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心如2

小說: 明星系列 作者: x 更新時間:2015-05-06 13:14:12 字數:3909 閱讀進度:18/177

明星系列在線閱讀跟TXT下載!

林心如把車停在了小區的停車場,這是她的住處。

“嗨,林心如,”從一輛剛剛停下的面包車上下來兩個男人,很熱情的打著招呼,“這么早就回來了?”

“啊…是啊,不算早了。”林心如不記得認識這些人,也許是同樓的住戶,自己沒記住人家的長相?

“來來來,林心如,我們是你的影迷,正好兒是飯點兒上,一起吧,我請。”一個男人拉住了林心如的胳膊,把他往面包車上拽。

“這…”雖然四周無人,但光天化日之下,又是在居民區里,林心如還真沒覺得情況不妙,但也肯定不能就這么不明不白的上陌生人的車,“您是…我記性不好,您是…”

面包車的拉門從里面打開了,里面面朝外坐著兩個壯漢,撐著一個口朝外的大麻袋。

車外的兩個人在林心如背上用力一推,同時伸腿在她腳上絆了一下。

不偏不倚,林心如一頭栽進了麻袋里,后面的兩個人一抄腿,把小美人弄進了面包車里…

小王領著我來到地下室,指著一個門,“那女的就在里面。”打開門,只見林心如雙手上舉,銬在一個從屋頂吊下來的鐵環上,腳尖墊著才能沾到地,腳踝也銬在一起。我走進去,從墻上摘下一根長長的黑色電棍。“你…你要干什么?放了我吧。”林心如驚恐的看著他。這是一間全是隔音的房。

小王過來,遞給我一根短短的銀色“麥克風”,“用這個吧,那黑的才一千伏,這個有八千。”看了看表,“四小時足夠了吧?在那之前你得完事。”說完就出去了,把門也撞上了。

林心如已經被絆來吊了快兩個小時了,被好幾個人輪流恐嚇,小王還跟她說,她的生死全掌握在我手中,她開始相信,我要想弄死她,就像弄死一只螞蟻一樣簡單,恐懼已經占據了她的身體。

身心俱疲的女人臉色蒼白,看著眼前一臉陰沈的男人,他越是不說話,她就越是害怕。“求你別傷害我,別殺我,我什么也不會說的,真的,求你讓我走吧。”林心如流下了驚懼的淚水。

我沒說話,重重給了她柔軟的小肚子一拳,“呀啊!”女人慘叫一聲,這一拳用上了全力,打的她五臟六府都在翻騰,口水直流。想要彎腰,卻彎不下來,只好抬腿,可腳尖一離地,手腕就被身體的重量墜的像要斷了一樣的疼,真是說不出的難受。

“要不要再來一下?”我點上煙。“嗚…不…不要打我…求求你…嗚…你讓我做…做什么都行…”從小嬌生慣養,都是被男人追,從沒被男人打過,再加上本就害怕的要死,這一拳就讓林心如徹底崩潰了。

“做什么都行?”我把電棍插入女人的領口,向下將她的皮夾克拉開了,里面是一件白色的收腰襯衫,胸前兩團滿漲的突起,和清純的外表還真是不太相配。林心如立刻明白他要做什么,可卻沒有一點反抗的勇氣。我坐了下來,“你不是看不上我嗎?現在就求我**你吧。求的好,我就干你,然后放你走;求的不好,哼,我會用你想都想不到的方法折磨你,直到你斷氣。”雖說林心如不是什么清純玉女,可也算正經人家的姑娘,要她開口求男人跟自己**,一時之間怎么也張不開嘴,只是在那抽泣。

我把電棍的開關推開,一陣“劈哩啪啦”的亂響,“八千伏啊,不知道插進女人的里會有什么效果呢?說不定會把子宮燒焦的,也可能很爽,你說呢?”

林心如一驚,抬起頭來,從男人的眼中看出他不是在開玩笑,“不聽他的話,他就會殺了我。”這樣的念頭一旦在女人的腦中形成,性奴的命運也就算注定了。嫩紅的嘴唇顫抖了幾下,“求…求你和我**吧。”“這就算求我了?A片,黃書沒看過嗎?看來你是想嘗嘗‘電烤小**’的滋味了。”我站了起來。“啊!不不,再…再給我一次機會吧。”“好,我就給你三分鐘,你想好了該怎么說。要是我聽完了還不滿意,可就別怪我了。”男人又坐回去,看著表。

林心如努力回想著所有聽到過的淫穢話語,三分鐘很快就過去了。“想好了吧。”我又點上煙,像一個久候的觀眾,等待著演出的開始。女人并沒有說話,“媽的,你是要考驗我的耐心嗎?”說著又站了起來。

“求…”“閉嘴,叫主人。”“主人,求你來**我的賤穴吧,我的穴好癢、好熱,主人快用您的大來給我解渴吧。我生下來就是為了給主人搞的,無論主人怎么玩弄我,我都心甘情愿,啊!”

一口氣說完了自認是最淫蕩的話,林心如已是玉面通紅,好象脫力了一樣,不住的喘著氣。同時也生出了一種奇怪的想法:“這么下賤的話我都能說出口,還有什么是我不能做的呢?”**不自覺的涌了出來。

“這還差不多。”我走過去,伸手隔著襯衣捏了捏兩個彈性十足的肉團,緊接著,“嘶啦”一聲,白色襯衫的上半截被撕破了,露出里面的藍色胸罩和一片誘人的白嫩肌膚。“被幾個人上過?”“三個。”林心如順從的回答。“還不算很多嘛,今天我就做你最后一個男人,以后你就是我的性奴,只能給我一個人玩,懂了嗎?”“是,我明白了。”林心如認命似的點著頭,以她一個弱女子,是不可能對抗有錢有勢的黑幫大哥的。

“來,先跟老子親個嘴。”我按著林心如的后腦,吻住了她的雙唇。就在林心如感到舌頭快被吮斷了的時候,襯衫的扣子也全部被解開了,豐滿美麗的上身露了出來。我將手伸進包裹著美麗**的胸罩,揉搓女人溫暖柔軟的胸膛。

林心如雖是羞辱的淚流滿面,卻根本連抵抗的心都沒有,完全放松了,這一來就更能體會到男人對自己**有技巧的玩弄,“唔唔”聲從口鼻間漏了出來。“怎么樣?揉的你很爽吧。”我離開女人的嘴,一把拉掉她的胸罩,敞開的衣服里面,兩個肉感十足的**跟著抖動起來,“問你話呢,主人問你,你敢不答?”揪住她肉球上面那兩粒嬌嫩的紅櫻桃,狠狠的擰了幾下。

“啊…疼…我什么都聽你的…啊…求你不要粗暴…啊…主人揉的我好爽…好快活…”林心如的眼淚又涌了出來,趕緊回答了男人的問話。“這才對嘛。”將兩顆奶頭輪流含在嘴里吸吮了一陣,把女人的褲子解開,連同內褲一起,一口氣拉到膝蓋下。

**剛被擰的生疼,又被溫柔的舔舐,林心如正在閉著眼,雖不能說是享受,但也真的很舒服。忽然感到自己的屁股上一陣冰涼,才發覺褲子已被扒掉了,趕忙把兩條本就因為被銬住而分不開的勻稱的腿緊緊地夾了起來。

“有必要做這種小動作嗎?”我兩手一抓林心如的腿彎,向兩邊一分,使雙腿形成一個像芭蕾舞演員一樣的菱形。可這么一拉,高度就減小了,“啊!”林心如明顯的感到手腕上一緊,但還沒感到疼痛,我就鉆入了菱形中,用肩膀扛住她的大腿,兩手捏住她的臀肉。

抬起頭,兩個人的眼光在兩個圓大的乳峰間相遇,“是不是好多了?”“是。”我一瞪眼,“主人為你著想,你就這么說嗎?”屁股被掐了一下,“啊!謝謝主人。”男人不再理她,慢慢的站起身來。一直被吊著的手終于能放下來了,正好變成摟住男人的頭,手腕舒服了百倍,林心如不禁發出一聲解脫般的嘆息,可嘆息立刻就變成了呻吟,“啊…嗯…主人…嗯…”

原來我已在她嬌美的上“啾啾”的舔了起來。“嗯…好…唔…”女人剛剛感到酥麻的快感,就一下被放了下來,手腕在銬子上一抻,疼入骨髓,“啊…主人…我錯了…”痛叫一聲之后,趕快道歉。

“你錯了?怎么錯了?”我退后兩步。“我…我不該沒經過主人同意就叫出聲來。”林心如是真的怕這個男人,他的每一個反常的動作都能讓她感到死亡的威脅。

她對自己的長像和身體很有自信,在正常情況下,男人的嘴一沾上她的,怎么也得舔個十來分鐘。可我卻只吻了不到兩分鐘就離開了,肯定是自己哪惹我不滿了,卻不知我平時玩的那幾個女人都是極品,自己在我眼里也就算個普通美女。

“很好,有點性奴的樣子了。不過我很喜歡女人叫,不聲不響的沒意思。”我抹了一把沾在嘴邊的,他并沒有生氣,只是覺的女人的已經很濕潤了,又對她沒真正的感情,為她**就多余了。

轉到她身后,雙手輕輕撫摸林心如的臀峰,有點愛不釋手,“早知道你有個大屁股,沒想到這么圓,這么白,這么有彈性,扒了褲子就是不一樣。”“謝謝主人夸獎。”林心如真的學乖了,同時也為一向引以為傲的豐臀受到贊美而有一絲自豪,更產生利用自己的身體讓這個男人聽命于己的妄想。

我蹲下去,在肥白的臀肉上又親又舔,陣陣肉香刺激的我淫欲大盛。對這個女人沒什么溫柔可言,狠狠的在雪嫩的屁股上咬了幾口,留下排排齒痕。林心如的聲聲痛叫,更是男人暴力潛能的催化劑。

女人看不見身后的情形,除了痛叫外,也不敢更多的抱怨。啃咬終于停止了,剛剛松了一口氣,突然感到一個火燙的柱狀物擠入大腿間,在自己周圍動著。低頭一看,男人怒挺的正朝自己茂密的恥毛中那迷人的伸去。

剛想求他溫柔一點,已經狠狠地捅進了緊縮的肉穴。我一插入,立刻就是全力的快速**,小腹次次都重重的撞擊在女人的大屁股上。

嬌嫩的花芯被大**狂暴的摧殘著,偏偏又是快感如潮,**的身體**地扭動著,“啊…啊…主人…啊…好勇猛…啊…要被**死了…啊…救命啊…好爽…好痛快…”林心如的本就很緊,又是站著,兩個臀瓣還被向中間擠壓,就更顯窄小。膣肉拼命的咬住侵入的,不停收縮、蠕動,把我夾的爽快之極,**干的更是猛烈,“小**,看我今天不**死你的,我讓你狂啊,現在知道誰是老大了嗎?”

“天啊…要被…啊…要被主人的大**爛了…啊…泄了…泄了啊…”林心如的**激勵我越戰越勇,把她干的**不斷,幾乎昏撅過去。大量**、陰精順著雙腿內側向下流淌,被堆積在小腿的褲子擋住,弄濕了一大片。

男人又狠**了百十來下,也射出了陽精。在女人的美臀上拍了一下,“回家后記住要在72小時內吃避孕藥。”說著就打開了她手上的銬子。林心如一下癱倒在地,白色的**從中流出來,樣子既狼狽又淫蕩。

我也好不了多少,一屁股坐進屋角的沙發里,喘起氣來。要不是進來之前向小王要了兩片“偉哥”,估計還真搞不定這個女人。歇了一會兒,感到體力有所恢復,沖著還趴在地上的美女說:“把上衣都脫了。”林心如無力的抬起頭,“主人,我真的不行了,您讓我回家睡一覺吧,等我養好了精神,一定好好伺候您。”

“性奴沒權力討價還價,這才剛過

湖北快乐十分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