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三章你不配去跪迎我

小說: 凌天神尊(海陳) 作者: 海陳 更新時間:2019-10-23 12:12:34 字數:2599 閱讀進度:243/481

颯颯颯。

沙沙沙。

清風吹動靈竹葉子,在這靜怡的后山,發出沙沙的響聲。

葉辰沒有看到,他第一次上后山,所遇上的在這里掃地的天孤侯。

“崔雨蘭還活著!”

葉辰不確定天孤侯,是否離開了這里,他想了想,試探性的喊了一句。

嗡!

嗡!

嗡!

葉辰的話音剛落,整個靈竹林暴動,無數綠色的竹葉沖天而起,化成一把竹葉凝聚的劍,鎮壓向葉辰!

嗡!

葉辰臉色驚變,當即催發先天罡氣護體,他更是果斷的以兩顆血脈心臟,加持戰力的提升先天罡氣的防御。

并且,先天罡氣的力量,還與他身上的六品天寒甲,融合出了籠罩周身的靈甲!

咚!

竹葉凝聚的劍,刺在葉辰身上的靈甲上,發成清脆的碰撞聲。

葉辰的先天罡氣與六品戰甲,融合出的靈甲,被竹葉凝聚的劍,深深刺的凹陷,但是它沒有第一時間爆掉。

“以先天境八段的修為,凝聚出的先天罡氣防御,卻超過一龍之力,難怪有膽量挑釁老朽。”

一個清冷又明亮的聲音響起。

接著,銀發披散,身上衣服破舊的天孤侯,拿著一把掃把走出。

隨著,他的走出。

那刺在葉辰的靈甲上的竹葉凝聚的劍,驟然間分散開,其力量再度暴增,將葉辰身上的靈甲震爆。

“修為差距太大,根本無法防御圣境強者的攻擊。”

葉辰在心中暗語。

他以兩個血脈心臟加持戰力,形成的先天罡氣與六品天寒甲融合出的靈甲,其防御需要一龍半左右的戰力,才可以打破。

這在同輩中,已經是妖孽之極。

可是要面對圣境的強者,這完全不夠看。

“天孤侯,我可不是來挑釁您的,我要去東荒太歲城,將生死未卜,所以……”

葉辰開口道。

“所以,你用老朽亡故女兒的名字,激老朽出來,然后要以老朽女兒的下落為理由,讓老朽幫你?”

天孤侯冷漠的打斷葉辰的話,走到的葉辰的眼前。

他的眼睛如狼目,看似平靜,卻蘊含無盡殺意。

“你想多了,我不需要你幫忙!”

葉辰冷冷回應!

天孤侯的眼中,閃現出意外之色。

“關于你小女兒,還活著的事情,我是機緣巧合才知曉。我將地點告訴你,你自己找,能不能找到,全看你自己。”

葉辰平靜的說。

天孤侯的眼睛微縮,他握著掃把的手,明顯緊了緊,道:“少年,你如果是在耍老朽,獨孤玄也保不住你!”

葉辰,剛才那一句‘崔雨蘭還活著’的話,將他沉靜多年,宛如死去的心給瞬間刺激。

這亦是他,瞬間就匯聚竹葉成劍,攻向葉辰的原因。

他的家人,是他心中永遠的疼!

他不允許,任何人在其死后,還要拿出來提及與利用他!

“如果我可以活著從太歲城回來,你又沒有找到崔雨蘭,可以隨時來找我麻煩!”

葉辰道。

天孤侯眉頭皺起,問道:“你要去太歲城干什么?”

“這不關你的事情。”

葉辰回應,隨后靠近天孤侯,在其耳邊,低語了幾句。

天孤侯猶如狼目的眼睛中,射出駭人神芒,隨即他盯著葉辰,道:“如果老朽在你說的這個地方找到了女兒,老朽就欠你一個人情。

如果找不到,你躲到天涯海角,老朽也會找你出來。”

葉辰轉身就走,道:“只要我活著,就不會躲著!再見,天孤侯!”

天孤侯有點愣神,這小子竟然說走就走,真是毫無所求?

“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天孤侯問道。

“葉辰。”

葉辰回應一句,人已經消失在后山石梯路的盡頭。

……

天命學院甲類學員,所在的修煉區域。

是天命學院,所占據的朝歌山西南區域,最佳的靈氣匯聚處。

此處更有吸靈陣,將天地靈氣拘禁在開辟出的一個個洞府范圍之內。

所以,這里有比養獸區域,更為濃郁的‘靈氣白云’覆蓋。

古霜兒與冉胖子,站在古霜兒的修煉洞府前,等候葉辰到來。

雷無道,盧靜雅,梅星輝,劉平,柳水風等人,也都在附近。

因為,甲類學員的修煉洞府都相隔不遠。

“嘖嘖,這快半個時辰了,葉辰還沒有來,他是不是害怕的,不敢出天命學院了?”

雷無道陰陽怪氣的說。

“我師兄言出必行。”

古霜兒冷聲道。

“不見得吧?他要是言出必行,為什么不立即出天命學院,還要磨磨蹭蹭的與院長交易,還要來我們這甲類學員修煉區,修煉一次呢?

我看他就是心中膽怯,想要找一個臺階下!”

雷無道嘲諷道。

古霜兒氣怒,扭頭盯著雷無道,她真想拿出五品諸葛弩,箭射雷無道的爛嘴。

“不要與他爭執,他就是想要刺激人,讓你葉師兄快點離開學院。”

冉胖子勸阻道。

古霜兒欲說話之時,她看到了葉辰在西陲的陽光下,拉長身影的走來。

“葉師兄。”

古霜兒迎了上去。

葉辰笑著拍了拍,古霜兒頭頂的黑發,說道:“甲類學員的修煉之地,真是不錯,比丁類學員的強太多了。”

“葉師兄……”

古霜兒含淚呼喊,她很想讓葉辰不要去帶魏靈兒回來了,但是她說不出口,因為她也想要帶魏靈兒回來。

這個大狐貍精,雖然很狐貍,但是人還是很不錯,她不愿看到對方的一生毀了。

可是,葉師兄要去幫她。

很可能,葉師兄的命也會賠進去。

“不要哭,我對你說過的話,你忘了嗎?”

葉辰安慰道。

“別人不跟我們講道理,就打他們講道理,我記著的。可是,葉師兄,這一次敵人,可是八品家族的人,這是有圣境的存在。”

古霜兒說著說著,語氣都變絕望。

“無論是什么家族,只要是敵人,都要打到他們講道理。”

葉辰說道。

“哈哈哈哈,打到八品家族的人,跟你講道理?葉辰,假如你能做到的話,等你帶著魏靈兒回來之時,我在朝歌城的城門口跪地迎接你!”

雷無道大笑,嘲諷道!

“不用。”

葉辰拒絕。

“怎么?你也知道自己的牛吹大了,是嗎?”

雷無道猙獰道。

“不,我拒絕,是因為你不配去跪迎我!”

葉辰冷聲道。

“葉辰,你……”

雷無道瞬間暴怒,一雙眼睛充血,如暴怒犀牛,要發起沖鋒了。

葉辰無視憤怒的雷無道,招呼冉胖子道:“走,進小霜兒的洞府,分點好東西給你們后,我就要下山了。”

冉胖子點頭,與葉辰,古霜兒走向,古霜兒的修煉洞府。

這個過程中,雷無道沒有敢動手。

湖北快乐十分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