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侮辱張誠

小說: 都市最強狼王(最強澤拉斯) 作者: 最強澤拉斯 更新時間:2019-10-23 08:39:36 字數:2248 閱讀進度:230/383

因為昨天發生的事情是在晚上,所以也沒什么人知道,并且李家還有意的去把所有的消息封鎖起來,所以知道昨天晚上發生過什么事情的那些人,就少之又少了。

而中誠和平日里的繁華,祥和,沒有任何的差別。

沒多久,張誠這些人就到了張家。

“張博,你怎么還有臉回來?”張誠幾人走到門口就看到張家大門,就聽到了罵喊聲,而后里面開出來了一輛車,直接停在了幾個人的前面,而在車里坐著一個中年女人,長得還算不錯,但就在這時,他把窗子搖下來。

直接對著張博就開始吼道:“你個養不熟的白眼狼,張誠那個野種被你找到,還把我家名兒的手給斷了,并且皇甫家還有司徒家的兩位大少爺也受了傷,你此刻怎么還有臉回我張家?我現在告訴你,張家已經沒有你的位置了,就連從今日開始中城也將不再容下你。”

這中年的女人是張天輪的老婆,也就是張明的母親趙華蓉。

聽到這話,張博的臉色瞬間就變了。

而韓光還有李昊兩個人聽到女人說的話之后,臉色瞬間就沉了下來。

兩個人齊步走上去,冷冷的問道:“剛才你叫張先生什么?”

張誠在他們心中神圣不可侵犯,而這個女的居然對張誠如此的侮辱,他們怎么會忍得了。

而趙華蓉看了看韓光,還有李昊兩人,然后又看到站在秦山他們身后的張誠,瞬間就憤怒的說道:“搞半天我們說的那個賤人野種就是你?沒爹沒媽養的人,不是野種是什么東西?搞不好是張天武那個廢物,不知道和哪個賤人一起生出來的。”

聽到這話,韓光還有李昊兩個人已經很是憤怒了,即便是張誠此刻眼中也出現了冷意。

他雖說對他的生父生母沒有太多的想法,但是如此這樣辱罵他未見過面的生父生母,他也忍不了。

而趙華蓉卻根本就弄不明白現在的情況,張明斷了一只手讓她都快瘋掉了。

然后她直接對著他的司機吼道,“趕緊沖過去,把那個野種撞死在這里,有什么事跟老娘來擋住。”

司機自然不敢不聽趙華蓉的話,然后直接就一腳油門踩了下去,車子瞬間怒吼著沖向了張誠幾個人。

由于是張家,所以開的車自然也不一般,馬力十足。

看著車子急速的沖來,張博幾人瞪大眼睛,“糟糕。”

若是真的被這樣的車撞傷的話,就算不死,也會弄個終身殘疾。

不過張誠卻根本就沒有閃躲的意思,而是走向了沖來的那輛車。

“張先生…”張博這些人忍不住趕緊喊到,他們雖然也知道張誠確實很厲害,但是要想用一個凡人之軀對戰現代科技的產物,這和找死根本就沒有什么區別。

而坐在車上的趙華蓉猙獰的笑了起來,她就好像已經看到張誠被直接撞得血肉模糊的樣子。

而這一刻,也不過是幾秒鐘的時間。

在車子接近張誠的剎那間,張誠一腳,直接踩向了那輛狂猛沖過來的車子。

轟的一聲。

一聲劇烈的響聲,所有人都瞪大著眼睛,看著車子撞向張誠,不過意料之中的那一幕沒有出現,反而是撞過來的那輛車,被張誠踩中車頭之后,直接來了一個空翻,然后轟的一聲,車被直接砸落在地上。

至于說待在車上的趙華蓉,還有那個司機兩個人,已經身上多處受傷,渾身顫抖著,蒙蔽的感受著這一切。

剎那間,不管是張博還是張家趕來的那些保安,一個個都張大嘴巴,不敢相信的看著面前的一幕。

張誠也太過強悍了吧?

張誠居然一腳就把急速沖來的車子,給踩的翻了個個兒,而他卻根本沒有任何傷害的站在那里。

張誠沒有搭理在車上的趙華蓉兩人,而是開口說道:“去找張天輪。”

這才是張誠此次來的目的之一,他要在張家得到那塊殘卷,而之前張博調查過,張家得到的殘卷,被張天輪隨身保管著。

之前張誠還想著把張博輔為張家的下一任家主,然后讓張博去把殘卷取來就行。

但是現在張誠把張明的手給廢了,并且殘卷還掌握在張天輪那里,這么一鬧,張天輪肯定不會就這么簡單的把殘卷給張誠。

并且昨晚蒙城托夢說要抓緊時間集齊殘卷,而張誠也不想繞太多的彎子,直接跑到張家,逼張天輪把殘卷拿出來就行。

而沒多久,幾個人就走進了張家。

門口的事情,張家的那些保安看來已經提前通知了張天輪。

張誠進了張家后也感受到了張天輪這些人的氣息全部都在。

然后他不在猶豫,和韓光這些人直接走進了張家的大廳。

他們來到這里的時候,這里已經坐了很多人,在主位上的是一對老夫婦,而在下面的,就是張家所有的高層,而張天武依舊是站在張天輪身后,神情無波無瀾,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而張明,皇甫少天還有那司徒刑幾個人也都在這里坐著,他們幾個人身上包裹得嚴嚴實實,但還是能走路的,不過臉色卻沒有多少血色,精神很差。

他們看到張誠大刺刺的直接地走了進去,張天輪看到之后瞬間就皺起了眉頭。

他還沒說話,那個老太婆冷冷的看了張誠,然后很是刻薄的說道:“天武還有那個賤人生下的那個野種,就是你?果然一個沒有家教的野種,只是知道動用武力。”

張誠聽到之后,冷冷的笑著說道:“若是我真的不使用武力的話,你現在已經爛在棺材里了,還有什么機會在這里亂放屁。”

當初要不是張誠以命相拼,阻擋了以越國為首的敵人聯軍的進犯,若是北斗失守,戰火將蔓延夏朝。

不知道要有多少人喪生在戰亂之中,而這個老家伙估計已經在戰亂中,死的不能再死了。

雖然說話的那個老太婆名義上是張誠的奶奶,但是張誠從未在張家人身上感受到親情。

而此刻張誠還未開口,她居然就直接開始辱罵張誠,還有他未見面的母親,張誠怎會給她好臉色?

湖北快乐十分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