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路上出現三厭客

小說: [花滿樓&綰綰]樓外有妖 作者: 水心清湄 更新時間:2015-03-16 00:09:57 字數:2197 閱讀進度:10/61

一開始,綰綰挺興奮的掀開車簾四處張望,而且不停的問花滿樓各種問題。

有些問題很無趣,甚至古怪。

可是花滿樓還是好生答了出來。

綰綰的目光越來越亮,這人肚子里還真的有些墨水,并不是裝著博學的君子形象。

馬車上帶著軟和的座榻。

綰綰說著說著也累了,她靠在上面,慢慢睡著。

花滿樓感覺到均勻的呼吸聲,他閉上眼睛,開始打坐靜心。

綰綰悄悄睜開眼,相處了兩日,綰綰赫然找不到他的一絲破綻。要么這是他的本性,要么此人做戲已經到了巔峰。

綰綰很自信,她不相信一個瞎子能夠瞞得住她。

所以,她得出一個結論,此人真的是一個君子。

這樣的人對于她來說,是最頭疼的。綰綰思忖了許久,還是暫且放下原來的打算,她決定先解決金鵬王朝的事情再試試花家。

綰綰重新閉上眼,霍休此人正好也在洛陽,她暫且借著花滿樓的護送,舒服一點過去。

馬車突然停了下來,花滿樓道:“小成,怎么了?”

“少爺,外面有人擋住了我們的路。”

綰綰也被驚醒過來,她聽到叫小成車夫的話,不由的一驚。

她低聲道:“花公子,會不會是他們……”

花滿樓已經聽到外面的動靜,他安撫道:“你先不要出聲,我出去看看。”

綰綰擔憂道:“你要小心……若是……若是他們真要那物,我們給他們……你不要有事!”

花滿樓聽著綰綰猶猶豫豫的話語,心中觸及良多,從她要被抓走她都不愿意交出來,可見那物對她非常重要。

如今這個女子為了他的安全,竟然愿意拿出來。

綰綰見花滿樓完全怔住,她急忙道:“說到底都是我連累你,你一定要小心。”

花滿樓心中一松,他道:“姑娘放心。”

綰綰說:“我在車里等你。”

花滿樓輕輕的點了點頭。

車門輕輕的開了,花滿樓坐在馬車門前的另一邊。

前面站著三個男人。

最右邊的是一個很恐怖的人,小成驚叫一聲,因為那根本已不能算是一張臉。那張臉左面已被人削去了一半,傷口現在已干癟收縮。把他的鼻子和眼睛都歪歪斜斜的扯了過來,像是半個鼻子和一只眼睛。他的右眼已只剩下了一個又黑又深的洞,額角被人用刀鋒劃了個大“十”字,雙手也被齊腕砍斷了。現在右腕上裝著個寒光閃閃的鐵鉤,左腕上裝著的卻是個比人頭還大的鐵球。

這人如此難堪恐怖,也難怪小成驚嚇。

中間是一個很斯文,很秀氣的文弱書生,他看著花滿樓和小成總是帶著微笑。左邊的人是一張黑黑瘦瘦的臉,長得又矮又小,卻留著滿臉火焰般的大胡子。

小成見自家公子轉過頭,忍住心中的害怕,悄聲對花滿樓說道。

“柳余恨、蕭秋雨、獨孤方見過花公子。”

花滿樓有些驚異,他道:“原來是‘玉面郎君’柳余恨、斷腸劍客’蕭秋雨和‘千里獨行’獨孤方駕臨。”獨孤方、蕭秋雨、柳余恨,這三個人就算不是江湖上最孤僻的、最古怪的人,也已差不了許多。但現在他們卻居然湊到了一起,而且明顯是為了他和綰綰而來,這不得不然花滿樓多想。

自古財帛動人心,這三位也受不住嗎?

“多情自古空余恨,往事如煙不堪提,現在‘玉面郎君’早已死了。只可恨柳余恨還活著,早在十年前柳余恨就已想死了,無奈偏偏直到現在還活著。花公子若是不愿,我此來但求一死而已。”

花滿樓手中的折扇似乎稍緊,他輕聲道:“其實能夠活著就是一種幸福。”

柳余恨淡淡的瞅了花滿樓一眼,卻是不語。

獨孤方笑道:“早聽聞花公子仁厚之心,既然不愿柳余恨死,那就請出車里的姑娘如何?”

花滿樓道:“柳余恨是生命,綰綰姑娘也是如此。三位執意如此,就先勝過在下。”

獨孤方和柳余恨對視一眼,蕭秋雨突然長嘆道:“秋風秋雨愁煞人,所以每到殺人時,我總是難免要發愁的。”

坐在馬車上的綰綰眼中是一片冷意。

獨孤方率先欺身上來,花滿樓合攏折扇,折扇抵住獨孤方的拳頭。

也就只在這時,蕭秋雨的長劍刺了上來。可是花滿樓的身子連動都沒有動,折扇抵住獨孤方的拳頭,而對于這凌厲的一劍,他只動了兩根手指。

在三人眼前,就只見花滿樓突然伸出手,用兩根手指一夾,就夾住了蕭秋雨的劍。

而且蕭秋雨的劍好像立刻就在花滿樓手指間生了根。

蕭秋雨的胡子翹了翹,因為他根本不能將劍從花滿樓兩指間□。

一旁未出手的柳余恨突然道:“靈犀一指,陸小鳳的靈犀一指。”

花滿樓道:“確實如此。”

柳余恨分明沉思起來,似乎并不急著動手。

而獨孤方竟然也松了手。

花滿樓手指一轉,竟然就這樣奪過了蕭秋雨的劍。

“你輸了。”他說道。

蕭秋雨立刻推開,道:“我輸了。”

花滿樓將手指中的劍拿起,正要說話,這時,風中突然傳來一陣悠揚的樂聲。

美妙如仙。

柳余恨三人站到了一塊,好似在恭迎。

馬車中的綰綰也忍不住掀開車門。

是什么人奏出的樂聲如此美妙?空中飄來比花香更香的香氣,隨著樂聲越來越近,天地間仿佛就都已充滿著這種奇妙的香氣。

花滿樓轉過身,輕聲道:“你出來了。”

綰綰嫣然一笑,道:“三個大男人打不過你,現在來的是個姑娘家,所以我不怕。”

花滿樓伸出手,綰綰順著他的手落下馬車。

天上出現了花瓣,慢慢飄落下來,在落日的黃昏感覺十分美好。

馬車聲響起,不一會兒,一華貴漂亮的馬車從路的拐角處慢慢駛來。

湖北快乐十分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