多。

厲娜為人親切和善,有張令人樂于親近的溫文臉孔,加上她在預選賽上的一曲《眼淚》,獲得了很多網友和評委的支持。

這個女孩,是個強勁的對手。

眼神再轉,胡靈看見一個默默佇立在一旁的女孩。

她有著獨特的氣質-草原的氣息。

胡靈看得出來,從她那不停擺弄著衣角的雙手來看,她有些緊張,也對晉級充滿了渴望。

胡靈知道她,她叫查娜,是今晚的PK對手,她應該也算是一個威脅,但胡靈不怕!當胡靈繼續觀察其他人的同時,主持人走了過來。

走在最前面的是李湘,一臉恬淡柔和,是典型的月光型美女。

而稍稍落后她半步的男主持人-李響,就顯得不是那么從容。

從他閃爍的眼神里可以看出,主持美女如云的超女大賽,對他來說,有點難為他了。

縱觀前幾場比賽,盡管他說的話比李湘多,但控制場上節奏的能力還有待提高。

胡靈出神地想著,直到主持人示意PK大賽正式開始,她才回過神來。

一曲感人的《思念母親》,帶著濃郁的草原味道,仿佛是來自天堂的樂章,以感人至深的旋律慢慢展開,加上查娜獨特的低沉嗓音,誠摯的真情流露,讓人聽了心情不自覺地隨著歌聲起伏不停。

一曲唱畢,胡靈被這美妙的音樂深深震撼,不由對眼前的對手由衷地產生了敬佩之心。

作為一個少數民族歌手,在八千人當中,能夠脫穎而出進入前十名,想必是吃了不少的苦頭。

想到這里,胡靈心中不禁一酸,探求音樂的道路曲折而漫長,但是,若說起其中的辛酸,誰又能與她相比呢!當年,出于對音樂的無比熱愛,也為了減少沉重的家庭負擔,剛剛過完十四歲的生日,胡靈就一個人背起了行囊,踏上追尋自己音樂夢想的道路。

十四歲是一個充滿憧憬,充滿幻想的年紀。

胡靈夢想著自己能夠遇到一位名師,幫助自己實現音樂的夢想。

可是,現實是如此的殘酷,她一次次碰壁,一次次被拒之門外。

看到自己的音樂夢想即將破碎,她有些不甘,又有些無奈。

既然沒人教導,那就自己練習,生性倔強的胡靈選擇了PUB,想通過它作為音樂之路的起點。

可是PUB也不是那么容易進去的,她一家一家地詢問,終于,有一家可以錄用她,但是條件是她必須住在店里,而且還要干一些雜活。

在胡靈眼中,音樂是最最重要的,只要能有唱歌的機會,做些雜活又算得了什么呢?可是,胡靈想得太簡單了,PUB中有各種各樣的客人,醉酒的,鬧事的,有些是她無法應付的。

有一次,胡靈遇到了一位醉酒的客人。

醉醺醺的客人假借獻花將胡靈強拉進懷里,上下齊動地對她大施輕薄。

胡靈掙扎不過,驚慌失措地隨手甩了那位客人一記耳光。

客人馬上勃然大怒,拖著她就往外拽,想要教訓一下她。

幸好老板及時趕來,說了不少好話,胡靈才得以脫身,可是,她并沒有看到客人向老板遞過一個曖昧的眼神。

當天夜里,迷迷糊糊中,胡靈感覺身體好像被什么東西壓著動彈不得,嘴巴也被堵住了,鼻子聞到一股濃烈的酒味,臉上滑滑膩膩的,很是難受。

她費力地睜開眼睛,發現那個醉酒的客人正壓在自己的身體上,不停地舔著自己的臉。

胡靈四肢亂舞著劇烈地掙扎起來,可是她根本推不動那個客人,反而更強烈地刺激起客人的獸欲。

客人重重地坐在她的身上,拽起她的頭發,對著她的臉揮起手掌,一下比一下重地扇個不停。

胡靈被打怕了,不敢再繼續掙扎,放棄了反抗,客人這才罵罵咧咧地停手。

客人脫了個精光,不由分說又壓在了胡靈**的身上,沒有絲毫前戲,像野蠻人一樣將她的雙腿架在肩上,接著就是一陣狂烈的活塞運動。

在床板嘰嘰嘎嘎的聲音中,伴隨著胡靈凄慘的叫聲,客人一遍又一遍在她身上發泄著獸欲。

當晚,胡靈由一個女孩變成了一個女人。

她傷心,她痛恨,可是在陌生的城市,她是那么的渺小,那么的無助,在老板的威脅與勸誘下,她猶豫良久,為了心中的理想,還是留了下來。

從那以后,老板就經常爬上胡靈的床,不顧她的反對,恣意享受她的身體。

這種令人窒息的屈辱,胡靈把它深深地埋在心里,強作歡顏地面對老板,面對客人。

她要唱歌,她需要一個表演的舞臺,即使是這樣不堪的生活,她也要忍受下去,因為她堅信,這些磨難在音樂面前都不算什么。

該上場了,胡靈整理一下紊亂的思緒。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為音樂付出那么大的代價,終于等到了這么寶貴的機會,今天一定要成功,查娜,離開的只能是你。

胡靈輕快地走到舞臺中央,衣著時尚的她憑借勁暴的舞姿,煽情的表演,純熟的唱功將那首《WANNABE》演繹得淋漓盡致。

本來被《思念母親》感染得有些哀傷的觀眾不約而同地為胡靈鼓起掌來,胡靈帶給他們的不光是視覺上的美感,那種情緒的滲透,心靈的撞擊也深深打動著觀眾,從胡靈身上,他們看到了激情,看到了動感,而這些在查娜身上是看不到的。

緊張而激烈的投票開始了,胡靈開始還是十分自信的,可是當她看到一張張選票被那些中年評審們投到查娜那邊時,不禁又是好笑又是氣憤。

這里選的是通俗歌手,不是親善大使,難道只憑兒女親情就能拿到足夠的選票,那么大家一起唱《世上只有媽媽好》好了……十一比十五,胡靈落后查娜四票,還有最后五票。

胡靈只有拿到剩下的全部票數才能不被淘汰,而評審中還有一位叔叔。

難道,真的要被淘汰掉嗎?真的要輸給查娜嗎?這幾年的忍辱負重,這幾年的辛苦努力真的要付諸春水嗎?頓時,一股不可抑制的酸楚襲上心頭,淚水再也抑制不住,大顆大顆的淚珠滾滾而下,模糊了雙眼,打濕了臉頰。

華麗的舞臺就踏在胡靈腳下,也許只有這一次,以后就再也沒有機會了。

難道在PUB唱歌就那么大逆不道嗎?為什么大家都不支持我,我做錯了什么?追尋夢想是錯的嗎?就在胡靈心灰意冷,傷心欲絕得認為要被淘汰掉時,評審卻好像突然凝重起來,包括那位叔叔在內,所有評審都不約而同地把手中的選票投給了她。

對這神奇的大逆轉,她簡直不敢相信,她嗚咽著與每位評審握手,鞠躬,表達心中的狂喜。

胡靈贏了,胡靈打敗了查娜。

最弱的對手都贏得那么辛苦,后面還有更艱難的比賽。

黨寧,厲娜,都是人氣極高的對手,都不好對付,但是胡靈不怕,她相信自己的實力。

胡靈環顧了一下華美的舞臺,臺下的觀眾熱情地揮舞著手臂,嘴里不停呼喊著她的名字。

這一刻是多么美好,絢麗多姿的生活在等著自己,胡靈的眼中噙滿淚水,她好像嗅到了成功的味道。

等著我,我的舞臺;別了,傷心的PUB。

湖北快乐十分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