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爾淳破處–佘詩曼

小說: 明星系列 作者: x 更新時間:2015-05-06 13:14:52 字數:3473 閱讀進度:67/177

明星系列在線閱讀跟TXT下載!

佘詩曼看著穿衣鏡里的自己:一頭烏黑的披肩發,合體的旗袍裙,清純俏麗,活脫脫一個《金枝欲孽》里的爾淳!

拍完了《金枝欲孽》,佘詩曼覺得戲里爾淳的這套衣服非常漂亮,既符合當時的社會環境,又有一種現代氣息,戲拍完後她就和導演商量把這套道具服要了來,今天晚上剛剛從劇組去回來準備留個紀念。正當佘詩曼非常滿意的看著鏡子里的自己時,門鈴響了起來

“一定是雯女來了!”佘詩曼心里想著,跑到門口打開了門。

門口站著一個人,卻不是鄧萃雯,是個小伙子。“你好,佘詩曼小姐是吧?自我介紹一下,我是旁邊小區的管理員,剛剛路過這里時,撿到一個錢包,里面有小姐的名片和通訊錄,就冒昧的登門造訪,請小姐清點一下有什麼缺少沒有。”小伙子從隨身帶的大包里取出一個紅褐色的皮夾雙手遞到佘詩曼面前。佘詩曼接過皮夾一看,正是自己今天帶去劇組的那個,卻不知什麼時候不小心掉在樓下,不禁暗暗責怪自己粗心大意,同時看了看眼前這個其貌不揚卻顯得很誠實的小伙子,連忙道謝:“哎呀真是麻煩你了,都怪我不小心,這夾子對我可很重要的,真是謝謝你了,快進來喝杯水歇會兒。”說著把小伙子讓進了屋。

就在佘詩曼轉身讓小伙子進屋的一瞬間,她卻沒發現這個自稱是“旁邊小區管理員”的人漏出了一絲不易令人察覺的淫笑。

“你是旁邊小區的管理員是吧?”佘詩曼一邊倒水一邊隨意的問了一句。

“是啊。說實在的,咱們這兩個小區住的演藝界明星還真不少呢。”小伙子回答道。

“是啊,還真是呢!對了,你是管理員,平時也不少接觸明星呢吧?”佘詩曼把水遞到小伙子手里。

“嗨,也就是到各位家里收收費,檢查檢查小區的措施什麼的。說真的,像你這麼平易近人,又這麼漂亮的明星還真少見呢。”小伙子捧著水杯,眼光有意無意的從佘詩曼的胸口瞟過。

“看你說的,我算什麼明星啊!”

“嘿嘿,別這麼說,今天你就會當一回大明星了。你先看看這個。”一條手絹遞到了佘詩曼的面前。“你說什麼?”佘詩曼順手接過了手絹,卻沒留意到眼前的人色色的眼光和有些變調的聲音,“這有什麼啊?不就有點兒香味嗎?”話剛出口,佘詩曼突然覺得不對,一陣頭暈目眩,癱軟在地上,可神志還很清醒。“你…你給我的是什麼?”她問眼前的這個“管理員”。管理員一陣淫笑,“讓你當明星啊。”說完不再理會佘詩曼再說些什麼,彎腰溫香軟玉抱個滿懷,背著自己的大包直進了佘詩曼的臥室。

在佘詩曼的臥室里,一切的擺設和氛圍都充溢著少女的夢幻,這令管理員格外滿意。“你演的爾淳太棒了,我早就等著這一天呢。給你看點兒東西。”看著躺在床上的佘詩曼,管理員的短褲支起了一定小帳篷,速度很快。說著,他從大包里取出一架家用攝像機,把顯示屏對著佘詩曼,按下了播放鍵。話面上出現了兩個衣衫不整的少女,一個被綁在餐桌上,另一個被綁在坐椅上,而面前的這個人的男性象徵正在椅子上少女的櫻桃小口里進進出出。佘詩曼認出這兩個少女是住在旁邊小區的一對姐妹你…你這是什麼意思?”她盡量張開雙眼問眼前的這個色狼。“不明白麼?上次的主角是她們倆,這次就是你了,我不是告訴你今天讓你當明星嗎?哈哈”

管理員笑了一陣,把攝像機在床邊的一把椅子上架好,按下了錄像鍵。

親了親佘詩曼紅潤的雙唇,用舌頭舔掉了涂在唇上的口紅,“好甜。”管理員瞇著眼睛嘆道。“不要啊!啊啊,不要”她突然驚叫了起來,因為管理員的五指正隔著衣服在她的右**上做著圓圈運動,接著旗袍裙的扣子被解開了,一只手伸進去用力抓捏著自己帶著胸罩的**,這使她疼得叫出聲來。

管理員的臉和她的臉貼在一起,舌頭在她的櫻唇上舔來舔去,不時的還扣開貝齒關伸進嘴去和她的香舌纏到一起;胸前不時傳來一陣疼痛和酥癢間雜的感覺,更讓她難受。她忍不住要痛罵眼前這禽獸一番,卻猛然發現自己已經暫時喪失了說話的功能。無助更加無奈的淚水順著佘詩曼清秀的面頰流了下來

管理員顯然也發現了這一點,抬起頭來“嘿嘿”笑了兩聲,離開了佘詩曼的前胸,坐到床尾,脫掉了她的鞋,輕輕的撫摸著她的一雙玉足,隔著絲襪的感覺比直接撫摸肌膚令他更興奮。絲襪緊緊的貼在兩條修長勻稱的腿上,在略略泛黃的燈光下發出質感的光澤,他抓住佘詩曼的右腳腕,抬起她的右腿,用自己的臉頰貼在腳弓上輕輕的磨擦著。齊膝的裙擺隨著雙腿的分開慢慢滑倒了大腿的根部,粉色的內褲暴漏在管理員的眼前。管理員雙手扶著佘詩曼的右腿,用自己的臉頰緩緩的滑過柔軟的小腿,富有彈性的大腿,終於,鼻尖略帶點兒力量的撞在了佘詩曼的禁地。雖然在藥力的控制下,她的一下輕顫還是引來了他的一聲低笑。

“看來藥力要消失了!”管理員自言自語著,從大包里取出了四幅自制的繩套,分別將佘詩曼的四肢固定在床的四角,隨後脫掉了自己全身的衣服,騎在佘詩曼身上,拿起一把水果刀,順著解開的衣襟,從側面向下把一件旗袍裙劃開,一下子從佘詩曼的身上掀開,再用力一抻,整件旗袍裙像一面降落傘般飄落到地板上。“啊”藥力消失了,佘詩曼猛地叫出了聲,“你這混蛋!你”冰涼的刀鋒順著胸罩的縫隙貼上了**的感覺使她的罵聲嘎然而止!微一用力,胸罩前面的帶子斷了,一雙微微顫動的**裸露在空氣中,刀面冰涼的感覺使嫣紅的珍珠迅速挺立起來。管理員忍不住了,一口含住了珍珠,右手大力狠狠的抓揉著柔嫩的左**,同時身體不停的聳動,胯下男性象徵一下一下的撞擊在佘詩曼柔軟的腹部,并不時的把身體下挫一點兒,使自己的象徵能插到她的兩腿之間,隔著內褲細膩的布料感受那兩片緊緊閉合的蚌肉。雙腿緊緊的夾住佘詩曼的纖腰,磨擦著,這一切讓胯下的佳人不一會兒就面紅耳赤,嬌喘連連了。管理員抬起頭,盯著佘詩曼緋紅的俏面,微微發出輕輕呻吟聲的櫻唇,往前用膝蓋挪了兩步,把已經被從內褲慢慢滲出的液體沾濕了的男性象徵猛地杵進了佘詩曼的櫻口里。“嗚嗚嗯”佘詩曼拚命的搖頭,可沒有用,像有一根棍子固定住了她的頭,不能隨意轉動。水果刀的刀尖輕輕的定在她的額頭:“麻煩你用舌頭舔舔好不好,我的明星。”語氣十分溫柔,就好像情人之間的悄悄話兒。在刀尖的威脅下,佘詩曼只好照做,可沒料到的是,舌尖兒一下就到了插在嘴里東西的前端,讓毫無準備的管理員一陣哆嗦,強忍著沒有噴出。他連忙把像征抽了出來,輕輕叫道:“好險好險。”穩定了一下情緒,他掉轉了身體,再次把象徵插進了佘詩曼的嘴里,同時用刀了她兩腿之間:“小心點兒。”然後便極快將佘詩曼的叁角褲剝離了她的身體,現在的佘詩曼只剩下裹在兩腿上的一雙絲襪了。管理員的雙手游移在穿著絲襪的大腿上,舌頭卻去一下一下的舔撞著掩蓋在芳草凄凄下的緊閉的兩片貝肉,一下一下,終於在一陣顫動下,兩片貝肉打開了一條縫,他蛇一樣的舌頭一下子伸了進去,後果是身下佳人一陣更為激烈的震動和傳來急促的“嗚嗚”省。因為舌頭被那兩片貝肉的突然收縮緊緊箍了一下,他的雙手下意識地狠狠抓住了兩條滑嫩的大腿,由於用力過大,連絲襪都抓破了一個洞。好容易拽出了舌頭,下身突然一陣顫抖,終於把種子噴進了佘詩曼的口腔,原來佘詩曼的舌尖兒在此到了他象徵的尖端。管理員急忙抽出了自己的象徵,看著佘詩曼順著嘴角流出的液體,嘿嘿一笑:“哼,以為這樣你就能逃過今天?做夢!老子還有辦法!”說完,他又騎到了佘詩曼的腹部,把已經軟了的象徵放在佘詩曼兩個小碗般的**之間,雙手不斷向中間擠壓佘詩曼的**,磨擦自己的象徵,只片刻便又硬了起來。“好好享受吧!”惡狠狠的說了這麼一句,狠狠的插進了佘詩曼已經很濕潤的禁地。“啊啊啊呀”隨著管理員身子的不停聳動,佘詩曼發出了一聲聲的慘叫,雙腿間留出了紅色的液體。“哇,沒想到除了2R那兩個丫頭,演藝圈里還有處女啊,哈哈哈哈”因為疼痛,佘詩曼的頭拚命的搖著,雙手雙腳拚命的蜷縮卻被繩套拽住,這些動作反而配合了色狼的行動。在幾十下狠狠的**過後,管理員迅速把象徵從禁地撥出,放在佘詩曼完美的肚臍上摩擦了幾下,一陣抖動,肚臍下凹的小坑里就盛滿了白色的粘液,多出來的部分順著纖細的腰肢緩緩流下,一直流到床上

穿上衣服,管理員從他那個大包里拿出了一架相機。看他擺弄著相機的手法,應該是個攝影高手。足足照了一卷兒佘詩曼身體各個部位和整體的照片之後,又拿起攝像機看了看,十分滿意的對佘詩曼笑了笑:“佘小姐,你是位很有前途的新星,不要自毀前途啊。”說著揚了揚手里的相機。又從地上撿起被割成一片的旗袍裙,解開繩套,脫下仍留在佘詩曼身上的絲襪以及被割壞的胸罩和內褲塞進包。看著躺在床上一動不動的佘詩曼,管理員又伸出手緩緩撫摸著她的**,最後捏了幾下輕輕的說:“記得我的話啊,不要自毀前途。有空我再來找你。”說完,得意洋洋的帶著豐厚的收獲走出了房門。

湖北快乐十分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