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虐當紅女主播

小說: 明星系列 作者: x 更新時間:2015-05-06 13:15:11 字數:9888 閱讀進度:87/177

明星系列在線閱讀跟TXT下載!

“心連心”活動舉辦幾年來,倍受各地歡迎,特別是老少邊窮地區,“心連

心”使他們能和大城市的百姓一樣得以親眼見到原先只在電視里看到過的大明星

們,由于電視的普及,大家對電視節目特別是央臺的電視節目主持人都已是耳熟

能詳、推崇倍至,尤其是每天都能見到的新聞節目主持人在大家心目中簡直驚為

天人,這輩子哪怕能親眼遠遠的見他們一面,也是這些鄉里人的夢想,當然,窮

鄉僻壤難得一見漂亮女人們的大小光棍們更是把漂亮的新聞播音員作為自己每天

**縱欲的對象,這次,A區的人民特意獻萬民書要求央臺新聞組的女主持人到

A區獻愛心。央臺商量結果是“新聞聯播”組不能動,因為節目都是直播,只有

請“晚間新聞”組的女士們辛苦一趟了,其實大家每天在大城市里忙碌也都想換

個環境到鄉村輕松一下,呼吸一下新鮮空氣,于是不用動員,幾位著名的女主播

都自告奮勇報名參加了,她們是:賀虹梅、葉迎春、揚晨、顏倩、夢桐、海霞、

文清、管彤。

話說一行人還不知即將羊入虎口,興高采烈地來到A區,表演當天,A區萬

人空巷,幾個縣的人都來觀看演出,主播們表演得很賣力,當晚,一進旅館大家

都筋疲力盡的睡去了,到后半夜,早就與旅館保安串通好的幾個流氓老農突然侵

入女主播們的侵室將她們全都虜襲到了一個偏僻的小村。

不知走了多長時間,大約有好幾天,汽車終于停住了,沒吃沒喝的女主播們

被拉下旅行車,天哪,真是個破爛、偏僻的地方,到處是荒山禿嶺,一條臭水河

繞過小村,一群烏鴉在枯樹上盤旋,炊煙零星散落于山坳之間,這是回到五十年

前了嗎?“這就是現實的農村,小姐們,過癮嗎?好看嗎?”說話的竟是旅館經

理,那個兩天來一直笑容可掬的人,“大明星們我就不用介紹了,下面我介紹一

下我的兄弟們,他們和我一樣都是著草窩屯的人,這是大柱、小拴、爛

毛,禿的叫三癩,這孩子叫嘎子,待會兒這個村的和周圍村的爺們都會來,來操

你們,哈哈”經理淫笑著做個手勢,幾條漢子涌上來,抓乳的抓乳,掏陰的掏陰,

每個女人都有三四個人玩,管彤的**一下就被撓破了,流出血來,剛生完孩子

的葉迎春更是被幾個人按倒吸奶汁,她的美乳每抓一下都有奶水冒出來,大漢們

不顧葉迎春的慘叫狠命吸吮她的**。“停,先喂她們飯,別餓死她們。待會兒

再玩”經理命令道。

兩個鐘頭后,女主播們勉強吃完了流氓們喂的飯,夢桐奮力反抗,不肯吃,

爛毛急了,惡狠狠地把夢桐打翻,扒光衣褲,抓起地上的一把笤帚死命捅進夢桐

的**,“我叫你不吃,我叫你不吃。”夢桐疼得滿地打滾,最后只有硬著頭皮

吃下飯。

到了晚上,在村公所大廳里燈火通明,八個美人被赤身**的綁在八個柱子

上,遠近幾個村子約有兩千人聚集到這里觀他們崇拜的大明星的**。要說漂亮

當屬文清,這是個美人胎子,大眼細眉,小酒窩,黃金分割般的五官;夢桐的奶

子最大,雖有點過大并略有下垂,但仍是那么迷人;賀虹梅和揚晨都屬于典型的

主播體形,身材勻稱,長相大方迷人,有股白領的高雅氣質;葉迎春雖已經四十

多歲了,但絕對是個高貴的美婦,尤其是那劍一般的揚眉,有種神圣不可侵犯的

魅力;顏倩和管彤都溫馨可人,象小動物一樣嬌美,讓人憐愛。總之,看著這些

美人,有一大半的人都不由得**起來。大家把**后泄出的**收集到一個大

罐子里,另有用場。

首先當然是要先好好玩這幾個女主播了。沒想到,越是偏遠地區,越是老實

的農民,玩起女人來花樣也越多。大柱先玩賀虹梅,賀虹梅今年有三十多歲了,

下身有點松弛,大柱的**太細插進去后根本就逛里逛蕩的不過癮,他干脆,從

**里抽出**,冒冒勁捅進了賀虹梅的尿道,然后做起活塞運動,一、二、三,

賀虹梅哪經得起著這樣的蹂躪,便拼命慘叫:“啊,你不是人,疼死了,你有姐

姐嗎,你也這么對待她嗎?你不是人”,大柱甩手扇了賀虹梅一記耳光:“對了!

俺也是這么操俺姐姐的,臭娘們,我**你”,說完他加大了尿道里**的力量,

賀虹梅疼的死去活來,尿道里鮮血流出,大柱把出**,賀虹梅的尿道口立刻飛

出一彪尿水,**后,大柱意猶未盡,他拿起一個玉米棒子捅進賀虹梅的陰門,

居然不廢吹灰之力,他在賀虹梅的**里連捅幾下,感覺不過癮,就拔出玉米,

給賀虹梅**里塞入了一個蘋果,然后又把一個鴨梨塞進去了,還有空間,大柱

很吃驚,他想,這個女人的**究竟有多大,能容納多大的東西呢?他轉眼看到

墻角的一堆葫蘆賀虹梅感到自己的**真的要被葫蘆撕裂了,她拼命慘叫:“求

求您,別塞了,您來**吧,**哪兒都行,別給我的陰門塞葫蘆呀,要塞壞的”,

大柱流了一身汗,用盡全身力氣終于把直徑有十厘米的大葫蘆整個塞進賀虹梅的

**里了。他剛想新花樣,大廳里的其它人急了:“黑,大柱,你把那小娘們的

**塞進這么大的東西,讓我們以后怎么操,要玩兒沒關系,這里有八個美人呢,

等俺們都操完了再一個一個變著花樣的玩。”

“好,**開始”經理一聲令下,兩千人立刻有秩序的安長幼順序拍好隊,

輪著個的逐一奸淫八大美女,創下了吉尼斯世界紀錄,每個女人與兩千人**有

多么可怕,她們受得了嗎?另外,比這更可怕的性變態虐待即將開始,八大女主

播能闖過此關嗎?且聽下面分解。

老農到底是老農,他們的**似乎永遠用不完,想要就有,兩千人全都在八

個女主播身上輪一便后,這八個女人已是奄奄一息了,而時鐘卻已轉了整整24圈

接下來是老農們的即興游戲,女主播們可遭殃了。

顏倩被奸淫后,**外翻得很厲害,**已經裝滿了她那嬌嫩的**,而肛

門里也不斷流出液體,有男人的**,有自己和其它主播身體內的**,還有被

操浠了的屎漿,一片污穢。但小拴和爛毛卻不嫌臟,他們饒有興趣地扒看著晚間

新聞當家花旦的下身,顏倩感到自己的屁股快要被撕成兩半了,你想兩個老農掰

一個女人的屁股會有什么結果,顏倩的**和**口都被撐大了。

小拴看著有趣,就用兩個手指插進顏倩的屁眼,里面很滑,小拴試試整只手

插進去,也沒問題,而且顏倩直腸里的大便被小拴伸進去的手摳抓的變成了液體,

隨著小拴手在顏倩**里握成拳頭,一下一下狠命地搡塞著、搗著顏倩嬌嫩的直

腸,屎湯漸漸順著小拴手臂和屁眼之間的縫隙流出來。爛毛看到同伴把美麗的顏

倩用拳頭操出屎來了,很興奮。他嘗試用拳頭操進顏倩地陰門,那里更加潤滑,

沒問題,他一擊得手,好家伙,兩個粗壯漢子那又粗又臟的大手在嬌小的顏倩的

**和**里橫沖直闖,大便和**夾雜著不少血絲飛濺出來,十分**可怕。

顏倩不停地象鯉魚一樣翻騰著身體,不住慘叫,但都無助于事,小拴和爛毛一連

搗了上千下也不住手,顏倩哭成了淚人:“不要呀,大叔大爺,繞了我吧,**

和屁眼都給你們廢了,行行好,別殺死我呀,屁眼太疼了”

終于小拴和爛毛收住拳頭,兩人一起用力“嘿”同時把拳頭抽出顏倩的下身,

那一刻顏倩一點不覺輕松,大拳頭通過肛口和逼口時,一下把這兩處撕裂了,血

如泉涌,顏倩一翻白眼昏過去,小拴和爛毛嚇壞了,急忙看顏倩的下身,只見顏

倩的**口和**口都成了兩個大洞,足有一尺多寬,紅黃白三種顏色的混合液

體不斷流出,一群蒼蠅也來湊熱鬧,有幾只居然飛進顏倩的陰門和**,小拴和

爛毛只好一便便用清水給顏倩下身洗著,還用紗布塞進兩個洞止血,終于顏倩緩

過氣來,好象已經不痛苦了,小拴暗罵:“這臭婊子,俺都沒勁了,她居然又沒

事了,真耐操”。

夢桐是天津人,有名的大美人,因此受到的凌辱也最多,加上本來就性生活

不協調,還因此得了不少婦科病如**炎、盆腔炎、外陰白斑和嚴重的痔瘡,加

上對**過敏,因此,被這兩千多人操得死去活來,疼痛難忍,下身象開了鍋一

樣又熱又疼。可偏偏玩她的是最變態的三癩,三癩是村里最臟的人,口臭、腋臭、

渾身掌瘡和癩,一年不洗澡很遠就能聞到身上的臭味。

三癩惡狠狠地走到夢桐面前,先用鼻子貼在夢桐柔嫩的**上使勁地嗅著,

臭氣傳到夢桐鼻子里,她厭惡極了:“畜生,離我遠點”,這下可激怒了三癩,

他一拳打在夢桐的豐乳上,:“俺玩死你這小娘們”

說著,他把勃起的**一下插進夢桐的**,夢桐感到自己的**火辣的疼,

**炎使她沒有一點**分泌,突然夢桐感到**一緊,一股水沖進**,“啊,

不,你不能在我的**里仨尿,太臟了,求求你,我有**炎,很疼呀,啊,又

尿了”,三癩在夢桐陰門內尿了一大泡尿,然后拿出**,看著自己的作:夢

桐開始潰爛的**,得意地笑著。

夢桐是個剛烈的女子,她顧不上自己正**,撲上去用牙咬著三癩的耳朵,

一下咬下一小片肉,幸虧三癩躲得快,這下他可惱了:“好你個小娼婦,看我怎

么收拾你”,他找來一個打氣筒,把筒嘴用力捅入夢桐生著痔瘡只有一條窄奉的

**,給夢桐屁眼里打氣,1、2、3、、4、5、6、7、8、9一直打了一

百多下,夢桐的肚子鼓起來,比孕婦還大,大的嚇人,肚子上的皮膚幾乎透明了

連血管都看得見。可倔強的夢桐盡管屁眼里很疼,但就是咬著嘴唇不求饒,三癩

怕出人命,打到二百下時停住手,拔出氣門芯,只聽到夢桐屁眼里“梆、卜、卜

噗、卜、卜噗卜、卜噗、卜、卜噗、”一個奇臭無比的連環屁放出,熏得在場的

人都頭疼,這個屁足有5分鐘長,竟把夢桐屁眼口的痔瘡炸破了,鮮血流了一地。

三癩仍不解氣,他把夢桐按倒,用自己的屁眼對準夢桐的**,開始拉屎,一坨

一坨又粗又硬的屎撅子直接灌進美女夢桐的屁眼進入直腸,三癩的大便不僅多而

且很臭,夢桐感到自己的身體骯臟無比。

三癩拉完屎,又用一根很粗的大白蘿卜猛地杵進夢桐灌滿屎的**,用力搗

著,搗了幾十下,拔出大白蘿卜,夢桐的屁眼里立刻象噴泉一樣冒出豐厚的大便,

屎漿四濺,噴向四周,有的直接噴到夢桐的臉上、身體上,不一會兒,夢桐整個

人就被埋在糞堆里了,可夢桐屁眼的屎還在噴,足有幾十斤的大便從夢桐的**

里涌出,那景生完小孩后象可謂奇觀。

葉迎春身體更加豐滿,這就引起了年僅時五歲的小流氓嘎子的興趣,從小缺

少母愛的他撲到葉迎春懷里盡情地吸吮著葉迎春的奶汁,吃了個飽,葉迎春的奶

頭被咬得生痛,只有不住地慘叫。嘎子又發壞地用手掏摳著葉迎春的陰門,他嫌

葉迎春的**生過孩子太大,竟用兩只手同時插進葉迎春的**,象掏鳥窩一樣

用力在葉迎春**里挖撓著,葉迎春的下身幾乎被撕裂了,突然,嘎子象想到什

么,停住手,拔出葉迎春的**。

幾分鐘后,嘎子牽了一頭大黃牛,走到葉迎春面前,“今天,就讓俺的大黃

來操你這漂亮的阿姨”

聞聽這話,葉迎春只覺得天旋地轉,看著黃牛足足8厘米粗的**,葉迎春

眼一黑昏過去。

等葉迎春再次醒來時,發現那頭公牛正在舔自己的**,有人在喊:“看,

老牛吃嫩草”。

黃牛舔痛快了,由嘎子牽著來到葉迎春雙腿之間,嘎子讓葉迎春躺下,把已

經勃起的牛鞭對正葉迎春的**口,也不潤滑,照著牛屁股一拍,黃牛一使勁整

條牛鞭就插進葉迎春剛生過孩子的陰門,那黃牛簡直要把葉迎春給**了,牛鞭

在葉迎春的**里進進出出,一直操了葉迎春兩個小時,其間,葉迎春昏過去好

幾次,**口早就撕裂了,流出的血都凝固了。老牛終于**了,**象子彈一

樣沖進葉迎春的子宮,疼的葉迎春渾身亂顫,黃牛抽出**,同時一大灘血伙著

濃烈的牛**流出葉迎春的**,在地上趟成小河。葉迎春只剩下呻吟聲了:

“哎呦,疼啊,**完蛋了”果然,葉迎春的陰門被牛鞭戳得合不攏了。

嘎子又挑了一大堆蔬菜來到葉迎春面前。他讓葉迎春撅起大屁股,讓大家看

清楚葉迎春的**和**。

嘎子先把一棵蔥塞進葉迎春的屁眼,用茄子捅進**,“瞧呀,美人開花了,

還有條尾巴”。葉迎春羞忿難當。嘎子一連在葉迎春**插了十幾根蔥,辣的葉

迎春屁眼腫了起來。嘎子取出蔥,又拿北方特產的“心里美”大蘿卜兇狠的捅入

葉迎春的屁眼,開始捅不進去,葉迎春拼命抵抗,后來,嘎子在蘿卜上抹了很多

辣油做潤滑,終于捅進去了,大蘿卜一直捅到直腸的盡頭,嘎子又給葉迎春的陰

道里塞進兩條黃瓜,“看,美人菜遞”。

說完,嘎子把蔬菜都拿掉,用一大堆曬干的紅尖辣椒塞進葉迎春的前后穴,

屁眼里塞了三十多只,**里塞了五十多只,然后又搓了搓腳底板的泥巴,糊在

葉迎春的屁眼和陰門,不讓辣椒出來。最后,嘎子用腳踩葉迎春的小肚子,辣椒

在葉迎春的身體里碾成粉末,奇辣無比,痛的葉迎春五官都挪了位:“媽呀,屁

眼著火了,**燒焦了,不要啊,太疼了,快殺了我罷,啊”

男人們在一旁哄笑起來。

下面輪到了音畫時尚的美女主持人文清,文清近來很少在音樂頻道露面,她

在頻道的主持人地位已受到另一位美女主持人的排擠,文清又不肯向頻道的掌門

人孟x低頭,向領導獻身,幾年來一直守身如玉,除了男朋友還沒有第二男人玩

過自己的身子,沒想到這回一下就有兩千個男人奸淫文清,要不是手腳都被捆著,

文清早就自殺了。

要命的是大柱、爛毛、嘎子和三癩已上來就盯上了文清這個大美女,四個人

合計好一定要好好玩玩文清。他們從后面抬出一個大木盆,木盆中盛的是幾天前

兩千個男人**后泄出的**,這回總算派上用場,木盆里的**足足有叁百升,

嘎子和三癩抬起文清的身體“咚”的一聲扔進大木盆里,幾天來經過日曬已經發

哮霉爛的**又濃又臭,臭氣熏天,那是種像是腐爛的尸體臭混合著大糞坑和霉

爛的蔬菜發出的惡臭,木盆里外和盆的邊緣都爬滿了蛐、蒼蠅、臭蟲、虱子、蚊

子和毒螞蟻,被**粘住后在不住的蠕動著,連老農們都感到惡心極了。文清在

**木盆里泡了足有兩個小時。文清感到自己的身體已經徹底被男人骯臟的**

侵蝕了,蛐、蒼蠅、臭蟲、虱子、蚊子和毒螞蟻叮得身體已經發腫了,文清聞聞

自己原本美妙的身子,天呀,比木盆里的**還臭。

嘎子和三癩連拉帶拽把文清拖出木盆,四肢攤開重新捆好,“文清小娘們,

今天我們要好好灌灌你。”說著大柱等四人拿出事先預備好的膠皮管、高壓開關

和噴頭,他們把膠皮管的一頭伸進木盆的**里,接上開關,另一頭拴上金屬制

的粗大噴頭,淫笑著,一步步朝文清走來“啊,不、不、不、不行呀、別弄死我

呀,我還沒結婚呢,我不想死呀。”文清不住慘叫。然而,大柱毫不惜香憐玉,

狠命把噴頭對準文清的屁股中央緊閉的**捅進去。

“啊,疼呀,疼死了,放了我呀”文清只知道慘叫,她收緊**肌肉想抵抗

噴頭的進入,那怎么可能呀。大柱命其余三人扒開文清的屁股,他大喊一聲“嘿,

進去,7公分寬的方頭噴頭全部插入文清的糞門,大柱惡狠狠地又往文清的屁眼

里塞了塞,噴頭進入直腸足有8厘米,大柱一下打開高壓開關,惡臭的**猛地

灌進美女文清的屎眼,文清像被電了一下,人痙攣了,拼命掙扎。爛毛、嘎子和

三癩叁人狠命按住文清狂扭的身子,才兩分鐘叁千cc的**灌進文清的屁眼,文

清肚子已鼓成了大度婆,圓滾滾的,五千cc的**灌進去了,大柱關了開關,從

文清的屁眼中抽出噴頭,立刻塞入一個粗大的**塞。

“文清呀,我請你給俺們表演個節目,對了,就是青蛙跳,快,不然我廢了

你”說著大柱隨手抽了文清一鞭。

“啊,是、是,我跳,我跳。”文清艱難地起身,挪動著自己圓滾滾的身子,

費力地跳著,一下、兩下,文清立刻又癱倒在地。

“求求您,我實在跳不動了”

“好啦,看來你也不是裝的,嘎子和三癩,你倆幫幫文清小姐,抬著她跳”。

嘎子和三癩一邊答應著一邊,抓起文清的胳膊,一起用力,“走你”把文清

圓筒一樣的身子拋向空中,“啊,我完了。”文清一閉眼,只聽“撲通”一聲,

文清的身體正好掉進大部盆里,濺起很多的**。**淹了文清的身體只剩下頭

在外面,文清慘叫一聲,昏過去,不一會兒,感到下身一陣痛,原來蛐、蒼蠅、

臭蟲、虱子、蚊子和毒螞蟻正從自己的**、尿道進攻。大柱、爛毛、嘎子和三

癩合力提起文清的身體,此時文清的身子已腫脹得沒有人樣了,只有四個人才抬

得動她沉重的身體。他們一便便地讓文清做著青蛙跳,終于,一聲巨響,文清屁

眼里的**塞被頓掉了,頓時,一股黃白液體涌出文清的直腸,又是屎湯又是精

液流了一地,接著,文清又開始放屁,足足放了10幾分鐘的屁,一對的蛐、蒼蠅、

臭蟲、虱子、蚊子和毒螞蟻隨著屁被放出文清的**,原來這些蟲子是和**一

起被高壓開關沖進文清屎眼里的。文清的身體簡直比那惡臭的**還臭上幾十倍,

人們不由得直往后躲。此時經理走過來說:“你們別把文清玩死,我一會要親自

玩文清和海霞,你們先把囚車押上來。”

此時,廣場上突然推來兩輛囚車,老農們模仿舊時處決女犯前騎的木驢打造

成木驢式囚車,還很像模像樣。三輛囚車里坐的是楊晨、賀紅梅和管彤。

賀紅梅和管彤兩個除了雙手反綁在木樁上以外,在腰間、膝蓋和腳踝處又綁

了三道繩子,使她們直挺挺地立在車上動彈不得。她們小臉刷白,不住地哭哭啼

啼。楊晨卻與她們不同,雖然眼紅紅的,微微流著眼淚,卻昂著頭,一副毫不在

乎的樣子。她的囚車也與后兩個不同,在立柱的半腰中,向前橫著一根胳膊粗的

圓木,楊晨跨坐在圓木上,兩腳懸空,使她比后面兩個女人高出一尺多,她的腳

并沒有捆綁,卻伸得直直的,緊緊并攏在一起,兩腿和屁股上的肌肉緊張地收縮

著,小巧的腳趾蜷起來。有經驗的男人一看,就會想起女人發春時的樣子。楊晨

是本地人,又經常穿一身正經的OL服裝出現在人們面前,所以看熱鬧的人大都見

過她,彼時她是晚間新聞的頭牌主持人,威風凜凜,人人仰慕,此番見她騎著個

木棍子發春,都以為她要享受那快活浪事,不由得議論紛紛。

楊晨聽得人們的議論,臉臊得紅一陣,白一陣,表情卻仍是一臉不服的樣子。

車停在高臺前,一群老農先上了后面的車,把賀紅梅和管彤兩人從車上解下

來,隨手又五花大綁捆上,并拴了兩只腳腕。那兩個可憐的少婦早已嚇得軟作兩

灘爛泥。有老農摟著小腰兒把她們撅起來,兩個白白的小屁股翹在半空,露出那

小小的菊花門和兩腿間毛茸茸的肥厚肉唇。另有老農硬是扒開她們的屁股蛋兒,

將兩團白粗布給她們強塞進大屁眼子兒中,就整得兩個小婦人殺豬般嚎將起來。

這般處理完了,才兩人一個把她們挾上高臺,一邊一個按跪在臺上。

接著,八個老農上了楊晨的囚車,先有四個人每兩人抓住楊晨一條肥白的大

腿,向兩邊一分,向上一舉,就朝半空中翹了起來,把胯下那女人的地方完全暴

露出來,人們這才知道她游街時那兩腿緊繃的原因。只見楊晨兩腿分處,就露出

了那毛茸茸的私處,騎坐的那根圓木上面另外立著一根一寸粗的圓木杵,正插在

她的陰門兒里,把兩層**都撐開了,里面什么都看得清清楚楚,一股稀薄的液

體順著木杵流到圓木上。怪道她會那般模樣,有這般一根木杵插在里面游上兩個

時辰的街,就是石女也難以抵抗。場中立刻一迭聲叫起好來。

這次的**“晚間新聞”組計劃策劃者——縣城旅店的經理命老農們抬來木

驢車,慘遭“騎木驢”之刑的楊晨、管彤等不住慘叫,下身流血不止,就在此時,

大家聽到一聲清脆的女聲斷喝:“放了她們,你們來對付我吧”,大家放眼望去,

原來是新聞頻道的王牌主持人海霞。

海霞提高嗓音:你們這幫畜生,就知道殘害婦女,早晚要遭報應的。

“住口,旅店經理走到海霞面前惡狠狠地說:”好你個海霞,你每天在電視

上耀武揚威,又是播音又做主持,高傲得很呀,今天我就按你說的放了這幾個小

娘們,但條件是你必須順著我玩,我想怎么玩你,你都不能反抗。“

海霞怒視著旅店經理:“你妄想,有本事就殺了我,我咬也要咬死你。”

旅店經理發狠的喊著:“好吧,今天我就扒了你的皮,叫你嘴硬,來呀,你

們把海霞著這婊子按住手腳,看我怎么治她”

四條大漢上前把海霞仰八叉的按倒在一張八仙桌上,旅店經理叫來大柱子說

:“大柱子,咱倆玩個二龍出水怎樣?就是你我各用一個拳頭分別操海霞的屁眼

和陰門。”

“好,我最喜歡用拳頭塞女人的逼了,您操她的大屁眼子吧,我看這娘們肚

子挺大的,別是一肚子的屎吧”大柱子咧著大嘴說笑著。

旅店經理也淫笑著:“看來你是怕讓這娘們的大便弄臟了手,真滑頭,不過

我最喜歡女人的屁眼了,尤其是美麗高貴的美婦人——海霞的屎腚眼子”

說著,旅店經理不由分說五指并攏就往海霞的**狠命捅去,海霞雖年過40,

但保養很好,**括約肌肉更是發達,所以,未經潤滑旅店經理的大手就塞進了

**,但要想再進去就難了,海霞大喊一聲:“住手,女人的**是多么嬌嫩的

地方呀,我們的大便都很細怎么經得起你這男人粗大拳頭的蹂躪,我知道你是想

讓我喊痛,我偏不喊,混蛋!”

這下可惹惱了旅店經理,他伸出手臂朝著海霞的**口啐了一口,大喊一聲

:進去,一使勁,多毛的大手就一下杵進王牌女主播的屁眼了,旅店經理像瘋了

一樣,手進入海霞直腸后立刻握成拳頭,狠命朝海霞直腸盡頭猛烈的搗著,一連

搗了100多下,這時,大柱子也把手伸入海霞的**,兩個人在八仙桌上沒命地

拳奸著美貌剛強的海霞,操了十幾分鐘后,兩個人居然在海霞下身里握起了手,

快要把海霞**和直腸間的隔膜捅破了,海霞猛然一抖,翻了白眼不一會,海霞

悠悠醒來,發現兩個男人竟仍然用拳頭桑塞著自己的**與**,這次是兩個人

四只手同時插進海霞下身的兩個洞,旅店經理一只手在海霞的屁眼中,另一只手

插進了海霞的**,大柱子也如法炮制,弄得海霞死去活來,奄奄一息了,就這

樣又玩了海霞多半晌。

等到旅店經理和大柱子抽出胳膊,只見海霞屁眼和**里稀屎、干屎、白帶、

**、鮮血等一大堆黃白之物趟了一地,真是被干到“二龍出水”了。海霞雖經

蹂躪但仍英姿不改,倒是旅店經理和大柱子有些委鈍了。

旅店經理歇了一會,又讓人把海霞屁股撅起來按好,他一遍遍的用不同的液

體給海霞灌腸,包括:甘油、辣椒水、泔水、尿、白酒、醋等,每次灌玩,等海

霞排泄后就用馬糞和驢糞塞進海霞的屁眼再灌,讓她再拉屎,一連幾次,整個過

程都拍攝下來。旅店經理笑著問海霞感覺怎樣?

海霞咬著牙說:“你這流氓,畜生,***,我的**里很疼,也很羞愧,但

我不會向你求饒的,看,這是我的大便,我的屁,可你連屎和屁都不如,呸!”

“氣死我了,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落淚呀,給我上大刑。”

海霞此時感到被灌了無數次腸的**里疼痛難忍,又辣、又麻,馬糞驢糞更

是讓**臊臭難當,**口已經難以合攏,螞蟻蒼蠅都往里飛,想想自己身為電

視臺明星、廣大觀眾的偶像居然慘遭這種非人凌辱這時兩個老農抬著海霞進了院

中央,只見中央立著幾個碗口粗細的木樁。“啊,不,不要呀,畜生”海霞知道

他們要干什么了,不由得大喊起來:“你們不能讓我塞木樁啊”

“不會的,海霞,別怕”旅店經理淫笑著,先給你塞點作料“

“好吧,塞吧,塞屁眼,塞陰門都行,別讓我做木樁啊”海霞萬分恐懼。

旅店經理讓海霞老老實實爬好,然后拿出兩個瓶子,“海霞,自己塞進屁眼

和**”

海霞只好依照吩咐把瓶子分別插進臀眼和陰眼,海霞不知往瓶子中裝了什么,

就感到旅店經理把瓶子迅速取出,不一會,海霞突然感到**里扎得很,而屁眼

里是一陣涼一陣辣,原來,旅店經理的瓶子里分別裝了碎頭發和風油精。那碎發

刑法原是妓院里老鴇子戕害不聽話妓女的絕招,可令女人一輩子不能與男人同房,

扎痛一輩子,而風油精又令海霞**永遠失去了知覺,大便隨時可以脫出,甚至,

今后播音時海霞也可能脫糞拉屎,后來,海霞被迫用兜檔布兜住屁股,一場直播

下來,就是一屁股的爛屎,臭氣熏天,同事們很奇怪為何海霞總是渾身臭氣熏天?

這是后話。

海霞再也不能忍受了,她跑到木樁前,狠命扒開自己的**朝下一使勁,粗

壯的木樁終于捅進了高貴美婦海霞的**,在場的人都覺得這一幕實在慘烈。旅

店經理仍不解氣,他又叫人把海霞從木樁上拉起來,只聽到:邦,叭兩聲,海霞

生生被大漢們撕裂了**,他們又用手狠命扒開海霞的**再次用木樁插進海霞

的屁眼,如是幾次,海霞又昏過去。

最后,旅店經理和老農們把賀虹梅、海霞、揚晨、顏倩、夢桐、文清、管彤

悉數灌腸后用木樁插進**,院子中央,8大美女被插在木樁上場面謂為壯觀。

后來,旅店經理給美女們吃了健忘藥,令他們永遠記不起此次遭遇,用原來

的車送她們回到電視臺,還說是山里發大水,耽擱了幾星期,請臺領導原諒。回

到電視臺那一天,臺里領導、同事都來迎接,一打開汽車門,一股惡臭撲面而來,

原來,女主持人們屁眼已經被木樁擴大到幾厘米寬,合不攏了,大便干燥、粗點

還行,要是稍微稀一點就一瀉千里了,好不狼狽。只是大家不好多問,以為是農

村發大水,條件太差不能洗澡的原因。不過8個女人回家后只有終日在屁眼里塞

入屁塞方可度日,而且大家都互相瞞著,也沒露出破綻,誰也沒理會這次奇怪的

旅行。

湖北快乐十分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