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章

小說: [花滿樓&綰綰]樓外有妖 作者: 水心清湄 更新時間:2015-03-16 00:10:24 字數:2494 閱讀進度:38/61

花滿樓的輕功或許比不上陸小鳳和司空摘星,但是也是天下少有。綰綰很輕,所以花滿樓飛得很輕快。

周圍的畫面一晃而過,但是綰綰好似根本未曾察覺。

在這樣的狀態下,綰綰閉著眼睛療傷。

城外古道,綰綰突然睜開眼。

“停下。”

花滿樓停了下來。

綰綰的臉靠向他的脖頸,說:“你不該救我的,讓我如何是好?”

花滿樓感覺到她的話溫柔之極,但是他卻聽出了冷意。

綰綰見他未說話,她低嘆道:“放我下來吧。”

花滿樓小心的將人放在地上,一陣風吹來,綰綰咳嗽出聲。

不過此時,她總算有些許的氣力,葉孤城,果然是天下絕頂的劍客。

她應該慶幸葉孤城沒有將生死置之度外與她拼搏,否則她不是重傷那么簡單。

花滿樓剛想說什么,卻感覺身前的人獨自向遠方走去。

“綰綰……”

綰綰沒有絲毫停留,繼續向前走。

花滿樓道:“你的傷很重,走不了半個時辰。”

綰綰知道,而且她也沒打算走半個時辰,但是也不會愿意喚人前來。她不信人,就算已經臣服的錢潛和刀奴,她也不信,她不會讓他們有可乘之機。

花滿樓感覺人還是不停的往前走,他想了想,又追了過去。

不過,他始終和前面的人保持十五步遠。

綰綰停了下來,她自然清楚他的用意。但是她不想要,也不需要。欠了一次后,讓她的心有一瞬間的不穩,她很清楚,她如果不遠離他,那么大好的人就會被她殺了。

花家那么大的勢力,加上陸小鳳和西門吹雪,現在還不能與他們為敵。

“花公子為何還要跟著我?”

花滿樓還沒答話,綰綰把玩著手中長發,問道:“莫不是因為綰綰沒有報恩,所以你不愿離開?”

花滿樓面色一僵,綰綰繼續道:“早說清楚就好了,俗話說,救命之恩當以身相許,花公子找個地方讓綰綰報了這場恩如何?”

花滿樓的臉色已經變了,是青色的。

隨后,他立刻轉過頭去。

綰綰臉上的笑容消失不見,然后提起殘余的功力飛向遠方。

不到一刻鐘,綰綰不得不停下來,氣息不穩,內傷加大。天魔真氣本就在療傷方便薄弱,這一下讓她不在敢隨意亂動。

又走了兩刻鐘,綰綰已經無力。

真如花滿樓所說,她走不過半個時辰。

前面的道路還是看不到盡頭,綰綰想罷就向上方的山林行去。

沒有自保能力,她這一身出現在人前定然不是好方法。

大槐樹下,綰綰的手撐著樹身,臉色蒼白,沒有一絲血色,她的身體順著大槐樹慢慢蹲下。

最后已經無力的靠在槐樹下面。

也許是極累的緣故,綰綰靠在這樹下閉上了眼睛。

天慢慢陰沉了下來,這時候雷聲大作,緊接著,天上就下起了大雨。

綰綰睜開眼睛,連老天爺也和她作對。

嘴唇很干澀,面色不僅蒼白,更有雨水蹂躪著她。

四處望去,周圍似乎沒有躲雨的地方,她再次提起腳步,看來是尋求一個地方。

雨越下越大,綰綰已經跑了起來。

雨中奔跑的滋味不好受,可是剛才淺睡補上的一點點真氣,她不敢輕用。

除了那顆大槐樹,周圍除了長長的灌木叢,再也沒有大型避雨之地。她知道,打雷躲在樹下是有危險的,雨水打濕了她的衣服,原本白色的紗裙緊緊貼在身上,讓她十分不自在。

地面多了一灘水坑,泥土松軟濕滑,走動之間必須小心翼翼。

山上的路不好走,更何況是下雨天的上路。

走了一會兒,偶然發現草叢中竄動,綰綰看了看前面的路。很高很陡,又望了望天,這場雨到第二天也不會停了。她需要一個休息的地方,于是她開始向這條山路走去。

陡坡路滑,偶爾有混著泥土的黃水從陡坡下流下來,讓這濕潤的路變得更難行動。

踩到一處石頭,誰知腳下一滑,身體變向后仰,眼見她就要摔下小山坡時,綰綰立刻抓住一旁的長草。

草很輕,哪怕人再輕,也無法支撐。

綰綰正要動用真氣飛上去,卻感覺身后一響,然后綰綰感覺‘雨停了’。

綰綰的身體被一只手扶住,她的身形再次穩當下來。

看到旁邊的衣角,綰綰面色十分難看。

花滿樓手中拿著的是一片大芭蕉葉,如今是舉在她的頭上。

“再爬上去一里,有一處石洞。”

綰綰沒有答話,腳步移動,準備繼續上山,后面的山坡上的水不僅更多了,而且路更陡也更滑。

泥土已經沾上她裙角,難看而刺眼。

一離開花滿樓身邊,她再次被雨淋著。

花滿樓頗為無奈,真是倔強的人。他走過去,然后走快幾步,停在她身邊。

芭蕉葉子再次蓋住了綰綰的頭,他伸出了手。

綰綰怎會理會,繼續自己的步子,重新進入雨簾中。

花滿樓想了想,然后從一旁撿到一節枯枝遞了上去。

綰綰一怔,此人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她怎會在乎男女表面之防。

花滿樓說:“我是個瞎子,在雨天山坡上行走本就危險,所以我希望你能指帶,讓我能順利上去避雨!我幫過你,你這次幫過我,今天過后,你我就各不相欠了。”

說的話極輕,但是卻敲進了綰綰冰冷的心。

綰綰喝道:“花滿樓,你當我是傻子?”

花滿樓搖頭,說道:“我沒騙你,大雨天我是不會上山的,因為我知道自己很難上去。”

綰綰緊緊盯著他,他面色坦然,綰綰說:“那你為何知道山上面有石洞?”

花滿樓說道:“你一直往山坡跑,不就是說明你也知道山上面有石洞。”

綰綰不再說話了,她看著前面謙和微笑的人,她終于伸出手去。她沒去抓那枯枝,反而直接握住了他的手。

花滿樓感覺手心的柔軟,心中有一絲喜悅劃過。

綰綰輕輕道:“你會后悔今天的決定。”

花滿樓搖頭。

綰綰嘴角扯出一絲笑容,詭異而魅惑。

“走吧!”

花滿樓走在前面,說:“勞你指路。”

綰綰說:“我會的。”

兩人走得很慢,但是走得比一個人穩當。

可惜老天看不過他們,毅然加大了雨勢。

綰綰看著前面的人,他說的沒錯,在雨天,在這濕滑的山坡,他走的很危險。

可惜,他是個傻子,明知道危險,竟然還跑過來。

雨越下越大,這芭蕉葉已經抵不住雨勢。

作者有話要說:嗚嗚嗚,現在才碼出來……我認罪

湖北快乐十分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