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海市蜃樓(3)

小說: 柏林諜影 作者: 約翰勒卡雷 更新時間:2016-01-25 05:20:24 字數:1437 閱讀進度:37/63

“那也不一定。”彼得斯回答說。

利瑪斯感興趣地看著對方。

“我明白了,”他說,“你們派專家來了,要么是莫斯科派人來了?”

彼得斯不說話,只是看著利瑪斯,讓他表演。最后才拿起面前的鉛筆說:“我們從你戰時經歷開始,可以嗎?”

利瑪斯聳了聳肩。“隨便你。”

“好,那我們就從你戰時的經歷說起。你說吧。”

“我1939年進技工學校學習。快畢業的時候,看到招收懂外語的人擔任海外特別任務的告示。因為我懂荷蘭語和德語,法語也不錯,加上我那時已經厭倦了燒電焊,于是就報了名。我對荷蘭很熟,我父親曾在萊頓從事機械工具業務,我在荷蘭生活過九年。通過常規的面試之后,我被送到牛津附近的一所學校,學習那些常用的鬼把戲。”

“那所學校的負責人是誰?”

“開始的時候我并不知道,后來認識斯帝德—俄斯佩里,才知道學校由他和一個叫費爾丁的牛津學者共同管理。1941年我被派到荷蘭,在那里工作了將近兩年。那段時間,我們損失的特工很多,常常來不及補充人員,斗爭非常殘酷。荷蘭是個很難開展間諜活動的國家,它幾乎沒有什么偏遠的地方,很難找到隱秘的地方做活動基地或架設電臺。我們那時候一直沒有固定的居所,經常換地方,工作得非常艱難。我1943年離開荷蘭,回英國待了幾個月。然后又被派到挪威。比較起來,挪威的工作環境要好多了。1945年的時候,他們讓我退役,我于是又回到荷蘭幫我父親打點生意。因為生意不好,我和一個老朋友去布里斯托開了一家旅行社。那家旅行社經營了十八個月就被賣掉了。不久,我收到‘組織’的一封信,問我愿不愿意重新工作。那時候我不想再做特工了,就回復他們說要考慮考慮。我在侖迪島租了一間房子,在島上住了一年,吃了很多好東西。后來我厭倦了島上的生活,就給他們寫信。1949年年底,我又成為正式的組織成員。當然了,他們不連續算我的服務年限,這樣我的養老金就少了,他們是成心整我。我說得是不是太快了?”

“沒有。”彼得斯說著給他加了一些威士忌。“我們以后還會再談細節問題,如名字和日期等。”

有人敲門,那位婦人送來了午飯。飯菜的量很大,有冷肉、面包和湯。彼得斯把記錄紙推到一邊,兩人無言地吃了起來。審訊才剛剛開始。

餐具收走后,彼得斯說:“你后來又回圓場工作了,是吧。”

“是的。他們讓我先做了一段時間的案頭工作,處理報告、評估鐵幕國家的軍事力量、收集有關資料等。”

“你在哪個部門?”

“四處。從1950年2月到1951年5月在那里工作。”

“你的同事有哪些人?”

“彼得·吉勒姆,拜倫·德·格雷,喬治·史邁利。史邁利在1951年年初離開我們去了反間諜部門。1951年5月,我被派到柏林擔任地區副主管,負責所有的特別行動。”

“你手下有哪些人?”彼得斯記錄的速度很快,利瑪斯猜他用了特別的速記方法記錄。

“哈克特、薩羅和德·揚。德·揚在1959年死于交通事故。我們曾懷疑他是被謀殺的,可沒有證據證明這一點。他們都有各自的組織網絡,我是總負責。你要這方面的細節嗎?”他淡淡地問了一句。

“當然要,不過不是現在。你接著說。”

“1954年下半年,我們在柏林捕到了一條大‘魚’:佛里茲·費格。他是東德國防部的第二號人物。在那之前的工作很艱難,但在那年11月我們和佛里茲搭上了。他和我們的關系持續了兩年整,直到有一天他永遠地消失了。我聽說他死在了監獄里。那后面的三年,我們沒有找到什么可以與他媲美的人。到了1959年,卡爾·雷邁克出現了。卡爾在東德共產黨中央委員會工作。他是我見到的最優秀的間諜。”

“他已經死了。”彼得斯說。

湖北快乐十分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