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湘與何炅

小說: 明星系列 作者: x 更新時間:2015-05-06 13:15:06 字數:15962 閱讀進度:82/177

明星系列在線閱讀跟TXT下載!

第一回李湘的沉淪

長沙的郊外,一座豪華別致的別墅內┅┅

「何少爺,有位李小姐找您。」樓下響起了傭人的聲音。

「終於來了!我就不信,經過我的“細心”調教之後,能夠忘記我的大**的味道。李湘!還不是個追求肉欲的

浪蕩女。」

被叫“何少爺”的就是北京大學阿拉伯語系的老師°°何炅,這個人外表是個老師,其實最喜歡“調教”女奴,

不管是什么樣的女人,只要被他看上的,很少能逃過他的手掌心。

「讓她進來,記得通知她,不要忘記該穿的“服裝”。」

傭人接到指示後,就告訴在一旁等待的李湘∶「何少爺讓你進去,而且要我告訴你不要忘記該穿的服裝。」

一聽到傭人這樣說,李湘的臉頰立刻泛起了紅霞。她回憶起在何炅別墅的那天晚上,他讓她享受了前所未有的快

感,雖然是因為春藥的刺激,但是她卻真正體驗到**的快樂,也體驗到自己是個被虐待狂的事實。

「主人說的沒錯,我是個淫蕩的女奴隸,最喜歡品嘗主人的大**,讓主人幫我浣腸,讓我的**接受繩索的捆

綁吧!」

不知不覺中她**濕了,「啊!我真是淫蕩,光想著主人的**就濕了。」傭人看到她魂不守舍的樣子,就拍拍

她的肩膀∶「李小姐、李小姐」她才醒來,「謝謝!」

她走向通往何炅書房的專用樓梯,一走到房門前,她就開始換上該穿的服裝,把原來身上的窄裙脫掉,連內褲

也脫下,露出茂密的森林和被森林覆蓋住的**,換上最性感的黑色吊帶襪,沒有穿上內褲,直接就把窄裙穿上。這件裙子并不是原來那件,而是膝蓋以上二十公分的迷你裙,只要稍微彎腰就會看到沒穿內褲的屁股。至於上

衣方面,原本里面就沒有穿胸罩,35寸的堅挺**幾乎清晰可見,現在更是把上衣的扣子打開,露出雪白的肌

膚和那對堅挺的**,一想到要接受調教,洛云心里就充滿莫名的興奮,粉紅色的**也硬了起來,**也流出

了**。

終於房門開了,房門一打開,就看見了何炅全身**只穿著內褲站在李湘的面前,整個房間擺滿了假**和繩索。

「你終於來了!」何炅一邊盯著李湘堅挺的**一邊和她打招呼,雖然已經屈服在他的大**之下,也有了做

女奴的自覺,但是全身**只穿件迷你裙的模樣卻是第一次被看見,李湘心里還是有些害羞,低下了頭不敢和他

的眼神相對。但是一看到那呼之欲出的大**,身體就自然的興奮起來,**的**又流了出來。

「哈哈!你果然是個淫蕩的女人,只看到我的大**就興奮了起來。」聽到何炅這樣說,李湘更是難堪。

「你是想要我的大**在你的淫穢**里**,讓你的屁股接受浣腸的處罰吧!」何炅走到李湘的身後,一邊撫

摸**,一邊在耳朵旁邊輕輕地說。

李湘受到撫摸和言語的挑逗,心里已經搔癢難忍,不禁把嘴唇迎上前去,但是何炅卻避開了嘴唇,并且走回書桌

後面,坐在椅子上。

「可不能就這樣讓你快樂,既然你來到這里,想必下了決心,先讓我看看你的決心!李湘我的好搭檔,先在沙發

上自慰給我欣賞吧。」

彷佛著了魔一般,李湘無意識的走到沙發上,心里只有自慰的想法,現在的她已經不再是言語鋒利,青春靚麗

的女主持人,而是一個沉迷於肉欲的女奴隸。李湘在沙發上擺出最撩人的姿勢,雙手在**上撫摸,從**開始

,慢慢的撫慰著**,嘴巴也不停的發出美妙的哼聲,一付完全陶醉在自?旄兄械難櫻瓷硤寰鴕蛭侮戀奶舳憾愿

釁鵠矗衷詬腔鶘霞佑桶悖磯汲瀆趴旄械牡緦鰲@湘一邊發出淫聲浪語,一邊把身上的窄裙脫下,露出沒穿內褲的

下半身。

「嗯!果然很聽話,記得穿上我最喜歡的黑色吊帶襪,真是好色的奴隸。」

李湘完全沒聽到何炅的話,心里全部沉迷在暴露出好色**的快感里,那茂密的森林因為綿綿不斷流出的**顯

得閃閃發亮。

「用手撥開**,讓我好好看看你的**吧!」聽到何炅的指示,李湘用手把茂密的**撥開,露出陰核和**

,然後用手在那上面慢慢的搓揉,慢慢的、慢慢的┅┅隨著撫摸陰部的動作,自慰的**已經快要來臨。

李湘完全無法思考,只想早點達到快樂的巔峰,不禁加快了手的動作,嘴巴里也配合著發出「啊!啊!」的聲音

,完全沒有發現何炅正拿著攝影機,把自己的動作拍攝下來。

「啊!受不了!我要泄了!」在她發出浪聲的同時,也到達了**的頂端。

何炅滿意的看著在沙發上馀韻猶存的李湘∶「表現的不錯嘛,沒想到平常高傲不可一世的女主持人,自慰起來時

居然那麼的淫蕩,不愧是我的奴隸。這卷錄影帶,一定能賣到好價錢。」

李湘這時才發現自己剛剛的淫蕩模樣已經完全收錄在攝影機里了,「你┅┅你怎麼可以這樣。」雖然嘴巴上說

出指責的話,可是心里卻不這樣想。

「想像讓大家看到我淫蕩模樣,多羞恥啊!」一想到如此,身體內的被虐待狂血液立即興奮了起來。

何炅也了解到這一點,所以他算準了這個和自己主持快樂大本營的搭檔會乖乖的當他的奴隸∶「現在你可以向我

“行禮”了。」

李湘當然知道這句話的意義,於是她從沙發上站起來,走向書桌,堅挺的**隨著步伐左右搖晃著,「果然是

個性感尤物」何炅仍然保持著坐姿,李湘走到他面前跪下來,溫柔地脫下何炅的內褲,那巨大的**立刻昂首站

立著。李湘張開了櫻桃小口,伸出手握住**的根部把**含在嘴中,先慢慢的吻著**,再伸出舌頭仔細的舔

,連旁邊的睪丸都含在嘴里。

「唔┅┅嗯┅┅唔┅┅」從嘴里發出的哼聲,不斷刺激著何炅。

「功夫不錯嘛!看來有好好的練過。」雖然何炅享受著李湘為他的服務,卻沒忘記把攝影機的開關打開,讓攝影

機捕捉難得的畫面,一邊還不忘用手搓揉著**。其實李湘也知道有攝影機在拍攝,但是完全不影響她的表現,

甚至因為知道被拍攝了,反而更努力表現自己淫蕩的一面。

「李湘已經變成完完全全的被虐待狂,成為我的奴隸了,是否有難以言喻的快感啊?」

李湘一心一意的吸吮,已經如同何炅所說的,變成奴隸一般。隨著粗大的**在嘴巴里**,子宮也開始搔癢,

**里流出了**。

「喔┅┅**快要融化了┅┅已經快要射了。」何炅把李湘的頭壓著,把**都射在她的嘴巴里,李湘滿足的吞

下所有的**,伸出舌頭把**舔乾凈。

雖然已經射了一次,但是何炅并不打算這樣放過李湘∶「你的好色**好像非常興奮,是不是已經忍不住了,想

要我的**啊?」撫摸著**,何炅在李湘的耳朵旁說∶「如果真的想要,就趴在地上,露出好色**,把屁股

挺起,像狗一樣搖晃屁股求我吧!」

這句話好像咒語一樣,李湘真的趴在地上,挺起屁股搖晃,真的像狗一樣。

「這樣還不夠,你還要說∶『請主人插入我淫蕩的**』,然後用手指拉開**。」

「啊┅┅求求你不要折磨我了┅┅快插入吧┅┅」

「不行,如果你不說,我就不插入。」

**里火燙的刺激,李湘實在受不了了∶「好┅┅我說,請主人插入我淫蕩的**吧!┅┅」并且用手指撥開陰

唇。

「這才乖嘛!」何炅就把自己的**用力的插入李湘的**里,開始前後**。

「啊┅┅啊┅┅好棒┅┅好舒服┅┅更深一點┅┅」受到真正**的攻擊,感覺完全不同,這比起自慰的感覺還

要更高級。「啊┅┅唔┅┅嗯┅┅」李湘的嘴巴里發出了淫聲浪語,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了。

「啊┅┅我不行了┅┅快要泄了┅┅啊┅┅」何炅的動作也加快許多,努力的前後**著。

終於兩個人都到達了**,何炅把**全都射在李湘的子宮里。

品嘗完美麗主持人的好色**後,何炅滿足的親吻著李湘,從耳垂開始慢慢的吸吮,雙手也不忘搓揉著堅挺的

雙峰。李湘在經歷過如此的**之後,全身無力的倒在地毯上,任由何炅的舌頭在她身體的每一片肌膚上吸吮,

靜靜的享受美妙的馀韻,口中也斷斷續續地發出「嗯┅┅嗯┅┅啊┅┅」的哼聲。

「哼!真是個淫蕩的女奴隸,才稍微挑逗一下,身體就又興奮了起來。」

李湘聽到了這句話,才恢復了理智,滿面通紅地站起來,雙手也交叉地放在胸前遮住**。

何炅走到書桌的後面,打開保險箱拿出一份文件。

「奇怪?這是什麼文件?」李湘一臉狐疑的看著何炅。

「你一定在懷疑這是什麼?我告訴你,這是奴隸契約書,只要你簽了這份契約書,你就正式成為我的奴隸了!」

「什麼!契約書,這太荒謬了,我絕對不會簽。」李湘非常義憤填膺地說出這番話。

「真的嗎?如果你不簽的話,那剛剛你在沙發上自慰的陶醉模樣和向我“行禮”的鏡頭,可會隨著這卷錄影帶的

拷貝,讓全國的好色男子欣賞,搞不好可以外銷到日本喔!別擔心,我的拍攝技巧可不差,所以鏡頭里只有你,

可別以為我會陪伴你。嘿┅┅」

這些話好像一記悶棍打擊李湘的心里。「你┅┅太卑鄙了!」李湘不禁破口大罵。

「別再裝清純了,你的骨子里是個完全的被虐待狂,把你的神秘花園暴露在大家的面前,不正是你的想法嗎?」

何炅走到李湘背後,用雙手搓揉她的**,那巨大的**頂著李湘的屁股,李湘馬上又燃起陣陣欲火,就好像催

眠一般,何炅在她的耳邊輕輕的說∶「你看看,你不是又興奮了。不用掙扎了,你注定是我的奴隸,這是無法改

變的。」

享受著何炅的撫慰,腦海里不斷浮現做女奴的想法∶「對啊!我本來就是主人的奴隸,何況現在又有錄影帶在主

人手上,我何必反抗。」其實這完全是自欺欺人的想法,李湘早已沉淪在暴露狂和被虐待狂的地獄里,不可自拔

了。

最後,她屈服了,從桌子上拿起文件,上面寫著∶「奴隸契約書」,翻開內文∶

第一條、我李湘愿意成為何炅主人的女奴隸,不論何時何地,只要主人對我的身體有需求,我都會盡力滿足他。

第二條、我愿意無條件地受聘於湖南衛視,成為該電視臺終身主持人,凡電視臺內所有相關活動都會全力參加。

第三條、從今天起,我李湘的服裝都是膝上二十公分的迷你裙,而且迷你裙里不能穿內褲,只能用丁字褲遮住神

秘花園,搭配黑色的吊帶襪,上衣都是純白的櫬衫,不能穿上內衣,要讓主人隨時欣賞我的堅挺雙峰和粉紅色乳

頭。

第四條、每天固定接受主人的調教。

第五條、凡主人增加的要求,我李湘都無條件接受,不得有異議。

立約人李湘2002/4/30

李湘讀完了這份文件後,就在這份契約書上簽名。何炅滿意的看著她簽下了自己的姓名,又把攝影機架設好。

「這還不夠,你必須在攝影機前面親自念這份契約,而且要把你的好色的**撥開,讓攝影機完全拍攝下來,這

才完成奴隸的儀式。」

「我┅┅作不到┅┅好羞恥┅┅」李湘表面上反對,其實內心里已經躍躍欲試。何炅完全不理會她的反對,把準

備好的麥克風拿給李湘,逕自走到攝影機的後面。李湘一手拿著麥克風,一手拿著文件,遲疑不決。

「到這個時候,你還想反抗嗎?」

李湘終於下了決心,坐在沙發上,打開自己修長還穿著黑色吊帶襪的雙腿,面對鏡頭把自己茂密的**撥開,露

出那還在分泌著**的**,拿起麥克風∶

「我李湘愿意成為何炅主人的女奴隸,不論何時何地,只要主人對我的身體有需求,我都會盡力滿足他┅┅」李

湘一邊念著奴隸契約書,一邊還不自禁的用手撫摸自己的陰部。

在攝影機後的何炅透過鏡頭滿意的看著李湘的表演∶「真是個好色的女奴隸啊!」

最後,李湘念完了奴隸契約書,同時達到了**,何炅也完成了錄影帶的拍攝。何炅把李湘手上的契約書拿起

,走到自己的書桌,把文件收到保險箱。再從抽屜里拿出一條項煉,上面刻著“女奴隸”的字樣,交給李湘∶「

你是我的女奴隸,以後這條項煉你要隨時戴著,如果你違反了命令,我就會對你處罰,知道嗎?」

「是,我會記得的。」李湘順從的戴上項煉,并且把刻有“女奴隸”字樣的那一面朝外,彷佛在宣示她的決心

第二回羞恥的身體

李湘離開了何炅的書房,裝扮已經和剛剛完全不同,她正履行著契約上的規定。下半身穿的是膝上二十公分的迷

你裙,里面當然沒有穿內褲,那好色的**正插著一支假**,上半身穿著白襯衫,雙峰隱約可見。最大的改變

是那條項煉,上面的字樣已經宣示了李湘沉淪在奴隸的地獄里。

原本李湘到何炅的書房是專用樓梯,所以只有何炅的一個傭人看到她,現在何炅要求她從書房的大門走出去∶「

你希望在大家面前展露身材吧!好色的女奴,我現在給你個機會,滿足你暴露狂的**,你穿著該穿的服裝,從

我的書房走到一樓吧!」

何炅拿出了一支電動假**,走到已換好衣服的李湘面前,命令她把窄裙撩起,撥開**,將那支粗大的假**

插入**里,打開開關,那支假**就開始振動。

「這是我送給你的禮物,你高不高興啊?」

感受著假**的振動,李湘又覺得一陣搔癢。李湘走出了書房,引起外面的仆人一陣訝異,尤其是男仆們個個都

露出好色的眼神看著李湘。

「啊!大家都看著我的身體┅┅」假**仍然在李湘的**里振動,更加強了興奮的感覺,陣陣的**又流了出

來,隨著假**流到了黑色吊帶襪上。

「不行,我要趕緊離開這里。」李湘這樣告訴自己,但是雙腳卻不聽使喚,有好幾次差點跌倒,短短幾公尺的路

,現在好像幾公里那麼遠。

在書房里的何炅,靜靜的欣賞這幕表演,這個要求是為了完全除去李湘的羞恥心而做的。他要讓李湘接受自己是

個被虐待狂的事實,完全服從他的命令。

終於李湘在眾目睽睽下,從何炅書房所在的二樓走到了一樓。其間有許多仆人議論紛紛,更有許多男仆抱持免

費吃冰淇淋的心情看著她,這樣的刺激讓李湘的身體感到一陣陣的**,雙眼充滿著**的火焰,**硬了起來。**在假**的**下,**更是綿綿不斷的流出。這樣的嘗試是李湘以前從沒有做過的。

「難道我真的是變態的暴露狂和被虐待狂,讓大家看到**還會**┅┅」這樣的想法慢慢在李湘的腦海里蔓延。原本被逼著簽下的契約書,現在也甘心的遵守約束。

李湘回到家里大約是下午4點多,一回到家還沒來得及換掉身上的服裝,就聽到手機鈴聲響起,「喂!請問找誰?」李湘打開電話詢問著。

「嘿!嘿!把**裸露給大家看的滋味如何啊?是不是讓你一次又一次的**。」

聽到這番話,李湘已經知道打電話的是誰了,「你┅┅你┅┅不要亂講。」雖然她極力想否認,但是殘留在黑

色吊帶襪上的**卻輕易的床嫡庋乃蕩剩率瞪纖娜肥譴锏攪爍叱薄?「不用否認了!你是我的奴隸,是個完全的

被虐待狂和暴露狂,這是無法改變的事實,嘿嘿┅┅」

「何炅,請你尊重點。」回到自己的家,李湘又恢復了理智,義正詞嚴的要求。

「不要生氣,我的好搭檔,我打電話給你,明天記得到到我的別墅來,別忘了,你答應無條件遵從我的任何要求

,如果你敢違反約定,那麼┅┅哼哼!」聽到這些話,李湘想起在書房里為何炅**和自慰被拍攝的情形,身體

又不自禁的發熱∶「何炅,你┅┅」

「你難道忘記我是你主人嗎?」電話那頭傳來不悅的聲音。

「是┅┅主人。」李湘的態度已經軟化,不再那麼堅強理智,何炅也聽出這樣的改變。

「求求你,我可不可以穿正常的洋裝去別墅┅┅那種迷你裙好暴露┅┅」李湘極力的想挽回主控權。

「你還有資格跟我討價還價嗎?別忘了,那些錄影帶┅┅」

李湘絕望了,她明白在錄影帶被拍攝的那一刻起,她就注定是何炅的奴隸,可是在內心又有另一種聲音響起∶「

成為主人的奴隸,不正是我想的嗎?」

「別說廢話了,總之,你別忘記明天要來上班,更要記得該穿的“服裝”。哈!┅┅」

「是┅┅」李湘心痛地答應何炅,但是又矛盾的期待明天大家能夠欣賞她的**及修長的大腿。

何炅掛上電話後,開始計劃明天要怎樣羞辱這個自己的好“搭檔”,讓她在仆人面前不由自主的興奮起來。

「先讓她在仆人面前表演自慰,然後幫男仆們**。還是要在她的**綁上繩索,再實施調教┅┅」一想像這些

淫蕩的畫面,何炅的巨大**又生氣勃勃的站立。「好色的女奴,明天我一定要在你淫蕩的**狠狠**,嘿!

嘿┅┅」

李湘坐在椅子上,看著自己身上穿的服裝,短得幾乎看到大腿根的迷你裙和根本裸露**的襯衫,心里不禁煩惱

∶「怎麼辦?明天要穿這樣的服裝去別墅,好淫蕩┅┅啊┅┅嗯┅┅」

李湘又感覺到原本幾乎已經忘記在**的假**,開始陣陣的振動,李湘的欲火又點燃了,她不自禁的解開襯

衫的紐扣,撫摸自己的**,手指在**及乳暈附近開始畫圈圈,粉紅色的**早已硬了起來。雙腿也伸展開來

,迷你裙已經完全掩蓋不住插著假**的**,李湘一只手撫摸著**,另一只手慢慢移動到下半身,拿著插在

**里的假**,用手加快它**的速度。

「啊┅┅啊┅┅嗯┅嗯┅┅」嘴巴也發出**的叫聲∶「好舒服啊!嗯┅┅嗯┅┅」隨著**漸漸的來臨,李

湘也加快**的動作,急促的喘息和不斷發出的淫聲,更催促**的降臨。

「受不了,我┅┅我┅┅要泄了┅┅」李湘終於達到**,全身無力的躺在椅子上,**里流出的**沾在茂密

的**上。

李湘已經無法維持本身的羞恥心,「反正我已經沒有退路了,只有照他的話做。」她自欺的告訴自己,對於穿著

如此暴露的衣服也不再那麼排斥,相反的開始興致勃勃的期待明天的調教。

李湘把身上的服裝換下來,到浴室里沖洗一番。洗澡後的李湘顯得比較有精神,外表又恢復了原來的自信和靚麗。

突然手機的鈴聲在次響起。

一打開手機才放心,原來是曹穎約她出去吃飯。

終於到了那家餐廳,餐廳的擺設和氣氛果然不錯,價位上也不會太貴是個不錯的餐廳,她們選了個*窗的位置坐

下,心情愉悅的準備大快朵頤,完全沒發現在餐廳外何炅正注視著她們∶「這不聽話的奴隸,看我明天怎麼處罰

她。」

李湘滿足的回家,她們剛回到家里沒多久,電話聲就響起,「喂┅┅請問找誰?」李湘接起電話問道。

「你好啊。」

李湘一聽到這聲音,心里有著不好的預感∶「該不會是他吧┅┅」李湘對著電話說∶「我是李湘,請問哪位?」

「看來你很想把你的錄影帶公諸於世喔!居然敢不聽我的話!」

聽到電話那頭憤怒的聲音,李湘心里涼了半截,「真的是他!」李湘臉上露出很復雜的表情。

「怎麼不回答啊?好色的女奴。」

「沒┅┅沒這回事,我一直很服從的,主人。」為了不讓何炅生氣,李湘不得不說出可恥的話。

「是嗎?那你很乖了!」

「對啊!」李湘拼命想安撫陳威。

「哼!還想騙我,我親眼看見你在法國餐廳吃飯,身上穿的不是迷你裙,而是白色的休閑裝,脖子上戴的不是我

給你的項煉,你居然敢違背我的命令,看我明天如何懲罰你。」何炅生氣地把電話掛上。

「完了、完了,他不知道會怎麼樣凌虐我!」李湘心慌的想著。知道何炅發現她不聽話後,李湘告訴自己--為

了不刺激他,我還是照他的話做吧!其實這只是給李湘一個說服自己的藉口,用來逃避自己是個被虐待狂和暴露

狂的事實。

第二天李湘果然完全照何炅的話去做,身上穿的是膝上二十公分的迷你裙,里面沒有穿內褲,上半身是純白的絲

質襯衫。戴上了那條奴隸項煉,李湘端詳鏡子里的自己,發現自己散發著從未見過的淫蕩,「這樣的我才像是真

正的我」,剎那間腦海里閃過這樣的念頭。

「不行,我怎麼會是淫蕩的女人。」李湘想要克制自己的想法,但是力量已越來越薄弱,李湘彷佛已看到自己在

大家面前不知羞恥地裸露身體了。

一進到別墅的大廳,李湘的裝扮立刻又引起一陣騷動,大家交頭接耳地討論這個美女是誰。有了昨天的經驗,李

湘已經比較能夠承受大家的異樣眼光,但還是有些不好意思,只是從**流出的**,又再次提醒她自己是個暴

露狂的事實。

「早啊,我的好搭檔。」出聲的是從樓上書房走下來的何炅,他在書房里看到李湘很聽話的穿上暴露的衣著,特

別下來接她的。

看到何炅那雙頗有深意的眼睛,李湘立刻低下了頭,心里一想到他的粗大**,**馬上搔癢起來。

何炅卻并不急於讓她在大家面前表演她的淫蕩,因為如果她的表演是被逼的話,哪比得上她自動要求來得精彩呢。

「從現在開始,誰也不要打擾我,有電話找我都說我不在。」何炅回頭交代傭人。

「這位是我新招聘的私人女傭--李湘。」走到正不知所措的李湘身旁,何炅向在場的所有傭人以及男仆宣布李

湘是他的私人“女傭”。

「李湘你現在和我到書房。」也不管李湘同不同意,拉起她的手往樓梯的方向走去。原本在旁邊的傭人也接到何

炅的指示,沒有跟上去。

行進在長長的樓梯上,何炅就用手撫摸她的胸部,李湘本能的想逃避,但卻被何炅從腰部摟住,「還想逃,難道

你不怕違背我的下場。」聽到這樣威脅的話,李湘只好不再反抗。

「這才乖嘛!」何炅一邊用手很有技巧的撫摸著**,隔著絲質襯衫在李湘的**附近畫圈圈,還一邊親吻李湘

的耳朵,漸漸地,在何炅的撫摸和挑逗下,李湘的**硬了起來,原本緊閉的雙腿現在也不停的互相磨擦,口中

更發出「嗯┅┅嗯┅┅啊┅┅啊」的浪聲。

「把你的裙子撩起來。」何炅在李湘耳旁命令她。

正在享受何炅撫慰的李湘,雖然感到有些難為情,但還是順從的慢慢把裙子撩起。裙子一寸一寸的往上移,從大

腿慢慢慢慢┅┅李湘故作姿態的把頭別到一邊,但是心里卻一直非常期待把這好色的**裸露出來。

「嗯!果然是個暴露狂。被人這樣子的看著**,還不停的流出**。哈哈哈┅┅」何炅不斷的用言語刺激李湘

,要求她暴露身體。

李湘雖然想把裙子放下,但卻又害怕何炅有進一步的行動,所以不敢輕舉妄動,就這樣,李湘就在何炅的挑逗和

“視奸”下,**汨汨的流出。也開始習慣把自己的**暴露在別人面前。

終於到了“書房”,「我要好好的把你“介紹”給我的學生。嘿!嘿!」何炅在快要到達書房時對李湘講的話,

讓她有一種莫名的恐懼,深怕遭受侮辱,可是卻也有體驗刺激的興奮。

在書房打開後,何炅拉著她的手就往那間里屋走去。一進到里屋,李湘就看到兩個體格健壯的人,兩個人都只穿

著內褲,而且身材都非常健美,尤其那呼之欲出的**,更是無情的打擊李湘僅存的矜持。

「啊!好想把這些**插入我的**,啊┅┅」李湘的腦海里響起了這樣的聲音。

原來在樓梯上何炅的挑逗只是前戲,目的是要燃起李湘的欲火,而且何炅也偷偷的替她抹上一些春藥。「如此一

來,李湘就會成為搖著尾巴要求插入的母狗了┅┅」何炅很有自信的盤算著。

何炅在旁邊觀察李湘,發現她雙頰發熱,兩腿也不停地磨擦,「是時候了」於是何炅就走到李湘的身旁,開始

用手撫摸她的身體。原本李湘在春藥的效力之下,已經瀕臨崩潰的邊緣,兩眼露出異常的眼神。再加上何炅技巧

地撫慰,李湘的理智潰缺了,口中不停發出淫聲浪語,手指也自動的伸入迷你裙里自慰著,可是越想要獲得快感

,手指所帶來的感覺就越不能滿足她的**。

「求┅┅求你,給我吧┅┅」李湘拋開羞恥的向何炅要求,現在的她就好像吸毒的人犯毒癮的時候,明知道這樣

下去會不可自拔,但是身體又不受控制的要求著。

「給你什麼啊?你要講清楚我才知道嘛!」何炅故意裝作不明白的樣子。

「不┅┅不要再欺負我了┅┅我┅┅我要┅┅就是這個嘛!」李湘還是無法自然的說出自己想要的是男人的大雞

巴。

何炅一邊撫摸著身體刺激著她的身體,一邊還慫恿她說出可恥的話∶「快說啊!你到底要什麼?」何炅像貓逗老

鼠般戲弄李湘。

「好,我說,我┅┅我要你的大**┅┅」李湘說完之後,在一旁的人立刻發出淫笑,更加使李湘難堪。

「喔!原來是要我的大**啊!」何炅裝成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不過你得先幫我的學生服務。」

原來那兩個人都是何炅的同學,以前是他的室友兼鐵哥們,現在何炅有錢了,這些人也和他的關系更好了。

「人家不要嘛,我只要為主人服務。」李湘撒嬌似的反對。

何炅一聽,嚇了一跳,他并不訝異李湘的反對,卻對李湘自然的說出主人這樣的字眼感到驚訝。

「也許這個奴隸比我想像中還好色。」何炅當然不會輕易的放過李湘,還一直挑逗李湘刺激她的欲念∶「不要掙

扎了,你不是很需要嗎?」

李湘已經無法思考,心里只為欲火焚身感到苦惱,於是李湘走到那些男人面前,溫柔的脫下他們的內褲,粗大的

**立刻一柱擎天。

李湘到第一個男人面前,跪下來用舌尖先舔著**,同時用手握住**,然後再用嘴巴含住整個**,讓它在嘴

里進出,口中還不斷配合著**的進出發出「嗯┅┅嗯┅┅」的淫聲。

另一個人也不甘寂寞的撫摸李湘的身體,把李湘身上的襯衫脫掉,盡情的撫摸她的**。此時李湘不停的發出淫

聲浪語,屁股也不斷的搖晃,彷佛在要求插入一般。李湘完全無法思考,只想要趕緊插入。

何炅在一旁看著李湘的表演,當然不忘拿起攝影機捕捉這淫蕩的畫面,心里想著「以後把這些錄影帶交給李湘,

規定她每天看,一定可以徹底將她洗腦。」

隨著**在口中進出,李湘已經即將完成對何炅同學的服務,但是卻仍然無法獲得滿足,因為她真正想要的是讓

**得到**的**。

終於,那兩個人滿意的把**全射在李湘的口中,李湘也全部吞下去。

何炅看到李湘服務完後,走到她的身邊,此時李湘身上已經沒有任何遮掩的衣物,那好色的**完全暴露著。

「你滿足了嗎?」何炅對著李湘說。

何炅已經把身上的西裝脫掉,只剩下一件內褲。李湘目不轉睛的看著他的大**,舌尖舔著上唇,眼中的欲火說

明了她仍然不滿足,於是她無力的搖搖頭。

「那麼你還要我的**羅?」

李湘點頭,其實她的**已經搔癢難忍,忍不住自動要把何炅的內褲脫下。何炅往旁邊閃了一下,讓李湘撲了個

空。

「那你承認自己是個好色的女奴隸了?」

「是,我承認自己是個好色的女奴隸,求求主人快點插入我的**吧!」

何炅滿意的聽著李湘的告白,這次是她完全自愿的,代表著她已經從心底接受自己是個女奴的事實。

「好,那你把屁股挺起,用手撥開**。」

李湘迫不及待挺起屁股,撥開**,何炅就把自己的**狠狠的插入。

「啊┅┅啊┅┅好舒服,嗯┅┅嗯┅┅好美┅┅爽死我了┅┅”」李湘受到大**的**後,滿足的哼著淫聲。

房間里充滿著淫蕩的氣氛┅┅

第三回女奴的烙印

李湘在房間里接受何炅的**,完全表現出自己淫蕩的一面,不斷的發出浪聲。終於李湘滿足的獲得**,而何

炅在**以後,把他的大**擺在李湘的嘴巴前∶「你是女奴隸,要負責把我的**清理乾凈。」

何炅命令李湘用嘴巴清潔他的**,李湘絲毫沒有反抗的意見,順從的把**含進嘴里,很仔細的舔著。一邊舔

還一邊說∶「我最喜歡主人的**了,希望主人每天都要**我的**。」

李湘已經不再是獨立自主的新女性了,再經過如此調教和羞辱後,她無法再忘記自己是個被虐待狂和暴露狂的

事實。何炅也準備要她在習慣暴露後,再愛上繩索的捆綁。於是在李湘清潔完之後,何炅就走進書房的小房間,

從房間里拿出一條麻繩,走到李湘面前,命令她站起來,李湘并不清楚何炅要做什麼,但仍順從的站起來。

「嘿!嘿!你一定不知道這是干什麼的?告訴你,這條繩索是用來捆綁你的好色**的,哈┅┅」

聽到何炅這樣說,李湘臉色變得好復雜,一方面想嘗試這樣的感覺,另一方面又害怕自己再陷入捆綁的地獄。

何炅并沒有給她太多的考慮時間,拿著繩索要求她張開雙腿。

「不,我不要!」李湘極力想反對,她心里想著∶「變成暴露狂已經很嚴重了,如果再愛上繩索的捆綁,那我一

輩子就離不開他了。」

雖然李湘口中說不要,但是她卻無法違背何炅的命令,因為身體和心理都已被訓練成奴隸,不能反抗何炅的命令。她慢慢的張開雙腿,露出還沾著**的**,那兩片**還一開一合的,好像在催促著什麼。

「你看,你的**不正在祈求繩索的捆綁嗎?」何炅為了要李湘期待繩索的捆綁,還說一些讓李湘興奮的話,李

湘受到了刺激,又開始燃燒**了。

何炅首先用繩索在李湘的腰部捆緊,之後再慢慢移到下面,漸漸*近充滿**的**。「等到這個繩子緊緊的讓

你的**咬住以後,你就會愛上它的,哈哈哈┅┅」何炅一邊綁著繩索,一邊還說著挑逗的話。

李湘慢慢地感覺到繩索已經被**咬住了,「啊┅┅」她不由自主的發出浪聲。最後何炅把繩子打個結,而且這

個結的位置就在**的位置,緊緊的*著那兩片**。

「好了!終於完成了,走兩步試試。」

李湘就這樣**著身體綁著股繩,那繩子緊緊的陷入**里,每走一步就會感到陰蒂受到摩擦,而且繩結的位

置更刺激了**的性感,那汨汨不斷的**又從**里流了出來。李湘無法忽視自己穿上股繩後所產生的快感,

何炅也明了這一點,所以他才能把自己的女搭檔訓練成自己的女奴。

「現在只剩下讓她在大家面前表演脫衣舞後,就算是完成調教,可以剃光她的**在上面烙印了。」何炅滿意的

計劃以後的步驟。

在這一整天李湘就穿著超短的迷你裙,里面還用繩索緊緊地捆綁住自己的**,每走一步當雙腿彼此磨擦的時

候,那繩結就一次又一次的刺激著陰核,讓李湘獲得從來沒有的快感。一直到下班為止,李湘就在大家的視奸和

繩索的磨擦下一次次的**。她已經沒有抵抗的意愿了,完全把身體的暴露和成為奴隸的事實當做是自己的意見。

「看吧!大家盡管看吧!┅┅」這樣的聲音不斷在李湘的腦海中響起,她甚至還故意張開大腿吸引大家的目光。

到了離開別墅的時候,何炅把李湘叫進書房,指著桌上的紙袋說∶「好色的女奴隸,這袋子里都是你的精彩表演

,拿回去好好欣賞自己的表演吧!讓你忘不了自己的淫蕩表情,別高興,這里只是拷貝的一部分,哈┅┅」

李湘雙手顫抖的拿起紙袋,之所以雙手會顫抖,并不是因為害怕,而是想到能夠欣賞自己的淫蕩表演而興奮。

「是,那我先走了。」李湘離開何炅的書房,收拾自己的東西回家。

從此以後,李湘就開始屬於奴隸的日子,首先為了方便何炅的調教,她搬離原來的房子,搬到何炅的別墅。

自從李湘搬到何炅的別墅之後,何炅更肆無忌憚的進行他的調教。不但強迫李湘穿著繩索丁字褲上班,還要她

每天在眾目睽睽下幫別墅里的男仆**甚至於表演脫衣舞,何炅的目的在於要完全消除李湘的羞恥心,要她在不

斷的**下認清自己是個被虐待狂和暴露狂的事實。而李湘的表現并沒有讓他失望,雖然一開始女人的矜持和道

德的束縛使她有些顧忌,可是本身的變態血液打敗了外在的羞恥心。在經過半個多月的調教和何炅對她的洗腦後

,李湘已經把這樣的行為當成是正常的。

李湘不再拒絕任何變態的要求,除了維持原本迷你裙里面穿著繩索丁字褲和絲質襯衫不穿內衣的裝扮外,何炅還

要求她不管在那里,只要他開口都要服從。為了測驗她的忠誠度,何炅特別帶她到一個學校的廁所里。

「好色的女奴隸,你一天沒有嘗到大**,就不會快樂。現在給你機會,在這里你可以自由的品嘗男人的**了。」

當何炅看到李湘的表情并沒有為難的答應時,他知道所有的調教都已經收到效果,再撫摸她的**,陣陣**已

經流出。「哈┅┅還沒開始就興奮了。」

李湘沒有考慮的時間,因為馬上就有人進入男廁所。何炅指著李湘向所有進來的男學生說∶「她是一個好色的女

人,最喜歡幫人**,想不想讓她幫你服務一下啊?完全免費喔。」

有的學生一聽到這樣的話,嚇的立刻調頭就走;也有的人馬上就迫不及待地掏出自己的**讓李湘服務,李湘

都毫不遲疑的用自己的丁香小舌幫他**。就這樣一直到晚上,李湘在男廁里替數不清的學生**,不管是胖

的或是瘦的,**小或大的,她都來者不拒。何炅在角落看著她的表現,知道時機已經成熟,「是到了最後步驟

的時候了。」何炅自言自語著。

當他們回到何炅的別墅時,已經是晚上十二點多。在回家的路上,何炅又叫李湘脫掉身上的襯衫,戴上狗環,再

把雙手反綁起來,由何炅牽著狗鏈從別墅外的道路走回家。

這條路雖然不長而且又是半夜,路上的人并不多,但是還是有幾個人看到。當每個人看到一個美女露出**還戴

上狗環的時候,大部分的男人都會忍不住多看幾眼。在這樣情形下,李湘完全沒有羞愧的表情,相反的還毫不遮

掩的走著,心里一直說:「看吧!大家看吧!」

就這樣子李湘在經過男廁里的**和回家時的暴露後,心中早已欲火高漲。在回到家之後,她忍不住的對何炅說

∶「主人,我┅┅我好想喔。」

「想什麼?」

「我好想要你的大**,快點,我受不了了。」

「是真的嗎?那你先把裙子撩起來,讓我看看。」

李湘乖乖的撩起裙子,那穿著繩索丁字褲的**,因為繩子的刺激已經流出陣陣的**,李湘不自主的想要撫摸

自己的**,但是由於繩子的阻礙,讓她沒辦法盡情的**。

「主人,求求你快插入吧!」李湘不斷的要求著。

何炅看著那因繩索磨擦而呈現充血的**,嘴角泛起笑容對著李湘說∶「好色的女奴,讓我解決你的**吧!」

何炅命令李湘脫掉身上的衣物,只剩下那件繩索丁字褲,李湘對這條丁字褲已經由一開始的抗拒到現在已不能離

開它的地步。

何炅一邊在李湘的身上愛撫,一邊把繩結解開拿下那件繩索丁字褲。「現在趴下,把你的屁股抬高朝向我,變態

的母狗,讓我來滿足你的**吧!」

李湘聽到何炅的命令,好像如獲至寶般馬上趴下,讓自己的屁股朝向何炅,還不停的搖晃挑逗何炅。何炅掏出自

己的大**,瞄準目標奮力一插。

「啊┅┅」李湘馬上發出滿足的叫聲,隨著何炅的**,李湘不斷的哼著淫聲。

「叫吧!盡情叫吧!變態的母狗!從明天開始,你將接受奴隸的最後調教。哈┅┅」何炅在心里說著。

李湘在何炅的**下到達一次又一次的**,何炅也發泄了**。

李湘如往常一般用嘴巴把何炅的**清理乾凈,李湘已不再排斥這樣的工作了,可以說這些日子的調教和洗腦已

經完全成功。

李湘清潔完何炅的**後,何炅便命令她服侍他洗澡,經過梳洗之後的李湘全身上下散發出迷人的氣息,但是現

在的她不再擁有傲然的骨氣,取而代之的是被虐待狂的思想。何炅看著李湘發自內心的服從,想到這半個多月的

調教,心中對此真有莫大的成就感。

何炅對李湘說∶「明天下班以後,我要帶你到我的城堡里進行最後的調教,現在你先穿上丁字褲然後回房睡吧。」

李湘把繩索在腰部繞一圈,然後再把繩結綁在**中間,現在的她對於這樣的動作已駕輕就熟,甚至綁的比何炅

還緊。

李湘回到房里并沒有馬上睡著,心里一直想著何炅的話,「最後的調教?!難道他對我的調教還不夠?」李湘想

起自己這半個多月來的改變,連自己都不相信,但事實就是如此,「自己是個被虐待狂,只有在主人凌虐下的我

,才是真的我。」李湘對自己說。

隔天下班後,何炅開車載著李湘往自己在林口的別墅駛去。在高速公路上,何炅始終專心的開著車,反常的行為

卻不禁讓李湘充滿疑慮,「會是怎樣的調教呢?」這樣的問號不停的在心中盤旋。

經過數十分鐘的車程,終於到達目的地,那是一個獨立的花園別墅,相當的氣派。

「這里就是我的城堡,你會在這里接受奴隸的烙印。嘿┅┅」

李湘突然之間感到無比的恐懼。彷佛已能想像自己的命運,雖然早已對自己的奴隸生活認命,可是還要經歷更殘

酷的凌虐,李湘還是本能的抗拒。

「不用逃了,在這里會有你的同伴幫助我調教你的。」何炅邊說邊帶著她進去。

一進入大廳,李湘就看見兩個全身**、只穿著繩索丁字褲的女人對著何炅行禮并且帶著皮鞭交給何炅,李湘還

發現這兩個美女的**上都掛著乳環,而且在**四周還有繩索的痕跡。李湘仔細一看,臉上出現了驚訝的表情。原來這二個全身**的女人不是別人正是仇曉和舒高。

李湘帶著詢問的眼神看著何炅。

「沒錯,這兩個人也都是我的女奴隸,一個是仇曉,另一個則是舒高,你絕對想不到吧?」

李湘一臉訝異的表情,原本她以為自己是唯一墜入地獄的人,沒想到還有其他人。

「當然這些人都隱藏自己是奴隸的事實,所以你不知道,而我手上的皮鞭則是要來調教你的工具。月奴、花奴,

先帶她去更衣然後下來見我。」

被稱為“月奴”和“花奴”的兩個女人就領著李湘到樓上的房間。

何炅在屬於自己的城堡內盡情的調教著李湘,所使用的手段都是出乎李湘的想像。首先他先在李湘的**綁上

繩索,而且和原本的繩索丁字褲結合在一起,變成李湘只要走動,不但**會受到磨擦,連**也被繩子所折磨。然後他又規定李湘吃飯的時候要跪著吃,當何炅要鞭打她時要說∶「我是下賤的奴隸,請主人盡情凌虐我吧!」┅┅諸如此類的折磨。

原本李湘極力想抗拒這樣的調教,但是身體里的變態血液卻淹沒了理智,再加上月奴和花奴的挑逗,李湘也慢慢

習慣這樣的調教。

就在李湘到達別墅後的第三天,李湘完全接受了何炅的調教。她已經從內心接受自己是奴隸的事實,不但在吃飯

時像狗一般跪著吃,也絕不反抗何炅任何無理的要求。而何炅也在此時為李湘戴上了乳環,同時對李湘說∶「現

在開始,你叫“湘奴”,明天我會替你烙下湘奴的烙印。」

「是的,主人。」雖然李湘猜不透何炅的想法,但她早已被訓練成不反抗的奴隸,沒有自己的意見和思想。

在替李湘戴上乳環的第二天,何炅告訴月奴和花奴帶李湘到地下室來。兩人頗有深意的笑了一下,知道李湘將會

在這里留下屬於奴隸的烙印,就像自己當初一樣。

過了不久,李湘就被帶到地下室。當她看到在地下室里的火盆和烙鐵時,心里就有不祥的預感。

「過來吧!湘奴。」何炅命令著李湘。「我說過,今天是最後的烙印,我會讓你留下永遠不能抹煞的烙印,讓你

成為我永遠的奴隸。」

李湘被推到準備好的桌上用繩子牢牢綁住,「別擔心,不只是你一個人有,月奴、花奴。」

「在!」

「讓湘奴看看。」

「是的,主人!」月奴和花奴兩人脫下身上的丁字褲,在兩人的陰部之上,原本應該是茂密的森林,現在卻分別

出現「月奴」和「花奴」的烙痕。

這樣的畫面讓李湘了解,自己也將面臨這樣的對待。可是李湘卻不恐懼,相反的很興奮,「啊!終於到了最後的

烙印了,過了今天我就不是李湘了,而是何炅主人的湘奴了。」李湘這樣想。

何炅先在李湘身上打麻醉藥,然後趁李湘昏迷時,解開她的丁字褲,露出陰部和茂密的森林,再拿出預備好的

刮胡刀和刮胡膏,把李湘那茂盛的森林刮的乾乾凈凈。這樣做的目的是讓烙印後的**能長的整齊,不會蓋住烙

痕。完成這些工作後,何炅就拿起燒的通紅的烙鐵,完成最後的步驟┅┅

湖北快乐十分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