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松香院謀奪七竅塔 南無鄉再戰爐心魔(前)

小說: 道武仙俠錄(伍車) 作者: 伍車 更新時間:2019-03-02 06:07:29 字數:3630 閱讀進度:383/514

原來早在天師府與松香書院和談后,七竅塔再無用武之地,魚小蓮又不喜天師府的氣氛,無鄉便安排幾人從京瀾江水路返回涼河口。

魚小蓮也有妖將修為,與人族的御神期修士相當,本領也還算不錯,但面對入道高手是一點勝算也沒有的,這才被松香書院拿住。

陳太生生怕魚小蓮在返回途中再被人拿住,又成了要挾南無鄉的籌碼,對此大不放心,提議派人護送。

陳太生不知與魚小蓮同行的還有龍天和金道人,南無鄉知道這些,又想也無人知曉其行蹤,應該不會出事,便拒絕了好意。

南無鄉素來行事還算牢靠,陳太生只道他另有安排,又考慮這其中或有隱情,便未再多言。

京瀾江蒼茫遼闊,水流卻不算湍急,一路上魚小蓮化回原身,是一條尺許大的紅鯉,順水而行,好不快活。

龍天也將原身化作三尺大小,在水中掀波御浪,賣弄手段,像利箭一樣前行。每每是行了百丈,又退回九十,圍著那鯉魚騷擾個不停,逗得魚小蓮羞惱不已。

兩日后京瀾江與其他幾江合而為一,成六瀾江。自此河最寬處超過百里,最深處不止百丈,水勢之險,湍流之急,勝過魚小蓮見過的任何滔天巨瀾。

又三日而至棲鳴山,龍天來到結丹之地,忽有所感,忍不住的想游覽一番。

棲鳴山自龍天躍了龍門,也等若被踢平門檻。六瀾江好似一把鋸子,將棲鳴山切開兩半,整座山呈一個“凹”字,江水順著凹陷處瀉出。

下方九流因此變道,山腳下聚集的村落早已搬遷,只有幾十年前就慘遭橫禍的趙家村,不知何故的沒有被水流淹沒。但荒草孤村,也早失了人氣兒了。

龍天修行化龍訣,對尋巒之道也通曉一二,在山中逛了半日,見此山氣象與自己躍龍門之前,躍龍門之時截然不同,便自行至靈樞之地,也就是當初的鳳巢澗打坐體悟。

此時鳳巢澗已擴大了十倍不止,水深處百丈有余,雖以澗為名,實則是個了不得的深淵。龍天沉入水底修行,魚小蓮在岸邊護法。

不想龍天專心致志,以至忘時,醒來已過三日,上岸后卻不見了魚小蓮的蹤影。

松香書院用魚小蓮換來宴如書、倚天舟和數百弟子,如何不對魚小蓮的身份好奇呢?況其被松香書院控制過一次,雖然秋毫無犯,但也被做了一點不為人知的手腳,像南無鄉一般被人定了位置。

文松齡如是發現南無鄉與魚小蓮竟分開了,自然不肯放過這千載難逢的機會,派了兩個師弟跟在后面,伺機再捉魚小蓮。

魚小蓮一行在路上從不停留,那兩人也就沒著急動手。直到龍天在棲鳴山停留三日,松香書院的人不知他的存在,趁機將魚小蓮擄走了。

他們的想法很簡單,知道南無鄉閉關,便先捉住魚小蓮,等無鄉一出關,便可以憑此制住他。

龍天沒能找到魚小蓮,頓時急了起來。他雖懵懂單純,金道人卻是個老奸巨猾的,很快猜出是怎么回事,判斷出魚小蓮的大概方向。

魚小蓮也是個聰明伶俐的,一路上總是留些不易發覺的妖氣,龍天很快就追了上來。

七竅塔幻化微塵,趁著二人不注意,直接將兩人連同魚小蓮一同收入塔中。到了七竅塔里,自然只能任由金道人宰割。兩人很快暴露身份,證實了金道人的猜想。

龍天早在魚小蓮第一次被人擒住,并當成籌碼時,已對松香書院十分不滿,只是聽了無鄉的勸告,才沒惹下禍端。

魚小蓮二度被擒,他又想起曾經許下話說要將宴如書等抓回來交給南無鄉。頓時起意,一心要抓住宴如書等,一是還給南無鄉,二是替魚小蓮報仇。

雖有魚小蓮勸阻說:“無鄉哥哥既不讓你招惹他們,我也沒受到什么傷害,不如放了兩人,咱們回涼河口收拾收拾東西,另尋洞府,豈不省事?”

卻又架不住金道人慫恿道:“這條小魚本領不高,待你卻極好,她這么說是擔心你受到危險,寧愿委屈了自己,也不想多一點麻煩。可你是立志化龍的存在,若連沖關一怒的勇氣也無,蓮兒縱然嘴上不說,心里多半會瞧你不起!”

龍天聞言便騰云駕霧,直奔雍州,先將松香書院的兩個人梟首,頭顱丟在山門外,隨即便隱在七竅塔中,看松香書院的動靜。

金道人算準魚小蓮身上有標記,一直將其收在塔中,沒有放出。文松齡手段雖妙,卻也無法跟蹤另一片天地的人。

但他既見兩位師弟殞命,南無鄉還在天師府閉關,魚小蓮又失去蹤跡,便猜到魚小蓮定是另有幫手,也猜到七竅塔就在魚小蓮身上,進而知道七竅塔被人帶到松香山脈了。

原本沒能奪來照妖鏡,先天谷里那位已經不大滿意,他便有心另尋一件靈寶以作補償,圖謀的就是這件七竅塔。如今又填兩件新仇,就越發起了狠勁兒,非要擒住魚小蓮不可。

一個想抓魚小蓮,一個想抓宴如書,兩人便在松香山較上勁了!

只是一連斗了三五日,卻又都無奈的發現根本奈何對方不得。

“唉,要是南小子在就好了。憑他的平巒訣,再加上我的見識,定可找到松香書院的禁制漏洞,到時把院中弟子盡數生擒也不難!”

原來文松齡為了防止龍天行兇,將整座松香山脈的禁制大開,弟子們都是單獨巡邏,入道的高手反而三兩成群。

龍天盤桓數日,小蝦米不感興趣,大蝦米又沒機會下手。只好借助七竅塔的神通,藏在山上不走了。

這時文松齡終于忍不住,以身為餌,獨自現身山脈之中。龍天這才現身一戰,具體過程外人不知,傳言說兩人斗了三個時辰,龍天最后是化回原身退走。

這樣一來,文松齡沒什么損失,龍天卻現了真身。

龍天暴露真身后便再未出手,七竅塔另有奧妙,文松齡也難尋其人,自然奈何不了他。

一條墨蛟現身在松香山脈,還殺了兩位書院長老,害了不少弟子的消息,一下在中原傳開了。

具體因由,松香書院自然不會透露。恰逢妖族入侵的消息已經傳遍七大宗門,索性就說龍天是妖族的先鋒。

人、妖兩族對立久已,因而除了天師府與地師府多少知道些內情,并未表態外,沒有不支持文松齡的。

還有些宗門提出要開斬蛟大會,派高手去松香山相助。幸而文松齡另有打算,便推脫了。

具體因由,陳太生也不知情,但龍天大鬧松香書院卻是板上釘釘的實情。南無鄉得知事態危急,頓時擔心起來。卻又忙問爐心魔的事。

卻是這魔頭與南無鄉爭斗,看似無礙,實則受了不輕的傷。只好先躲在暗處將傷勢修養個差不多。如此傷勢雖然穩住,又覺這樣恢復起來實在緩慢,恰好附近有座城池,便放出靈獄。

那滿城都是凡人,哪有半點反抗之力?一城數萬人口,皆成了爐心魔的口糧。他吸納魂力,傷勢頓時好了七八成。這樣一路下去,不但傷勢復原,還實力大進了。

“爐心魔如此為惡,難道無人制止?”聽了來龍去脈后,無鄉又疑問道。

“封不寒親自出手,靈天寺也派出苦智,萬法門也參與進來,那些嚷嚷著要開斬蛟大會的又倡議要開個除魔大會。但對付爐心魔,即便有靈寶護身也難保萬全,就別提組織出有效的圍剿了。”陳太生搖頭嘆息。爐心魔作惡,對天師府實在是一件影響不好的事,可照妖鏡不敢輕易離開宗門,他也拿不出什么有效的應對手段。

“對付爐心魔必須七竅塔才行。我去松香書院接回龍天,再去對付爐心魔。”無鄉并未說出二者關系,但也等于承認了與龍天另有瓜葛。

“如此最好。太一已經持著指妖針去尋爐心魔的蹤跡,等商定好除魔的方法,三位師叔也會出山相助。地師府十有**不會錯過此會,你多少做些準備。”陳天生有些善意的提醒道。

“如今事已告一段落,若有機會與府主交流一二,也正可解我心中之惑。”南無鄉眼光一閃,竟有些期待的道。

陳太生擔心他沒有得到地師府授意,便相助天師府太多,而引起師門不滿,卻不知南無鄉同樣對地師府的所為有些不齒。他無法制止這些明爭暗斗,陰謀奸宄,只好用自己的手段做些彌補。

如今參天功第六層修行圓滿,肉身力量增長兩倍有余,參天功的威力更有翻天覆地的變化,連法力也提升小半之多,正是意氣風發的時候,胸中頓起一股干云豪氣,大有找禹大川理論的意思。

……

松香書院是以松香山脈命名,而松香山脈又是以漫山的松香樹命名。

松香樹的外觀與普通常青松樹無二,卻帶有一股奇香,且是離書院越近,松樹愈高,松林愈密,松香愈濃。

松香山是松香三千里山脈之靈根,高約八百丈,像個方正的米斗倒扣在山脈中間,上面平而小,下面寬而闊。

在平坦的山頂,是三萬畝大小的松香書院,院墻高聳,房舍林立,但沒有一個房舍是超過兩層的。

順著書院的建筑下看,“米斗”的四條棱脊如龍,嶙峋而下,反射著暗黑色的金屬光芒。在棱脊之間,也就是“米斗”的斜面上,是郁郁蔥蔥,整整齊齊,宛如利箭穿空的松香樹,都有幾十丈高矮,綠的發黑。

這就是平時松香書院的景象。但近日,除了這些之外,視線上移,又能在書院上方看到一卷朦朧竹簡。

這竹簡半開著,足有七八畝大小,數不清的字符,簾幕一樣從竹簡上垂下,熠熠生輝,說不出的壯麗震撼。

湖北快乐十分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