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假多頭引來真環兒 小寨子上演大交兵(后)

小說: 道武仙俠錄(伍車) 作者: 伍車 更新時間:2019-10-23 13:16:12 字數:3654 閱讀進度:485/502

藍涅與柳銀環只有數面之緣,但二人的淵源還要更深一些。所以藍涅見那畫中女子頭戴銀環,一下便認了出來。只是沒想到,前一眼才見到畫,后一眼就見到人了。

柳銀環自然也不會忘了這樣一個特點鮮明的小友,見其陷入麻煩當中,當即解了靈封,用定光環將其對頭的身子定住了。那人雖已入道,但半數經脈被藍涅控住,無法掙開她的法寶。

她是從陶玉那里得的消息。那陶玉,家里發生的事兒,都會向她講訴一番。云雅初到是,就曾與她說,他有個修仙兒的妹妹,返回來寨中,嚇的她在瓷窯里躲了半個月。

剛剛,陶玉跑到了瓷窯里,跟她說前幾天的妹妹是假的,真的妹妹回來了,還帶著兩個幫手。

陶玉不傻,尤其涉及到柳銀環的事。雖然沒有看到畫像,但從袁飛的反應里,知道他們想找一個女子和一個大手大腳的矮子。賴虎家的人像,柳銀環和胡漣也符合,他便過來報信。

柳銀環一聽就知道這伙人在找自己。可實際上,她不重要,胡漣也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陶玉。

但柳銀環即未說明此事,也沒問陶玉把那箱子藏到哪兒了,只是好奇這些人的來歷,想看看那個假冒陶瓷,又被誤會成自己的女修結果如何。

正好見到藍涅被人捉上云頭這一幕,見那人持著法杖,要戳死藍涅,也就顧不得其他,只好出手了。

藍涅聽了柳銀環的提醒,本來只任人抓住,第一次雙手攀附,反過來抓別人,幾乎抱在那白發老者身上。

老者被藍涅一抱,慌張更勝先前。

藍涅一手按在腹下,任脈氣海穴上,一手按在后腰,督脈命門穴上。這兩個穴位是任督要沖,幾為真氣周轉必經之所。

白發老者被按住這兩個穴位,真氣流逝速度瞬增數倍不說,登時真氣走亂,連身法都控制不住,兩個人栽栽歪歪的從云頭滾落下來!

柳銀環見此人掉了下來,將拇指,食指,中指一捏,只聽當啷一聲金屬交擊的脆響,白發老者頓時發出一聲哀嚎。

竟是縛住此老左臂和雙足的三只銀環合成一個,將此老按著藍涅的手臂除外,余下三肢都拿到背后,箍在一起了。

見此人再也動不得,柳銀環這才放心下來,卻也沒有松懈,而是又拿出一口銀燦燦的短劍,就要取這老者性命!卻忽覺氣氛一凝,四方景色都多了一分朦朧。

“苦候半月,終于把你等來了!”卻是半空中又來一人,青須青發,青衣獵獵,踩在一件有半人高的五色印璽上。

這印璽底面平滑如鏡,上面雕飾著五種顏色各異的蛟龍,有有鱗的,有沒鱗的,有有角的,有沒角的,有有足的,有沒足的,身子盤錯在一起,但五對兒顏色各異的眼珠都朝向外面,猙獰至極。

只見此人手掌虛抓,裹著柳銀環的氣泡晃悠悠迎風上擺,最后懸在此人背后。

“蒼老怪,你來的正好。快把我身上這人打死!”在地上躺著的白發修士,如見救星。

“曲老怪,你怎么被人綁成這樣,還跟一個丑駝子在地上打起滾來。等回到山上,我可要大肆宣揚一番,給那些幾百年沒有活動過的老家伙當樂子講!”那青衫修士早見到下面的一幕,不過柳銀環是大先知親自吩咐的任務,他自然先拿人,后管閑事兒了。

“少廢話,敢小看他,你忘了五龍寨上也出現過一個駝子么!”白發修士隱約猜出了藍涅的來歷。

“是他!”青衫修士正要出手,卻因此猶豫了一下。

五龍寨被破后,有不少人都逃了出去,一個駝背的火族高手隨之傳開,懷疑是朱焰假死,神通大進后重新出現了。

事后他們調查過,五龍寨正是被赤火九變中的金石流和土山焦,兩招四掌打了個天翻地覆!出手的人實力之強,絕對在他之上。如果這駝子就是那人,他冒然出手的話,引火燒身怎么辦?

“你等什么?難道等我制不住他,再由他去對付你么?”白發老者更急迫起來,可出于一些擔心,他沒有說出自己法力不斷流失的情況。

“既然你開口了,我就勉為其難,幫你一把!”青衫修士權衡一二,怎么也不能把同伴兒丟下。腳尖一點,腳下印璽上一條銀蛟目光一閃,印璽立馬變做拳頭大小,化作一道銀光砸落下去。

但這道銀光還沒有落在藍涅身上,就像一道煙花一樣,五光迸散,又射了上來,射到九霄云外,不見蹤影。

地面上多出一個少年,身穿白色道袍,看著像十七八歲年紀,皮膚細膩,像出生不久的嬰兒。站在地上,如山岳挺立。正是木無訥。

別人沒看清怎么回事兒,可青衫修士知道,自己的法寶是被此人一掌打到天上去了。心有忌憚,卻也不懼,喝問道:

“南疆沒你這號人,為何要管我們南疆的事兒?”

“我不是南疆人,也不管你們南疆的事。不過地上的是我師侄,我不準你動他。你身后是我師兄的朋友,再放下她,你就可以走了。”木無訥說。

“呵呵,”青衫修士氣得發出一聲冷笑,“到手的鴨子,還有讓她飛了的道理。你再接我一記五龍印,接得住再說別的!”

這時候,一陣隆隆的呼嘯聲下,一道黃光復從九霄之上墜落下來,依然是那件印璽,卻有房屋大小。

卻見木無訥腳踏四方,雙掌在胸前一合一分,掌間便多出一團黑白相間的光球,光團隨著掌勢開闊,由小而大,由大而消,似陰陽二氣沉浮發散,給人光幻陸離之感。

這種感覺一閃而逝,仿佛是一種錯覺。而后,木無訥手掌一翻,對著下落的大印遙遙一拍!

青衫修士在南疆也是有名號的高手了,縱橫半生,還沒見過這樣的神通。

真氣催動之時,演化陰陽異象,但出掌時異象已散。朝天打出的一掌,無聲無息,沒有任何變化。

這豈不是說,對方沒有施展任何法術和神通變化,而是直接用真氣打他么?這要是有用,那他們修煉的法術、法寶,豈不都成笑話了?

但出乎預料的是,隨著地上那人的掌勢,巨印竟在半空一頓。印下明明空無一物,卻掀起一股滔天氣浪,伴隨一陣轟啦啦的裂空聲響,五龍印下黃風驟起,宛如一條條蛟龍,竟將巨印托住了!

這些黃風蛟龍在印下還看不出什么名堂,等一散到印璽外的范圍,就紛紛化作一道道沙暴旋風,仿佛一根根黃煙滾滾的沙柱,在印璽四周狂卷!

“莫非是氣血合一的體修,將一身巨力打到五龍印上?”

青衫修士一身修為都在這件五龍印上,一生所遇之敵,十個中有九個都是喪生在此印之下。

類似的反應他見過一次。那是一個用雙錘的妖族高手,將一身巨力灌注在雙錘之上,打在五龍印下,兩股巨力沖撞,印下氣流在巨力交加中生出這種變化。

但那妖修也是用了法寶,且耗費了不知多少法力才至如此。可不是像地上這人,只遙遙的拍一掌,力道竟能與自己的法寶平分秋色!

不過這五龍印值得他花費如此多心思,自然不會這么簡單。此印是五光玉煉制,自煉制有成,便有金之堅,木之發,水之變,火之疾,土之沉五種截然不同的特性。只需稍加變通,就能化解這股力道了。

心如此想,口中飛速念出一串咒語,只見印璽上,一對兒藍色的眼珠一閃,印上頓時發出一道水紋般的藍光,巨印跟著水紋一抖,便再次墜下!

“果然如此!”青衫修士大喜,但這個念頭方起,就又有一聲巨響傳來!

五龍印不過落下半個身位,便又遇到一股力量。

這股力道與前一股截然不同,與五龍印碰撞后發出啪的一聲脆響,印下散出一團刺目波光,就像打在粼粼水面上,波光蕩漾。五龍印又一次停在半空,無法下落。

這些波光以印璽為中心,如一**涌動的海嘯向四方狂卷,晃得好像泥陶寨上,蕩起一片湖水一般。

“怎么會有這樣的事!”青衫修士心為一震。

五龍印攜千鈞重力而降,力道沉重,結果被下面的人回之以力。

于斗力之中,他改變印璽屬性,化土之沉為水變,水波一震,散去了對方的力道。本該一落而下,將此人砸成肉泥。

可未見此人動作,而五龍印竟又遇見一股力道,也如水一般!

“難道他知道五龍印的能力,預測了我的出招,所以一開始就發出兩掌,分別因應我的神通?我再換個方法試試!”于是再次念咒捏訣,五龍印上一對兒紅色眼珠亮了起來!

隨之,整個印璽驟然一縮,竟化作一根大腿粗細的紅色光柱,一閃的透過印下的波光,再朝木無訥落來。

此光之疾,堪為迅雷,如果沒有事先準備,等見到此光再躲是絕來不及的。

這是五龍印五種變化中的火之疾,力量為五種變化中最弱的,速度卻是五種變化中最快的。

他的對頭中,十個有九個是直接死在此印之下的,而剩下的一個,就是無法適應這種疾變,傷在此印之下,又被他另一件法寶取了性命。現在,他已經把另一件法寶準備好了!

可如此迅疾的一道紅光,竟也只落了不到半截的距離,便又觸了一股力道。五龍印立馬從紅色光柱里跌出,從拳頭大變做閣樓大,再次停住。

這一次,在半空中炸開一團烈焰,火星四濺!一顆火星濺出,就會化作一團火云,在半空中蒸騰變幻。

青衫修士目瞪口呆,還想再次催動此印。但此時,巨印靈力耗盡,復從閣樓大變回拳頭大,伴著一聲尖銳至極的破空聲響,再度射到九霄云外去了。

湖北快乐十分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