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機!!

小說: 一分耕耘一分收獲 作者: 人生江月 更新時間:2015-05-07 13:58:30 字數:3220 閱讀進度:22/65

忙碌的日子過的特別快,把地里最后的棉花梗連根拔回家擺在院子里后,大壯拿著一個簍子正在摘棉竿兒上剩下的棉花,心里想著地窖里大半窖的紅薯,用作倉庫的房間里,堆得滿滿的曬干的糧食,廚房的梁上掛著各種菜干,從春天開始一直到現在,只要能做菜干的蔬菜,都做了許多,白菘和蘿卜也種了一大塊兒……今年是不會餓肚子了,大壯嘴角露出幾分笑意,舒了一口氣,覺得心里頭那種沉沉的感覺終于消失了,隨后就眼前突然一黑不省人事了。

正在大壯旁邊幫忙摘棉花的傻子對這突發狀況有些不知所措,呆呆的看著大壯倒在了自己面前。

二壯正在翻動曬著的棉花,大壯怕棉花上被弄臟,特意用木棍搭了架子,上面鋪著草席,把棉花放在草席上曬。

二壯聽見“咚”的一響,抬頭一看,嘴里喊著“大哥”,驚慌的跑了過去。

傻子和二壯一起把軟綿綿的大壯扶了起來,只見大壯面白如紙,額頭上滿是虛汗,泛著灰色的嘴唇微微顫動著,兩人怎么叫也沒反應。

“大哥……”二壯一邊叫著,一邊與傻子一起把大壯扶到了炕上。

正在哄著幾個小的玩兒的大妞兒也嚇了一跳,趕緊叫弟弟妹妹們讓了地方給大壯躺下。

“二哥,大哥怎么了?”大妞兒看著大壯,抹了一下眼睛問道。

“大妞兒不怕,二哥去喊牛爺爺過來,你跟傻子哥哥看著大哥!”二壯快速的說道,聲音也有些微微的顫抖。

“嗯嗯,二哥快去!”大妞兒趴在炕邊上說道。

傻子也連連點頭,擔憂的看著大壯,眉毛罕見的皺了起來。

二壯轉身飛快的跑出了院子。

牛大夫原本是游醫,四處漂泊,后來年紀大了,走到柳樹村后就不怎么想動了,見周圍環境還不錯,民風淳樸,四周繞山,采藥也方便,就定居了下來,成了附近幾個村子唯二的大夫之一,柳樹村的村民有個小病小熱都找牛大夫,大壯剛來的那次餓昏了以后,二壯就是叫了牛大夫過來。

不一會兒牛大夫就帶著自己的小徒弟匆匆趕了過來。

牛大夫在柳樹村過了有十來年了,總共收了三個徒弟,如今大徒弟、二徒弟都去了鎮上的藥堂做伙計,只這個小徒弟還沒有出師。

牛大夫用手背試了試大壯額頭上的溫度,翻開舌頭看了看,又仔細的把了脈,在心里嘆了一口氣,這孩子是累的呀,再加上體虛,前些時候地里忙的時候,估計是硬撐著一口氣不肯放松,這會兒地里忙得差不多了,心頭一松就倒了,村里的人提到大壯這孩子,誰都要翹一下大拇指,半大的小子,撐起了一個家,種田比老手還厲害,中等的田種出來,收成是等呱呱的,特別是那棉花,地里白茫茫的一片,比旁的人家不知多收了多少……

“牛爺爺,大哥他怎么樣,是不是又是餓的?”二壯紅著眼圈問道。

牛大夫打斷了自己的思緒,摸了摸二壯的頭問道:“家里有糖嗎,或者比較甜的東西也行?”

“有的,這個可以嗎?”大妞兒在一旁把話接了過去,從衣兜里拿出了兩顆硬糖。

牛大夫看了大妞兒一眼,這個是村子里小孩子難得零食之一,應該是大壯買了分給幾個小家伙后,大妞兒一直沒舍得吃吧……

“行的,二壯去倒一碗溫水過來!”牛大夫小心的從大妞兒手心把兩顆硬糖拿起來,剝去了外面的油紙。

二壯應了,看著大妞兒手上的硬糖,臉微微紅了起來,記得自己當初剛拿到手就全塞到嘴里了……

牛大夫把一顆硬糖放在溫水里化開,掰著大壯的嘴喂了進去,剩下的一顆糖又塞回了大妞兒的口袋。

灌了糖水,不一會兒大壯就醒了過來,咂了一下嘴,嘴里還有殘留的甜味。

“大哥,你醒了!”

幾個孩子一起撲到了大壯面前。

大壯笑了一下,想伸手摸一摸幾個孩子,但渾身無力,連手也太不起來,只得作罷。

“大壯,你信不信牛爺爺?”牛大夫板著臉問道。

“信,當然信了,牛爺爺,怎么了?”大壯虛弱的說道。

“那就聽牛爺爺的話,以后做事兒莫要太勉強,有什么好的,也不要只想著幾個弟弟妹妹,你自己也多吃一點兒,你這身體現在不補起來,是會影響壽元的,而且等你年紀大了,就只能躺在床上了……”

牛大夫絮絮叨叨的說了一大通,先告誡了大壯一番,又叮囑了二壯和大妞兒許多,其實只反復強調了一個意思,大壯現在身體虧虛,這一年又過于勞累,要多補補,不然就活不長了!

等大壯、二壯和大妞兒都做了保證以后,牛大夫才準備回去,提都沒提診金的話。

“二壯,拿十個錢和幾個雞蛋給牛爺爺!”大壯趕緊對二壯說道。

家里放散錢的地方,二壯和大妞兒都知道。

“不用了,留著你自己多吃些吧!”牛大夫拒絕道。

“牛爺爺,我們家雞蛋多著哩!”二壯快手快腳的包好了東西,一股腦的塞到了牛大夫手上。

牛大夫推辭不過,只拿了那幾個雞蛋,錢說什么也不肯收。

大壯現在家里已經有接近三十只雞了,開春的時候,有兩只母雞抱窩,一只孵了八只小雞出來,一只孵了六只小雞,之后又有一只母雞抱窩,也孵了八只小雞出來,在加上原本的五只大雞,總共就有了二十九只雞,其中有二十一只是母雞,剩下的八只公雞,秋收的時候,大壯宰了兩只半大的,改善了一下伙食,剩下的準備過年的時候再宰幾只,賣去幾只,只留兩只公雞就夠了。

地里收的糧食除了交稅,大壯一粒都沒有賣,包括硬豆,主要是大壯覺得在這個沒有各種保旱保澇的水利設施完全靠天收的時代,家里沒存糧,怎么也不安心;家里的收入和開支主要就靠編的小筐子和雞蛋,這兩項加起來,除去開銷后,還攢了二兩多銀子,大壯把整的都兌成了銀子,小心的藏了起來;三月份的時候,大壯聽說鄰村有小豬賣,特意去捉了兩頭回來,大的要五十文一個,小的三四十文不等,大壯等別人都挑好了,買了兩個最小的,那家人總共只收了五十文,大壯是仔細看過的,那兩頭豬之所以瘦小,估計只是因為沒搶到奶水,骨頭架子看著還不錯,是能長開的,沒有多余的糧食喂豬,大壯只得帶了二壯和傻子在河里摸蚌撿螺螄回來摻了紅薯藤煮成豬食……

大壯這一昏倒,家里的很多事兒就耽擱了下來,休養了兩三天,大壯就實在躺不下去了,在過年前這兩個月的空閑時間里,大壯還有許多計劃哩!

“不行,大哥,牛爺爺說了,你要多休息!”大妞兒拿走了大壯的鞋子,死活不讓大壯下炕。

“大妞兒乖啊,大哥只是躺累了,下去活動一下。”大壯哭笑不得的說道。

“大哥下了炕就要干活!”大妞兒搖搖頭,抿著嘴說道。

“大哥這又不是什么大病,以后慢慢補回來就是,不用每天躺在炕上。”大壯解釋道。

“不行就是不行,牛爺爺說了的。”大妞兒固執的看著大壯說道。

“好,我們叫二哥去問一問牛爺爺,好不好?”大壯無可奈何的妥協道。

大妞兒想了想,跑出去大聲喊著在院子里摘棉花的二壯。

這幾天,大壯不怎么舒服,傻子每天只進屋看看大壯,跟大壯說會兒話就出去幫忙干活兒,再不像以前一樣一步不離的跟著大壯了,這倒是個好現象,省了大壯給傻子戒掉那習慣的事兒。

傻子聽了大妞兒的話,放下手中的筐子,拍了拍身上的灰,進了屋子。

“多休息!”傻子趴在炕邊上,強調道。

“呵呵,你們呀,還真當我紙片兒人了!”大壯笑了笑,耐下性子又躺回炕上,這次昏倒,不過是因為低血糖罷了,怎么就弄出了這么大動靜,還好還沒有讓喝中藥汁……

傻子見狀趕緊幫忙壓了壓被子。

一會兒,二壯回來了,牛大夫不放心,也跟著過來了。

仔細給大壯檢查了一番后,牛大夫又交代大壯凡事量力而行,平日里飲食要好,最好能弄些食補的方子回來做著吃等等,倒是沒說一定要躺在床上休養。

送走了牛大夫,大妞兒這才把大壯的鞋子拿了出來。

前兩天,大壯醒來后,就讓二壯找了這幾天去集市上的村民,托他們幫忙帶一斤散糖回來。前世,農村里許多婦女都有低血糖的毛病,有一個土方法,治起來十分有效,就是每天早晨用開水沖紅糖雞蛋喝,堅持個半年左右,低血糖癥狀就能得到很大改善,甚至根除,不過這里是沒什么紅糖白糖了,僅有一種散糖,是拿小麥做的,顏色有些發黃,大壯想著用那個糖效果可能差點兒,但也能用,所以還是狠心讓人捎了一斤。這里的糖可不是便宜的東西,給小孩子解饞用的方糖,一顆只有拇指蓋大小,比較堅硬,一文錢才兩顆,還有一種稀的糖汁兒,用木棍沾了舔一舔,一文錢可以買五根,大壯現在要用的散糖,要二十幾文錢一斤……

湖北快乐十分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