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海市蜃樓(7)

小說: 柏林諜影 作者: 約翰勒卡雷 更新時間:2016-01-25 05:20:29 字數:1394 閱讀進度:41/63

“有什么事嗎?”利瑪斯問。

“你是利瑪斯嗎?”他是一個矮胖的男人,非常沉穩,說的是英語。

“是的。”

“你的英國身份證號碼是什么?”

“PRT—L58003—1。”

“日本投降那天,你是怎么度過的?”

“我在荷蘭萊頓我父親的工廠里,和一些荷蘭朋友度過的。”

“我們去散散步吧,利瑪斯先生。你不用穿風衣了,你把它脫下,放在你現在站的地方,我的朋友會幫你照看。”

利瑪斯猶豫了一下,聳了聳肩,脫下了風衣。接著他們一起快速地向樹林走去。

“你我都知道那人是誰,”利瑪斯疲憊地說,“他是東德內務部第三號人物,東德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秘書,人民保衛事務協調委員會負責人。我想他看過你們情報部門的反間諜資料,所以才知道了我和德·揚。他身兼三項職務,所以能接觸中央委員會的政治和經濟機密,也能調看東德情報部門的檔案材料。

“他只能看到部分資料,情報部門以外的人是沒辦法看到所有資料的。”彼得斯堅持說。

利瑪斯聳了聳肩。

“確實如此。”他說。

“他是怎么處理那些錢的?”

“從那個下午開始,我沒有再給過他錢,這事被圓場立即接管了。后來錢都是匯到西德銀行去的。他甚至把我以前給他的錢還給了我,讓圓場把那些錢通過銀行匯給了他。”

“你把所有情況都匯報給了倫敦圓場嗎?”

“從那以后,全都匯報上去了。我不得不那樣做。圓場再朝上匯報。那以后,”利瑪斯怨恨地說,“完蛋就是遲早的事情了。圓場有上頭撐腰后,就變得非常貪婪。不斷地催我們向他要更多的情報,給他更多的錢。最后,我們只有建議卡爾去發展別的情報員,我們幫他形成一個情報員網。那樣做其實很愚蠢,給了卡爾很大的壓力,讓他承擔更多的風險,也影響了他對我們的信任。那是事情敗露的開始。”

“你從他那里搞到多少情報?”

利瑪斯猶豫了一下。

“多少?天哪,我不知道。這件事情的持續時間已經比預期的要長很多。我認為他在被抓之前很長時間就已經暴露。最后幾個月里,他的情報質量下降不少,估計那時候他已經被懷疑,不讓他接觸到重要資料了。”

“他一共給你多少情報?”

利瑪斯一件一件地回憶卡爾·雷邁克給他的情報。像利瑪斯這樣喝那么多酒的人,還能有很好的記憶力,連彼得斯也覺得很是佩服。利瑪斯不但能記得日期和姓名,還能記得倫敦方面的反應,以及情報的查證情況。他記得對方索要的金額和他們支付的金額,記得別的成員加入情報員網的日期。

“對不起,”彼得斯又說,“可我不相信一個人,無論他多么小心、多么勤奮,能夠弄到那么多情報。就算他弄到了,也沒能力全都拍到照片上。”

“他確實有那個能力。”利瑪斯堅持說,突然發火道,“他就有那個本事,事實就是那樣。”

“圓場從來沒有讓你去向他打聽,問他是怎么獲到那些情報的?”

“沒有。”利瑪斯馬上回答,“雷邁克對那種事很敏感,倫敦方面也沒有多問的意思。”

“好吧,好吧。”彼得斯若有所思地說。

過了一會兒,彼得斯問:“你聽說了那個女人的事嗎?”

“哪個女人?”利瑪斯警覺地問道。

“卡爾·雷邁克的女人,就是那個在雷邁克被槍殺的晚上跑到西柏林的女人。”

“怎么啦?”

“她一周前死了,被人殺死的。離開她公寓時被人開槍打死。”

“那公寓以前是我住的。”利瑪斯呆板地說。

“也許她比你更了解雷邁克情報網。”彼得斯試探說。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利瑪斯反問。

彼得斯聳了聳肩。

湖北快乐十分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