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麗茲(2)

小說: 柏林諜影 作者: 約翰勒卡雷 更新時間:2016-01-25 05:19:59 字數:1437 閱讀進度:20/63

下午一點,利瑪斯覺得餓了,于是走到麗茲工作的地方說:“中飯怎么解決?”

“哦,我帶了三明治。”她看上去有點難為情,“我們可以分著吃,就是不知道你夠不夠。附近沒有吃飯的地方。”

利瑪斯搖了搖頭。

“我出去吃,謝謝。我正好要去買點東西。”她看著他推開轉門走了出去。

他兩點半才回來,身上一股酒味。手上兩個袋子,一個裝滿了蔬菜,另一個裝著雜貨。他把袋子放到一個角落,又無精打采地開始整理起考古學書籍來。他工作了十分鐘后,才察覺到克萊爾小姐正看著他。

“利瑪斯先生。”他站在梯子中段,回頭俯視著她問:

“有事嗎?”

“你知道那些袋子是什么地方來的嗎?”

“是我的袋子。”

“明白了,是你的袋子。”利瑪斯等著她的下文。“很遺憾,”她過了一會兒才接著說,“我們這里不允許把購物袋帶進圖書館。”

“我還能放在哪里?除了這里,我沒地方放它們。”

“不許放在圖書館里。”她一本正經地說。利瑪斯不睬她,繼續整理考古學書籍。

“正常情況下,”克萊爾小姐接著說,“中午吃飯時間里,你是沒時間去采購的。我們都做不到,戈爾德小姐和我都沒有時間去買東西。”

“那你多花半小時不就可以了?”利瑪斯問道,“那樣就來得及了。如果工作做不完,晚上加半小時班不就可以了嗎?如果你真的那么忙的話。”

她站在那里,一言不發地盯著他看,很顯然是在考慮怎么回答。最后,她宣稱:“我要去和‘鐵邊’先生談談這個問題。”說完就走了。

五點半整,克萊爾小姐穿上外套,故意只說了一句“晚安,戈爾德小姐”就離開了。利瑪斯估計她為兩個購物袋的事郁悶了一個下午。他走到旁邊的架子邊,麗茲·戈爾德正坐在梯子下沿,讀著一本小冊子之類的東西。當她看到利瑪斯過來時,有點歉疚地把小冊子放進她的手提包里,站了起來。

“誰是‘鐵邊’先生?”利瑪斯問她。

“我想那個人根本不存在。”她回答說,“她答不上話的時候,總是那樣說。有一次,我問她那是個什么人,她裝得神神秘秘的,要我別管。所以我覺得根本就沒有那個人。”

“克萊爾小姐還真有一套。”利瑪斯說。麗茲·戈爾德露出了微笑。

六點的時候她鎖上門,把鑰匙給了看門人。看門人的年紀很大了,據麗茲說,一戰中他怕德國人襲擊而整夜不睡,結果落下了戰斗疲勞癥。外面非常冷。

“回家的路遠嗎?”利瑪斯問。

“走二十分鐘就到了,我都是走回去的。你呢?”

“不太遠,”利瑪斯說,“晚安。”

他慢慢地走回住處,進門后轉了一下電燈開關,燈不亮。他又去開微型廚房里的燈以及床邊的電取暖器,都沒有反應。門口墊子上有封信,他撿起信,借著樓道上昏暗的燈光看了起來。那是電力公司地區經理來的信,說他有九英鎊四先令的電費沒有付清,很遺憾必須斷他的電。

他成了克萊爾小姐的眼中釘,而她就喜歡和別人過不去。她有時訓斥他,有時冷落他。每當利瑪斯走近她時,她就渾身發抖,左顧右盼,像是要找自衛武器,或是尋找逃跑路線似的。如果利瑪斯無意中把外套掛到了她自認為專有的衣架上,她就變得義憤填膺,站在衣架前發抖足有五分鐘,直到麗茲看到她那樣,把利瑪斯叫來為止。利瑪斯就走到她身邊問:

“克萊爾小姐,出什么事了嗎?”

“沒什么,”她咬著牙說,“什么事都沒有。”

“是我外套的問題嗎?”

“沒什么。”

“那就好。”他說完就回到了書架邊上。她那天一直都在顫抖,壓低聲音打了半個上午的電話。

“她在把這件事告訴她母親,”麗茲說,“她什么都要告訴她媽媽,也經常在電話里談論我。”

湖北快乐十分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