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6章 護著天魔

小說: 霸總離開我就活不了 作者: 葉奈涼 更新時間:2019-10-23 06:45:17 字數:2209 閱讀進度:1730/1882

“這里怎么會有龍?”

靈詭覺得奇怪。

“我剛才好像見到那龍馱著什么東西去了西北方向的密林深處,我們去看看?”

封錦玄若有所思望著死寂的夜空,提議。

“可以!一起去,別分開。”

蔣子文點點頭,贊同道。

就這樣,靈詭、宮司嶼他們一行人浩浩蕩蕩朝著出現黑金真龍的方向趕了過去。

-

陰森可怖的主墓室內,尸油做出的千年長明燈閃著詭異昏暗的燭光。

靈世隱在原地站了很久,直到懷中那股屬于天魔的陽剛熱度漸漸消失,才回過神來,神情懨懨的低垂著頭,轉過身。

以前從來都不會有那種,一旦一個人不在身邊,就失魂落魄,牽掛萬分的感覺。

很不幸,時間雖短,卻已經生成了。

靈世隱見到了被玄鐵鎖鏈困在墓室角落的靈殤和拜無憂,稍稍振作了些精神,只不過渾身的骨頭都在隱隱作痛,他步子放慢,因為每挪動一步,他渾身都疼。

都是弒帝造成的。

靈殤和拜無憂不明原因的昏迷不醒,靈世隱喚了很多遍都沒見這兩個人有任何睜眼的跡象。

嘗試將束縛禁錮在他們身上的沉重鏈鎖鐐銬解開,可這鏈鎖不知用的是什么材料,不管是用火燒還是靈力,或是暴力拆卸,都紋絲不動。

無奈,靈世隱擦了擦臉上的血跡,坐在了昏迷中的靈殤和拜無憂之間,默不作聲,靜靜的等待著天魔回來,回來接他。

他想,如果可以,天魔必然能夠解開這鎖鏈,說不定看在他的面子上,天魔也會同意救人呢。

那個男人雖是邪神,與弒帝為伍,可他卻為了他處處妥協,所以靈世隱覺得,天魔還是能給他掰正的,只要教他好好做人,改邪歸正只是時間問題。

靈世隱心底盤算著今后如何正確引導天魔做個好天魔時,主墓室外黑暗陰森的墓道中卻忽然間響起了很多腳步聲。

他立刻警惕了起來,吃力的坐起身,雙手迅速結印間,在靈殤和拜無憂的周圍形成了保護罩。

自己則躲到了主墓室陰暗的一側,潛伏著。

是誰來了?

聽腳步聲有許多人

弒帝的那些手下?

又或者是

“奇怪,我剛剛分明見到那條黑龍在這附近,但是這里只有墓,龍的半個影子也沒見到。”

封錦玄手中拿著火折子,快步走,邊說著。

“等等!前面有光!過去看看!”

一行人快步進入了主墓室內。

這入眼就見到了被禁錮在墓壁前昏迷不醒的靈殤和拜無憂。

與此同時,目光銳利陰冷的宮司嶼覺察到身側有人,倏然間抓緊靈詭的小手,將她拉到自己身后,卻驚覺躲到了一側的人竟是滿臉血的靈世隱。

“鬼判大人竟然在這?”

靈詭驚訝極了,掙脫了宮司嶼的手,走至靈世隱面前,瞅著滿臉血污,鼻青臉腫的他。

關懷鬼判靈世隱的人本該是蔣子文,只不過,一見到靈殤,她蔣王大哥就先去看她弟弟了。

“我說你還好吧?你這是被人揍了?臉上的血怎么回事?天魔把你關在這的?”

靈詭伸手沾了下靈世隱臉頰上的血跡,已經干涸了,這好像不是他的血

而且靈詭隨即又推翻了自己的猜測。

因為靈世隱不可能被囚禁在這,這里的入口沒有被封鎖,靈世隱完全可以隨意自由出入,誰會蠢到把人囚禁在這還不下封印的?

“陰陽大人,不是你想的那樣”靈世隱可能自己都未察覺自己在幫天魔說話,“天魔護我才將我藏在了這他讓我在這等。”

“哈?”靈詭美眸圓睜,不敢置信,“所以剛剛那條黑金真龍是”

“是天魔,他和弒帝因我起了紛爭,弒帝要殺我,所以天魔讓我在這藏著,他和弒帝恐怕打起來了”

在靈詭還在消化這其中令人咂舌的訊息時,整座古墓忽然間如地震般劇烈晃動了起來,巨石紛紛砸落!搖搖欲塌!這墓上方的地面就好像發生了惡劣的戰斗,龍吟咆哮,怒吼滔天,震耳欲聾!

就如靈世隱所說,好像還真打起來了?

“而且天魔一早就知道我用熒光粉給你們引路,他一直到進入怒山山脈才戳穿我陰陽大人,你們務必請給我一個人情,不要為難他。”

“他們內斗了?”

感覺到靈世隱處處在維護天魔,靈詭倒也不驚訝,讓她開心的消息是,天魔因為靈世隱的緣故竟然能和弒帝反目成仇?

這消息未免也太好了叭?

這墓室晃動的越來越劇烈,石頭不斷砸落,宮司嶼將地藏寶寶遞給了流云。

“幫忙抱著。”

旋即伸手擋在了靈詭的頭頂,一手從后攬住靈詭的腰,“有事兒出去說!”

“詭兒!帝司!過來幫忙!這鎖鏈不知什么材質,根本解不開!”

蔣子文怒聲,話落一手臂狠狠揮開了欲要砸在昏迷未醒的靈殤腦袋上的落石,伸手將人攬在懷中護著。

聞聲,靈詭和宮司嶼趕緊來到蔣子文身邊,封錦玄他們正在幫忙解開靈殤和拜無憂身上的鏈鎖,但很奇怪,那鏈鎖如金剛不壞,根本無法割斷。

“詭兒,他倆怎么都不醒,你看看怎么回事?”蔣子文看上去心急如焚。

不管是弒帝天魔還是障月梅狄,靈詭和他們都同屬暗黑眾神一派,所以靈詭比其他人更熟悉暗黑神的行事做派,以及術法咒法。

“不是什么大問題,只是被下了昏睡咒,只是這昏睡咒下的很刁鉆,昏睡的是三魂,而不是真身。”

說著,靈詭手結蓮花印,驟然間生成絲絲縷縷的黑紫靈光,注入了靈殤和拜無憂的眉心深處,沒一會兒,兩個人就陸續轉醒。

如夢初醒,靈殤緩緩睜開了黯然無神的紫眸,視線一清楚后,就見自己姐姐和蔣子文的臉出現在眼前。

“蔣子文姐!”

滿滿的安全感頓時占滿心扉,靈殤擰眉,虛弱的伸出手,握住了靈詭的手,“我這是在哪我記得我們在海上,忽然間來了兩個人之后就什么都不記得了”

湖北快乐十分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