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祖英功成名就

小說: 明星系列 作者: x 更新時間:2015-05-06 13:14:43 字數:11996 閱讀進度:51/177

明星系列在線閱讀跟TXT下載!

在北京一座別墅中,美艷動人的歌星宋祖英正在整理明天下午去長沙金鷹獎頒獎晚會的服裝,她是個愛美的人,每次出門,服裝、化妝品要帶一大箱。此時,她心情有些緊張,因為這次能得什么獎,她還不清楚,如果不是最佳女歌手獎她就不去了。

鈴鐺。電話來了,宋祖英趕緊去接電話。

“祖英啊,我去問了一下,他們本來是定最佳女民歌手獎,但我爭取了一下,還是把最佳女歌手獎給你。”金鐵林在電話那端說。

“謝謝金老師”宋祖英從一個無名歌手成為如今的天皇巨星,可以說全是金鐵林一手促成,當然,宋祖英感激之余,免不了以身相報了。

“你現在在哪里。”宋祖英問。

“就在你樓下。你家那個有沒有在。”金鐵林說。

“不在,你上來吧。”宋祖英輕輕說。

不一會兒,金鐵林就來到了宋的家中,宋祖英剛回身把門鎖上,金鐵林就從身後抱住了宋祖英豐滿的身子,雙手握住了宋祖英一對豐滿、渾圓的**。

“嗯”宋祖英軟綿綿的靠在了金鐵林的身上,任由金鐵林的手從襯衣的領口伸了進去。推開胸罩,握住了她堅挺、飽滿的**,一接觸到宋祖英柔嫩的皮膚,宋祖英的身子不由得顫了一下,金鐵林的手已經把宋祖英的裙子向上撩了起來,手伸到了宋祖英腿中間揉搓著宋祖英敏感嬌嫩的陰部。

宋祖英裹著絲襪的雙腿在地上微微的抖著,回身雙手摟著金鐵林的脖子,兩人的嘴唇又吻在了一起。金鐵林已經把宋祖英的裙子撩到了腰上,宋祖英圓滾滾的屁股裹在透明的玻璃絲襪里都在金鐵林的手下顫抖著,金鐵林的手已經伸到了褲襪的腰上要向下拉。

“叮鈴鈴~~”石英鐘響了,四點。

宋祖英一下想了起來,她老公王申四點鐘上課結束,一般4:20就到家了,趕緊推開了金鐵林∶“不行了,你快走吧!我老公就快回來了,明天上午你來,我家沒人。下午我們一起坐飛機去長沙。快點吧,他四點半就回來了。”

金鐵林的手已經在宋祖英的兩腿間伸進褲襪去摸到了宋祖英柔軟濕潤的陰部,手指在宋祖英嬌嫩的**中撫摸著,宋祖英的渾身已經軟軟的了,雙手無力的推著金鐵林的手:“別摸了,再摸就受不了了……”

“來吧,我快點,15分鐘就夠了,來一下吧!”金鐵林把宋祖英的手拉到了自己的下身:“你看,都硬成這樣了。”

宋祖英的手撫摸著金鐵林粗硬的**,眼睛里的春意都快成了一汪水了,紅潤紅潤的嘴唇嬌艷欲滴,拉著金鐵林的手按在了自己豐滿的**上,金鐵林順勢就把宋祖英臉朝下壓在了書桌上,把宋祖英的裙子撩到了腰上,手抓著宋祖英褲襪和內褲一起拉了下來。

宋祖英雪白的兩瓣屁股用力的向上翹著,中間肥厚的兩片**,粉紅的一點正在流出有些混濁的**,金鐵林一直手揭開褲腰帶,另一只手在宋祖英柔軟的**和**上撫摸著。

金鐵林的**已經硬得像一根鐵棒了,金鐵林雙手把住宋祖英的腰,**頂在宋祖英濕潤的**中間,向前一頂“唧……”的一聲,宋祖英渾身一顫,“啊呀……”的叫了一聲,上身整個軟軟的趴在了桌子上,隨著金鐵林的大力**在桌上晃動,嬌喘連連。

由於褲襪和內褲尚掛在腿上,宋祖英的兩腿沒辦法叉得開,下身更是夾得緊緊的,**之間強烈的刺激讓宋祖英不停的嬌叫呻吟,但又不敢大聲,緊皺著眉頭、半張著嘴,不停的扭動著圓滾滾的屁股。

金鐵林因為趕時間的緣故,干得很猛。干了幾下,宋祖英把腳上的高跟鞋踢了下去,雙腳站在地上,翹著腳尖,以便站得穩當些。

隨著金鐵林快速的抽送,兩人的肉撞在一起,“啪啪”直響,連在一起的地方更是傳出濕漉漉的水聲,宋祖英下身的**隨著抽送,順著白嫩的大腿淌出了好幾條水溜。

此時宋祖英的丈夫王申已經下班了,走到離家不遠的一個市場,想起宋祖英愛吃西紅柿,就到市場去想給宋祖英買幾個西紅柿。他怎麼想得到,自己美麗端異的妻子此時正在家里翹著雪白的屁股,讓一個男人粗大的**在後面不停的插入。

“啊……啊……”伴隨著宋祖英**蝕骨的呻吟聲,金鐵林在一陣快速的抽送之後,把**緊緊的頂在宋祖英的身體深處,開始射出一股股滾燙的**。宋祖英的頭向後用力的抬起,腳尖幾乎已經離開了地面,感受著金鐵林的**沖進了自己身體的最深處。

“噗!”的一聲,金鐵林拔出了濕漉漉的**,一股乳白色的**隨著宋祖英下身的抽搐流了出來,順著黑色的**緩緩的流著。金鐵林用身邊一個毛巾擦了擦,提上了褲子,一回身,已經4:28了,宋祖英還軟軟的趴在桌子上,褲襪和一條白色的高腰內褲掛在腿彎,嬌嫩的陰部弄得一塌糊涂,白嫩的屁股上都是一片水漬。

“快起來吧,我得走了。”

宋祖英費力的站起來,穿上鞋,軟綿綿的靠在桌子上,上衣的扣子敞開著,胸罩推在**上邊,白嫩的**、粉紅的**若隱若現,裙子落了下來,可褲襪和內褲還亂糟糟的掛在腿彎,束起的長發也已經披散開了,雙眼迷離,臉色緋紅,更添了幾分**的氣息。

“明天我在家等你,早點來。”宋祖英一邊說一邊拉起裙子,找了卷衛生紙擦了擦濕乎乎的下身。

早晨,想到一會兒金鐵林會來,宋祖英心里莫名其妙的興奮,很早就醒了,在床上不起來。王申早晨忽然有了興致,就想和宋祖英……

宋祖英剛開始不答應,可一想到自己一會兒要和別的男人做,對自己的老公卻不答應,有點……只好答應了。

王申連忙爬上來,興奮地一通**,干得宋祖英也是渾身顫栗。等王申完事的時候,宋祖英摸著王申的東西:“你今天好厲害呀!”

金鐵林在王申離家不遠就到了,按宋祖英告訴的在門楣上找到了鑰匙,開門進了屋,聽到宋祖英問了一句“誰呀?”他也沒出聲。

推開臥室的門,一看宋祖英還蓋著被子躺在床上,枕頭邊扔著一件黑色的蕾絲花邊胸罩,一條同樣款式的內褲掉在地上,心里一樂,手就伸到了被里,摸到了宋祖英柔軟豐滿的**,宋祖英“嗯┅┅”的呻吟了一聲,接著用幾乎是呻吟的語聲說∶“快上來。”

金鐵林的手順著光滑的身體就摸了下去,毛茸茸的陰部也是**裸的。宋祖英分開雙腿,金鐵林的手伸到中間柔軟的**,感覺里面粘乎乎的。宋祖英一下夾住了他的手∶“他早晨剛弄過了,里面臟。”

金鐵林已經開始脫衣服了:“沒事兒,那樣更好,滑溜。”

“去你的!把門鎖上。”

金鐵林趕緊把門反鎖了,脫得一絲不掛,挺著粗長的東西爬上了床,兩人一絲不掛的摟在了一起。

金鐵林硬硬的東西頂在宋祖英的小腹,宋祖英不由呻吟了一聲,手伸下去摸到了金鐵林的**∶“你好大呀,還這麼硬,怪不得弄的人家都要死了!”

金鐵林一邊吮吸著宋祖英嬌小的**,一邊已經翻身壓倒了宋祖英身上,宋祖英很自然的就分開了雙腿,金鐵林的**一下就滑了進去,宋祖英把兩腿翹起來盤到了金鐵林的腰上。

兩人剛動了沒幾下┅┅忽有鑰匙在門鎖上轉動的聲音,兩人一愣,趕緊分開了。

“沒事兒,準是拉下什麼了。”宋祖英趕緊穿著睡衣下了床,讓金鐵林在床上躺著蓋好被子,把金鐵林的衣服和鞋子踢進了床底下。去開了門,就又趕緊溜回了床上,為了怕王申看出來,宋祖英兩腿叉開,翹了起來。

金鐵林橫在她身下,兩人的下身剛好貼在一起,金鐵林滾燙堅硬的**靠在宋祖英濕漉漉的陰門上,弄得宋祖英心里直慌。

王申進了屋:“你怎麼還不起來,看見我的教案了嗎?”

“沒看見,你放哪里了?自己找。”說話間,金鐵林的**慢慢地插進了宋祖英的**。

王申在書桌上胡亂的翻著,做夢也不會想到,床上妻子的下身正被一根男人的**塞得滿滿的。

“下午我就不能回來送你了,今天要加一節課。”王申看著床上只露出頭的宋祖英,說著。

宋祖英此時哪有心思聽他說了什麼,胡亂的答應著。王申開門走了,總覺著哪里不對,卻又想不出來。

王申剛一出門,兩個人就迫不及待的弄了起來,弄了幾下,宋祖英去把門鎖上了,躺在床上,雙腿分開。金鐵林壓在宋祖英雙腿間,每次抽送,都把**拉到**的邊上,再用力地全插進去,每次都干得宋祖英渾身一顫,兩個腳尖都離開了床,用力的蹺著。

干了有幾十下,金鐵林讓宋祖英趴在床上,兩腿并上,金鐵林騎到了宋祖英的屁股上,把**從緊緊的屁股縫里插了進去,直接插進了濕潤的陰門,開始來回的抽動。

陌生又強烈的快感讓宋祖英不由得**起來,叫了幾聲,把枕頭壓在嘴上,大聲的喊了幾聲“啊……啊呀……噢……”金鐵林的手從宋祖英的腋下伸到了胸前,撫摸著一對豐挺的**,一邊大力的**著,終於在宋祖英幾近嘶喊的呻吟中,趴在了宋祖英的身上,**了。

宋祖英翻過身,兩人赤條條的摟在一起,蓋上了被。

中午兩人醒過來,金鐵林又把宋祖英一雙圓潤的大腿架到肩上,操得宋祖英**迭起。兩人才下了床,宋祖英下身流出的**和**已經弄得床上好幾片水漬。

匆忙吃了飯,趕到機場,坐飛機到了長沙。

金鷹會之宋祖英

宋祖英與金鐵林一到長沙,就被組委會派來的車直接接到了五星級的華天酒店,宋祖英安排了一個單間,金鐵林卻要與別人合一間。到了這種場合,不管你地位多高,明星才是最重要的。

金鐵林把東西放到房間后,就來到宋祖英的房間。宋祖英已把外衣脫掉,上身穿一件絲質T恤,里面的乳罩也脫了下來扔在床上,兩只豐乳把T恤衫頂得高高的,兩個**在胸前突出兩個小圓點,下身光溜溜的,T恤衫下部剛罩住屁股,露出兩條白嫩修長的大腿,分外誘人。

金鐵林一把抱住宋祖英,伸手摸到她的大腿根,一下就摸著了陰部。宋祖英返身抱住他的脖子,嬌氣地說,“金老師,你這么不安分,怎么為人師表。”

金鐵林說,“我現在只想作你的老公,不想作老師。”一手伸進T恤中,摸到了宋祖英的**,在上面揉起來。

“別摸了,一摸等下又想干了。”

“我現在就想干。”金鐵林把宋祖英壓到了床上,開始解褲子。

“上午干了那么久,你還能干呀。”宋祖英面露媚笑,伸手把T恤衫脫了,露出她那身美艷性感的**。

“跟你這個絕代美人在一起,小弟弟每時都想干。”金鐵林挺著又粗又硬的**,向宋祖英壓下去,宋祖英把雙腿盡量分開,挺起陰部向沖過來的**迎去,兩人熟門熟路,一下對準,**頓時全根而入,金鐵林立即俯身**起來,因兩人上午干了多次,宋祖英的**比較干,**了四五十下后,**的**漸漸涌出,金鐵林**得更快了,宋祖英口中呀呀直叫,發出**的**聲,修長的雙腿圈在金鐵林的腰上,把他的身體不斷往里壓,使每次插入都是又重又深,胸前兩個大奶隨著抽送不斷前后起伏,蕩起陣陣乳波,金鐵林眼里看著絕代美色,身壓著豐滿性感的**,底下插著美穴,猶處仙境,欲火高漲,越插越急,猛干了三四百下,快感如潮水般涌來,大吼一聲,就倒在了宋祖英柔軟的軀體上,胸前兩個大奶立即被壓成扁形。

“真爽啊,跟著你,我要少活幾年。”金鐵林氣喘吁吁地說。

“那你就少干一點,這么貪心,每次在一起,就要干個不停,還好我身體好,不然,哪受得了。”宋祖英撫著金鐵林的背說。

“對著你這個美麗風騷的尤物,是男人都要干到沒氣力了才會罷休。”金鐵林嘴唇湊到了宋祖英美艷如花的臉上,輕輕的吻著。

“貧嘴。”宋祖英笑了。這種話,她已聽過好幾個男人講過了,她相信他們講的是真話,老實說,她對自已的容貌、身材是極自信,要是哪個男人上了她只想干一次肯定是陽痿。

“鈴鈴┅┅”,宋祖英的手機響了,她接起來一聽,立即臉露笑容,一直點頭說好,“好,好,”未了說了一句,“沒吹牛吧?那么久?好,晚上見。”

“誰呀?”金鐵林一聽宋祖英晚上要出去,心里有點失落。

“一個好朋友約我晚上去坐,晚上你就自已活動吧,回來我再打電話給你。”

晚上七點,打扮一新的宋祖英出了酒店門,立即上了一輛林肯加長轎車。

一上車,她立即被一個老頭子抱住了,“我的寶貝,想死我了。”臉湊上來就要吻。

“別,有司機呢。”宋祖英攔住了老頭。

“前面有隔板,他看不見聽不著。”老頭是長江集團的董事長王有財。他前幾年以一晚上200萬元的價格把宋祖英搞到床上,以后宋祖英每到長沙,都要與他奸宿一番,當然每次都能從老頭處得到幾十萬元的“勞務費”,這是宋祖英唯一的大款奸夫,其他不是當大官的就是演藝界的大腕。

宋祖英一聽有隔板,放下心來,當即臉上堆滿媚笑湊了過去,兩人立即吻在了一起,王有財一邊吻一邊把手往宋祖英的裙子里伸,宋祖英張開雙腿,讓他的手很容易就摸到里面,竟是沒穿內褲,一下就摸到一片毛絨絨的**。

“這么騷,內褲都不穿。”王有財一根手指立即插進宋祖英的**里**起來。

“讓你方便嘛,還說人家騷。”宋祖英抓住王有財翹起來的下部。

“我就喜歡你這騷樣。把裙子撈起來,讓我先過過癮。”王有財開始解褲子。

“我不要在車上干。”宋祖英口中講著,雙手卻已把裙子撈起至腰部,露出雪白的大腿和黑黑的陰部,見王有財褲子沒脫下來,又把胸前扣子解開,把上衣披開,一對**露了出來,然后沖著一王有財媚笑。

“好騷!好漂亮!”王有財淫光直冒,將宋祖英兩腿分開,挺起**就插了進來,他的**雖長,但不夠粗,插進宋祖英這個經歷了許多粗**的**,感覺并不強烈,但宋祖英還是夸張地大叫,“呀喲,好大好長,插死我了,”邊說邊挺動屁股配合他的**。車座比較低,王有財伏在宋祖英上面插了四五十下,覺得不夠到底,叫宋祖英轉過身來,扒在前面攔板上,把屁股朝著他,然后從后面插了進去,有了活動空間,王有財立即大干起來,下下到底,插得宋祖英**直流,**不已,猛插了二三百下,王有財往后一仰,抱著宋祖英倒坐在座位上,里面精水猛射,一泄如注。

“還是跟以前差不多嘛,沒十分鐘吧,剛才打電話還說要干一個小時呢。”宋祖英坐在王有財的大腿上,**里還套著他的**,屁股慢慢扭動,享受**后的快感。

“我那東西還沒吃,等下到了別墅,吃了再好好跟你干一場。”王有財摸著她的**說。

“呀喲,沒吃藥就這么厲害,吃了藥不把我干死,我好怕。”宋祖英口中說怕,底下屁股卻越扭越厲害,心中著實興奮。

車開入一座有花園、露天游泳池的豪華別墅,一進房,里面的豪華裝修令宋祖英看得眼花,“真好,這得花多少錢。”

“總共850多萬,這還是在長沙,如在北京,象這種規模少說也得在二千萬以上,喜歡嗎?”

“喜歡,不過不是我的,喜歡也沒用。”

“喜歡我就送給你。”

“沒開玩笑吧。我可會生氣呀。”宋祖英怦然心動。

“我什么時候逗過你,今晚上就把房產證給你,你不知我有多喜歡你。”王有財摟著宋祖英說。

“我太愛你了。”宋祖英摟住院王有財的臉狂吻起來。

“愛就要有行動,我們到床上去吧。”王有財摟著宋祖英的腰往臥室走。

“今天保證讓你爽死,我前段時間看到幾部外國片,見了許多新的**姿勢,今天每樣都與你做一遍怎么樣。”宋祖英邊走邊摸王有財的下身。

“每樣做一遍怎么夠,至少每樣要做三遍。”王有財邊走邊脫宋祖英的衣服,脫了就扔在地上。

“你少吹牛,每樣做三遍,那樣要到明天天亮了,你吃藥也不過一個小時的功底。”

“真有那么多樣式呀。”

“你就慢慢享受吧。”說話間,兩人已脫得光光的來到了床前,宋祖英迎面躺下去,雙腿叉開,說,“上來吧,先用傳統方式熱熱身。”

一場肉欲大戰就在當今歌壇第一美婦和年過六旬的老頭之間展開。宋祖英為了感謝王有財送她價值近千萬元的別墅,調動身體里所有騷浪細胞,運用多年來與男人打交道練出來的床上功夫,擺出妖媚無比的樣子,變換各種姿式給王有財奸弄,從床上到沙發上到桌子上到衛生間,站著、躺著、跪著,把從外國色情片里看到的**姿式一一與王有財學著做,直把王有財樂得如入仙境,口中直叫,“爽!爽死了!!!”

雖說王有財吃了春藥,**一直保持不泄,可他畢竟是六十歲的人了,體力不支,干了半個多小時,開始氣喘吁吁。

“我真的不行了,沒力氣了。”王有財扶著宋祖英白嫩的屁股,慢慢**著。此時,宋祖英正扶著餐桌邊,翹著屁股,讓王有財從后面插她。

“你站著不動,歇一下,讓我來。”宋祖英說著挺動身子,前后動起來。王有財硬硬的**又在宋祖英的**中進進出出。

“這藥真厲害,干了這么久還不泄。”宋祖英說。只見她雪白**前后挺動,一對豐乳在身下跳動不已。

“你別站著一動不動,摸摸我的**呀。”宋祖英越動越快。

“我真的很累了,到床上去讓你在上面干,我在下面摸你的**。”王有財說。

“那姿勢剛干過了呀,還有別的姿勢沒做呢。”宋祖英不停地動著。

“下次再做吧,我服了你了。”

“誰叫你剛才叫我也吃那春藥呢,我今天是非讓你泄在我里面不可。”宋祖英把王有財拉到床上后,立即跨上去,騎在王的身上上下套弄起來。

王有財摸著宋祖英的**,望著在他身上騷浪套弄的宋祖英,笑著說,“你這兩對**肯定是當今中國最誘人的**了,又大又挺。”

“全國第一這誰能說得清,不過跟我干過的人沒一個不認為我的**是他們見過的最誘人的**。”宋祖英一邊套弄一邊騷騷地說。

“你跟多少人干過?”王有財一下來了勁,屁股往上挺了起來。

“你看你,一說這個就來勁了,反正除了我老公和你,還有好幾個。”宋祖英淫火上升,說起來不顧廉恥了。

“是什么樣的人,說給我聽聽,我最喜歡聽這個了。”王有財越來越起勁,屁股向上挺得更有力了。

“有老的有少的,不是當大官的就是當大腕的。”宋祖英不肯露實,下邊套弄得越來越急,她發現自已也對這個問題很敏感,**明顯增多。

“快說有哪幾個,這別墅的產權證就在床頭柜里,說了你就拿去。”王有財急不可耐。

“我先看看。”宋祖英伏下身子,拉開床頭柜,果然發現了產權證,她拿過來放在一邊,一邊上下套弄一邊說,“有金鐵林,不是我床上功夫好他會幫我拿這么多獎給我寫那么多好歌嗎?還有我們團長,進團的時候我沒關系,只好上床把他搞得爽,那天晚上他把我干了三次,前后干了二個多小時,真是個色狼。還有中央臺的臺長,每年春節晚會前都要去他床上慰勞他一次,所以我年年是春節晚會的壓軸明星。不過那老頭色心挺大,下邊功夫不行,每次干不了五分鐘就完了,搞得我每次不過癮,回家找老公解癮。”

“好,好,還有呢,”王有財越聽越興奮,一把將宋祖英翻過身,壓在下面,狠狠插起來。

“還有,導演,每次拍MTV,都要與導演干幾場,慰勞他……呀喲……插得好……還有贊助商,人家出錢贊助我拍MTV圖的就是與我干一場……插到子宮上了……輕點……真便宜他們了,一次不過百把萬,就得到我這副好身體了……再快點……”宋祖英一邊說一邊**。

“還有呢,還有呢,呀喲,爽死了。”王有財大吼一聲,**噴射而出,灌滿了宋祖英的**,宋祖英被子火燙的精水一沖,快感洶涌而來,陰精直冒,一齊泄了。

“你這**,跟這么多人干過啊。”王有財在宋祖英的屁股上重重打了一下。

“呀喲,你打痛人家啊。你真信啊,我剛才是見你一直泄不了,見你對這事很興奮,編出來逗你興奮,讓你早點泄出來,不然,對身體不好。實話告訴你,除了我老公和你,我是還跟另一個人有關系,是個當大官的,我不會說出來的,說出來嚇著你。我就憑與他的關系就可以走遍天下了,我用得著與那些人亂來嗎。與你發生關系,不是當時我家急缺一筆錢,你別想今天。再說,我現在有你疼我,我不缺錢,有那個人疼我,我不缺權,我還要討好誰。你說是不是,好野老公。”宋祖英摟著王有財的脖子撒著嬌。

“我相信,我相信,這樣才像我的好寶貝,剛才真把我嚇著哪,與哪么多人干過,不把我嚇走了嘛。”王有財又在宋祖英的**上摸了起來。

“你還不夠呀。”宋祖英媚眼如絲地看著他。

“美色在前,不干可惜,可下面起不來,看來,還得再吃一粒藥。”王有財說。

“別吃了,那會傷身體,我可想和你多干幾年呢。我給你想辦法。”宋祖英從衛生間拿了一條濕毛巾,把王有財的**擦拭了一遍后,俯下身子,張口把王的**含在嘴里吻了起來。

王有財沒想到美艷動人的宋祖英竟會給他**,心中再次興奮起來,**快速變硬,不一會兒就變得又硬又長。

“我的**技術可以吧。”宋祖英抬起頭來,攏了攏披散的長發,妖艷地對王有財說,“我們要不要把剛沒做完的其他姿式做完全呢?”

“當然要了。?”王有財摟住宋祖英迷人的**。

“那就來吧。”宋祖英側躺在床上說,“從后面插進來,不費力又爽。”

王有財當即靠著宋祖英的背側躺下來,扶著長長的**,抬起宋祖英的一條腿,從后插了進去,然后扶著她的身子**起來……

“好爽,插得好深。”宋祖英轉過頭來,與王有財吻在一起,兩人再次瘋狂奸弄起來。

第二天,金鐵林見宋祖英雙眼紅紅的,問,“昨晚怎么啦,一晚沒見人。”宋祖英說,“昨天是個初中時的同學,幾年沒見,聊了一宿。”金鐵林暗暗恨道:“只顧自已聊得高興,讓我的**閑了一晚。”哪知道宋祖英雖讓他的**閑了一晚,卻讓別人的**忙了一晚,總不能讓兩條**都到她身上忙吧。她有一個原則,與別人通奸一定要保密,決不與人搞群交,她可是全國頭號民歌手、甜歌星啊!

金鷹會之宋祖英

一天的活動排得滿滿的,當晚會結束,宋祖英回到房間時已是晚上11點了,想著金鐵林好像很早就回來了,于是拿起電話打到他房間去,電話鈴響了半天沒人接,正要掛掉,金鐵林接了,“喂,誰呀。”宋祖英剛要講話,突然電話里傳來一個女人的嬌喘聲,“快點嘛。”宋祖英一聽就知道怎么回事了,一聲不吭,掛了電話。難怪今天這么早就回來,以前不管她唱得多晚都要等她,原來跟別的女人搞上了。到底是什么女人,難道比自已還美還性感?宋祖英越想越氣。

此刻與金鐵林在床上奸弄的女人雖沒宋祖英漂亮性感,但她的誘惑力卻一點也不比宋祖英遜色。她就是快樂大本營的女主持人李湘。這李湘年輕活潑,全身散發一種青春的活力,在搞主持的時候倒不見得多漂亮,可是下了臺,把一頭秀發解開,卷卷的頭發把一張臉襯托得極為妖艷。近年,她在主持上很紅火,接著就想向歌壇發展,但要在歌壇成名,必須有人扶持,這個人挑來挑去,只有金鐵林最合適。二十年來,他手下的女弟子出一個紅一個。因此,李湘在晚會主持完后,見到金鐵林一個人在那里立即主動出擊,金鐵林是個花心的人,見到李湘這種尤物,三二句就被她迷住了,因與他同住的人今天臨時有事先走,兩人于是來到房間,由金鐵林給李湘指點唱歌的技藝。當然,是用他的**而不是用他的口。

“剛才是誰呀。”李湘在金鐵林身上上下套弄著,粗大的**在她的**中進進出出,金鐵林一雙大手在李湘嬌小但很挺的**上摸著,屁股更是急速挺動,配合李湘的套弄,明晃晃的燈光下,只見**上沾滿白色的液體。

“不知道是誰,把電話掛了。你的**真多。”金鐵林把手移到李湘的屁股上,用力把她的屁股上下舉動。

“誰叫你這么會干呢。爽死了。”李湘套弄得更快了。

“更爽的還在后頭呢。”金鐵林把李湘翻過來,讓她扒在床上,挺起**從她后而插入,猛干起來。“這個姿式有沒有干過。”

“有是有,不過當時那人的**太短了,插不深,不象你的又大又長,插得我好舒服。”李湘灑動屁股,往來迎湊,一幅絕代**的模樣。

“今晚讓你好好過癮。”金鐵林越干越猛。

“呀喲,插到底了,好爽,再快點,好,好會插。”李湘**不已。

宋祖英正在那里生悶氣,手機響了,是王有財。

“寶貝,我剛才看了你的演出,唱得真好。”

“就你嘴甜,有什么事。”

“今天我到商場去逛了一下,發現一條很漂亮的鉆石項鏈,要三萬多美金,但我覺得給你戴上最合適,就給你買下來了,明天送給你。”

“有這么漂亮的項鏈,我今晚就想看。到酒店來吧。”宋祖英氣金鐵林與別的女人亂搞,想找一個人填補一下空虛,不然一個晚上睡不著。

“那好,我馬上到。”王有財興奮道。

宋祖英到衛生間沖了一下身子,也不穿衣服,把浴巾披在身上,白白的胸脯與大腿踝露著,頭發披散著,渾身上下散發出迷人的風姿。不一會兒,王有財到了,一進門,見到宋祖英騷迷的樣子,二話沒說抱住她就吻了起來,手一掀,浴巾掉到地上,一付白生生的**露了出來,“好美,”王有財抱起宋祖英扔到床上,快速脫掉褲子,挺起硬翹的**就撲了上去,宋祖英雙腿分開,挺起陰部來,**一下到根。王有財立即**起來。

“慢著。”宋祖英雙腿夾緊,讓王有財不能**,“你是來送項鏈的還是來干我的。”

“當然是送項鏈的,可見了你這么漂亮,哪忍得住,只好先干了再說。放心,項鏈就在褲袋里,我別墅都送你了,這點小東西還會騙你?”

“我不是說你會騙我,只是你一來就干我,我不習慣。”宋祖英放開雙腿,“快做正事吧,今天準備干多久。”宋祖英騷騷地說。

“你還不習慣,看你里面水有多少了。”王有財快速**起來。“你要我干你多久才過癮。”

“干一個晚上。”宋祖英摟住他的脖子,吻了他一下,然后下身挺動,口中**起來。“用力,再用力插,好,好爽。”

王有財前二天服春藥與宋祖英干了一個晚上,剛緩過勁來,今天可不敢再服藥了,因此,狠狠地**了二三百下后,就快感上升,精水猛射,伏在宋祖英身上喘氣。

“怎么就不行了?”宋祖英淫意正濃,一見王有財不行了,心里有些著急,屁股不停扭動,運起**不停地夾著里面的**,可**越來越軟,不一會兒就從里面溜了出來。

“今天沒吃藥,要不,你象那天那樣親它一下,保證起來。”王有財在宋祖英的豐乳上摸著。

“讓你吃出癮來了。”宋祖英打了他一下,起身去衛生間拿了一條濕毛巾出來,望著艷麗無比的宋祖英光溜溜的身子向他走來,兩個豐滿堅挺的**隨著走動一晃一晃,大腿根**一動一動,王有財不禁升起一股爽透的快意,能讓這個絕代佳人讓自已任意操,真是不虛此生,想著**就硬了起來。

“怎么還沒親它就硬起來了。”宋祖英抓住他的**用毛巾擦了起來。

“想著要被你疼愛它就高興,能不硬么。”

“貧嘴。”宋祖英一口將**吞了下去,上下套弄,不時有舌頭在**上添幾下,**不斷變硬,沒兩三分鐘就暴脹起來。

“好了,”宋祖英跨到王有財的身上,抬起屁股,將**對準**,沉身一坐,**全根而沒。好長,宋祖英叫了一聲,隨即快速成套動起來。只見她雙手撐在王有財的胸前,屁股不停地上下套弄,不時挺起身來,把頭發往后一甩,身往后迎,屁股前后搖動。就這樣上上下下,前前后后,套弄不停,王有財望著這個絕代尤物在自已身上騷浪,欲火越來越高,忍不住把她翻過來,壓在床沿,提著宋祖英的雙腿架在肩上大干起來。

“好,干得好。”宋祖英爽快無比,王有財雄風再起,兩人變換著花樣奸弄起來,一直干了半個小時才雙雙泄了。

“你是越來越能干了,不吃藥也能干這么久。”宋祖英伏在王有財的身上,吻著他的臉,,**還套著他的**。

“都是你教的,這么騷。”王有財在宋祖英光溜溜的身上摸來摸去。

“騷不好嗎。我知道你們男人巴不得女人越騷越好。”宋祖英淫笑道。

“當然是騷好。你要不要看項鏈。”

“當然要看。”宋祖英迅速從王有財身上起來,**一滴滴從大腿根處往下掉。

第二天,宋祖英沒與金鐵林打招呼,一個人就上了一輛湘0牌的車,車開到一個大院內,宋一個人進到了房間。

“省長,這么忙。”宋祖英嫵媚地對著一個五十多歲的男人說。

“啊,我們的大歌星來了,好,請坐。”省長把宋祖英讓到沙發上,宋祖英一坐下,他立即坐到她身邊,一手抱住了她的腰。“你現在是越來越年輕漂亮。”

“呀喲,別說笑了,你們這些當大官的,整天都是年輕姑娘圍著轉,我是越來越老了。”宋祖英把手放到省長的大腿上,輕輕摸著。

“哪里,普天之下,我看就你最漂亮,你看你這容貌,這身材,這氣質,不得了,不得了。”省長邊說邊在她身上亂摸,摸到胸前時就在那對豐乳上按了起來。

“省長,你先別忙著摸,等下讓你摸個夠,我還有事找你呢。”宋祖英親了他一下。

“好,有什么事,你說吧,只要你一句話,我一定照辦。”省長把宋祖英抱到大腿上,伸手就往她大腿根處摸去。

“你真好,”宋祖英拿出一份文件,“這是上次找你批的地,聽說如按公用地,可省三千多萬的地價,我妹妹的公司打了一個報告,你簽一下吧。”

“簽一下就省了三千多萬,我簽了你怎么謝我呀”省長笑著說。

“等下讓你泄三次怎么樣。”宋祖英摸著他的下部淫笑道。

“泄三次沒時間了,過一個小時還得參加一個會,我們趕緊吧。”省長把文件拿了過去。宋祖英立即俯身替省長脫下褲子,然后一口將**含在嘴里套動起來。

“好了”省長把文件簽完,立即拉起宋祖英,脫下她的衣服,壓在沙發上就干了起來,宋祖英把雙腿張開高高翹起,臀部盡量抬高,方便省長**,省長人長得不高大,可**卻又大又長,碰到宋祖英這種美艷性感的大明星,干起來自是爽到極點,越干越帶勁,一下比一下重,直插得宋祖英**直流,**不已。“省長,你好會插,我受不了啦。”

“這樣就受不了,厲害還在后頭呢。”省長把宋祖英翻過來。宋祖英知道他又要從后面干她了,這是省長每次干她必用的招式,當即扒在沙發上,把肥臀翹得高高的,雙腿分開,讓省長從后插進來。省長插進來后,伸手握住宋祖英身下晃蕩蕩的大奶,貼著屁股前后**起來。隨著**速度的加快,把宋祖英的屁股插得拍拍直響。

“好爽,好爽。”省長插了十多分鐘,開始氣喘吁吁。

“你來動一下。”省長抽出**,躺在沙發上,宋祖英立即跨上去,把**套進**,隨即在他身上跳動起來。“這樣舒服不?”宋祖英邊動邊俯下身,把晃蕩蕩的**塞到省長口中。

“好舒服,你真會干。”省長貪夢地吻著宋祖英的**,下身急速往上頂,兩人你來我往,瘋狂大干,直干了近一個小時才完事。

“你的**真多,把沙發都弄濕一大片。”省長開始穿衣服。

“誰叫你那么會干呢。”宋祖英把褲子穿上,上衣穿上后卻不扣扣子,挺著高聳的**站在省長面前,每次臨走前省長一定要再好好摸一下她的**,所以她每次都是等他摸完才扣衣扣。身高一米六七的她與省長差不多高,加上穿著高跟鞋,顯得比他還高些。

省長把衣服穿好后立即雙手在宋祖英的**上把玩起來。“真舍不得你。”省長把她摟到懷里。宋祖英立即抱住他吻了起來。

“我晚上還在長沙,如有空,晚上到我妹妹家,讓你再過癮。”宋祖英說。“真的,那我晚上一定去,好好跟你操一個晚上。”省長喜出望外。

“那要不要我給你準備春藥呀。”宋祖英騷騷地說。

“我這樣,還要春藥?”省長故作厲害狀。

“我前段看了一些外國片,學了不少作愛姿式,晚上與你每樣做一次,不過要好久喲。”

“那,就給我準備一些春藥吧,有備無患嘛。”

“晚上你會爽死的。”宋祖英與省長又摸摸吻吻了幾分鐘,才帶著簽好的文件出來,“女人賺錢就是好賺,幾天之內,只與王有財、省長**了幾個晚上,近五千萬元的財富就到手了,自已也爽得很。”宋祖英越想越高興,不禁唱起來,“今天是個好日子”

湖北快乐十分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