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扭!!

小說: 一分耕耘一分收獲 作者: 人生江月 更新時間:2015-05-07 13:58:26 字數:2126 閱讀進度:16/65

教一教傻子只是附帶的事,大壯做事情的時候,傻子跟在后面,大壯若是有空,就耐心多跟他講講,再讓傻子多試幾回,那些常人一看就會的東西,比如擇菜、喂雞等,傻子也都可能需要大壯說好幾遍才能上手,不過學過之后,做起來也與常人無異,大壯私下里總結出這孩子只是接受新東西相當的遲緩。

現在傻子做得最好的就是在大壯編筐子的時候打下手,偶爾還自己編一下,雖然做的慢,但也編了幾個最普通的小簍筐出來,大壯檢查了一下,見沒有質量問題,便將那幾個筐子與自己編的收在了一起,想著下次趕集賣了之后,與幾個錢傻子。

正月十五的過了,大壯就開始準備種紅薯,這里的人們是直接把紅薯種在地里,多是在三四月份種,不過大壯用了現代的種法,從正月就要開始忙活了。

家里的廁所是大壯自己改進過的,主要目的是為了蓄糞,用來做肥料,不過是把家里一個破了口子的大缸埋到地下,只露出約莫十五厘米在地面上,在缸口上架了一個用比較結實的木板釘起來的框架,一來防止幾個小孩子上廁所的時候不小心掉下去,二來方便蹲著。

大壯隔一段時間就往里面加一層土蓋在糞便上,每一個月把缸里的東西清出來堆在事先挖好的坑里,為了攢更多的肥料,大壯還從河邊割了許多枯草、蘆葦什么的回來,摻雜在糞便中。這里紙是精貴物什,上廁所是不可能有紙來擦屁股的,用的都是比較大的植物葉子,為了這個大壯糾結了好久,每次總覺得沒擦干凈,而且特不舒服,好在這具身體的皮膚已經適應了那些個植物葉子,沒有過敏癥狀出現,否則大壯還真是杯具了。

把漚出來的肥與土混合均勻,堆成一個比較蓬松的方塊狀土堆,澆上適量的水,把紅薯一個個碼在土堆上,還要用油紙蓋好,用來保溫,等二月底的時候,才能把生出來的紅薯苗一顆顆□種到地里,約莫一個多月以后,紅薯苗長長了一些后,用剪刀把莖剪下來,剪成一小段一小段的,每一段上帶三片到四片葉子,分別栽到地里,然后注意澆水和施肥就行了。

現在大壯正在忙的就是用紅薯育苗,這些大壯也都不避著傻子,傻子因為之前的名聲和說話慢,很少有人會與他交流,而且傻子也不會在外面亂說,當然了,大壯是也反復叮囑過的,叫傻子不要說出去。

大壯并不是不愿意把這技術教給村子里的其他人,只是大家相不相信他一個小孩子另說,若是村里的人因沒有精心照料或者技術不過關,結果用這種方法根本種不活,這又去找誰負責呢!所以,大壯干脆不去自找麻煩,當然若是有心人發現了,愿意學的話,大壯也并不打算藏私。

培育紅薯苗并不是什么重活兒,而且事兒也不多,又有傻子在旁邊幫忙,大壯也就沒有拘著二壯,由著二壯在外面玩,大妞兒倒是懂事的在家幫忙照看三妞兒和雙胞胎。

這天晚上,大壯細細的查看了紅薯一番以后,看著天色還早,打算再編會兒筐子后燒晚飯,傻子除了打下手,自己也拿著一個筐子慢慢的編著。

大壯一邊干活兒一邊利用地上的東西教傻子簡單的算術。

“四根柳條與五根柳條合起來是幾根?”大壯用腳踢了一下地上的柳條問道。

前些時候,大壯已經教傻子從一數到一百了,現在正在教他十以內的加減法,至于一百以后的數,大壯準備等一百以內的加減法教過了再說。

傻子在地上看了半天,大壯也不催他,由他慢慢的想。

“九、九根。”傻子猶猶豫豫的看著大壯說道。

“恩,對的!”大壯點點頭,肯定的說道。

傻子臉上就露出了興奮的笑容,仿佛得了什么天大的好處。

“行了,三根柳條與兩根竹片合起來是多少?”大壯繼續問道。

傻子低頭磨嘰了半天,也沒抬頭:“不、不曉得哩!”

大壯無奈的搖了搖頭,轉了這點兒彎就不行了。

傻子的臉漲得通紅,手足無措的說道:“你再問,再問,我就曉得了……”

“沒事兒,今天就到這里了,我們說說別的,明天再繼續!”大壯手上動的飛快,勸解道。

傻子一下子又放松下來,慢慢的與大壯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些閑話,大多是大壯說,傻子聽著,只時不時的應上兩聲。

天擦黑的時候,二壯怒氣沖沖從外面跑進來,一看見傻子,就沖過去,劈手奪了傻子手上的半個筐子仍在地上,大聲吼道:“你怎么還在我們家,哪有你這樣整天賴在別人屋子里的?自己家沒有屋子嗎……”

大妞兒、二妞兒、三妞兒和雙胞胎本來在炕上嬉笑,一下子都被二壯那陣勢嚇得安靜下來,靜靜地朝這邊看著。

二壯吼了一陣,覺察到他們的目光,又吼了過去:“看什么看?”

傻子呆愣愣的坐在矮凳子上抬頭看著二壯。

大壯放下手中的東西,冷聲說道:“你好大的威風!”

二壯看著大哥涼涼的目光,心里膨脹的怒火“啪”的一下消失了,幾絲慌亂涌上了心頭,閃躲著大壯的目光,嘴硬的說道:“本來就是,我又沒說錯,傻子憑什么天天賴在我們家……”

“哼,你說呢?人家是白吃了你的,還是礙著你什么事了?”大壯反問道,吳家老太太送了糧食、菜和錢過來,二壯也是知道的。

“外面的人都在看我們家的笑話,說我們想討好吳地主……”二壯聲音小了下去。

“呵,你哪只眼睛看到大哥討好阿大了,反而阿大在我們家什么活兒都幫忙干呢,若不是有阿大幫忙,你能有這么空閑!還有誰跟你說阿大是傻子了?”大壯盯著二壯說道。

“他就是傻子,本來就是傻子!”二壯不服氣的梗著脖子喊道。

大壯的目光越發沉了下去,冷冷的說道:“去墻根站著,什么時候想明白自己錯在哪兒了,什么時候說給我聽……”

湖北快乐十分十一选五