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真假時假真

小說: [花滿樓&綰綰]樓外有妖 作者: 水心清湄 更新時間:2015-03-16 00:09:53 字數:2208 閱讀進度:6/61

云來酒樓的貴賓房里,陳設非常典雅,每一件東西均不凡。

此刻房間里,一個男子站住窗前望著窗外的風景,屋子里和平而寧靜,望著窗外的人流車往,他的心里充滿著感激,感激上天賜給他如此美妙的生命,讓他能享受如此美妙的人生。

屋里還有一人,不過此時,那人靜靜的躺在床上。

約莫兩柱香,綰綰醒過來。

只見她猛然坐起,眼神驚恐而警惕,當觸及站在極遠窗臺上的背影,她連忙打開包袱,看到包袱中寶貝還在,她松了一口氣。

然后起身,神色比之剛才好了許多。

窗臺的人沐浴在陽光之下,周圍好似充滿一種寧和的氣息。

比之師妃暄還能讓人安下心。

綰綰呼吸加重,她問道:“你是誰?是你救了我?”

花滿樓轉過身,態度很溫和,安撫著明顯緊張的綰綰道:“那群人已走,姑娘可以放心了。”

綰綰不由自主輕呼出聲:“真的?”

花滿樓笑了笑,再做保證的說道:“他們不敢來的。”

綰綰聽了這話,她舒了一口氣。

可是遲疑了一會兒,她看向花滿樓,然后眨著明亮的眼睛,問道:“為什么?難道你很厲害將他們趕跑了?你一個人真的能將他們全部打敗?”一個個問題問了出來,頗讓花滿樓接不住話。

花滿樓態度自然,并沒有取笑也沒生氣。

還是那么和煦,這讓綰綰生出一股無力感。

花滿樓沒有急切的答話,綰綰好似意識到自己急切了一些,她的臉色微紅,這番嬌艷羞怯的模樣足可以讓人丟了魂。

可是花滿樓依然微笑,仿佛沒有受到任何影響。

綰綰心中警惕之色更濃。

“對不起,是我急切了。”

花滿樓親和的答道:“不是我厲害,而是他們沒膽子。”

綰綰蹙起美麗的眉頭,這極其平常的一個神態,卻令人心神巨震,恨不得送上一場烽煙,只為讓她舒展眉頭。

可惜,這狀況在此地怎么也不會發生。

“在光天化日之下,他們竟然敢……”綰綰小心的瞅了花滿樓一眼,接著越說越小聲,最后竟然聽不到了聲音,“這膽也……”

花滿樓表示明白,他沉吟了一會兒,還是關心的問道:“素日里這些人確沒這膽子,所以,敢問姑娘,是否出了事?”

綰綰心中一笑,果然忍不住了。

花滿樓說道:“有什么事盡管說來,你在這里就不必要擔心了。“

綰綰的神色很猶豫。

花滿樓也感覺到了,他靜靜的在一旁等候,沒有逼迫也沒有不高興,更沒有打破沙鍋問到底。

屋子里沒有一絲壓迫感,反而讓人舒心。

綰綰鼓起勇氣看了花滿樓一眼,問道:“你是誰?”

花滿樓輕聲道:“花滿樓。”

綰綰一聽,臉上綻放一絲安心的笑容。

花滿樓感覺明顯的變化,不免有些意外。

綰綰將藏在包袱中的玻璃龍壺拿了出來,然后走近兩步,說道:“就是因為此物,我聽到了,他們不僅想要抓我,更想得到此物。”

花滿樓拿了起來,手不停的摩擦,嘆道:“此物雕工果真鬼斧神工。”

綰綰奇怪道:“你怎么不看它,很多人拿到它,眼睛都離不開了。要不是,此物我保不住,也不會想找一家大的銀樓的賣掉它。”

花滿樓微笑,平靜的回答道:“因為我是個瞎子。”

綰綰盯著花滿樓發起呆來。

瞎子?他竟然如此平靜,而且見他好似過得很開心。她忍不住問道:“怎么會?”

花滿樓伸出手,將這玻璃龍玉重新交回綰綰手中。

“我七歲的時候就瞎了。”

綰綰好奇的看著花滿樓,目光有的只是好奇。

“我信你。”

花滿樓心中一笑,無數人在得知他是個瞎子時,各種憐憫、可惜甚至鄙視都有,可是眼前的人說的話卻是暖心。

似乎感覺到綰綰關心的目光,花滿樓微笑道:“其實做瞎子也沒有不好,我雖然已看不見,卻還是能聽得到,感覺得到,有時甚至比別人還能享受更多樂趣。”

綰綰見他臉上帶著種幸福而滿足的光輝,心中略有所動,但是很快恢復了原來的心境。

“你有沒有聽見過雪花飄落在屋頂上的聲音?你能不能感覺到花蕾在春風里慢慢開放時那種美妙的生命力?你知不知道秋風中,常常都帶著種從遠山上傳過來的木葉清香?”

綰綰想要捂著耳朵,但是卻還是面帶著無窮希望的聽著。

花滿樓絲毫未曾察覺,面對著綰綰道:“只要你肯去領略,就會發現人生本是多么可愛,每個季節里都有很多足以讓你忘記所有煩惱的賞心樂趣。能不能活得愉快,問題并不在于你是不是個瞎子?而在于你是不是真的喜歡你自己的生命?是不是真的想快快樂樂的活下去。”

綰綰握緊拳頭,快樂似乎離她很遠。

修煉天魔大法的女子,背負著振興圣門責任的她,已經失去了快樂的權利。

她抬起頭,凝視著他平靜而愉快的臉。

許久許久,綰綰輕柔道:“我要多謝你哩!”

花滿樓說:“不必如此。”

綰綰堅持道:“第一,你在我最落魄的時候送了我這么多衣服。”

花滿樓一怔。

綰綰繼續道:“第二,你又救了我一命,還……幫我保住了它。”她握著這玻璃龍玉笑了笑。

“第三,今天聽你一席話,給了我生活的希望,也給了我面對未來的勇氣,原來這世上竟然還有如此美麗的風景……”

花滿樓露出一絲打心里出現的微笑。他自混混中救出她,那時,他就感覺她有厭世求死的心思。如今,他并沒有再感覺到。

他最歡喜的,莫過于讓一個人從消極走向積極了。

綰綰見狀,然后調皮道:“我會一輩子記得你的……”

花滿樓的笑容有那么一瞬間的不自然。

湖北快乐十分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