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chapter29vip)

小說: 六零年代神叨叨 作者: 詞酒 更新時間:2019-06-27 22:34:43 字數:3224 閱讀進度:48/179

一說這兩人身上有槍,衛家人大多都慌了,也就在部隊里練出膽子來的衛大柱與謝玉書還算淡定。

衛大柱將那兩把槍都收起來,讓衛二柱與衛三柱按住那兩個人,仔仔細細地把那兩個人身上搜了一遍,又零零碎碎搜出不少東西來。

衛大柱知道這問題有多么嚴重,他趕緊讓謝玉書找了麻繩過來,將倒在地上的兩人捆了個扎扎實實,喊上衛二柱、衛三柱、衛四柱,兄弟四人每兩人押一個,借著夜色把人押送進了部隊。

腿軟成面條的衛老太是被謝玉書妯娌幾個給扶回家的,老太太靠在沙發上坐了好一會兒都沒能緩過神來,腿抖得就好像是腳下踩了縫紉機踏板一樣,說話聲音都有些哆嗦,“玉書,你們去把餃子給煮了吧,再炒點兒菜,大家肯定都嚇壞了,給大家定定神。”

張春芽瞅了瞅,衛添喜似乎又回去睡覺了,另外七個娃橫七豎八地躺在沙發上,嘻嘻哈哈的,看不到丁點兒被嚇著的痕跡,再看看三個妯娌,也都是一臉淡定地忙活,唯有衛老太一個人坐在沙發上發抖哆嗦,她有心想說‘是給您定定神’,但又怕說了實話之后遭衛老太嫌棄,便硬生生把話吞進肚子里。

謝玉書給衛老太沖了一搪瓷缸子白糖水,衛老太喝了之后總算覺得心神定了一些。

餃子煮出鍋,衛二柱兄弟三個回來了,衛老太探頭瞅了幾眼,沒看到衛大柱,問兄弟三個,“你哥呢?”

衛二柱說,“來咱家的那兩個人不大對勁,目的也不單純,我哥就留在部隊開會了,具體事情我們都不知道,等我哥回來再問吧。”

“那些人……是敵特?”這個猜測在衛老太心中盤桓好久了。

衛二柱點頭,“應該是……媽,別問了,咱安心吃飯,這些事情同咱這種老百姓離得太遠了,知道的多了反而壞事。那倆人進了部隊之后就同咱沒什么關系了,部隊肯定有辦法撬開他們的嘴。我們剛剛回來之前,我哥的頂頭上司還同我哥說,這件事情必須得好好表彰,您算是大功臣了,之后要領大紅花和榮譽證書的!”

衛老太撇嘴,小聲嘀咕,“我寧可什么都不要,也不想遭這個罪。”

……

部隊的辦事效率特別高,早晨才把人給送進去,臨近中午就審出東西來了。

那兩個人的背景具體是什么,衛大柱沒有同家里人說,只是提了一句,近幾年的政治環境可能有點嚴峻,衛家人都貓在部隊旁邊,可能不會受到波及,但衛大丫與衛二丫夫妻倆就說不準了,除此之外,衛大柱還特意叮囑衛老太,等衛大丫與衛二丫回娘家的時候,一定得好好叮囑,讓她們都安分些,和光同塵也好,韜光養晦也罷,盡量不要出什么風頭,并且盡快拿到畢業證,調回部隊來工作,不然怕是會遭殃。

衛老太心慌得厲害,問衛大柱,“現在是太平年間,能出什么事兒?怎么還同遭殃扯上關系了?大柱,你確定么?如果確定的話,那媽就同大丫二丫說,咱不念了,命比什么都重要。如果你不確定,那媽不敢同你妹子們說啊,萬一媽瞎攔了一下,她們沒能拿到畢業證,往后這不是要怨我一輩子么?”

衛大柱搖頭,“上面決定的事情,我能聽到點兒風聲,這已經十分不錯了,哪里有十拿九穩的把握?不行的話,你就提點提前大丫與二丫她們,讓她們在大學里安分點,能省時間念完就一定要省時間,不要搞任何的風頭出來。”

“具體原因我不能說,說了就是違反紀律,但用不了幾年,你們肯定都會知道的。這件事兒我今天說了幾句皮毛,哪怕是皮毛,既然灌到了你們的耳朵里,你們就都把這個消息爛到肚子里去,誰都不能說,說了之后我們全家都得跟著遭殃。”

趴在桌子上寫作業的衛添喜突然出聲,“還有兩年,我姑能順利畢業,但我二姑得提前一年。”

緊張的氣氛突然被衛添喜插的這一句嘴給逗笑了,“你個小丫頭知道啥,怎么就有零有整的了?”

“還有兩年會出現一場很大的動亂,涉及到的都是知識分子,而且想要修正這場動亂,需要整整十年的時間,從六六到七六年,從上到下清理一遍。”

衛老太:“!!!”

她的心都被揪緊了,聲音又開始打顫,“喜丫頭,你說的都是真的?我們這才太平下來沒幾年啊,百姓們眼看著苦盡甘來,盼到了好日子,怎么就……”

“和一般的老百姓沒什么關系,主要遭殃的是知識分子,甭管是大學教授還是什么科學家,更不用說是大學生中學生,連帶著教書育人的老師,全都會受到牽連。大伯,你知道那兩個人的身份,應當知道那兩個人是什么背景,也知道那些人身上帶著哪個群體階層的任務。”

衛添喜高估了衛大柱得到的消息,但聽了衛添喜這么一說,尤其是那‘知識分子’四個字,簡直就是畫龍點睛,衛大柱一瞬間想清楚許多之前從未想過的東西,冷汗密密匝匝地生了一背。

“喜丫頭,你咋知道這些的?是有誰同你說過嗎?”衛大柱追問。

衛老太一巴掌呼到衛大柱后腦勺上,“喜丫頭的能耐,是你這樣的凡夫俗子能夠清楚明白的么?當初喜丫頭才剛出生,你和玉書帶著兩個孩子回家,正月初五發生什么事兒,你都忘記了?如果不是喜丫頭鬧病整了那么一出,你們夫妻倆墳頭上的草都有兩米高了。”

坐在一旁聽衛老太與衛大柱講話的謝玉書陡然想起當年的事情來,仔細想想,確實太過巧合了。

本來好端端的孩子,說病就病了,去醫院檢查,什么都檢查不出來,后來又說好就好了,之后半點后遺癥都沒有留下……接受多年唯物主義熏陶的謝玉書突然有些動搖,難不成當初真是這孩子暗中攔了一把?

衛大柱沒有再吭聲,他雖然沒有全信衛添喜的話,但也信了一大半。

衛老太問衛添喜,“喜丫頭,那咱家該怎么辦?你不是說同知識分子有關系么?咱家這全都是知識分子啊!你們這一輩兒的八個,念書都不錯,還有你大姑大姑父、二姑二姑夫,你大伯和大媽……咱家這么多人,該怎么辦?”

“我們八個再念一年就不念了,看看能不能在部隊里謀個缺,不管做什么,只要同部隊綁上關系,肯定不會遭殃。”

“我二姑夫就在部隊工作,他是搞研究的,國家離不開他們這種人,所以甭管外面再怎么鬧騰,都影響不到我二姑夫身上了,我二姑快畢業了,奶你催著點,讓她能提前畢業就提前畢業,盡快拿了畢業證之后離開學校,回部隊中工作,爭取體現自己的價值,這樣的火,那場大火燒過來的時候,我二姑應當你能夠避過去。”

“奶,我擔心的是我大姑,我大姑性子太拗了,她認準的事情,誰都勸不下來,還有就是她在京城念的是商貿大學,這個專業太敏感了,怕是會吃大苦頭。”

衛老太一拍大腿,“喜丫頭,既然你都這么說,那奶就算豁出去這張臉皮,也必須把你姑給留下來。你姑在京城,到咱這兒可能得一兩天的時間,最遲初四,她就一定到了,奶到時候就算是耍無賴,也得把你姑留下。念大學固然重要,但命更重要,她這才懷上孩子,要是她出點什么事,奶都不敢想。”

……

大抵是出于震懾的目的,部隊當天就對外通報了有敵特分子在周邊活動的消息,不僅要求哨兵提高警惕,也讓軍屬大院里的人都擦亮眼睛,正處在關鍵時刻,發現任何可疑人物,都必須盡快向部隊匯報,寧可錯報,也絕對不能漏報。

在這片通報稿中,領導重點表揚了衛老太在關鍵時刻臨危不亂、舍身為國的精神,寫這篇通報稿的人充分發揮了自己的想象力,將衛老太一板磚拍暈兩個人的事跡硬是生生描繪成了斗智斗勇、大戰三百回合,將衛老太的戰斗力渲染成了孫大圣一樣。

看到這篇報道,剛領教過衛老太厲害的軍屬大院中的人都驚呆了,其中又以馬大姐驚呆的時間最長。

她本以為衛老太的能耐都在那雙嘴皮子上,沒想到人家武力值也這么高……現在想想還有點慶幸,得虧當初沒有動手,不然以衛老太那一個人胖揍倆敵特分子都游刃有余的能耐,估計她會被衛老太給打成個重度傷殘吧!

馬大姐是真的被衛老太給打服氣了,雖然她無法認同衛老太那一套觀點,但她也不敢再嗶嗶啥了。

當初被衛老太懟完之后,馬大姐氣得在床上躺了大半天,她琢磨著,自己在軍屬大院的人緣還算不錯,來來往往的人都會同她打招呼,想必肯定會有人來安慰安慰她,到時候她再同那些人抱怨一下衛老太的思想覺悟低,拉攏一撥人站到自己這邊,之后東山再起也不是滅有可能。

然而現實直楞楞地打了她的臉,并且把她的臉打了個飛腫。()

湖北快乐十分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